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乾坤定(1/2)

加入书签

  这一天康熙只见了胤礽和胤禩这两位皇子,众人虽然不知道谈话的内容,但从接下来两位皇子的举动来看结果分明是八阿哥获得了胜利。请使用访问本站。

  因为从这天开始二阿哥胤礽不再参与处理朝政,而胤禩则从协同其他皇子及大臣们变成了带领其他皇子和大臣们处理朝政。这样的转变分明显示皇上心目中的储君人选是八阿哥胤禩,一时间八阿哥的府邸门庭若市。

  前院里难得回府一趟的胤禩正在和胤禟、胤礻我兄弟俩谈话,如今形势一片大好,他们正忙着趁机除掉太子一系的人。

  内院,郭络罗氏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抬眸看了忧心忡忡的陆晓棠一眼。

  “你在担心什么?这不正是你所期盼的么?眼下可是连废太子都退避三舍了。”

  陆晓棠踌躇了片刻才有些迷茫的说道:“我不知道,总觉得哪里不对……难道这么轻易就……”明明九龙夺嫡凶险无比,怎么这次竟然进展得如此顺利,难道是因为雍正不在的缘故?

  其实郭络罗氏心下也有些怀疑康熙的用意,虽然她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不曾看透过心思深不可测的康熙,但她隐约能明白胤禩怕不是他心目中合意的储君人选。

  但眼下这形势又确实摆明了胤禩是下一任皇帝,朝堂当中废太子一系的人马很快就会被拔除干净。胤禩原本就在大臣当中素有威望,如今他大权在握,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稳住自己隐形储君的位置。

  而胤禛现下还在路上,等他回到京城怕是大局已定,到时哪怕他再有本事也翻不了身。而自己也可以趁机报仇,随便安他一个谋反的罪名就能让他们一家永世不得翻身。

  明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就像陆晓棠所忧虑的那样,一切都太顺利了。看来得想个办法让胤禩在胤禛回来之前就登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做到大权在握。

  这样一想郭络罗氏就找了个时间亲自和胤禩做了一番谈话。当然,她没有很白目的告诉胤禩让他赶快想办法登基,她只是和胤禩怀念了过往的一些事迹,比如汗阿玛是如何如何宠爱废太子,甚至在他做了大逆不道之事之后依然把他放了出来,如今汗阿玛不让废太子处理政事,废太子竟然也没什么怨言,这可不像那个骄傲的废太子的行事风格,莫不是他有什么倚仗不成?

  一番谈话之后,郭络罗氏成功的勾起了胤禩的警戒心,难道汗阿玛真的留了什么后手给废太子?还是说汗阿玛最终中意的储君人选依旧是废太子?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要让自己做主处理朝政,并且还任由自己打压废太子一系。如果不是的话,那为何迟迟不愿下达立自己为储君旨意?

  如此一想胤禩心中难免不安,如今虽然人人当他是储君,但毕竟没有下圣旨正名,看来还是要提醒一下汗阿玛为好,至不济也要打探出汗阿玛到底对废太子有什么样的打算。

  无论是让人暗中催促立太子之事还是打探康熙的心思,胤禩都尽量做得不着痕迹,但康熙是什么人,虽然他眼□体孱弱精力不济,但他可是将朝中的种种都看在了眼里。

  “知道要催着朕早立太子倒也不算太蠢。”康熙半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只是一双黑眸依然犀利无比。

  “呵……这天下还有什么是汗阿玛不知道的事情?”说话的却是原应守在府中闭门不出的废太子胤礽,也不知他怎么出现在了康熙的卧房里。

  “怎么?你觉得朕太狠心了?还是又要跟朕重提什么画圈子的那一套?”康熙的声音听出来情绪。

  “不,汗阿玛,儿子是佩服您算无遗策,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稳住整个大清的形势,且还能设下对储君人选的考验,您就不怕他们会来个两败俱伤或者抢先对您下手吗?”胤礽上挑着丹凤眼,语气轻飘飘的仿佛不是在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对于胤礽无礼的言语康熙也不曾生气,微抬了一下眼皮说道:“怎么?还在不服气?”

  胤礽的眼里闪过一丝羞恼:“汗阿玛下的决定总是有道理的,儿子哪敢不服。”

  康熙轻叹了口气道:“是朕的错,把你教养得过于骄傲了。”

  胤礽此时反倒冷静了下来,低头沉思了片刻才说道:“我知道汗阿玛的意思,我在朝堂上的势力确实比不过八弟,而您为了大清江山的稳定自然不会让儿子和八弟在这个节骨眼上斗了起来。如果两方必有一方要退却的话,那么让儿子妥协确实是个明智的选择,一是因为凭借儿子的势力斗不过八弟,二是……”说到这里,胤礽停了下来,看着康熙的眼神极其的复杂。

  康熙消瘦的脸上泛出了清浅的笑意,开口问道:“二是什么?”

