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为她挽发(1/2)

加入书签

  看着陆羽眼底的自信表,林珍轻笑出声,“羽儿,看你的动作熟练程度都要和阿姨比了,怎么会不好吃,以后要是谁嫁给了你,肯定很幸福,你这是不仅上得厅堂,还下得厨房。”

  嘴里说着也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双筷子,夹起一块炒蛋,紧接着入口,味道还真不错,酸中带鲜,独有的西红柿味道都渗入到了鸡蛋里面了。

  “羽儿,真不错,比阿姨做的好吃。”

  说完,又夹了一把,快速的吃进了嘴里。

  陆羽看到林珍赞赏,又听到林珍说的话,顿时把当初学厨艺时的辛苦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阿姨,你吃着好就好,那口味…”

  “口味就看着放吧,我觉得这口味还不错,你叔叔比较喜欢重口味的,但是这航子的爸妈也来了,你还是清淡一些好了。”林珍嘴里还‘渣渣’着吃着西红柿,回着陆羽道。

  在林珍吃着西红柿炒蛋这菜的时候,陆羽便去处理了鱼,听到林珍这样说,他决定还是做清蒸鱼好,符合大家的口味,要是叔叔喜欢吃重口味的,那就下一次吧。

  耳边还聆听着时子瑗在客厅里各种娇笑之声,还有撒娇的话语,顿时觉得其实这样的日子他真的很羡慕。

  温馨的房子,家庭和睦,互相关心爱护,时时都有着欢乐的笑声,这都是他所追求的。

  半个小时后,终于菜可以上桌了,陆羽褪下林珍给他的围裙,俊俏的脸上渗着细密的汗液,厨房内香飘四溢,雾气氤氲,洗了下头,用手肘一抹额头的汗液,“阿姨,你先端盘子,我等会就把汤端出去。”

  林珍自然应允,擦了擦手上的水渍,端着盘子就出去了。

  待陆羽最后一盘菜端出去,林珍已经摆好了碗筷可以吃饭了。

  时子瑗坐在陆羽的身旁,看到那么多的菜,和以往林珍做的都不一样,而且菜色很是熟悉,惊叫起来,“妈妈,这些都是羽哥哥做的菜是不是?”

  “是啊,就这丫头就是懒,你看看羽儿,还懂得要进厨房帮妈妈做菜,而且这菜做得比我做的好吃多了。”林珍对着众人回道,看着这桌上的七八种菜肴,真是色香味俱全,她早就一一尝过了,这水平,还真不是她能比的。

  时开民朝桌面上的菜一看,可不是嘛,自己老婆做的菜自己都认得出的。

  “羽儿,原来你会做菜。”

  其实时开民从来都不怎么下厨房,做的菜也是差强人意,对于陆羽做出这一桌子的菜,真是诧异不已。

  “叔叔,这些菜都是在暑假的时候去学的。”陆羽看着时开民谦虚的回道。

  不卑不亢的态度再一次让谢铭惊讶,记得前几次见到陆羽,都没怎么见过他怎么说话,自己也曾让了去查过资料,却没有办法查到,这只能说明一点,他的身份不简单。

  “爸爸,这些菜都很好吃的,瑗瑗都吃过的。”时子瑗夹起一块豆腐就往嘴里塞去,这豆腐的味道极鲜,吃过了好几次了。

  “哇,陆羽,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些我怎么都没吃过?”谢航辛看时子瑗这么挑食的人都胃口大开急急忙忙的吃,他的手也忍不住的去夹,吃完,对着谢铭道:“爸,真的很好吃,比那些在一般饭店的要好吃很多呢。”说着筷子又伸到了盘子里了。

  谢铭只是笑了笑,给自己的老婆夹了一块,自己也吃了一下,恩,果真很好吃,凝看了下陆羽,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咋就差别那么大呢,自己的儿子虽然学习进步多了,但是也比不过这陆羽自读书以来从来就是第一,从没拿过第二的成绩吧,而且自己的干女儿也是如此,自己的儿子和他们两个一比,实在是…

