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陆羽的家世(1/2)

加入书签

  蓝蓝的天空上飘荡着几缕白云,似是在找着归宿一般,停停走走。

  晕黄色的夕阳一半浮在了山口,一半已经浸入了山内,像是羞涩的小媳妇被可亲的丈夫挑逗着,羞晕了淡淡的红霞。

  时子瑗的眼里只映照了陆羽的眼,如墨玉一般的黑眸闪着信任的光,她喜欢的只是她眼前这个呵护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的人,她完全就不需要了解什么背景家世,何况陆羽的背景她大概也能了解,两个字就是不凡,四个字便是背景雄厚,他有也罢,无也罢,她始终不想要,她想要的她自信她能得到。

  夕阳的霞光照射在陆羽纤长的睫羽上,如蝶翼般微微颤抖扑扇着,睫羽下那双绽放着温和笑容的黑眸,仿佛能将冰潭融化。

  “瑗瑗,你竟能就这么忍个五年,五年的时间。”

  语气略带着激动,身躯因激动而不住的颤抖,他心里的人儿,终究是不一样的。

  时子瑗似是微微的叹了口气,略微闪着红晕的脸如刚刚盛开的海棠般耀眼,眨了眨那双灵气逼人的眸子,小巧的手也同样抱住了对方,“哥哥,你都能忍,瑗瑗一样能,何况,似乎是哥哥忍得比瑗瑗辛苦。”语气带着抹佻傥,带着许促狭。

  本有些沉重的气氛,被她这么一说,陆羽低低的在时子瑗的耳边笑了起来,如若被放翼而去的小鸟,获得了自由,瑗瑗不介意,不介意,她不会介意自己瞒了那么久。

  “瑗瑗,我的爷爷是个古板老套的人,他一生都戎战沙场,在大约十多年前才退居政治路线,当上了我们国家五个军官长在全国人大上的席地位,几乎掌握了我们国家的军事调配;爸爸也是一军官领,现在在当着司令的位置;妈妈是我们国家第一批下洋的人,总是忙个不停;叔叔现在已经是c市的市长了;姑姑嘛,你知道的。”

  说的时候陆羽没有骄傲,反而很平淡,眼底还划过了一抹哀伤,若不是这样,他的爸妈就不会离婚了。

  时子瑗身躯一滞,她料到陆羽确实身世不凡,她哪料到是如此不凡,一家子政治、军务、商场都占全了,官商两道他家都不缺,这样的家世,他家人竟然还让他来这破县城来读书,真是不可思议。

  还有一点,这样的家世,似乎让自己和他的相差隔得更远了。

  “哥哥,瑗瑗知道了,瑗瑗不会说出去的。”

  心里虽然担忧,却更是激励着自己,况且陆羽说他爸爸从政,他妈妈却从商,恐怕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合离婚的罢,也难怪了,贫穷的家庭有柴米油盐的烦恼,而富人家就是各类手段的烦恼了。

  “哥哥当然知道瑗瑗不会说出去啦,哥哥的家人瑗瑗以后就会了解的。”

  陆羽嗤嗤笑着,以后,以后她也是他的家人,而且还是最亲密的那个。

  “哥哥,那你是什么时候要走了吗?”时子瑗心中紧绷着,心里的那根弦老是放心不下,要是没有和陆羽表明还好,这一表明,似乎很多的事自己在心中都担忧着。

  陆羽要离开是正常的,很正常,他能陪着她走那么多年,已经是不易了。

  蓦然天空中的白云似乎被替换了颜色,夕阳已经渐渐爬下了山巅之下,天色也渐渐暗淡了下来。

  听到时子瑗那么直接的问,陆羽轻笑,启唇答道:“瑗瑗,哥哥只是会暂时的离开,以后哥哥就不会离开你了。”

  突然的,他想要吓一吓时子瑗,看她的反应如何。

  “什么?哥哥难道现在就要离开?”

  时子瑗的声调突兀的哽咽,水汪汪的眼眸里也氤氲着雾气,抱着陆羽的手不住的颤抖着,却抱得更紧了,骨节分明的手指都泛着白色。

  真的要离开,现在就要离开,现在自己才十一岁,十一岁,这个时候时子瑗早已忘却了她重生的事实。

  时子瑗的这般反应把陆羽给吓到了,轻轻扯开时子瑗紧扣住他身躯的两手,入眼看时,却看到时子瑗眼眶shirun,顺着眼角处还有两道暗色的泪痕,这这这…陆羽再次环抱住了时子瑗,出声认错,“瑗瑗,哥哥不是现在走,哥哥还可以在这三年,三年。”

  一次一次的三年,他两次的做了大的牺牲,一次为了时子瑗他答应了陆镇涛说的考大学必须考军校,而这一次是必须进军队。

  陆镇涛一生都战功显赫,他的骨子里有着报国保国的思想,他的儿子要有这样的思想,他的孙子也要。

  陆羽心底里并不反对着要从军生涯,他答应得很快速,算牺牲,也不算牺牲,这也就是命运决定了他的一生必须得那样走,只有自己走出了这片天,自己的事才能自己说了算。

  他当然不知道陆镇涛看他比看待他爸爸要重要,陆羽生来就是应该在军队里的,而陆羽的爸爸却是被‘逼上梁山’的,这意义当然不一样,本来陆镇涛还以为儿子、儿媳离婚了,要磨陆羽去军队自己还得下一番苦功,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时子瑗,而且还颇shou自己孙子的喜欢,这还不得高兴死了他。

  “三年?”时子瑗停止了哭声,却带着丝鼻音。

  “恩,三年,哥哥再陪你三年,三年后哥哥会考军校,然后入军队。”陆羽轻轻的fumo着时子瑗飘扬的丝,柔ruan顺畅。

  微风袭过,站在大树下的他们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树影斑驳倒影在地上,在这片角落的人很少,况且现在是晚自习上课的时间,时子瑗是被陆羽给喊出来的。

  军校?军队?她时子瑗看来是命中注定的要当军嫂了,不由心里有些雀跃,前世对着那些军哥哥们迷得不得了,这世,她面前就有现成的一个打算要当军人的正太了。

  “哥哥,要不然瑗瑗去陪你,瑗瑗也考军校?”

