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讨好准丈母娘(1/2)

加入书签

  只见刚刚说话的中年人摇了摇头,叹息着声音道:“那算了,我这就带了一百五,本来是想要买的。”

  时子瑗注意到中年人虽然神诚恳,但是黑眸里闪过的一抹jing光却被她一丝不漏的看在了眼里,这艳红鹿子百合一株就算是一百八也是便宜的,哪能一百五就卖了。

  仔细看了看卖花的老人,只见他一脸的沉思,似乎还在考虑着要不要把花给卖了,而且脸色着急,似乎心里在挣扎,看他复杂的眼神,下意识的让时子瑗想要帮他那么一把,开口便道:“老爷爷,这几株花我都买了,一共多少钱?”

  那么稚嫩的声调,任谁也没有想到这看上去穿得平平凡凡的小女孩竟那么大的手笔,真是没想到。

  这里总共有五株,按照一株花一百八,那么五株就是九百,时子瑗的身上只有随身带了三百,压根是不够的,不过,她可以回去拿,这五株花去转卖,可绝对不止这个价。

  “你个小孩子,插什么嘴。”中年人似乎恼羞成怒了,不重不轻的推了时子瑗一把,时子瑗趔趄向力道的方位退了几步才稍稍站稳。

  中年人的眼底划过狠厉,眼看着就可以省下一笔钱了,没想到不知从哪冒出这么一个小丫头给自己添乱。

  时子瑗环视了下周围,这里的人很多,虽然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像是要把她吃掉一般的眼神看着她,但是她不是一个只十一岁的小女孩,这个卖花的老人明显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这些花肯定是他的心爱之物,一个人的神难以看出他的本性,但是从刚刚老人那般纠结、痛惜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

  “大叔,你没有打算买,而我却打算买了,这买与不买,插嘴不插嘴都是这个老爷爷说的算,卖和不卖都是这个老爷爷说的算。”

  没有一点的畏惧神,把在场的众人都惊愕了一番。

  那位老人在看到时子瑗被推的那刻,立刻就上前了几步,关心的问道:“孩子,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shou伤?”

  看着老人蓄着关心、心疼的眼神,满皱纹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没事,爷爷。”

  “你这个丫头,还敢还嘴了,老头,这几株的花我都买了,五株七百五。”中年人正要往口袋掏钱。

  却被老人打断,“做生意要讲究诚信,这个孩子她说了要买,我就必须得买给她。”

  其实他心里压根就没想要让时子瑗买,毕竟一个孩子要她出那么多的钱,应该是不可能的,他只是单纯的看不惯这个中年人的作为。

  “还诚信,我说了要就要,没你那么多的废话。”中年人说着就从兜里掏出钱,时子瑗定眼一看,靠,只有五百,这简直就是想要抢劫吧。

  时子瑗这才一想,那中年人就立刻想要拎起帮着绳子的绳索。

  “放下,你要买也必须得要拿出七百五来,你这五百算怎么回事?”时子瑗气愤,这么一个身体力行的中年人竟然还想要欺负一个半身苟延的老人。

  中年人不管她,拿起了东西正要走,时子瑗看说道理没用,便想着要大叫,却在背后听到了一急切的叫喊声。

  “爸,你怎么样了,那花不能卖,那花可是你几年的心血,你何必为了儿子做那么多的牺牲。”

  “晟子,你怎么来了,不要多说,这花在家摆着也没意思了,我说卖了就卖了。”老人一看来人,惊讶的叫了一声,接着换上了一副‘这事我已经决定了,谁劝都没有用’的神。

  “你不能拿走。”时子瑗没有管来人,一把上前就抓住了中年男子的衣角,再转身换道:“叔叔,爷爷的花要被抢走了,快来阻止。”

  “你什么人?抢我爸的花——”

  二话不说,立刻就上前,一把就抢回了花,那眼神里的坚定和那一米八的魁梧身材着实让中年男子吓了一跳,闪了闪眼,见况不对,立刻逃跑。

  一场闹剧在魁梧男子来的那瞬间安静了,如果不是那几株花在他的手上,时子瑗还会感觉压根就没人在她的身旁走过。

  魁梧的男子看中年男子跑了,憨厚的笑着让众人散去,只独独留下了时子瑗一人。

  “唉,晟子,你又何必呢。”老人见众人都跑光了,哀叹一声,坐到了三轮车子旁的一张椅子上。

  魁梧男子将那些好几盆的花草统统都装到了三轮车上,转看向老人的时候,黑眸也跟着暗淡了下来,道:“爸,儿子再没用,也不能拿你这几十年的珍贵花草来救,我这大街小巷都找过了,幸好找到你了,不然,您这不是让儿子愧疚一辈子吗?”

