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雪衣王战吧(1/2)

加入书签

  宋元清不知道,他前脚刚刚走出宋家的大门,他的亲爹亲娘就开始商量着除去宋雪衣的大计。

  这次宋元清离去的时候,溯雪城依旧热闹非凡,百姓们就好像坚信他一定能够大胜仗一样,欢呼声非常的厉害。

  云莫染并没有亲自送他离去,毕竟他贵为云皇,一次亲自迎接大胜归来的他已经属于恩典,再亲自送他离去的话,反倒会被人看不起,又君巴结着臣子的嫌疑。

  秋风瑟瑟,即将入冬之际,宋云清骑着拥有者兽血的马,不急不缓的离去,留下一地绝尘。

  眼看着宋元清的身影消失在溯雪城门外,宋戎贤转身就走了。

  他并没有回去宋家大院,脚下生风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他来到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山林内。山林里种满了常青树,哪怕是在秋日也不会显得凋零。

  所谓一花一叶一世界,这树林内实则布满了阵法,一般人进来不知不觉就会迷失在里面。

  这阵法自然挡不住早已知道窍门的宋戎贤,没多久他就穿过了树林,来到了一片竹林内。竹林青郁,隐约可见里面的小座竹楼,小楼外面还有水车滚动着吃糖水,边上的还有小菜田。

  这一幕给人看在眼里,有一种世外高人隐居的感觉。

  事实上,这里的确是世外高人隐居的地方,所隐居的人就是宋戎贤的父亲。

  当宋戎贤走到竹楼前的时候,正好有一个灰衣老人走出来,他手里拿着锄头和竹篮子,一脸和善的笑容,很能让人一眼生起好感。

  “爹。”然而面对这个看起来很慈善的老人,宋戎贤却表现得非常的尊敬,不敢又丝毫的怠慢,隐约还能看到他这份尊敬中透着几分的恐惧。

  老人就是宋泰华。

  “嗯?今日怎么有时间来陪老头子吃饭?”宋泰华看了他一眼,笑呵呵的说道。

  宋戎贤挪动着嘴唇,开门见山道:“儿子这次来,是有一事求助父亲。”

  宋泰华好像没有听见,自顾自的去菜园子挖着青菜,一边抱怨道:“比起你,老头子还是更喜欢元儿。说起来元儿哪里去了?既然要过来,怎么不把他一起带过来见见老头子?”

  宋戎贤知道他一直喜欢元清,自然不会和自己的儿子吃醋。反而非常的高兴宋泰华子这份在意宋元清的心,顺着他的话接道:“儿子这次来所为的就是元清。”

  “哦?”果然,比起自家的儿子,宋泰华更在意是自己一向出色的孙子。

  这时候他已经挖好了青菜,放进篮子里转身往竹楼后面走,“你在这里等着。”

  宋戎贤不敢拒绝,大约等了没到半个时辰,宋泰华就端着两盘菜肴走了过来,坐在外面的竹子编制的摇椅,把菜肴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说吧,又惹了什么祸事?”

  宋戎贤自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事,只是依旧不敢反驳自家的老子,立马说道:“当年的那个孩子回来了!”

  “当年的孩子?”宋泰华太久没有管家族里的事,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宋戎贤说的是谁。

  宋戎贤道:“宋雪衣!”

  宋泰华依旧不知道,眉头皱了皱。

  宋戎贤知道这是他不耐烦的表现,更快的说道:“就是宋和真的儿子。”

  比起宋雪衣这个陌生的名字,很明显宋和真的名字更能够勾起宋泰华的记忆。

  当年来到祖家的宋和真,可是比祖家的天才都要厉害太多,一度搅起千层浪。

  忽然想起来什么,宋泰华的面色变了变,却不像宋戎贤那么紧张,依旧很沉静,“他还没死?”

