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为了瑗瑗,做了又如何?(1/2)

加入书签

  想到这,时子瑗忍不住就哼哼着,眼帘下垂,略微不高兴道:“哼,哥哥就知道欺负瑗瑗。”

  陆羽看着时子瑗羞愧的表,嗤嗤笑了笑,一手揽住了时子瑗的身躯,再将另外一只手附在了时子瑗的背上,修长的两手交叉在时子瑗消瘦的背部,时子瑗整个身子都被他紧紧的抱住,只留下一丝她呼吸的气流。

  似是轻轻的叹息,“哥哥怎么舍得欺负瑗瑗呢。”

  说着,眼角微翘处竟忍不住的闪亮了起来,如星辰般的黑眸带着一丝揶揄。

  被宽大温热的身躯抱住的时子瑗却又不自觉的浑身微颤,下意识的用她那双洁白微微泛着肉团的小手抵住了陆羽的胸膛口,头却低得更下了,头顶却正好抵在了陆羽线条流畅的下巴处。

  这样的画面,着实看上去有些让人微愣,两人似是一对相爱多年的侣,亦或者是老伴,但依面相来看,却定会推翻了这种想法。

  “哥哥这会放心了吧,明显哥哥早就不在意了。”

  过了片刻,时子瑗突然想到这杯‘强吻’的始末,原来自己着道了。

  陆羽右手缓缓朝上,直至顶处,接着轻轻的摩挲着,柔软、顺溜的触感使得心底一颤,眼里却带着抹幸福的笑意,薄薄的唇瓣稍稍微张着。

  “瑗瑗又怎知哥哥不在意呢,哥哥确实是很在意,只不过,现在稍稍好了一些了。”

  是啊,他昨晚吃醋的都要疯了,自己和瑗瑗能过着像现在一样的日子不多了,中间的一大空隙他可不能让别人乘虚而入。

  时子瑗将刚刚心里的悸动稍稍退却,吁出一口气,慢慢的将头从陆羽的胸膛里露出,眼帘上翘,微仰着头,噙着笑道:“哥哥,你担心的事不会生的。”

  似保证,似承诺,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陆羽似乎是吃了定心丸一般,她知道自己担心,她这就是为了让自己心安。

  时子瑗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陆羽心里肯定会有什么想法,只是昨晚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可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举动,所以她才早早的将陆羽拖到了这里。

  也在刚刚好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时子瑗立刻将陆羽推至离自己半米处,收拾好了脸色,正经的走到了靠着窗户的白色靠背的椅子上,眨了眨眼睛,示意陆羽感觉坐到她的对面,她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

  陆羽低低的笑了笑,如雕刻般的五官瞬间绽放开来,如同一潭静谧的水潭突然被一记突兀抛下的石头激起了层层涟漪。

  接着便转走至时子瑗对面的椅子上,他知道她脸皮薄,而且这事也还真不能现在就暴露在其他人的眼皮子底下,因为他不敢保证这事要是不依了她,恐怕自己会吃不知道多久的闭门羹。

  进来的是凌霄,他只端着一托盘,托盘上正是陆羽刚刚说要的瘦肉粥伴着一丝清香味,里面加的料正是时子瑗喜欢的香菇。

  “羽儿说,你们都没吃早餐,所以我就上两份粥先喝了,至于想要吃别的,就中午大家一起吃吧。”凌霄说着便将两大碗装着粥的盆子各自放置到了陆羽和时子瑗的面前。

  如深潭般的双眸却紧紧的在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的身上徘徊着,心想,刚刚不会是生了什么他错过的好戏了罢,看陆羽脸的春风得意,时子瑗微微的窘迫,这明显的。

  时子瑗因为刚刚的事没有注意到凌霄的语气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而陆羽则是扫了眼凌霄,凌霄马上会意,还不待时子瑗说什么就赶紧出了门,看来自己刚刚肯定是打扰了某人的好事了。

  时子瑗在陆羽笑着催促下乖乖的喝了粥,也不计较什么她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吃的猪肉,连喝粥的时候都低垂着头,心里想着,为什么刚刚自己会说出那么一句话,这好像不太符合自己的年龄吧。

  吃完早餐,陆羽噙着笑意,快速的在时子瑗的耳边说了句:“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会担心。”

  只不过,他担心的不是时子瑗,而是对时子瑗觊觎的人。

  因为这样,时子瑗本褪去的涨红再次红了起来,乱打了一通陆羽的肩膀处,接着促狭的走下了楼。

  陆羽不住的上扬着眉梢,心里温暖一片,待时子瑗快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时快速的追上。

  饭店的门口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时子瑗假装不理陆羽,自己只身就往饭店门口走去,她这个老板,想要亲临这地下层的工作了。

  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心下一阵高兴,她结合了后世一些商人会用的技巧,这客源果然不一般,一堆一堆的人看着这边有免费的食物可以品尝,都欢拥着往这跑来。

  “哇,以前这里地段的这个饭店我从来都不想踏入,这一个月没有出来,变化那么大,不仅连饭店的样子都变了,而且这菜好好吃,本来刚刚吃了好多零食吃不下了,现在我现我又饿了耶,我要进去吃,而且还有打折…”

  一个貌似学生模样的女生吃完试吃的菜不由大叫了起来,拉着她的同伴就往饭店内走去,好像她在不进去,会一辈子都后悔了一般。

  被她这么一叫,那些本蠢蠢欲动的人马上就抢着摊位上的牙签试吃着,大多数人吃了亮起了眼,在下一刻,便走进了饭店,不过半个小时,饭店内一楼的座位已占满了一半,而这饭店外还源源不断的有人来试吃进入,摊位上的服务员已经应接不暇,脸上都带着柔和的微笑,额头上渗出了不少细密的汗液。

  “哥哥,要是你把八个摊位里的东西都给瑗瑗一份,瑗瑗就原谅你咯。”时子瑗稍稍支着下巴,嘴角绽放的笑容似乎把一切都掩盖住了,但是陆羽却没有忽略掉时子瑗眼底闪过一丝不一样的光。

  为了瑗瑗,做了又如何?