  吃到一半,时开民拿起酒杯朝谢铭敬酒,“谢铭,这些年都亏你的扶持和帮助,让我在皖金矿里有一份股份,让我能赚到钱,这一杯,我先干为净。”

  “哪里,哪里,开民,这成果还不是靠你们相信我,还有瑗瑗的建议,才能够有今天的成绩,就连政府都鼓励我们了。”

  谢铭也站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能碰到一个不会耍心机的合伙人,也是他的一种福分,要不是有人相信着他,恐怕他就只能放弃了。

  时子瑗本来在闷头吃着陆羽夹的菜,听到这对话,杏目一凝,政府鼓励?这可真算是好消息了,这中国开始鼓励个体实业的展了,据前世的展,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县城里突起了好多的下海经商潮,一开始人人都不相信,就只有不多的人下海经商,后来一般都会成为富商,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谢铭,这些日子上下打点都好了,过半个月,我们的皖金酒店就该开张了。”时开民夹了一口菜,似问似确定道。

  这句话将微微呆愣的时子瑗这么一惊,皖金酒店?那个在后世拥有十多层的高楼酒店,里面设施齐全,兼备娱乐、休闲的酒店,这…这…这…可是天大的消息了,这样看来,自己的饭店还真不能看了。

  谢铭沉思的点点头,这回他可是下了本了,把这几年的投资都拿下去了。

  “开民,这一回,也只有你支持在我身边了,我们两个人合作,你那么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我们两家还说什么客套话,本来我就一路靠你扶持,而且瑗瑗还是你的干女儿,我相信,我们肯定会办好这个酒店的。”时开民喷洒着淡淡的酒香味,笑着说道。

  谢铭的妻子黄香假咳两声,抿着笑意对着时开民道:“开民,或许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呢,这瑗瑗我可是喜欢得紧呢。”

  再进一步?

  这句不由让陆羽的眉宇间蓄起一道沉色,紧抿着的嘴唇泄露出他此刻的心,再进一步,这都成干亲了,再进一步那不就是…下意识的看向时子瑗,时子瑗感受到陆羽灼热的视线,柔软的小手悄悄的在陆羽的手臂上捏了捏,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陆羽这才稍稍敏了气息,恢复了自然,但是内心的波涛汹涌绪还如刚才。

  一时间,只徒留下谢航辛吃饭的声音,他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完全不懂,或者是压根没听到。

  林珍突然略提高了声调,“来来来,航子,这菜多吃点,不要老是吃肉,羽儿,都没怎么看你吃多少,这瑗瑗她自己会夹,你别理她。”

  “嗨,大嫂,我看这瑗瑗和航子的事得看他们自己,现在孩子都还小呢。”时开民呆怔片刻,听到林珍的声音,便回着说道。

  他的宝贝女儿,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他还真不是那么舍得把她嫁了,这谢铭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呢。

  要是有谁知道时开民的想法,铁定暴走,这个女儿控的老丈人,怎么着,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看来陆羽的路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还得继续‘修炼’,不过他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应该是足够了。

  时子瑗微微抬眸,凝向谢铭和时开民,娇笑着开口道:“爸爸,干爸,你们是要开什么酒店吗?里面可不可以玩的?可以唱歌吗?”

  她不能直接说什么ktv、按摩场所什么的,这得要侧面说才符合她现在的年龄。

  “恩?瑗瑗想要在里面玩?”谢铭托着宽大的下巴思忖。

  “是啊,里面如果可以游泳什么的就更好了。”时子瑗加紧回道,以一个小孩子的身份,只说着当下小孩子都会玩的东西。

  谢铭想了一会,仔细凝看着时子瑗,他怎么就感觉他这个干女儿好像要暗示什么呢?但是看她一脸只说要玩的表,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

  “瑗瑗,你这酒店让它怎么给你游泳?要游泳我带你去啊。”谢航辛一边咬着骨头,一边对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暗暗低垂下头,翻了个白眼,鬼要去什么游泳,记得前世自己去和别人一起游泳差一点就命丧河底了。

