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不对,是哥哥要对瑗瑗负责(1/2)

加入书签

  转身看去,一身米白色的陆羽唇角噙着一抹淡笑,在的阳光下显得很是明媚。平南文学网

  眼角下方那一点淡黑的小痣,更显鲜明。

  他的笑带着揶揄,他的笑带着温润,一改平常的不苟笑,面瘫面容。

  这样的陆羽让时子瑗心忍不住悸动,虽然每次陆羽的出现都是同样的着装,但是每一次的悸动却是让她愈的不想放手,幸好,这个人是自己的。

  “陆羽,好久不见。”相对于陆羽的冷淡,桓却是热了许多,还顺势走上前,如同好兄弟一般,环抱了一番。

  桓的举动让时子瑗惊愕,不停的眨着她那双纤长的睫羽,这这这…桓没洁癖了?桓还对陆羽…

  而陆羽对桓的举动却只是挑了挑眉,小声说了句,“桓,想知道你现在在瑗瑗心中是个什么样的评价么?”

  腹黑如陆羽,其实早就对时子瑗身边出现的异性了解透彻,这个桓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桓在时子瑗心中的位置仅此于是合作人,最多只是朋友,还有就是时子瑗对桓感的判断和对他的‘觊觎’,他想,这会瑗瑗应该是会冲上来了罢。

  “哥哥,你的女朋友呢?”

  时子瑗真果如陆羽所想,冲了上来,看着两个美男目不斜视心里微微担忧一下,这桓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同志,但是为什么他一看到陆羽就…

  “丫头,哥哥被甩了。”

  说完,眼帘垂下,似乎轻轻哀叹了一声,寂寥的微风吹过他那张无暇的脸,显得分外耀眼,惹得在他们身边经过的女生一阵激动。

  当黑色小车的轮印踏过油柏路,转弯,再转弯,便到了‘食客来’最新开张的一家。

  车停,人下。

  下来的是一个娇小身材,面如桃红的时子瑗,一个是摆着一张酷脸,嘴角微扯,神淡漠的陆羽,还有一个自然是带着痞笑,挑着他那桃花眼的桓。

  进ru饭店,优雅大方的格调让时子瑗豁然开朗,明媚的笑容直挂唇角,包下了一个包厢,三人直接上了三楼。

  推开fang门,入眼的是四张古式的椅子和一张玻璃似的桌子,干净简洁,米黄色带着绣花样的窗帘露出了一半窗外的风景。

  待服务员将窗帘拉开,放下碗筷之后,便关上了门。

  三人皆站在两米宽的窗户边,遥望着窗外的风景,天朗气清,繁忙街道,街道另一旁,却是一条约二十米宽大的河流流着细微的水缓缓而下,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一阵微风吹拂,带着激荡的水花突然急刹车一般,加快了速度,却在风停时又减缓了下来。

  这里的地址是时子瑗亲自挑选的,因为这样让人感觉到气旷神凝,整个a县能看到冰江河的地方很多,但是这一处却是在冰江河最是可以俯视其壮阔之地,传闻,在这里向下看的人能看到冰江河内躲着千年乌龟,但这只是个传闻罢了。

  “丫头,这地方还确实是个好地方。”

  桓轻叹出说,六年未归,这里确实变了不少,原本只是清柏小路,现在已经扩大,原本矮小房屋,现在却也有了高楼建筑…

  “那是,这里的消费也不低喔。”时子瑗蓦然抓住陆羽的手,因为她感觉到陆羽浑身似乎在微微渗出寒气,这明显就是吃醋的预兆,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桓说的一句‘丫头’。

  陆羽说过,‘丫头’两字不许随便的人叫,除却长辈,不然他会吃醋。

  明显的指出了他会吃醋,不忸怩,不做作,反正他就是吃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柔ruan的触感传至手中,陆羽默默哀叹,这丫头恐怕也是对桓无吧,不过,幸好这丫头早就是自己的了。

  “瑗瑗,刚刚你怎么不点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陆羽转头看向时子瑗,唇角边漾着一抹温和的笑容。