  “好,哥哥这就帮你去拿。”坚定的声调,带着一丝揶揄,因为为时子瑗做任何一件事,他都会很高兴,何况,刚刚他确实连蒙带骗的过瘾了一把,不过是八个摊位的东西,八十个他也会进去拿。

  时子瑗似是质疑的看了眼陆羽,虽然陆羽不似桓那般有着洁癖,但是他也不喜欢在人群里这样窜来窜去的吧,而且刚刚似乎有好几个人都上前来故意接近着陆羽,不过却被陆羽一一都不耐烦的面瘫脸给吓回去了…想到这,她是不是错了?

  还未待时子瑗说什么,陆羽已经从时子瑗的身边移开,看着摊位四处涌动着的人,稍稍一思索,虽然蹙了下眉,却远远不及时子瑗重要,蓦地,他竟就这样无视着各处朝他看着的灼热视线,一个接着一个摊位,直至八个摊位都被他走完了,脸上虽然是面无表,但是时子瑗却知道不管在哪里,陆羽的眼神都没有离开她的身上。

  “瑗瑗,吃吧,都有。”陆羽将在摊位上弄到的东西用了一个精致的小小塑料托盘装着,噙着笑意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像是欧洲人绅士般的风度将托盘送至时子瑗的下颚。

  这回,轮到时子瑗傻眼了,这一堆的都是肉,要她怎么吃下去?

  看着时子瑗呆怔的表,陆羽伸出另外一只手,优雅的插起一块小巧的瘦肉片,伸至时子瑗的嘴边,“吃吧,这个好吃,刚刚哥哥尝过了。”

  时子瑗呆呆的张开嘴就吃了,因为陆羽又朝着她使着美男计了。

  这时的阳光似乎更加灼热了一些,陆羽光洁的额头上满满的都是汗液,看着陆羽一双含着温柔、炙热的眼眸,时子瑗俏皮一笑,快速的靠近了陆羽些许,她的手上已经有了一块帕子,下一秒,帕子便贴近了陆羽的额际,轻轻的擦拭着。

  “哥哥,我们上去吧,到时候我怕无端的多出了几个觊觎哥哥的人出来了。”

  时子瑗上前一步拉住了陆羽的臂弯,顺便挡住了不少那些少女炙热的视线。

  陆羽只嘴角轻扯出一抹淡笑,这丫头的气怕是早消了罢,而且好像似乎刚刚她轻抽的嘴角应该是和自己不舒服的一样吃醋了。

  时子瑗一溜烟的拉着陆羽就上到了二楼刚刚所待的包厢,嘭的一声,门被关上。

  陆羽一直都带着一抹淡笑,端着托盘的手稳稳当当的,一点也没有因为时子瑗刚刚急促的跑上楼而掉了些许菜肴,毕竟,这托盘里的菜,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时子瑗气呼呼的背过身不看他,她不是气陆羽,而是气自己,自己干嘛无端端的将这个妖孽男推到在那么多人的摊位上,想到那不下十双的炙热视线,心下就烦躁了起来,觊觎陆羽的人那么多,自己应该是要做些防护措施的。

  “瑗瑗,快吃了吧,这可是哥哥用了好长的时间才集合到的噢…”

  陆羽以为时子瑗想要躲过吃肉的事,因为在他的眼里时子瑗一向对他挺放心的,刚刚那一闪而逝的吃醋应该没了,他却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吃起醋来哪是那么容易就没了。

  不过时子瑗吃醋的方式不同,她又不是真的一个小孩子,她拥有着的脑容量岂会让她变成那种因为吃醋对着某人撒娇耍泼的人,她要的是陆羽,而且这一世她有把握和自信。

  这样一想,她就心安了,凭着自己的实力,还怕了别人不成,而且这个陆羽本来就是她的了,已经划入自己圈子的陆羽,必定逃不出。

  要是陆羽知道时子瑗这么想,他肯定主动坦白,他是不会逃的,他进去还来不及呢。

  她这么想着,陆羽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了,快速的夹起一块肉,“吃吧,最近你都瘦了不少了,这可是哥哥辛苦拿来的,不准浪费。”

  时子瑗思绪一停,听到陆羽的话嘴角猛然一抽,她瘦了不少?明明是胖了不少吧,毕竟,最近自己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陆羽做的菜太好吃。

  “以后瑗瑗胖了可不许后悔。”说完,张开嘴就将肉一口没入了舌尖,咀嚼吞入了喉咙。

  “恩,不后悔。”陆羽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是感觉他的瑗瑗太瘦了,毕竟刚刚摸着她的背,都是骨头,隐隐的,有些不舒服。

  四目相对着,陆羽喂一次,时子瑗便吃下,反正她的长期饭票不用担心,即使这个长期饭票没了,自己绝对有自信过一个米虫似的日子。

  “算了,这些不要了,不然等会该吃不下饭了。”

  陆羽看着时子瑗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