  胤礽抿了抿唇道:“二是汗阿玛想保我。”语气有些不甘心也有些高兴。

  康熙脸上的笑容又大了些许:“朕到底没白疼了你这么些年。保成啊,朕这一辈子想做个好皇帝好儿子好夫君好阿玛,其他的朕自问都做得很好,但唯有在教养子女上头没有掌握好分寸。如今已是这种局面,为了大清的江山,朕不得不慎重啊。”

  胤礽默然了许久才轻叹道:“无论结局如何,汗阿玛总能从中选出一个合心意的继承人,面对危局不仅能化解还能趁势而为,儿子不如汗阿玛。”

  康熙的脸色也有些沉重,他从没想过这个时候选定皇位的继承人,只是没想到一场刺杀让他的身子败坏到了这种程度,如今形势所逼,他必须尽快择出可靠的皇子来继承皇位。

  而为了稳住大局,胤礽必须做出退让,但他也没有剥夺胤礽继任的权利,只是到底谁能上位却要看各自的本事了。

  还有胤禩,现下他怕是有些急了,看来得安抚住了才好,若是安抚不了的话……那倒说明这个儿子长进了,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胤禩怕是会错过大好的时机。

  正如康熙所预料的那样,胤禩在被康熙安抚了几句之后除了大力收拢朝臣之后再没有其他举动,这个结果让康熙在心感安慰的同时又有些说不出的失望。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够果决,或许是因生母出身低微的缘故从小就学会了看人脸色,且从不轻易得罪人凡事总想着面面俱到,这样的性子做一个有能力的王爷倒是很合适,做皇帝怕是会被朝臣们掣肘,一个受朝臣们压制的皇帝怎么能保住大清的繁荣昌盛?

  不提康熙心心念念的想选出一个好的皇位继承人,另一头胤禛接到圣旨之后立刻做好了安排带着十三十四快马加鞭的朝京城赶来。如今胤禩正在收拢朝堂的势力,而胤禛虽然在京城中做好了准备,但他若是赶不回去一切就都是徒劳,是以现在抢的就是时间。

  胤禛一行人一进入大清的地界就被胤禩的人给盯上了,虽然他心下对赶回来的胤禛等人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们并没有带着大军回来,甚至为了赶时间,这三人都是轻车简从连贴身侍卫都带的不多。但无论是郭络罗氏还是陆晓棠都劝他要谨慎,是以胤禩哪怕不怎么在意也不愿意在只差一步就成功的时候阴沟里翻船,再说这次回来的毕竟有三个皇子,还是小心些为好。

  官道上,几十匹骏马在飞驰,身后卷起了漫天的尘土。

  “四哥,你干嘛带着那些没什么用的酸儒们回来?要我说就该把王虎他们带回来才是。”说话的是个身强体健的青年,一举一动颇有气势。

  骑马飞奔在那个青年另一侧的俊逸男子说道:“十四弟,咱们这次回来还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在呢,王虎他们领兵打仗是个好手,但对京中礼仪却全然不通,带回来反倒会惹事。”

  十四冷哼一声道:“也不知道三哥他们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汗阿玛遇刺受伤了,照我说就应该把王虎他们带回来,让京城里那些个整天无所事事只知作威作福的人看看真正的巴图鲁到底是什么样的。”

  十三笑道:“十四弟,看你在军中待得越发的口无遮拦了,京中人多是非多,你可不要乱来。”

  十四撇嘴道:“十三哥就爱操心,弟弟又不是傻子,这些话也就私下里说说罢了。唉,也不知道汗阿玛的伤势到底碍不碍事。”

  此话一出尽皆默然,胤禛握紧了手中的缰绳道:“十三弟十四弟,咱们快些赶路,汗阿玛肯定在等着我们。”

  一心想复仇的郭络罗氏自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胤禛一行人身上,是以一路都派了人前去暗杀,甚至借用了胤禩的名义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只是胤禛在第一次遭受暗杀之后就警惕了起来,行踪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让郭络罗氏费了好大的力气依然未曾成功。

  而当胤禛等人突然现身于城门外时,郭络罗氏知道想暗杀他已是不可能了,如今只看两边夺位的结果,可惜的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胤禩依旧是那个优柔寡断的性子,竟然拖到胤禛回来都还没有被立为太子。不过,如今的形势依旧是一片大好,她就不信在这种情况下胤禛还能做皇帝!

  胤禛等人进入京城不久便接到了康熙的圣旨,命他们即刻进宫见驾。如此快的速度让胤禛吃惊之余也不由得感叹到底是汗阿玛,哪怕重伤在床也没有失去对朝堂的控制,自己才到京城消息便传到了宫中,看来虽然胤禩大力的收拢着朝臣,但实际上一切都还在汗阿玛的掌握之中。

  风尘仆仆的来到乾清宫殿外,胤禛等人才发现其他年长皇子们竟然都等候在此处,并且除了皇子之外还有宗室以及几位重臣尽皆在列。这么大的阵势,汗阿玛到底是要干什么?

