番外4剧终(1/2)

加入书签

  轩辕斋突然放声大笑,“李愚,西凉太子。要是朕没记错的话,西凉太子应该身处西凉皇宫。如今却突然出现在大周定国公府上,这让朕不得不怀疑,西凉正阴谋对付大周。”

  李愚摊手,“大周陛下真是太看得起孤,孤只一人,若是单凭一己之力,就能阴谋对付大周,那大周早就被西凉颠覆。”

  “放肆!谁敢保证你在京城没有帮手,谁敢保证你来大周没有目的。”轩辕斋冷冷一笑,他身后的那两个不起眼的内侍已经不动声色的将李愚围困,只需轩辕斋一声令下,就能出其不意的将李愚拿下。

  李愚含笑说道:“孤来大周,事先没有通报大周陛下,是孤考虑不周。不过大周陛下说对了,孤此次前来的确有目的,孤的父皇念孤年龄已大,婚事却无着落,故此特意派孤前往大周求娶心中女子。”说完,李愚就将目光落在了湘儿身上。湘儿一进,没敢回应,更不敢吭声表态。

  李愚郑重的说道:“国公爷,国公夫人,我诚心求娶贵府大小姐湘儿姑娘,还请国公爷和国公夫人能够考虑。”

  沈静秋暗自冷哼一声,面上不动声色。罗隐也是面无表情,说道:“此事太过突然,还请太子先去会同馆休息,婚事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迟。”

  轩辕斋心中大怒,他就知道李愚偷偷摸摸的来到国公府,定没有好事。原来是冲着湘儿来的,从始至终,李愚都没有打消对湘儿的想法,实在是不能忍受。轩辕斋冷冷一笑,“李愚大胆,湘儿姑娘贵为大周定国公的嫡长女,身份非同小可,岂是你一个番邦太子能娶的。还有,此事你不先禀报朕,却先偷偷摸摸的来到国公府,你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有没有将大周放在眼里。既然你不尊重大周的规矩,不懂入乡随俗的道理,那么朕也无需同你客气。来人,将李愚请下,命人严加看守。等西凉使团到达后,再一一算账。”

  两名内侍领命,展现出同外形完全不符的武艺,几个回合就将李愚控制住了。沈静秋想要出手,被罗隐按住。罗隐朝沈静秋摇头,此事国公府不能参与。而且无论是从情理还是从法理,亦或是从国家威严上来说,轩辕斋都没做错。如果轩辕斋见到了李愚,却还放任李愚在京城自由行动,那才是失职。

  沈静秋深吸一口气,平静面对眼前的一起。

  李愚被抓,同样表现得很平静。因为他笃定,轩辕斋不敢动他。

  轩辕斋冷冷一笑,“将他押下去,朕最近不想看到这张脸。另外,还请国公爷派人相助。”

  “微臣遵旨。”罗隐利落的应下。

  李愚被押走,花厅顿时安静下来。轩辕斋扫视众人,缓缓说道:“朕知道国公府同李愚情分非同一般。分别多年,突然见面,以至于你们全都忽略了他现今的身份。此事情有可原,朕不会追究。不过朕希望你们以后在对待李愚的时候,能够分清私情同大义。至于李愚提起的婚事,你们只当从没听见过就行了,因为湘儿只能是朕的皇后,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留下霸气的宣言,轩辕斋就起身离去,没有留给沈静秋和罗隐挥的余地。罗隐急忙起身,亲自领队护送轩辕斋回宫,同时也是找机会同轩辕斋进行一番长谈,有些话的确到了该说明的时候。

  沈静秋朝湘儿看去,湘儿苍白着一张脸,整个人显得很糟糕。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面对众人的目光,头一次感到了无措。湘儿怯生生的说道:“我没想到会是这样。娘亲,女儿不是祸水,女儿从来没有……”

  “我都知道。”沈静秋赶紧起身,来到湘儿身边,紧紧的抱住了湘儿。“这都不是你的错。争斗是男人的天性,没有你也会有别的理由,他们二人注定是水火不容。总之你要记住,将责任怪在女人头上的男人,都是无能的男人。而你,更无需承受这一切,没必要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你没有做出格的事情,他们要疯就随他们去,同咱们没关系。”

  湘儿依偎在沈静秋的怀里,“娘亲,女儿真的有些怕。女儿生怕他们两人会打起来。”

  沈静秋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会打起来。一个是天子,一个是太子,顾忌着身份也不可能打起来。”

  “湘儿别怕,李愚要是敢欺负你,我们替你出头。”罗望和罗朝异口同声的说道。

  沈静秋狠狠的瞪了眼罗望,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罗望呵呵一笑,也不在意。自小他就同轩辕斋亲近,对李愚有些看不上眼,总觉着李愚这人就喜欢装深沉,装老练,让人看了极为不屑。如今李愚跑到大周来,也就意味着他有了机会找李愚的麻烦。这种好事岂能错过。

  罗朝瞪了眼罗望,李愚身份今非昔比,警告罗望不准乱来。罗望低头偷笑,他自然不会乱来,而是有计划的来。相信轩辕斋肯定会支持他。

  沈静秋给罗朝使了个眼色,让罗朝近段时间多盯着点罗望。罗望这小子是唯恐天下不乱,沈静秋丝毫不怀疑,罗望会闹出惊天动地的动静出来,到时候又免不了一场皮肉之苦。罗朝微微点头,承担起这个重任,暗下决心,一定要死死盯着罗望。

