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页(1/2)

加入书签

  杜子峰的jing神(shubaoinfo)极差,几乎勉qiáng撑着,才睁开眼看了看碧青,看见碧青却好像有了些jing神(shubaoinfo),又仿佛仍有些迷(xinbanzhu)糊。

  他的身体已经相当羸弱,他的声音更是有些低不可闻,但碧青仍是听见了,他说:“那年虎(fuguodupro)子周岁,我去武陵源,曾问你可不可以把武陵源挪到深州,你跟我说,只要我爱民如子,深州处处皆是桃源,可我心里知道,没有你的地方,哪里能算桃源呢,武陵源你给我留了院子,有那个院子,我这一辈子还有什么可求的,请你来,也不是为了别的,是想你能答应我,让我死后葬在武陵源。”说着定定望着碧青,他的目光已经有些浑浊,映着两旁的烛火,在这样大雪的夜里,更显得分外凄凉。

  碧青没想到他叫自己来,竟提出这个要求,葬在武陵源自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他是杜家的家主,又是大齐的丞相,葬在武陵源总有些不妥当。

  仿佛知道她想什么,管家道:“姑娘放心,杜家已经没人了,便有人也管不到相爷身上,这是相爷最后一个愿望,老奴求姑娘答应我家相爷吧。”

  碧青看向杜子峰轻轻点了点头,杜子峰仿佛陡然有了jing神(shubaoinfo),连浑浊的目光都清明了些许,定定望了碧青许久,低低说了一句:“你还是跟当初一样,谢谢你能来送往最后一程……”话音落下,眼睛也闭上了,走的很安详。

  碧青一惊,想不到,他叫自己来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而且,他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跟当初一样,什么当初?是自己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碧青忍不住回想,却发现年头太长,许多无关紧要的记忆早已模糊了,就记得他是个心事极重的男人,也是个可怜的男人,哪怕位极人臣,却过得如此不快乐,连死都是如此凄清。

  碧青叹口气走了出去,剩下的事儿不用自己,自会有人处理妥当,刚出去,忽见廊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即便穿着普通的常服,也挡不住那种庞大气场,碧青刚要跪下磕头,就听慕容湛道:“这里不是宫里,姑娘不必多礼,若姑娘不急着回去,可否陪朕走一会儿?”

  碧青点点头,雪小了许多,却仍零零散散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