  尽量心平气和的和众人见礼,但胤禛的内心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汗阿玛难道一直在等着自己和十三十四回来好颁布立储的圣旨?莫非他真的看好八弟?

  其他人等莫不是有此猜测,胤禩脸上还能绷得住,但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却不由得激动得发颤,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够久了。而性子比较轻浮的胤禟更是藏不住满脸的喜意,若不是康熙还卧病在床,他怕是早就欢呼雀跃了起来。

  片刻后,太监出来传旨召众人入内觐见,众人尽皆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神色鱼贯而入。

  殿内,康熙穿着一身整洁的龙袍半坐在床上,虽然瘦削的身子苍白的脸色一看便知是重病缠身,但那双眼眸却一如既往的犀利。

  “请汗阿玛安!”胤禛三人立即大礼叩拜,几年未见十三十四的声音激动得都在颤抖,其他人等也一一行礼。

  康熙摆了摆手,旁边的太监便马上喊“平身”。

  看着明显长大了很多的十三和十四,康熙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欣慰,无论如何老四对这两个兄弟不薄,如此自己也能放心一些了,早年老四心胸不够开阔,没想到自从出海之后倒是长进了不少。

  康熙深知自己现下的身体状况,是以将十三和十四招到身边来打量了一番说了几句“好”之后就让他们兄弟俩退后。

  然后又招了五皇子胤祺、简亲王雅尔江阿以及大臣马尔汉上前,伸手从身后拿出三卷黄色的卷轴递给旁边的太监。

  众人的心神立刻被那三个卷轴所吸引,这毫无疑问应该是圣旨,而且很有可能就是立储的旨意。

  胤禛的心神也紧绷了起来,没想到他刚回来汗阿玛就要立储,万一他立了别人为太子,自己再上位可要费大功夫了。

  此时那三人均已打开了卷轴,面色不约而同的有些惊异,胤禛不动声色的用神识扫描了一遍,顿时心下既欣喜又诧异,原来汗阿玛他……

  “宣旨吧。”康熙微闭眼缓声说道。

  胤祺、雅尔江阿以及马尔汉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便由简亲王开始宣读圣旨。

  旨意中康熙回顾了一生的政绩以及为帝的各种心路历程,然后在最后才提到了太子的人选,既不是前太子胤礽也不是现下的隐形太子胤禩,反而是才刚刚从海外归来在朝中甚至没什么根基的胤禛!

  听罢圣旨尽皆哗然,胤禩以及胤禟更是对此不敢置信,但白纸黑字又是一式三份且宣旨的人皇子、宗室王爷以及机要大臣各一名,再加上是当着康熙的面宣读的旨意,是以完全没有造假的可能,众人哪怕心里再怎么不乐意也得接了圣旨。

  被立为太子之后胤禛自然忙着开始处理朝政,只是朝中的大臣早就被胤禩等人收拢,为了以后的前程着想,很多人都不肯轻易罢手,胤禩等人更是退无可退,心里不住的思量着怎么把胤禛给拉下马来。

  这样的结果自然导致胤禛这个太子名存实亡,权力被众人所架空,更是做不到令行禁止,若是一直如此下去,胤禛怕是不出一个月就会被弹劾下去。

  面对这样的结果胤禛什么有效的行动都没有采取,这样无所作为的情况更是助涨了别人的野心,胤禩一系的人闹腾得越来越凶了。

  安抚住了急躁的十四,又叫来十三把十四给领走,胤禛随手将奏折扔到一边,这些天传到他手中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请安折子,他们还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想来汗阿玛此时也正在观望自己的一言一行吧,若是自己不能拿出真本事出来压制住朝臣们,自己这个太子怕是也做到头了。幸好自己早有准备,今日接到传报随船归来的人手已经进京了,自己也可以开始行动了。不过在此之前先要将胤禩府里的隐患给消除掉。

  这天晚上胤禛直接通过空间回到了在宫外的府邸,虽然自己已被立为太子,淑慧也被立为了太子妃,但因汗阿玛病重,他们并没有搬到宫里去住,胤禛也只是在乾清宫的偏殿住了下来。不过,这倒也方便了他今夜的行动。

  “爷,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淑慧惊诧无比,刺杀汗阿玛的幕后之人竟然是郭络罗氏以及那个陆晓棠,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你没有听错,我已经命人详加调查过,那两个人的确都有问题。那个陆晓棠是曾经反清组织里的一员,而郭络罗氏就更不得了了,不仅以前就派人刺杀过我,这次我回来更是一路从福建追杀到京郊,真不知道她和我有着什么样的深仇大恨非要置我于死地。”若不是这次郭络罗氏追杀她露了形迹,他还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比胤禩还要想他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