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1/2)

加入书签

  今天时子瑗只穿着一条七分的宽松休闲的裤子,而陆羽看到的正是在裤脚下的血。

  听到陆羽着急的呼唤,时子瑗心里猛然一惊,略微低垂下头颅,真的是血?

  不对,刚刚小腹里传出的酸痛,这明明就是…

  “加油,加油,时子瑗,加油,还有一百米,还有一百米,现在你是在第三名,第四名的是五班的,你一定要加油~”同班同学在时子瑗的另外一边大声为她加油。

  陆羽一直看着时子瑗似是抽搐的脸,还有额头上冒着异常的汗液,嘴唇还微微泛紫,他从来就没有见过时子瑗这般有毅力的跑步,炙热的阳光照射在时子瑗的右脸颊上和高挺的鼻尖上,组成了一到昏黄的倒影,似晨雾在晕黄的叶子上粘湿,看上去很特别。

  “瑗瑗,不要跑了好不好?”

  心里的急切却不能马上直接阻止时子瑗,心里还回响着刚刚时子瑗对他说的话:哥哥,素素为了三班竟然可以做到这样,我一定不能让素素失望,一定不能,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跑完。

  如此坚定的话,在时子瑗的口中说出其实并不是很奇怪,但是时子瑗当时的神却硬生生的刻在了陆羽的心里,所以,他不能强制的阻止时子瑗异常的坚决。

  时子瑗一咬牙,心里只有一个念想,一定要跑完。

  陆羽看着时子瑗那么坚持,只能在时子瑗的身旁一直陪跑着,就生怕时子瑗会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

  一切变得好安静,安静,似乎从来就没有那么安静过。

  终于过了线,时子瑗终究撑不下去,只看见一只白色的手在她的前面一拦,她就这么扑了上去,接着便是一片昏暗。

  “瑗瑗,瑗瑗~”

  陆羽看时子瑗已经昏了过去,马上抱起,心里突然有点怨恨自己,为什么就不强制让瑗瑗停下来,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肯定会恨死自己的。

  而其余的众人看到一副狂似的陆羽,皆为陆羽让出了一条道,陆羽马上就冲了出去,他要赶紧抱着瑗瑗去医院,好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昏了过去呢?

  亏得时子瑗才不过六十几斤的重量,这陆羽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将她抱起来狂跑着,似乎手上没有一丝的重量。

  “瑗瑗,瑗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陆羽微微低着头着急的询问着似乎已经转为半迷糊的时子瑗,脚下的步子却比刚刚的更为快速了。

  时子瑗只感觉小腹传来一阵一阵的抽痛,这明显的就是大姨妈来了,只是为什么会那么早来,自己现在才十一岁而已,前世明明就是十四岁的时候来的,不对,前世自己也是初一的时候来的,难道就因为自己改变了自己读书的年龄,才导致的连大姨妈都早到了吗?天呐,可不可以稍稍退后一些,现在压根就来得不是时候…

  “哥哥,你要带瑗瑗去哪?”

  即使是这么几个字,时子瑗也似乎用劲了全身的力量。

  前世,要是来大姨妈第一天肯定会被折磨得不像人,而且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大姨妈的时候是来了十多天,不过这一世,她还是和前世一样吧?

  “去医院,瑗瑗,不要怕,哥哥这就带你去医院。”陆羽呼着沉重的气息,深邃的眼眸越的暗沉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手掌处的黏糊,肯定是血,想到刚刚在脚踝处看到的血迹,心猛的抽痛。

  时子瑗顿时面色涨红,因为她感觉到两腿之间的热流还在持续,为什么?为什么这世她会弄得那么狼狈?

  “哥哥,瑗瑗没事,不要去医院。”

  去医院的话,她就丑大了,谁会因为来月经痛了就去医院,她一定不能那么傻。

  “哥哥~”

  久久还是感觉到浑身被震着,陆羽还没有放下她,她感觉到现在他们已经出了校门口了,幸好出校门口了,要不然,让同学们知道,她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瑗瑗,不要说话,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你都流血了,怎么会没事。”

  陆羽以为时子瑗在逞强,当然不肯放弃自己要将时子瑗带去医院的决定,而且脚下的步子似乎还更快了些,因为他感觉到时子瑗的唇瓣已经在渐渐的泛白了,毫无血色,那紧闭着的双眼,这明显的就是在忍着痛楚,想来瑗瑗肯定是不想要她的爸妈担心,所以才不让他去医院的。

  “哥哥,不是的,这是…”

  时子瑗心里真的想哭,这叫她怎么说,她怎么说得出口,这这这…她还从没有那么想钻老鼠洞过。

  “好了,瑗瑗,哥哥知道你肯定是怕叔叔、阿姨知道,你放心,哥哥不会让叔叔、阿姨知道的。”陆羽忙打断了时子瑗的话,还下了保证。

  时子瑗被逼出了泪水,闭着的双眼隐隐流下了眼泪,顺着眼角处直流在了耳际、脖颈,直至衣裳内。

  “哥哥,不能去,不要去~”