  且不说罗望要如何对付李愚,就说罗隐这边,罗隐护卫轩辕斋回宫,到了思政殿,轩辕斋理所当然的将罗隐留下来,君臣进行了一番长谈。

  轩辕斋拿出一份还没有用印的旨意,“国公爷不妨先看看这个。”

  罗隐心头狐疑,结果看了旨意后,疑问更多。只因为这是一封针对杜家,抄家流放的旨意。罗隐慎重的问道:“陛下这是何意?”据他所知,自从杜太后过世后,杜家一直安分守己,族中子弟都尽量低调。这封抄家流放的旨意,实在是来的太过突兀,也毫无道理可言。除非轩辕斋是要翻杜家的旧账。

  轩辕斋似笑非笑的看着罗隐,“这是朕送给国公爷的一份大礼,国公爷可满意。”

  “臣不懂。”罗隐实话实说。如果是因为当年杜太后针对沈静秋的事情,这个仇他和沈静秋早就报了,轮不到轩辕斋来献殷勤。

  轩辕斋笑了笑,“朕就实话同国公爷说吧,湘儿朕是娶定了。为表朕的诚意,朕先送上一份厚礼。”说完,就扔给罗隐一份口供,观其墨色,显然已经有数年之久。

  罗隐狐疑不定的拿起口供观看,原本镇定的表情,贱贱扭曲起来,双手剧烈的颤动,咬牙切齿的问轩辕斋,“陛下,这份口供从何而来?”

  “国公爷无需知道这份口供从何而来,只需知道当年就是杜太后暗中收买人心,命人下血咒诅咒国公府大房一家。”

  “没道理,完全没有道理。”罗隐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杜太后当年没有理由这么做。”

  “你怎么知道她没理由这么做?”轩辕斋似笑非笑的看着罗隐,“罗国公莫非忘了你的生母的出身?令堂出身宁王府,堂堂郡主之尊,你认为这个理由够吗?”

  罗隐连连摇头,他不相信轩辕斋的说辞,“出身王府的郡主何其多,杜太后有什么理由针对亡母?还有,就算杜太后要针对亡母,为何要连带兄嫂父亲全都被计算在内,就连我若非命大,只怕也是难逃一死。而且,陛下可别忘了,你的母后也是出身国公府大房,是亡母的嫡亲闺女。若是杜太后真这么仇恨我们一家人,为何还会同意她嫁给当年的太子?”

  轩辕斋平静的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朕以为国公爷应该去问老宁王,而不是来质问朕。”

  罗隐嘲讽一笑,“如果陛下说的是真的,那么微臣更愿意相信,杜太后当年是在替光启帝分忧,所以才会暗中命人下血咒诅咒我们一家。只是这同样解释不了,为何宫中依旧会同意你母后嫁入皇家,贵为太子妃。”

  轩辕斋面无表情的说道,“朕只问结果,不问缘由。下面办事的人,也只听令行事,不问理由。当年侍奉杜太后身边的人早就死绝了,如今想要追究前因后果,唯一的办法就是追问老宁王,他应该知道一些内情才对。总之不管国公爷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这都是朕送给国公爷的一份诚意。所以朕希望在湘儿的婚事上,国公爷和国公夫人都能干脆一点,免得朕采取强硬手段。否则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结果依旧是湘儿嫁给朕做皇后。”

  罗隐苦笑一声,“陛下留给臣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这也算诚意吗?”

  “总比国公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要强,好歹朕也算给了国公爷一个答案。”轩辕斋面无表情的说道。“国公爷是不是也该表个态,要知道朕的耐心是有限的。”

  罗隐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陛下如今忙着处理西凉使团和西凉太子的事情,关于湘儿的婚事,臣以为等西凉使团一事完毕后,再说不迟。”

  轩辕斋冷哼一声,“国公爷又想继续用拖字诀吗?好吧,看在湘儿的份上,朕就再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希望一个月后,朕能够听到好消息。”

  罗隐辞了轩辕斋,魂不守舍的出了宫,不知不觉就来到宁王府门前。这是他的外祖家,可是他却极少上门。这一次,罗隐带着无数的疑问,只求能够得到一个答案。宁王府的门房打开了大门,将罗隐请了进去。老宁王在花厅见了罗隐,同罗隐说起了许多关于当年的事情。

  罗隐的外祖母同杜太后年轻的时候就诸多不和,两人你争我夺,最后一人嫁给皇室子弟,一人做了宗室王妃。可是两人的斗争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以另外一种方式进行着。这其中又涉及到鸿烈太子一事。

  罗隐微微回过神,他不明白,他家人的死同鸿烈太子有何关系。

  老宁王叹了一声,“具体的情况本王也不清楚,似乎是关于杜太后的一些私事。貌似当年杜太后年轻的时候,同鸿烈太子之间有些不清不楚。”

  罗隐悚然而惊,杜太后又怎么会同鸿烈太子扯上关系。

  老宁王继续说道:“此事你外祖母最为清楚,当年本王也是偷听了那么两三句,貌似你外祖母手中有杜氏的把柄。只是后来你外祖母过世,此事也就不了了之。本王本以为这不过是一句谣言,却没想到竟然会祸及你们一家人。”老宁王连连摇头,深感惋惜。

  罗隐张了张嘴,问道:“您的意思是家母手中也握着杜太后的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