  “晟子,要是不这样,你那饭店如何支撑下去,我们一家四口可都要靠你了。”老人凝着一脸消沉的儿子,摇着头说道。

  老人和魁梧男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时子瑗也不知道怎么的,反正就一直站着没动,而那个老人口中的‘晟子’也没用赶她,在他们的对话中,时子瑗也听出了这其中的事,原来这老人是为了他的儿子,他儿子有一家饭店,但是因为经营不善导致入不敷出,这日子都难过下去了,老人就打算卖了这些珍贵的花草来维持这饭店的生计……

  这样看来,自己倒是可以帮一把,而且还可以进行自己一直想要开饭店的想法,看这对父子两人悲叹且沉闷的模样,又说着不想让饭店里的伙计失去生计,他们没什么,但是底下工作的人不能让他们累着了……等等,不像是坏人,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坏人。

  “老爷爷,叔叔,你们那么晚了还不要回去吗?”时子瑗看他们没有说话了,出声提醒道。

  老人和男子马上惊醒,看到时子瑗,微微惊讶,他们一直都没有现还有人在。

  “孩子,你要回家吗?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这大晚上的,怕是你一个人会有危险。”

  老人稍稍仰头看了看天色,微微蹙了蹙眉,对着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听老人这么一说,眼眸看向那名叫‘晟子’的男子,叫‘晟子’的男子还不容时子瑗拒绝,就已经拍xiong保证了。

  “我记得你,你不是刚刚帮着我爸抢着花的女孩子嘛,这大晚上的,还是由我们送你回去好了。”

  他这说着,老人已经站起了身,点了点头,打算将三轮车开启。

  三轮车上剩余三分之一的空间,足够让时子瑗上去坐着,看着他们两人诚恳、憨厚的样子,时子瑗心里稍稍挣扎了一下,就坐了上去,报出了地址。

  一路上时子瑗了解到,这老人姓周,叫他周爷爷就行,魁梧男子名叫周晟,一家子本来也是在农村的,在前几年到了县城开了一家饭店,原先是赚了不少,但是自今年来一直都处亏损的状态,所以才陷入了窘境。

  时子瑗还打听到了这饭店里的况,周氏饭店,里面的员工十多个人,老板就周晟他一个。

  这些说的不算,时子瑗和他们道了别,说下一个星期在去他们那,她要好好观察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家饭店濒临倒闭。

  时子瑗从来没有那么想要时间赶快过,因为她知道那个周氏饭店应该是撑不久了,虽然她和周晟说过了要将饭店多留一些时日,但是难保周晟会把那个饭店卖给别人,然后回乡过日子,这周氏饭店地处十字路口,热闹非凡,人口众多,这算是黄金地段了,即使是留下房子也是好的。

  一个星期终于过去了,时子瑗本来就约好了凌霄来县城,这次凌霄来,她不仅要让山上有东西种,而且还要让凌霄买下这个周氏饭店。

  时子瑗和凌霄两人品尝了周晟做的菜后,完全肯定了自己要开饭店的想法,要不是老爸一直要看着皖金矿,时子瑗其实早就有意让时开民开饭店了。

  时子瑗不着痕迹的朝凌霄点了点头,一切事在她来之前就已经和凌霄说过了,凌霄当然意会。

  在时子瑗还未满成年,时子瑗所要做的事,其实都要凌霄的身份来做,而凌霄也早就看透了时子瑗的做事方法和聪明程度,对时子瑗很佩服。

  “周老板,听说你有意要卖这家饭店,我打算买下。”

  凌霄正经的放下了筷子,才二十出头的男孩,他的神却让人没法把他当做一个普通人来看,这不属于他这年龄的成熟和睿智的眼神一一显现在了周晟的眼里。

  “周叔叔,这个是我的表哥,他一直都想要做关于这饭店的经营,上次你和我说要卖饭店,我和表哥一提,他就答应来看看,现在看来,表哥是打算买了。”

  时子瑗看出了周晟眼里的愕然,这一个星期来有不少的人来看这饭店,但都只是看看而已,看他店里的生意不好,就都走了,要不然就是嫌价钱太高,或者是不想留下员工,所以这些日子他心里都在着急,连本来一百八十斤的体重看上去也消瘦了不少,这会听到这一上来,什么都没说就想买的人,当然会吃惊。

  “这位…”

