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可怕的半文盲(1/2)

加入书签

  哎雷迪和萝莉只听得一声声砰砰砰巨响,眉头也忍不住苞着猛跳,也亏得这被打被踢的对象是四不像,不然普通生物哪能承受住一搭二那身恐怖的力道。

  “小童话,好了好了。别把手打痛了。”涅世不停地哄着,又不敢抓她,怕她在挣扎中不小心弄伤了自己。

  “好,不打了!”童话出乎意料地干脆,放开手中的涅世,忽然像被谁定住似的,直直挺立着,抬头望天,眼睛被炽烈的阳光刺激成了一条线,“好大的太阳,好耀眼的阳光。真是应了‘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山如火发。一轮顷刻上天衢,赶退群星与残月。’”她傻子般对着太阳高喊。

  ……

  三个生物面面相觑。

  “一搭二好像开始说胡话了。”弗雷迪斟酌着说出耳闻目睹的事实。

  “她一个人把那壶花音独吞了。”萝莉也想到一个事实。

  “不可能会醉啊?”涅世苦思不解。

  事情开始倒带。

  话说平常童话喝个三小壶“花音”是脸不红,眼不醉,绝对不会发生醉酒问题的。可谁料今天这壶刚下肚,心里就热乎乎地烧辣起来,打出的嗝酒味十足,脸上也烧烫一片,浑身热血沸腾,脑子有些晕了,很像是醉酒征兆。

  “四不像……”她想告诉四不像马上让她睡着,免得被阿奇发现罪行,舌头却开始不听使唤。砸吧砸吧舌头,打算继续说完,却突然遗忘了自己到底要说啥,只好笑嘻嘻地看着四不像,脑子里越发晕乎。

  涅世被童话目不转睛的注视看得心花怒放,啧啧,小童话的小脸蛋就像染了红霞一般,乌溜溜的眸子也迷蒙如雾,难不成是终于发现了他美绝宇宙的姿容?

  还来不及进一步窃喜,就见童话死抱着酒壶不放,压在他身上拉开嗓子唱起来,“九月九酿新酒好酒出在咱的手,好酒!喝了咱的酒,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的酒哇……”那歌声一改平日的清脆悦耳,完全是鬼哭神嚎,慌得他赶紧在车厢里布下结界,及时阻止了嘶嚎声往外扩散。

  完了,看样子小童话是喝醉了,这要是被麒看见,非剥他一层皮不可。他连忙抱住她诱哄,“小童话,轻声些,现在是晚上,该睡觉了。”

  “晚上?”醉眼朦胧的醉鬼晃晃酒壶,向车窗外看去。

  “是啊,你瞧外面的月光多亮,大家都在睡觉呢。”他睁眼说着瞎话,压低嗓音继续哄骗着,“小童话乖,把酒壶递给我。”

  “喔,要睡觉罗。”醉鬼也压低声音,将酒壶慢慢递出。

  “乖,该睡觉了。”他的声音更低沉魅惑,手指缓缓伸出,准备接过酒壶。但──不幸发生了,就在他的手指刚刚碰到酒壶,诱骗即将成功之际,门帘外响起了萝莉的声音“奇怪,这一搭二居然没来看稀奇?”

  就这一句话,醉鬼呼地收回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了车。于是,他想隐瞒的一切暴露在了青光白日之下。

  涅世痛恨自己没布下隔绝所有声音的结界,更痛恨那个不合时宜发出声音的生物。

  “你……你要干嘛?”萝莉警惕地看着涅世越来越残的眸子,倏地藏在弗雷迪身后,眼泪差点没给吓出来,为嘛,为嘛这把烂武器也拿杀人的眼光瞪她,她没抢一搭二一口酒好不好!

  “啊──我奔驰,依旧乘着热情的轮子,太阳在我的头上──”

  涅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扑跌在地。看到小童话对着太阳高举起双臂时,他终于万分艰难地承认,他错了,他真的不该让小童话喝酒的。

  “怎么回事?”冷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携带着青黑色火焰的流光降落在混乱的现场。战麒金碧色的眸光流转一圈,杀气腾腾,“涅世,你敢背着我让童喝酒!”

  “我──”涅世心虚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