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Who怕Who?(1/2)

加入书签

  里里外外都被洗刷得香喷喷粉嘟嘟的童话身上仅披了一件银白色长袍,袍质柔软,没有给还红肿不堪的屁股造成更多的摩擦伤痛。她就不明白了,施行个小小的治愈术救人于水火之中会死么?谁知那个神族疯婆子一号侍女居然一本正经地回应她:“王只发出了清洗的指令,擅自愈矩者──死!”一句话,堵死了她所有残剩的抱怨。

  棕黑色长发被心卷成一个发髻,发髻周围着一圈熟悉的金色花朵,纯金似的花瓣,玫瑰芬芳,比盛开在丘陵的金花小一些,每朵约莫荔枝大小。垂落耳际的鬓发新长出的上半截是直的,下半截仍呈细密的小卷,充分证明纯天然雷电离子烫发效果具有超强的持久。

  她被神族侍女簇拥着,或者说是押送着,磨磨蹭蹭地穿过明亮的回廊,路过低调奢华的侧殿,逐渐向着一个不可预知的地方靠近,那里等待她的却是八九不离十的悲惨命运。

  一路上,童话始终保持着面无表情,心里则把这光神族上上下下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她是好色,喜欢美男子,最大的邪恶梦想是和不同的美男子做爱,但那绝对是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的,绝不包括现在这种类似逼良为娼的境况,这让她从内心深处感到屈辱和廉价。

  她深爱阿奇,所以会主动和原始人形态的阿奇做爱,甚至在阿奇变成兽态,经历最初的惊骇之后,她也欣然接受和兽态阿奇做爱。阿奇就是战麒,所以在上古和战麒的那场爱欲缠绵她也是乐意之至的。

  她爱四不像,不管四不像是武器形态,还是洗衣板身体,或是最后的男子形态,她接受起来,都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她爱小幻,就算小幻使用幼兽和孩童的身体在她身上任意亵玩,她也没有半点意见。

  小龙、小、虚凰和她的欢爱虽然利用了她身体被迫服从契印的弱点,但在正式欢好前,他们注意到了她的不甘、委屈和羞愤,那一句句软绵绵,甜蜜蜜的情话其实早就让她憋屈别扭的心柔软沉醉了。

  壁虎妖怪的爱最凶残,但一开始他是愿意像四不像一样慢慢等待的,等到她熟悉他,不怕他,只是后面被她没啥改变的抗拒态度将耐心耗尽了。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原谅他,向他妥协的重要原因。不是她皮贱,而是她知道壁虎妖怪虽然逼迫凌虐她,却真的是把她融进了骨血里。

  还有那个被她取名艾滋的超级细菌生命体。灰蒙蒙的,没有实体,一直寄宿在她的身体细胞中。从下黄泉开始,她虽然看不见他,却能时刻感知到体内洋溢着温暖的呵护,那感觉像是被母亲保护着的孩子一般,安心而依恋。她没有阻止斥责壁虎妖怪将他扔进黑色图腾是因为她知道她的每一个丈夫不管醋劲再大,都绝不会做让她难过的事,壁虎妖怪说助艾滋实体化一臂之力就一定不是假的。

  艾滋,是喜欢她的吧,不然不会唤她童宝宝。童宝宝,嘻嘻,她既是他的宿主,又真的像是他照看的宝宝呢。身体里失去了艾滋的寄宿,那时时充盈的温暖也消失不见了,还真有些不习惯。他和其他怪物丈夫不同,单纯、母,如果他实体化了,她要不要接受他呢?

  砰──

  随着耳边清脆沉厚的碰撞声响起,额头传来一股剧痛,眼泪顿时狂飙而出,“,哪个不长眼的王八羔子在路中间摆柱子!”她怒吼着,双手急速捂住额头,眼前十几颗金星在黑暗中凌乱飞舞,身体摇摇欲坠。杀千刀的混蛋,不知道她现在失去了阿奇和四不像的契印,身体的抗击打能力下降为零了吗?

  “小姑娘,王的寝到了。”一号侍女抽动了两下嘴角,轻声提醒她注意禁言。瞥开头冷漠恭敬地朝被她额头撞开的寝门缝隙内禀报道,“王,一号已将您的宠侍清洗干净。”

  “你带她进来。”从垂挂在寝门处的重重金色幔帐内传出一个温朗明丽的男子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几分笑意,几分疏离,丝丝扣扣地挠着灵魂的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