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魂溯·战麒(八)(1/2)

加入书签

  童话看着眼前一人多高的黝黑洞口,迟疑道:“战麒哥哥,涅世……在这里面……睡觉?”

  “是啊,这把武器无聊时最爱找个漆黑的山洞睡觉。”战麒单手抱住她,右手弹出数团煞火,瞬间将洞口照成青幽色的世界,“他沉睡在洞的最深处。小魂儿,要进去看吗?”

  煞火仅仅将洞口内四五米处照亮,里面仍是黑沉沉的,森的冷风从洞里缕缕逸出,说不出的诡谲悚人。四不像两万年前的爱好咋这么奇怪?好好的床不睡,专找这种气丛生,黑灯瞎火的山洞睡觉,他是不是嫌他身上的血腥死气还不够重,特意找这种地方来滋养?童话腹诽着。如果是她一个人来多半会打退堂鼓,不过现在身边跟着战麒就不一样了。从方才的血腥屠杀中,她知道战麒很强,比被封印的阿奇不知强了多少倍。

  “战麒哥哥陪我进去看。”她搂住战麒的脖子,往他怀里缩了缩,“我有些怕黑呢。”

  “吾陪你。”战麒抱着她缓步踏入黑洞,补充道,“不过小魂儿要做好心理准备,睡着的涅世是很难被外界唤醒的。”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在寂静死沉的洞里显得格外清晰,带着一股撩惊心脏的森厉。

  童话不太适应这样的心惊跳,眼珠转了转,偎近他的脸,“战麒哥哥,我想听你唱歌。”她最喜欢听阿奇的歌声,低沉、醇厚、磁,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小魂儿,吾不是吟咏歌者。”麒麟都会梵唱,施术时唱,庆祀时唱,嫁娶时唱,甚至欢情时也唱。但他从不唱吟,不屑唱也没有吟唱的理由。

  “唱嘛。我想听,战麒哥哥唱的歌很好听的。”她不依地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小白牙叼住他的耳垂,娇声威胁道,“要是不唱,我就咬你的耳朵了喔。”

  战麒哈哈一笑,巨掌扳过她的小脸,戏谑道:“小魂儿,唱与不唱是嘴决定的,你该咬吾的嘴唇才对。”

  “才不呢。”童话翘起嘴,用力扳着他的巨掌,辩驳道,“唱与不唱是和耳朵听不听话有关系的。战麒哥哥承诺过,让我当你的女皇。女皇说的话,你不打算听从吗?”

  “小魂儿,我们到了。”战麒突然驻住脚步,将她的小脸扳向前方,“瞧,涅世正在空中沉睡。”

  童话抬眼望去,在青幽色的光亮中,一把漆黑怪异的巨大武器静静地悬浮在空中。他离地约莫两米多高,一丈余长,五尺多宽,一头尖锐如锥,一头横断似刀,微微弯曲了数个弧度的身躯上布满锐利的小刺,浓郁的血腥死黑之气缠绕周身,偶尔流蹿过一道细细的蓝白电光。这武器既有说不出的熟悉,又有说不出的陌生。熟悉的是那骇人的血腥死气和怪异的身躯,陌生的是宛似死去的毫无回应的冰冷森。

  “战麒哥哥,我想他。”一时间,她忘了纠缠战麒唱歌,只想向四不像靠得更近些。

  战麒低头在她唇上吻了吻,方才将她高高举起,沉睡的涅世正好齐到她的口。

  她伸出粉腻的小手轻轻抚着漆黑冰冷的身躯,锐利的小刺在双手的抚下变成柔软的海绵,“四不像,你的身体还是没有伤到我一点点呢。”她温柔地呢喃着,脸上含着恬静的笑意,手指调皮地捏住一小刺掐了一下,又将脸庞覆上漆黑色身躯磨了磨,柔软的小刺像是弹十足的橡胶,一从脸上按摩而过。但就算是这样的逗弄,漆黑的武器仍旧沉睡不醒,没有一丝生的气息。莫名的,她心里有了几分难过,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四不像,这样静静沉睡的四不像,竟给了她一种孤寂空洞的感觉。

  “战麒哥哥……你能不能在洞外等我,我想和涅世说说话,单独陪他一下。”

  “小魂儿!”战麒心里颇为恼怒,长浓凌厉的眉峰微微一挑,带小魂体来看涅世,已是他最大的底线,不可能再退一步。

  “战麒哥哥……”

  面对充满了哀求的乌溜溜眸子,听到软软的祈求,他还是硬生生退了一步,只因不忍那双眼睛凝出晶莹的体,这会让他体内的煞气骚乱不安,翻滚不休。

  “好吧。”战麒无奈地同意,大手一招,十几团煞火围在童话身周跳跃,“小魂儿怕黑,吾把煞火留下,别在洞里待太久了。”不到今晚半夜,涅世是绝不会清醒的,小魂儿想留在这儿陪伴片刻,倒也无关紧要。

  “战麒哥哥,谢谢你,我一会儿就出来。”童话捧起他的脸,在淡青铜薄唇上使劲啾了一口,眉开眼笑地从他身上滑下。

  目送战麒高大挺拔的身形消失在黑暗中,她缓缓转过身,仔细打量浮在半空的涅世。他真的是一把杀戮武器,周身充斥的是浓郁血腥,散发的是死亡黑气,漆黑的山洞被熏染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