  “周叔叔,表哥的名字叫凌霄,你叫他凌霄就好了。”时子瑗看周晟呆怔着不知如何称呼凌霄,便抢着作答道。

  “凌霄,既然你说你要买下这个饭店,但是我有三点的要求:一,这里的员工都要留下来;二,我希望我也能留下来当厨师;三,这价格不能低于两万五。如果这三点你都能做到的话,我就同意。”

  周晟虽然憨厚老实,但是这认真的神一看,还真有些老板的样子,不过,时子瑗打心里认为,这周晟还真就不适合当老板,适合当厨师,因为这周晟的样貌魁梧,为人和善、老实,这完完全全就不是一个商人所该有的气息。

  不像是凌霄,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处事方面都是雷风厉行,一向很贯彻赚钱的原理,这明明显显就应该是商人的性子,虽然现在还不是特别的拥有着商人的奸诈、狡猾,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够了,况且,这凌霄还知恩必报,虽然喜欢赚钱,爱钱,但是却不会忘记了本性。

  凌霄看了眼时子瑗,想到路上时子瑗对他说的话,其实,他只是是办理人,她才是真正的厉害人物,什么都算好了。

  “周老板,你说的我都同意,何况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还有一点,我会分割百分之三的股份给你,希望你会更加的用心。”

  周晟本以为价钱会被压低,没想到竟然还可以拥有什么股份,这股份他大概也懂那么一点,但是这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却回答得那么干脆利落,心里虽然有些打鼓,但还是不由问道:“凌霄,你说的都是真的?”

  “恩,真的,其实来的路上瑗瑗就给我说了你这的基本条件,还有一点,我希望把这饭店的名称改了。”凌霄笑着点了点头。

  时子瑗本来是不想改的,但是凌霄一说,周氏周氏,明显的就是说姓周人的饭店,不好,所以才打算要改。

  周晟轻叹了一口气,无所谓的笑笑,既然员工都没事,他也不会守个名称来和自己过不去,自然是答应了。

  接下来的工作,时子瑗都全权交给了凌霄,自己画了一份设计饭店的图形给了凌霄,让凌霄先装修饭店,员工一律休息,工资照,虽然一开始员工有些不太肯定凌霄这个人,但是听周晟的一番解释,也就释然了。

  凌霄按照时子瑗设计图找了专门装修的队伍,限时半个月,还去工商局改了名称,至于其他什么菜谱,时子瑗自然是让人拟定了一份,然后自己再看。

  这些事都还需要时间,时子瑗将饭店的一切事宜都交代好了,凌霄就按照她的交代做下去。

  其实时子瑗这设计饭店的图是半斤八两的,前世学的模具设计,还兼了一些建筑设计,加上自己看过了那么多的饭店建筑,对这时代潮流还是有些知道的,自己操刀当然好,还可以省钱。

  至于山上那里,时子瑗让周爷爷下了乡,周爷爷和李沁差不多,对山里都有一种固执的热爱,对于有那么大的地方可以施展,周爷爷高兴得不得了,在还没有确定要种什么的况下,时子瑗让凌霄先种了可以过冬的药草下去,等周爷爷确定了土壤,适宜种那些花草瓜果时,明年在进行种植,这样也不会浪费土地利用。

  学校的两个月一次月考还有几天就要开始了,时子瑗每次上课都专心着,晚自习就拿来做一些策划,这么多的事,虽然有一个凌霄在,但是她作为一个过来人,对时代展还是大有可作为的,一方面这饭店都快装修好了,都要开张了;另外一方面,她得要将当初答应要推出的包包给画出来,本来的三个月四幅,被她弄成了一年十幅,这桓倒是放心着她弄,何况幸好小舅妈也有空了,表弟林旭给了外婆带。

  “瑗瑗,你这次还有把握拿第一的名次么?”蒙小小闷闷的问道。

  水眸一愣,时子瑗停下了手里正在写着的作业,现在是下课时间,她得利用下课的时间来完成作业。

  这蒙小小闷闷的声音怎么感觉不对劲,遂问道:“小小,怎么啦?你是不是担心自己考不好?你放心啦,我看你作业都做得很好了,这次考试,你肯定会提高的。”

  时子瑗认为,现在的孩子无非就是担心成绩的问题,这蒙小小进来的时候成绩不好,但是经过自己的指点,她的努力,要进步不是很难。

  “切,你以为我担心我的成绩,我的成绩再差我老爸都会搞定,我是在担心你。”蒙小小好气的嘟嘴,白了眼时子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