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相爱的腻甜(辣)(1/2)

加入书签

  脑子里一片白光闪过,下体涌出股股热潮,难以言喻的酥麻弥散在身体的每个角落,童话在被子里抽搐着,牙齿死死咬住棉被方才止住高声的尖叫。

  “小人儿,舒服吗?”温热湿黏的壁虎妖怪随着滚退了出来,沿着抽搐平坦的小腹,爬到她的口,细舌绕在挺硬的蓓蕾上不住打转吸吮,涩闷声从被子里沉沉传出,带着得意和柔情。

  “唔……嗯……”等阵阵战栗的高潮褪去后,童话才放开被子,软腻地哼应着。虽然没有强猛的抽送律动,但身体还是被壁虎妖怪亵玩出一次又一次高潮,此刻已是酥软无力了。

  抗拒是痛苦难当的啮咬凌虐,顺从是柔情蜜意的爱抚挑弄,两相比较下,她毫无原则地选择了屈服。于是,随后的几天里她的身体被壁虎妖怪任意进出亵玩,在他的舌下,爪下,齿下和柔韧冰凉的身体中达到无数次高潮,彻底堕落变态了。

  遥想当初她在远古丛林中接受阿奇原始人形时花费了好大的工夫,接受四不像的异形时克服了多长的心理障碍,接受和兽态阿奇做爱时踌躇了多久。现在呢,只不过短短几天,她的身体就很习惯这只爬行壁虎妖怪的侵入调教了。

  “小人儿真乖。”利维坦对她的柔顺可谓是满意至极。小人儿内心对他还是有些抗拒,不过他不介意,自己涎的腐臭确实不太好闻,除非得到光神族的香印。呵呵,对这样可爱乖觉的小人儿,他再也舍不得下口咬她了,只想给她最顶级的享受和疼爱。“小人儿,等我拿回原身,我会给你更美的感觉。”他在被子里呢喃着,细密的利齿轻轻咬着硬挺柔滑的红梅。

  “嗯。”童漫声回应,仰望头顶的粉色幔帐,笑得有些无奈,又有些幸福甜蜜。这一个二个怪物真的很讨厌,违逆他们时,给予你的是狂风骤雨般的残忍。接受他们后,又是把你捧在心尖上疼宠,态度好得你倒不忍心再拂逆他们一点点了。这到底是恶循环呢还是良循环?

  “童,笑什么?”紧拢的幔帐被一只巨掌撩开挂起,醇厚诱惑的磁音轻轻响起,紧接着探进一个剽悍高大的身形。

  “阿奇?!”童话惊喜地喊道,继而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那双金碧色眼眸形状变得极美极诱惑,一如上古战麒的眼眸。高的鼻子致秀气了些,鼻下狰狞的巨嘴化出了淡青铜色薄唇,嘴还是略显宽长,唇外的獠牙消失不见了。肌肤上满布的古松树皮裂纹淡化了很多,样貌更加偏向正常人形,带着犷悍厉的阳刚美。

  “喜欢吗?”战麒捧着她的脸,笑问。

  “喜欢喜欢。”她笑了,眼泪就这么不经意地跑了出来。

  “小魂儿哭什么?难道利维坦没有把你照顾好?”他俯下头,亲昵地用唇吻去她的泪,低喃道,“这空气中的芬芳可全是你的甜味儿呢。”

  “切,一个三四寸长的魔兽想也不能把小童话的身心照顾好。”幔帐内挤入一具死白的身体,颀长健美,线条流畅,黄金比例的骨架上分布的每块肌都是无比的完美。

  “四不像。”童话有些发愣地看着他,“你……你的衣服呢?”

  涅世吃吃笑了,薄冰重瞳荡邪肆,“穿了也要脱,麻烦。小童话,这十几天委屈你了。”在童话的惊呼中一手掀开被子,拎起霸占在蓓蕾上的利维坦晃了晃,森森地调笑道,“壁虎妖怪,小童话的身体很美味吧?”

  “是啊,很美味呢。”利维坦鲜红猫瞳里是满满的诡谲邪恶,腥红细舌似回味般地在扁嘴边舔了一圈,“每个甬道都是那么紧致细嫩滚热,小花突和小房也都可爱得很。”

  涅世冷哼一声,笑得更加森,“只可惜你的某个东西太小了,不能用。”

  “喔?你的化出来?”利维坦视线落在他修长笔直的双腿间,那里确实长出了茂密的黑色丛林,只是没看见有什么东西冒出头来。

  涅世不答,只笑了笑,随手将他往后抛出。捧起童话的翘臀,不待她做出任何反应,便俯首在双腿间热情地舔舐起来。一掀开被子,独属小童话的甜味儿更加浓郁,不断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