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瑗瑗,年龄不是问题!(1/2)

加入书签

  说这句话的时候,时子瑗的心里是有些惊慌的,因为她虽然心里认定了陆羽是喜欢她的,但是她作为一个三十大龄却从未向人表白过的心来说,这是超乎了脑子里的负荷。

  黑漆漆的两眼睁得大大的,深怕错过了陆羽一丝一毫的表。

  他带着笑意的黑眸呆滞,那薄薄的唇瓣微勾,还未来得及掩下。

  俊美的面容也随着这一句话而愣着,像是被静止了一般。

  下一秒,陆羽眼眸蓦然睁大,深邃的黑眸熠熠生辉,嘴唇的两边高高挂起,带着一股兴奋,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瑗瑗,你知道的,是不是?你知道的,是不是?你那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的。”

  要不是他手里还拿着杯子,恐怕他都会不自觉的去抱住时子瑗。

  “呵呵呵~”

  在这句话中,时子瑗明显的听出了语气中夹带着的惊慌和喜悦,哥哥这是在肯定咯!

  “哗啦——”

  白色的瓷杯被摔倒在地,晕黄的红糖水蓦地倾泻开来,一瞬间,瓷杯碎成了许多的碎片。

  只是这些,都不足以来吸引陆羽的注意。

  “瑗瑗,你真的知道,你真的知道,你一直都知道的。”

  狂喜的抱住了时子瑗娇小的身躯,内心抑制不住的欢喜,时子瑗甚至还能感shou到陆羽浑身都在颤抖着。

  反手抱住了陆羽宽厚的臂弯,将头埋入了他那宽大的xiong膛,那么安全的感觉,这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安全感。

  “瑗瑗,哥哥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不是兄妹之间的,而是男女之间的,这么说,瑗瑗知道吗?”

  陆羽倏地放开时子瑗,薰衣草的香味还萦绕在鼻尖,声音里带着急切。

  这句话,他一直想说,却一直被自己心里困扰,既然瑗瑗能这么问他,那么他就应该把握机会,把这事一次说清楚,只有这样,他的心里才会安心。

  一个鬼机灵的脑袋从时子瑗脑中闪过,只见她恹下脑袋,假装嘟喃,“原来哥哥有恋童的癖好。”

  “才不是~”陆羽随口反驳,突感觉不对,因为他怎么感觉这丫头的声调带着愉揶呢,所以下一秒,他一手就将低着头的时子瑗抬起,“你这丫头。”

  声调中的温柔比之以前的似乎更加chon溺了些,因为这里面不再有一些恐惧。

  “哥哥,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喜欢瑗瑗的?”时子瑗顺溜的将她的小手挽到了后脖颈处,软软的触感使得陆羽一阵脸红,忙移开看着时子瑗的眼,不自然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

  思绪却回到了好几年前,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难道是还没有见面的第一次听到她声音的时候?或者是第一次见到她哭?又或者是她的一个笑容?再或者她是那么可爱?……总之,应该是渐渐的深ru心中的,不然何以让他那么的小心翼翼,又那么的用心呵护,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如此让自己这样对待。

  “不知道……?”声音里有着少女的清甜,语气却如孩童般的稚嫩。

  小手渐渐往上,插ru其黑内,身躯缓缓靠近,时子瑗的嘴角一边稍稍勾起,似乎带着愉悦和一丝调笑。

  陆羽偷偷瞥眼看去,面容娇美的时子瑗俏皮着眨着眼睛,那似是通透的鼻尖越靠越近,似乎还能听到那一呼一吸的声调,猛然一惊,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稍稍一倾。

  “瑗瑗,你真的知道了?”问得很小心,很小声。

  时子瑗笑起,放开了一脸窘迫的陆羽,离陆羽三步的距离,看着陆羽棱角分明的嘴唇,带着致命的魅惑,自己可不能没事找事现在就撞上去了,毕竟自己现在才十一岁,好小。

  所以时子瑗支起一跟手指头在陆羽的面前,摇晃着,俏笑道:“哥哥,爸爸说,在大学以前都不能谈恋爱哦。”

  面色一愣,陆羽一把抓住了那跟在眼前摇晃着的手指,莞尔一笑,“瑗瑗,年龄不是问题。”

  这回轮到时子瑗一怔,不过随即便是一笑,果然,天才的头脑不是一般,连这二十一世纪才流行的话都出来了。

  “瑗瑗,别和哥哥说,你会在意什么年龄,毕竟,不管你在哥哥的眼里还是心里,其实都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哥哥一早就认定了你。”陆羽再追加一句,心里再加一句: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开你。

  “哥哥,你确定了?”

