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幻麒的更名决定(二)(1/2)

加入书签

  “小童,这就是我为什么从不唤战麒父亲的原因。”金银蓝眸中的爱娇笑意渐渐转为包罗万象的荒芜与漠然,“他除了是生命契机的抛洒者外,于我再无任何关系。”

  啊

  大脑仿若被大当头敲下,头内不停地嗡嗡作响。好半天,童话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嚅嚅道:“那……那和……和我呢?”

  清凌凌的笑声从狰狞的獠牙缝隙中迸出,与可怖的身形极不相称,更凸显出森魅的诡异。

  “你么?小童,你当然也不可能是我的母亲。你是我分裂增长的一个容器,你的细胞,你的血脉没有一丁点融进我的身体。”

  这头自称幻麒的麒麟用着清凌悦耳的迷人嗓音吐着温柔含笑的话语,内容却是浸骨的冷,如同他的眼睛一般荒漠。

  暗银蓝鳞甲在白色薄雾中闪烁着点点鳞光,美轮美奂,恍若至美的迷梦。微扬的兽头带着一丝慵懒,周身流溢着无法言喻的华美高贵,虚幻缥缈。

  幻麒。

  她想,她明白了为什么这是一头幻麒。

  “你……一直是在……逗弄我?”她茫然地倒退两步,努力稳住突然轻轻抽搐的身体,拼命眨眼,却始终眨不去眼中的酸涩。

  那软到心坎的撒娇,那天真可爱的呼唤,那雾蒙蒙的金银蓝妖瞳,原来,这么轻易地就破碎掉了。麒麟是没有父母的,直到现在,她才知道麒麟族的特异繁衍。阿奇和四不像一定早就知道了,却在她对孩子的渴望下选择了隐瞒,认真聆听她对麒麟蛋的憧憬,含笑注视她对蛋里生命破壳的期待。他们……好傻。

  而对这头幻麒而言,自己只是他无聊时逗弄的一个玩具,一个包容他增长分裂的容器。难怪,难怪她总是自称不出母亲或妈妈,因为他们本就是没有血缘的陌路。那头爱撒娇,会假哭,又有些任好色的小麒麟从脑中慢慢淡去了身影,心似乎沉到了一个很低很深的幽谷,见不到丝毫阳光。

  “嘻嘻,人家可没有逗弄你呢。”幻麒温柔含笑的语调仍旧透着几分顽皮,“是害怕小童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麒麟族这个与人族大相迥异的事实才唤你母亲的。不过,现在我长大了,不能再胡乱呼唤了。”虽然唤小童母亲能享受到不一样的怜爱,但再唤久点,小童要是真把他当成儿子看待就麻烦了。

  修长有力的四肢踏前一步,偏着狰狞华美的兽头看向她,“小童,新麒麟会在分裂增长的暴戾中撕裂孕育的女体容器。可是,我没有这么做呢,你看,我不但老实地待在你的身体里,还细心帮你照看战麒的莲心,你说我乖不乖?”臀后的银蓝色狮尾在空中讨好地摆动着。

  呃──这是啥意思?!讨好卖乖?希求嘉奖?她不是被这头麒麟鄙夷到脚板底了吗?

  童话坐过阿奇人形兽形版的云霄飞车,现在另一头麒麟又让她体验了一把心理云霄飞车的滋味,那大起大落的心情几乎让她的心脏无法负荷。

  “小童,你说我乖不乖?”兽头轻轻撞着她的肩膀,似是不满意她久久的无言。

  “你……乖?”她喃喃地反问。继而深吸一口气,努力按压住砰砰乱跳的心脏,重新以新的视野打量眼前长相华丽的麒麟。

  幻麒似没听出她口气中的问号,狮尾甩动得更欢了,兴奋道:“小童,我是传说中的神兽,我还在你的心脏上定下了生死契约,这可是全婆娑宇宙生物都梦寐以求的事呢!你高不高兴?”不待童话回话,他自顾自地念出一串咒语。

  斑兴?她要高兴什么?生死契约又是什么鬼东西?童话还来不及消化他说的话,只听口!地一声轻响,一颗拳头大的鲜红心脏破而出,悬浮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