  “何止是没死。”宋戎贤一脸的冷意,把宋雪衣最近做的事情都说给了宋泰华听,最后总结道:“他现在的实力怕是已经到了聚灵境。”

  一说起来这个,宋戎贤脸色更加难看。

  要知道他自己也就达到生灵境的入门而已,宋雪衣小小年纪却足足高他一个境界。

  他可以为自己儿子超越自己感到欣慰高兴,可换成别人的话,唯有不满和嫉妒。

  “你怎么判断他有聚灵境的修为?”宋泰华问道。

  宋戎贤道:“这是元清说的,元清和他打过一次,中途停止了。”顿了顿,语气有点不甘,“按元清的说法,中断的那场交手是平局。”

  宋泰华脸色沉了下来,眼里的波动情绪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桌子上的青菜渐渐才冷却。

  “父亲?”沉默了半响,最先沉不住气的是宋戎贤。

  宋泰华抬头看向他,“你这次来是想让老头子出手。”

  “是。”宋戎贤一脸的为难,“按照元清自己的意思,他想要和宋雪衣公平竞争,可是他性子一向傲气,倘若知道当年的事情,只怕……”

  宋泰华闻言反而笑了,“不愧是我宋泰华的孙子,要的就是这份魄力。”

  “只是父亲!”宋戎贤一听就有点慌了,连忙道:“您不知道宋雪衣的本事,他不但没有死,反而得到让人心惊的天赋。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炼药师,已经可以炼灵丹,还有他的体质也很特殊,竟然可以无视丹药副作用!”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宋泰华也不由的瞪眼。这样的天赋,单是听着就很逆天。

  宋戎贤就怕他不当一回事,再接再厉道:“如果是单打独斗,宋雪衣自然不可能是元清的对手,可他要是用灵丹耗呢?更甚者,父亲也知道炼药师的本事,万一他偷偷以灵丹请高手出手,暗中偷袭元清,又或者用灵丹暗中害元清的修为?”

  见宋泰华没有说话,宋戎贤叹了一口气,“儿子知道自己想太多了,可是一切都是因为元清不能出事啊,他可是我们元清崛起的希望!父亲也知道元清的傲性,他要是知道我们当年做的事情,又被宋雪衣用阴谋诡计打败的话,这份强者之心蒙尘的话,可怎么办啊。”

  “哼!”宋泰华突然冷哼一声。

  宋戎贤整个人一震,然后吐出来一口血。

  宋泰华道:“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老头子出手罢了。”他做起来,目光如炬,让人无法把他和无害的老人家联系在一起,“当年要不然你们胡作非为,岂会有这么多麻烦。他宋雪衣如今的年纪应该就和元儿差不多吧,小小年纪就能够炼制灵丹的炼药师,这对家族的作用有多大你可知?”

  “是,是儿子的错!”宋戎贤一巴掌自己打在自己的脸上,毫不犹豫的说道:“只是错事已经造成,儿子现在能够做的就是保住元清,让他一路安泰,带领宋家走向巅峰!”

  宋泰华皱眉道:“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不多,难道不能留下宋雪衣,让他辅助元儿?”

  宋戎贤无奈道:“根据儿子的观察,那宋雪衣对我们祖家有怨啊。要不然也不会拒绝进去祖籍,拒绝宋戎赫送上门的绝学了。这让儿子忍不住想,他会不会已经查到了点什么,按道理来说,他不可能还活着才对,可是他活了,还来到了这里。”

  宋泰华眼里的情绪不断的变化,使得他原本看起来慈善的脸也渐渐的冷却下来,最后他垂下眸子,慢慢的说道:“如果你说的不错,那宋雪衣的确是个祸害,不得不除。只是倘若你猜测有误,一个炼药师又是个修炼天赋决定的天才,这对家族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听父亲的意思,还是想留下宋雪衣的?这可怎么行!宋戎贤见不得一点妨碍到宋元清的阻碍,他又想说话的时候,已经被宋泰华打断,“这事情我自有决断,我会出山亲自去查探宋雪衣的品性,倘若他真的有危害性的话,我会亲手处决了他。”

  “父亲打算怎么去看?”宋戎贤问道。

  宋泰华淡道:“这点你不用管。”

  宋戎贤不敢再问。

  这次的交谈结果并不让宋戎贤满意,但是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他无声无息走出竹林和常青树林的时候,又去了一趟申家以及内堂刑堂。

