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根超级废柴!(1/2)

加入书签

  清晨,金色温暖的阳光通过一米多宽的窗户,泄满木屋的每一个角落。

  童话卷翘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缓缓张开眼睛。

  早上第一眼,就见到一张狰狞可怕的青黑色大脸横咧着大嘴正正地对着自己,心里猛地打了个抖颤。连忙闭上眼,喃喃催眠着:“那不吃人!不吃人!那是笑!那是笑!是笑!是真诚的笑!”又自我催眠了好几声,她才再次张开眼睛,毫无例外地,也再度看到那张一成不变的横咧着大嘴的狰狞面孔。唔,她决定了,以后举凡这怪物对着自己横咧大嘴,统统都视作是善意友好的笑容,还要随时注意加强心理承受能力和接受能力的锻炼。

  “hi,早上好,阿奇。”她强挤出一丝笑容,弱弱地打了声招呼,不容易啊,对她还不算强壮的心灵而言,这已算是高难度动作了。

  阿奇发出桀桀的笑声,一低头,长长的糙舌自嘴里伸出,舌尖强势地钻向她粉嫩的小嘴。

  童话心下叹了口气,认命地张开嘴。小舌头立刻被缠住,遭到恶狠狠地吸吮。

  “呜──呜──”这劲道越来越凶猛,舌头被吸得好疼,她忍不住重重捶了阿奇几下。

  阿奇压下她的手,放开她的舌头,糙舌却没有像以往一样撤出来,而是使劲往她嘴里深处钻去。

  chu糙柔韧的舌尖舔着她的小扁桃,又酥又痒,惹得她全身一阵轻扭。异于人类的长舌继续往下深入,一直触到喉咙深处的嫩r,在那里戳刺旋转狠舔。

  要知道在医院中做喉镜探测,医生都是要上麻药的。阿奇舌头深入的程度不亚于喉镜探测,更何况它还在里面兴风作浪。

  童话只觉喉咙里面又痛又痒,喉壁不停地痉挛,泛着恶心。但那长舌死死堵住,怎么也吐出来,又憋气又难受,眼眶里泪花四溢,如果双手不是被压着,她早已在脖子外使劲抓挠了。

  饼了很久,阿奇才尽了兴,长舌缓缓从她嘴里抽离,带出一g长长的银线。哧溜一声,他把这银线卷入大嘴中,砸了砸嘴,像是吃到了什么美味佳肴,一脸的满足。

  童话无力地瘫在兽皮床上大口喘息着,满眼泪花,脸蛋通红,一副备受摧残的模样。这……这算是比舌吻更进一步的喉吻吗?靠!真是太……太难受了!喉咙处现在还残余着痛痒的滋味。

  心满意足的阿奇抱起她,舔去她的泪花后,拿出一张柔软的兽皮裹住她,对着窗口轻轻一跃,几个纵跳间便来到了一处温泉旁。

  自从经历了呛水事件后,阿奇再不敢随便乱丢了,抱着她跨入泉中,掬起一捧水从她头顶淋下,大手完全不带色情地轻轻揉搓着粉白滑嫩的身体。

  反正她也没力气了,而且拒绝也没用。童话干脆破罐子破摔,闭上眼睛任由阿奇为自己搓澡,接着又是笨拙地穿衣。

  洗完澡穿好衣,阿奇把她放在平铺的兽皮上,又从不远处的火堆上拿下一块热烫的烤r。

  “童,童。”两声低吼,一g细细的嫩嫩的r丝递到嘴边。在童话坚持不懈的努力下,阿奇终于可以准确地发出她的姓了。每每听到,总会让她升起一种成就感。

  童话习惯x地张嘴,就这样,一个细细地喂,一个慢慢地吃,r块渐渐地变小消失,

  步步紧逼/朝思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