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要真有事,哥哥会解决(1/2)

加入书签

  一时间,大厅内寂静无声,只听得到似乎有人在冷哼的声调。

  本刚刚站上高台的谢铭眼眸不由一沉,他怎么会来?双眼从他的身上收回,转移到了自己的姐夫黄瑾,也就是a县县长的身上,一汪疑惑却也带着微愤。

  至于为什么带着微愤,在黄瑾的下句话中隐约能猜到一些倪端。

  “原来是吴老板,不知您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

  说着,人却已经走到了门口处,两手皆紧握住了那名叫做吴老板的人,脸上的表柔和却倏地闪过一丝轻蔑。

  时子瑗蓦地眼瞳里的光一聚,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连着县长也得亲自上前去?

  而此刻的黄瑾却在心里暗暗想着来人的意图,要不是因为来人有背后的人撑腰,他怎会做到这般。

  吴老板一脸笑看着这个县官做得最大的人,不屑的扫了眼,这小小的一个县城怎么能入得他的眼,手上的劲暗暗使力,面上却还一如既往的笑着,“黄县长倒是有心了,这谢老板开张大吉我还真得恭喜恭喜。”说完,径直放开了黄瑾的手。

  这‘恭喜’两字却咬得极重,让大厅的众人不由心下疑惑,这a县何时出了这么一个连县长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了?

  时开民心里是有些懂得这吴老板的,先前这吴老板硬是要和他们这一群人抢占这皖金山一块金土,却不料这a县县长是谢铭的姐夫,当然没被抢去,只是他并未善罢甘休,听说他们看种了这块地盘,却也上来争夺,这样的一个人,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罢。

  “哥哥~”时子瑗不由轻声呢喃叫唤道。

  陆羽收回目光,将眼神转移至时子瑗处,看到她一脸的沉色和担忧,出声安慰道:“瑗瑗,没事的。”

  不由心里想着,竟然还不死心,看来前一次他给的警告太小了。

  突然,时子瑗却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直直扫视着她,不由眉梢一紧,待她抬眸望去,却浑然不见那道另自己略微心惊的视线,心下顿时觉得诡异,这两个人明显来者不善。

  时子瑗的声音很轻很淡,只陆羽听到了,其余的人都被这诡异的气氛所迷,倒也不曾注意。

  “吴老板,来者就是客,要不然一起喝一杯?”谢铭缓缓走至门口处,手里已然拿着两个杯子,杯内是一醇红的红酒,单单闻着那味道便让人心旷神怡,身心舒畅不少。

  “哗啦——嘭——”

  未料那吴老板却嗤笑着将他手中的移至他面前的酒杯使力一推,喷洒了一地,浓浓的酒香顿时漫开,引入众人的鼻尖。

  “皖金?谢老板真会做生意,马上就将这金矿用到这地方来了,只是吴某劝告谢老板一句,不要被一时的得利而忘记了根本,这官与官之间,官与商之间…”

  吴老板说着似是无意的扫了眼刚刚已经放开手的黄瑾,嘴角处微微起勾的一边却带着股威胁与警告。

  大多众人被他这一推杯,一说话给惊愕住了,这吴老板明显的是来是示威的,敢向县长的小舅子这样大众之下示威,想必来头肯定不凡。

  谢航辛从未看到过有人这样对待他一向尊崇的老爸,不由突然握紧了拳头,正想要一冲上去,却被萧飒拉住,低低的说了声,“航子,你要给你爸添什么乱子?”

  这么一句正经的话,让谢航辛硬生生的止了步,眼里聚集的光圈似乎越的增大,被萧飒拉住的手隐隐颤抖着,努力的压制住心里的愤怒。

  当时子瑗转头看陆羽的时候,不经意看到这一幕,心中思忖,飒飒粗中带细的性子,恐怕在刚才她就注意到了航辛哥哥会忍不住,所以才得已及时拉住冲动的航辛哥哥。只是飒飒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能做到这般沉稳淡定。

  “达子,我们走。”

  他们这一厢的小动作并未被别人注意,那一厢吴老板说完那句似警告威胁的话便转身走了。

  时子瑗听到吴老板最后说的一句话,却猛地一惊,寻看去,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达子?若她没记错的话,三年前她的房子便是被一名达子的人骚扰,三年来房子没出任何事,但这事她却一直记在了心底。如果这达子就是三年前的那人,那刚刚的视线莫非就是他的?眼眸不自觉一暗,若真的是,那这事就太不简单了。

  “瑗瑗,怎么啦?”陆羽伸出手抓住时子瑗的肩膀,光洁流线的锁骨已然清晰的对入他的眼瞳内,因为他刚刚便从这处看出了时子瑗稍稍一滞的身躯,不过只是一秒,但是他却现了。

  时子瑗笑着松了一口气,摇着头,“没事,只是刚刚觉得有一个好像见过。”

  黑眸闪过一抹精光,随即轻扯嘴角上扬,“没事就好,这大人的事瑗瑗莫要参与其中,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