  不过今世没有生这事,她也不能这样回答,只呶呶嘴,稍稍装成不高兴,“我才不要去河里游泳。”

  陆羽看时子瑗似是一脸沮丧的表,轻笑着摸了摸时子瑗倾泄在脸颊边的墨,轻柔如丝,缓缓开口,“要是瑗瑗想要游泳池,哥哥以后帮你建一个。”

  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游泳池了吧,以前他似乎就在游泳池里游泳的。

  “哇,哥哥知道游泳池,太好了,瑗瑗要,以后哥哥要建。”时子瑗蓦地抬起头,柔顺的丝从陆羽的手中流散开来,如海底的辞藻一般。

  能不要去河里游泳就好了,她就不信在游泳池里还会被溺水,所以听到陆羽说的有些激动。

  谢铭终于差不多清楚了时子瑗说的什么了,“瑗瑗,以后干爸和你爸爸的酒店也会有的。”

  听到谢铭这样说,时子瑗轻扬嘴角,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思绪飘飞,想象着以后可以在沐浴阳光下过着休闲舒适的生活,就忍不住的勾起了嘴角,这样的日子,正是自己前世所追求的。

  “对了,酒店是要开在哪里?有多大?”时子瑗记忆中的皖金酒店好像就是在人行道的一边,高耸的建筑把其余边际的房子都比了下去,如同站在了最高峰处,俯视着整个目所能及的县城。

  “人民路,十字路口处,离你们的学校挺远的。”时开民咪了一口酒。

  要是近了才惨呢,一中相对来说虽然不偏不倚,但是耐不住哪里的都是一些什么饭店之类的,哪及得上一家酒店。

  谢铭点了点头,朝时开民看去,“开民,我看,我们还是先开堂三层,上面的两层我想要作为其他的要处,你觉得怎么样?我刚刚想了下瑗瑗说的话,或许娱乐休闲的我们都可以来做一做,行的话我们就赚得更多,要是不行,我们其实也不亏。”

  时子瑗心叹,这干爸果然是商人典范,自己就那么随口一说,就马上思考出了简略的方针出来,这富之位还真的是来得有理。

  “恩,那我们半个月后酒店先开张,我们分工,到时候逐渐稳定下来了,我们再进行仔细对客户的调查,到时候就会更加的清楚了解客户需要的是什么。”

  时开民听了谢铭的话也点了点头,他和谢铭两人其实各有长处,谢铭注意大细节,而他处处注意小细节,像酒店的招工什么的都是由他来考究的,至于一些政府的打点,其实一般都是谢铭在打点的。

  经时开民这么一说,时子瑗不由再看了看他,这老爸简直越的厉害了,想事似乎更加缜密了。

  心下一斟酌,“爸爸,干爸,要是你们相信瑗瑗,瑗瑗可以帮你们另外还有两层楼做一个安排噢,就当你们给我个机会嘛。”

  要是由自己来设计这两层楼,她相信,会更具有时代性,毕竟自己是在那个时代走回来的人。

  “哟,瑗瑗,你还会安排我们的两层楼里面的东西?”谢铭突然来了兴致,他就知道,这个干女儿不简单。

  时子瑗没有去理会谢铭的眼神,自顾自道:“干爸,你就同意了吧,要是不放心,到时候可以让别人的顶上,你们可以找别人啊,过几天我就给你们看看。”

  要合作的是谢铭和时开民,谢铭本来对时子瑗的话很相信,而时开民本就是女儿控,时子瑗都这样说了,当然是应允的。

  翌日,时子瑗一早就拖上了陆羽一起去了要开张的‘食客来’,这是经改过的名称,简洁大方,是时子瑗提供了几个名称,让凌霄选的。

  黄底红字贴在了店门口很是耀眼,时子瑗高仰着头凝着自己的成果,完全现代化的装修,玻璃外罩着,门前还站着两个长相亮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