  宋雪衣这么嚣张,看不下去的可不止自己一人而已。宋戎贤想着,只要宋雪衣得罪的人越多,到时候怕是不用父亲亲自出手,宋雪衣自己也要埋葬了自己。

  宋雪衣和灵鸠昨日闯入登云台十二层,之后出了登云台的事情自然也传入了申家。

  申德兴等着宋雪衣亲自过来道歉受惩,谁知道他等了大半天也没有等到宋雪衣,今时今日心情自然不好,怒火也更加的浓厚。

  他却不知道,昨日灵鸠和宋雪衣从宋居图那里得到消息后,相同的反应都是无视。

  莫说自废丹田了,说什么当着全城百姓的面,给他申家道歉?

  这种梦话,灵鸠表示,他们当然不会去在意了。

  这日,两人再次来到了登云台。

  守着登云台的光头汉子看到两人后,对两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这回得到消息来围观的内堂弟子依旧不少。

  登云台十二层,依旧是那黑衣的女子,她身法诡异多变,仿佛黑暗的王者,所有影子都是她灵魂的载体,无论怎么杀都杀不死她的本体。

  这一次,宋雪衣和灵鸠两人再次默契的到中午时间出现登云台门口。

  内堂弟子们见他们第二次竟然还没有通过,先是一阵的寂静,紧接着零星出现嘲讽。

  他们现在的心情很复杂,相比起嘲讽他们没有通过十二层,他们最真正的反应,反而是奇怪他们为什么还不能通过十二层。

  这份复杂的心情,让他们喉咙好像被堵住,说不出一句话来。

  昨日何锦年就把闯关登云台的奖励带来交给两人,只是没有想到她选取的奖励被两人拒绝,听灵鸠的意思是:他们不缺法器灵器。

  之前在放逐之地,有着众人给予的资源,灵鸠可是炼制了不少灵器。虽然大多都交给了放逐之地的人,可自己留下的也不少,平日里也很少用。

  何锦年并没有问他们原因,只问他们需要什么。

  灵鸠想了想,告诉她需要草木珍宝,无论是草药还是特殊的灵木,如果没有的话,单纯的灵石灵玉也可以。

  今日中午,何锦年就带着自己特地选好的奖励走向灵鸠和宋雪衣居住的地方。

  路上碰见她的内堂弟子都自觉的停下来,恭恭敬敬的唤她一声师姐,外门弟子则称呼一声锦年小姐。

  面对每个人的问候,何锦年都会轻轻点头作为回应,不算亲近也不倨傲。

  等到周围已经碰不到什么人的时候,何锦年的身边传来老妪迟疑的声音,“小姐,您是不是对宋雪衣太好了?”

  “好吗。”何锦年轻笑,“你眼里的好,不过是给他们几件好东西。”

  老妪反驳道:“不止是如此,小姐处处为他们着想,对他们可比别人上心多了。”

  何锦年浅笑不答。

  过了半响,才说道:“见过雪衣对灵鸠的好,我都不敢说对他们好了。”

  老妪想要反驳,脑海里却浮现出宋雪衣和灵鸠的相处,一时竟然找不到话语反驳。

  最后干巴巴的说道:“他们能得小姐的上心就是无上的荣幸。”

  何锦年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和老妪争论这个问题。反正在老妪的心里,她是千般好万般好,把身份看得太重。

  没多久,她就来到了灵鸠两人居住之地。正好用完午膳的两人也看到了她的到来。

  “你们看看这个怎么样。”何锦年把手里的玉盒放到两人面前的桌子上。

  玉盒出现,灵鸠就发现这玉盒和普通灵玉不相同,显然更加高级一点。

  她看了看何锦年,心里明白闯登云台的奖励,只怕都是规定好的,也是因为这个女子在,才容许他们有挑选的机会。

  宋雪衣将玉盒打开。

  在玉盒子里面分了几个隔层,一共四个小框框,里面放着四种豆子也是种子。

  何锦年解释道:“这四个都是灵药种子。”

  没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