  时子瑗破口而出的话却吓坏了陆羽,急急反对,“瑗瑗,那地方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当然,时子瑗这个想法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她那么懒的人,打算当米虫的人,当然不会想要去那磨人的地方去,这不是找罪shou么?

  “吓哥哥的啦。”时子瑗轻轻的敲打着陆羽的背部,她现在不因为他三年后要离去而悲戚,而是她要看得更远一些,因为,他们的日子还很长。

  陆羽稍稍松了口气,放开时子瑗的身子,褪下shen上的外套,将外套披在时子瑗的身上,“怎么出来时不把衣服披上,这要是着凉了就不好了。”

  说着还顺道理了理时子瑗披在肩膀上的墨,这两个月头倒是长长了不少,都没过锁骨了。

  “刚刚一看到哥哥回来,瑗瑗高兴,然后就忘记了。”吐了吐舌头,俏皮道,两手也稍稍拉紧了陆羽的外套,这都快要到深秋了。

  “你这丫头。”陆羽亲昵的点了点时子瑗jiao——n—eng的鼻尖无奈的笑了,眼角上扬着,总算把心里的一块心病给除了。

  “好啦,哥哥,你也要回去了吧,瑗瑗也要回班级了。”时子瑗环视了下四周,幸好刚刚没一个人,不然她就丢脸死了。

  陆羽拉过时子瑗的手,略有薄茧的手触碰到细腻柔ruan,引得起一阵ai——m—ei的光晕。

  “哥哥买了吃的东西回来,至于你的衣服,哥哥拿到哥哥的房子那边去了,明天回去再拿。”

  “有没有牛肉干?有没有鸭爪?…”

  一听到吃的时子瑗就精神起来了,一连问了好多的问题,都是关于吃的,陆羽则是对着她直点头,她喜欢吃什么,他都牢记在心里了,怎么会忘?

  待时子瑗提着两大袋吃的东西进班级的时候,几乎把整个三班都给欢呼了起来。

  时子瑗没有想到这陆羽竟然拿了两大袋子给她,还顺道送到了她的教室门口,这东西要是不分给大家一起吃,她都不好意思了,于是,她从后门进ru的时候就看着有没有老师在场,没看见有可疑老师,立刻就冲进了教室,她刚刚是偷溜出去的。

  “哇,瑗瑗,这些都是陆羽买的吧,他真的好大方。”蒙小小见到时子瑗手里的东西,顿时两眼冒光。

  时子瑗就怕这样,比了一个嘘的动作,她可不想再次引起别人的注意。

  蒙小小马上噤声,捂住了嘴巴,转动着她的圆溜溜的黑眼睛直直的盯着时子瑗带进来的东西不放。

  “喏,先吃吧,注意,现在是晚自习的时间,千万不能出声音。”时子瑗从袋子里拿出一包牛肉干拿到了蒙小小的课桌下叮嘱道。

  “哇,时子瑗,我也要。”

  是时子瑗多次咬牙的声音,这声调明显就是完全毫无神经系统的秦华说的话,这么大的声音,整个班级都听得见了。

  “秦华,我要和你势不两立。”时子瑗咬着牙,瞪着小眼转头对着秦华道。

  秦华被时子瑗这么一说,看了看时子瑗的表,再环视了下教室,接着又将视线转到了时子瑗的身上,讪讪的笑了笑,讨好着,“时子瑗,消消气,不要生气,你也知道的,我这人控制不了声音,这要是要我控制,那还不得憋死我,消消气啦。”

  看着秦华这么一个cu——zh—uang的男生这么讨好、搞笑的表,时子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真是要生气也生气不起来,快速的拿了两包牛肉干出来,一包给了他,一包给了一直不吭声的姜之尧。

  “时子瑗,你偏心,之尧都没说要,你就给了,他肯定不要的。”

  秦华说着,就想要拿走姜之尧桌上的牛肉干,却被姜之尧先行拿走,还被姜之尧翻了个白眼。

  “秦华,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了。”

  看着已经被拿走的牛肉干秦华戚戚然,吸了吸鼻子,“要就要嘛,为什么还要和我翻白眼。”

  “当——”秦华被蒙小小给用书敲打了下。

  “一个大男人,装成什么样子,真看不下去。”蒙小小不屑的说道,接着咬了一口拆开的牛肉干,似是享shou的闭上了眼。

  “喂,我又没和你说,你打我干嘛?”秦华无辜的mo着被打的头,心里默念‘好男不和女斗’‘好男不和女斗’…

  时子瑗和姜之尧齐刷刷的摇着头,完全无视他们两人又将开始的‘烽火’,已经习以为常了。

  如果说萧飒和谢航辛是一对冤家,那么蒙小小和这秦华又何尝不是呢。

  “第五组角落的几个人,上课时间不要窸窸窣窣的说话,影响到别的同学了。”清亮如同莺啼却带着傲气的声调,明显就是唯恐不乱的姜篱出的。

  今天好死不死的还碰上了姜篱当班,时子瑗突然想到,这姜篱不会给她扣分吧。

  “切…”

  “切…”

  蒙小小和秦华一人一口切朝着姜篱那方向道出。

  下课铃响起,蒙小小代替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