  时子瑗眯着眼,“哥哥请客怎么可以只吃排骨呢,这里的招牌菜都没吃过呢。”

  她一眯眼就代表着她要宰人的yw,这桓现在撞了上来,在自己的地盘,他总得出点血吧,何况,她为他旗下的‘氏包包’赚了多少钱,真是数不清了,不宰一点,她心里总归不舒服,要是自己当初有钱的话,就不必要让钱赚入别人的口袋了。

  陆羽扫了眼等待‘被宰’的某人,轻笑出声,修长的手拂上时子瑗额际的碎,指尖划过她光滑饱满的额头。

  “哥哥,你笑什么?”时子瑗仰着头,黑亮的眼珠转了又转。

  “哥哥在笑瑗瑗的耍吃的功力见长了。”陆羽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在笑什么。

  桓支着下巴看着窗外,咧开嘴道:“没事,不就是一顿饭么,这是吃不倒我的。”

  这个时候,服务生推开了门,将他们点的菜一一放置到了桌上,然后退去。

  三人这才坐至座位上,时子瑗二话不说就夹起了‘剁椒鱼头’,好久没吃了,至少一个星期没吃了,她想念得紧。

  “瑗瑗,前次的教训还不够是吧,吃鱼不能吃那么快,到时候又被鱼刺卡到。”

  陆羽马上手疾眼快的止住了时子瑗的筷子,这丫头,看到吃的就停不住手了。

  听到陆羽呵斥却不失关心的话,时子瑗讪讪的笑了,想到去年因为快吃了一夹鱼,然后让陆羽急个半死,连车都来不及叫就抱着她去了医院,现在想到她当时喝了半杯子的醋她就怕,所以陆羽这么一说,她的筷子就不住的抖了抖,不敢向前。

  坐在时子瑗对面的桓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互动的两个人,神有些冷清,完全不似刚刚肆意调笑,面如桃花。

  或许,自己应该是错过了一些什么,要不然,为什么他感觉他会就这样被排挤在外,而另外的两个人的相处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别扭。

  陆羽不着痕迹的扫了眼桓,手上却夹着筷子将鱼里面的刺挑掉,然后再将鱼肉夹进时子瑗的碗中,看着她快乐的吃下,心里很是满足。

  这顿饭让桓清楚的认识到了陆羽的腹黑程度,简直就是将时子瑗的喜怒爱好一一抓了个底,只要自己说一句话,那么下一句话就会被陆羽转到别的地方去,这就是六年后的陆羽,和当初才刚刚认识的时候相差的不是一丁点,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且霸道,行举止间带着贵气和沉稳,才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似乎让他看到了自己当初十八岁时有多么的幼稚,对,就是幼稚,虽然自己十五岁就开始在接触了家庭里的生意,而且做得很好,但是为什么在这陆羽的面前,仿佛就没有什么了呢。

  分别之际,桓从车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对着时子瑗道:“丫头,这个是我买给你的礼物。”

  时子瑗迟疑片刻,然后接过,透过盒子的外包装,知道了这里面的东西,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是一款手机,这个时候的手机貌似只能打打电话,短信吧。

  记得前世手机的推广时期好像就是在今年了,这两年时爸、时妈都配备上了bb机,有事便用bb机传送消息,时子瑗嫌bb机太老土,何况她也没什么事,只是这个时候的手机也太贵了吧,少的五六千,多的上万,这么贵重的手机,时子瑗倏地还给了桓。

  “哥哥,我还是个学生,这个手机我不要。”

  这么贵重的收了,指不定陆羽会怎么样,反正时子瑗现在感觉到一股寒光四射的气流笼罩在她的周身。

  桓沉ying片刻,看了看时子瑗,再看了看陆羽,便道:“丫头,我劝你还是收下吧,里面的话费和我的手机号码都在里面了,我有事好找你。”

  时子瑗不语,心里有些忐忑,要不要收呢,要不要收呢…眼睛眨个不停,就是不接手,桓也不放下手,耗着。

  “瑗瑗,那么好的东西你不收,哥哥代你收下好了。”陆羽扯着嘴角,噙着笑意,暖阳照耀在他幽深的黑眸里,瞬间绽放光彩。

  一眨眼,那手机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时子瑗扫眼过去,忍不住磨了下牙齿,接着再看向桓,道:“哥哥,谢谢你了。”

