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奥尔兰索与异变殇兽(1/2)

加入书签

  情麒对着水晶镜深深叹息,端丽容颜中温柔的眉目间凝满无法言喻的遗憾和莫名的忧伤,恍若天上谪仙的高贵清幽也染上了几分沉重,银色瞳眸里的无边慈爱和怜惜化成点点黯淡。

  战麒是他凝全族之力违逆宇宙生命法则创造出来的煞气麒麟,水晶镜无法预测其命运轨迹。战麒为战而生,无心无情、沉冷睿智却也残酷暴虐,曾是婆娑宇宙最大的威胁,也曾是他心心念念渴望毁灭的对象。

  可是,他从不知道,当拥有莲心拥有感情的战麒被逆流时光的时空巢吞噬进宇宙初始混沌,撕裂成无意识的微子,彻底从宇宙中消失后,他的情绪会这样低落,低落中竟然还夹杂着丝丝不忍和伤感。他本以为自己只会深深遗憾,遗憾与外宇宙黑暗生物搏战之前丧失了战麒这个最强大的战力。

  原来潜意识中,他还是把耗尽心血制造出来的战麒看做了自己的孩子,或者说……是一件杰出的作品?

  战麒,你真的就这样和那把武器一起永远消亡在茫茫宇宙中了吗?不留下一丁点痕迹。

  袍袖轻拂,水晶镜渐渐消失,空中再次响起情麒的幽幽长叹。

  #######################################

  “族长,战麒和涅世真的永远消亡了吗?”鲛鱼闭了闭眼睛,眨回亟欲涌出的湿润,轻轻问道,“那个……小姑娘也随着冥古魔兽消失了吗?”

  鲛默然,俄尔,深邃蓝眸滑过淡淡的流光,微微笑了:“圣女和她丈夫们的事,我们这些外生物还是少心。目前最该心的是究竟能不能从五芒血阵中顺利脱险?”他仰头略带几分兴味地看着平躺在幻念结界壁罩上的银甲背影,那个背影从重重落下后,就一动不动,恍如死了一般。

  暗神族三王子奥尔兰索,神族禁忌之子,在婆娑宇宙史书中虽不同于战麒和涅世的浓墨重彩,却仍是传奇绚烂的一笔。他身为禁忌之子的真正力量,似乎刚刚才完全觉醒爆发呢。

  奥尔兰索一直仰望着头顶血红的五芒星,透过黑红色血阵结界,能隐约看见染成幽红的太阳有一半隐匿在红暗浑浊的天空内。埃尔顿鸷的气息和身形在上空黑色图腾转化为时空巢漩涡时便销声匿迹,从菲尼特斯宇宙逃逸撤退了,五血柱上的妖魔族却仍旧疯狂执着地施术吟唱,卖力催动下方的黑色星系图腾,誓为死去的妖魔族属献上更多的殉葬品。

  两道滚热从眼眶中不断涌出,顺着脸颊滑进嘴缝,咸咸的,涩苦难当。这体是眼泪,是他出生以来从未感受过的眼泪。原来神族也是有眼泪的,原来神族禁忌之子的眼泪也是滚热涩咸的,和婆娑宇宙绝大部分生物没有什么区别,也高贵不到哪儿去。

  奥尔兰索缓缓抬起右掌盖在眼睛上方。高悬在顶部的五芒星发出的红光真是刺眼得讨厌,害他的双眼酸痛不已,止不住地流泪。

  无数新鲜的魔兽血沿着血红光柱被输送到五芒血阵中心,那里翻滚旋转着一个血红球,随着股股黑色能量的不断注入,血球越变越大。五芒血阵的结界壁收张得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噗通噗通的鼓动声已经清晰可闻,预告着血阵坍塌迫在眉睫。

  左掌张开,金白光芒闪过,一杆金银色泽对半而开的长枪重新出现在手中。奥尔兰索右掌在双眼上狠狠一抹,再移开时,迷蒙银眸已变成清亮冷幽,如同浸水的两丸水银,冷硬薄唇边溢散出淡淡笑意,仰躺在幻念结界上的身体直直地挺立起来。

  砰──

  恰在此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