  时子瑗大慈悲,为了不让大家认为她是在挑逗未来标准的‘高富帅’,她决定还是再问一遍为妥当。

  “确定,以及肯定,瑗瑗,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还是五十年,一百年,都是这个答案。”

  语气坚定,神也是同样的坚定。

  这样的男人,或者现在还是男生,她时子瑗何其有幸碰到,又能恰好的抓着。

  “好啦,哥哥,这个红糖水你给摔了,给瑗瑗再泡一杯吧。”

  她决定,已经将他纳入自己的范围,进来了,就别想要走开,她不会管什么门第家世,她只认定了这个人,这个五年来一直照顾爱护着自己的人。

  第二天,时子瑗一进校门就被萧飒逮着问着昨晚的况,萧飒被一阵暴打。

  “瑗瑗,昨天陆羽是不是给你买那个了?”萧飒边跑边问,嘴角两边早已蓄起准备看好笑事的弧度。

  时子瑗呶起嘴,翻了个白眼给萧飒,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敢对她落井下石。

  脚下停住了脚步,凝着萧飒,“飒飒,今天看你红光满面,让我猜猜,莫不是桃花运来到?”

  什么红光满面?什么桃花运?

  这些词怎么能用在她的身上。

  “瑗瑗,别给我岔开话题,你就是说翻天了,我也不会忘记,你不说,那我可亲自去问陆羽咯,反正中午要一起吃饭,顺便让航子叫上夜老大,大家一起听听。”

  说得那般自在潇洒,时子瑗不得不对萧飒‘另眼相看’,她莫不是交到‘损友’了,看来她是太‘仁慈’了。

  “飒飒同学,据闻最近航辛哥哥好像和一个女生走得很近,不知道飒飒同学知道是谁呢?”

  一脸的天真无邪,时子瑗仰望着天空,大片大片的白云飘荡着,海蓝色的天空变得如此和煦,抓人要抓痛脚,别以为她对这萧飒没研究,那可是研究透彻。

  “航子和女生走得近?”萧飒不由思索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萧飒陷入了沉思,时子瑗悄悄的朝自己的班级的方向走去,她可不敢保证萧飒的沉思会维持几秒钟。

  果然如她猜想,她刚刚走五十米就听到了萧飒不大不小的声调叫着,“航子的事关我什么事。”

  这就是大神经的萧飒,现在对自己的感一无所知,突然觉得,幸好陆羽是个早熟的孩子,又幸好自己昨天冲动了一回。

  一进教室,蒙小小就立刻上前,望闻问切,比医生还查探得多。

  “瑗瑗,你昨天没事吧,昨天看到陆羽的表,那种要杀人的表似地,吓死我的,然后飒飒让我整理你的衣服带去,我才安心了下来,你和素素真是的,两个不知道要命的家伙,跑得那么勤奋,知道的人,是知道你们为了班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什么宝藏在前面呢。”

  带着嗔怪,带着关心,这才是同窗的谊。

  时子瑗一句话回去,“你自己还不是拐到了脚,这回我们班牺牲大了,才几个女生参加比赛,这就shou伤了两个。对了,素素怎么样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去看她。”

  “素素你就放心了,昨天班长回来说没有很大的问题,就是扭到了筋骨,要调养个几天。”蒙小小完全忽视了时子瑗的前一句话,在她看来,她这小小的扭伤还真不算什么。

  “要说这次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了,你一个小小的人,竟然能跑完一千五百米,而且还第三名,这可是我,甚至全班都不敢相信的。”

  说着,蒙小小看时子瑗的神产生了变化,仿佛在看一个超人的表,惊愕中。

  “是,我也觉得时子瑗真人不露相。”

  耳后传来一句愉揶的声调,仔细一听,原来是姜之尧,真难得他会用这种口气。

  姜之尧一直以为时子瑗应该是一种娇滴滴的女生,特别是时子瑗懒惰这种性子,看了昨天的比赛他才觉得自己完全错了,他不应该把她看成是一个娇滴滴的女生,这完全就是一个未开启的宝藏,里面会爆的潜能或许还有自己不知道的。

  “所谓‘真人不露相’指的是得道的人不以形相现于人前,借喻不在人前露脸或暴露身分。但是这两点,我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