  “不用谢,这个手机是…你回去我再短信和你说。”桓撇了眼还是一脸笑意的陆羽,相信他的眼光绝对没看错,这陆羽怕是…

  说完,他便开着他的小车‘咻’的一声,不见了影踪。

  “哥哥,你快拆开看看,看看里面的功能。”时子瑗笑嘻嘻的看着陆羽手里的手机。

  陆羽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丫头估计刚刚就很想要,只是碍于自己在这里,又顾着自己的心,所以才扭扭捏捏的不拿,不然何时看过她这般模样,一方面吃醋,一方面又感到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

  “回家再看,现在在路上诶。”

  chon溺的点了点时子瑗的鼻尖,温热的气息透过空气喷洒在时子瑗的鼻梁上,惹得时子瑗惊了一番,自己的免疫力越的低了。

  天际处的日光缓缓朝着山边落下,只待最后一抹亮光在山际处消失殆尽,天色也暗淡了下来。

  时子瑗mo索在房间里,玩着手里的手机,这是一款爱立信手机,连短信都是问题,看着硬板板的键真的是懒得按,不过好歹终于见到一个像样的手机了,现在还有人用那种砖头大的大哥大呢。

  “咔嚓——”

  房门被打开了,陆羽光着上身,下shen只穿着一条五分短裤就这么进来了,健壮完美的身材在他一米八身高的基础上显得更为健硕。

  时子瑗先前没有注意到陆羽,待陆羽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慢慢的抬头,看到这番另她喷血的画面,心跳突然加快了,脸颊上先是淡淡的红晕,接着是漾出如同霞光一般的虹彩…

  “哥哥…”嗓音沙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

  “还玩么?”陆羽带着特有的磁性声调启唇问道。

  修长的手早已将时子瑗手上的手机拿在了自己的手上,轻笑的按了暗键,接着就把手机放置在了chuang上,这一系列的动作中,陆羽压根就没有察觉时子瑗不同于平常的脸色通红。

  纵使时子瑗很多时候都会住在这里,但是每一次陆羽都是谨慎的穿着衣服,今天却是光着上身,绝对够时子瑗流鼻血的。

  而陆羽呢,此刻的他只心里暗暗的吃着干醋,原因无他,就是时子瑗一回来就捣弄着这个手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能不让他郁闷么?至于他上身毫无一物,他那是着急着出来抢那个手机,他可没有忘记桓最后说的会短信来。

  “不玩了,不好玩。”

  时子瑗闷闷的回道,视线却不离陆羽那上下起伏的xiong腔口,伸出小手至他的xiong前,嗤笑着慢慢点了下那偏麦色的健康肌肤,很有弹性。

  不过她这一点,让陆羽浑身突然紧绷了,睁大了眼,没看时子瑗,道:“瑗瑗,这…”

  他还没说完,时子瑗又这么轻轻点了两下,接着又是加大了力道。

  他不是一个小男孩了,今年十八岁的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有些事,也早已知晓。

  “瑗瑗,不要再动了。”如黑宝石般的黑眸里闪着隐忍,又泄露了他的心境,吞咽了下喉咙深处,‘砰砰砰~’好像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哥哥,原来你这里会动。”时子瑗哪肯停手,她从来没有动过男人那里,顿时觉得很好玩,一时之间,她像个真的小孩子一般,点个不停。

  陆羽终于忍shou不住,两手将时子瑗的头高高仰起,不由分说的就将自己的唇瓣靠近,接着紧贴。

  “妖精~”

  时子瑗对于一切突的况太过吃惊,直到陆羽轻咬了下她的下唇,才反应过来,闭上了眼,回应他,得到回应的陆羽像是一头即将要的爆兽,唇齿相接间,十指慢慢的陇上了时子瑗的丝,意乱迷…房间里顿时充斥着满满的aimei气息。

  待时子瑗惊醒的时候是她无意mo到了男性特有的特征,那股oda,马上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