  全身几乎无力的时子瑗紧紧的抓住了陆羽的衣袖,咬着牙关沙哑着声音道。

  “不行,本来哥哥没有保护好你,你这样子,要我怎么能放心,你定得去。”

  陆羽毫不犹豫的拒绝,时子瑗这样子的表现在他看来就是在撒娇,害怕去医院。

  “啊~”

  嘶叫声被陆羽硬生生的压低了下来。

  原来时子瑗在毫无办法的况下,一口闷咬住了陆羽的手背,因为太过用力,时子瑗还感觉到嘴里有着一股子的血腥味,而陆羽被这么一咬,随即也咬紧了牙口,却硬生生的承受了时子瑗突兀而来的齿咬。

  待时子瑗终于放弃的时候,陆羽已经带着时子瑗进了医院,幸好这中医院离一中学校只是一隔街道之遥,所以陆羽才能隐忍着手背的痛抱着时子瑗一口气就冲到了这医院里。

  妇科处。

  陆羽一人浑身还微微颤抖着看着紧闭着的门口,时子瑗刚刚缴了费用,然后现在正在做检查。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的左手背上还隐隐流着血液,满个手背触目惊心。

  “家属进来一下。”一道好听的女声从门缝里传来。

  陆羽倏地站起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时子瑗还在隔着一道帘布的那处躺着,只看得到时子瑗的头部。

  看时子瑗的一个医生是女的,慈眉善目的样子,看见陆羽进来,不由一笑。

  “你就是抱着刚刚那个女孩子进来的男生吧,先坐,她没事。”

  陆羽踌躇了片刻,依照医生的指示坐下,两手支在了白色的桌面上。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说然这话是对着医生说的,但是那双黑眸却紧紧盯着时子瑗。

  女医生看到陆羽这般紧张,蓦地看到他手背上的明显被牙齿咬的痕迹,关心道:“这位同学,你要不要先去包扎一下你的手,流了那么多的血?”

  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那么能忍,那女孩子没事,这个男孩子的伤更严重了。

  听到医生的话,陆羽才把在时子瑗身上的视线收回,转看医生,撇了眼自己的手背,轻笑,“医生,没事,我妹妹有没有怎么样?”

  女医生看陆羽那么坚持,也就说道:“你妹妹只是~”对着这半大的男孩,女医生似乎有些说不出口,这要她怎么解释?解释了,这男孩也不一定懂。

  “你妹妹没事,只要吃点药就好了,你妹妹刚刚是不是做了剧烈的运动?”想了想,还是婉转点说好了。

  陆羽奇怪的点了点头,不过~

  “医生,我妹妹刚刚不是流血了吗?怎么会没事?”

  “这个~诶,你要相信我的,你妹妹真没事,只是这几天不能让她碰冷水,多给她补补,千万不能再做什么剧烈运动了。”女医生闪烁着双眼,虽然她是四十左右的人了,不过还是不好解释。

  “那~”

  陆羽还真的不依不饶,在女医生再次被提起心的时候,幸好时子瑗的呢喃救了她。

  “恩~”

  犹如刚刚睡醒的小猫在舒展着身子。

  “瑗瑗,瑗瑗,你醒了。”

  陆羽忙站起身,三步化作两步跑到了时子瑗的床沿。

  时子瑗其实是清醒的,本来她想着直接让医生说没事了就好了,没想到这陆羽打算盘根问底,这简直让她不得不要清醒过来,因为那女医生都要挡不住陆羽这攻势了。

  时子瑗眨了眨她那大大的眼睛,纤长的睫毛随着她眼睛的眨动而挥动着,灵动的眼珠稍稍无奈的转了转,看着陆羽眼底的一抹担忧、急切,心下一阵暖意,“哥哥,瑗瑗没事,我们回去吧。”

  这事不得太过张扬,觉得还是要早点回去的好,不然,她的脸都要在这医院给丢光了。

  陆羽将时子瑗上上下下的看了下,裤子已被换了,血迹也已经没有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道:“瑗瑗,你还得要多补补,昨天你不是说叔叔、阿姨都不在家吗,还是去哥哥租房那里吧,哥哥可以给你炖汤喝。”

  今天是星期五,时子瑗前天乘着运动会偷偷跑回了家,林珍告诉了时子瑗说是要回乡下一趟,住个一两天,昨天去的话,今天肯定是回不来的。

  “可是~哥哥,那里没有瑗瑗的衣服。”时子瑗为难。

  虽然陆羽租的房子不会比她现在在家的房子差,甚至里面的设施也很好,而且陆羽也帮着她准备了一间房间,但是这几年来,自己可从来就没有去那住过,所以也没有衣服在那里。

  陆羽深深的吁出一口气,“没关系,你先和哥哥回去,学校那也不用回去了,今晚哥哥去请假就好了。”

  时子瑗想了想,咬了咬下唇瓣,“好吧,哥哥,那瑗瑗先去你那边再说,衣服看让飒飒给我拿出几套衣服出来就好了。”

  “恩,我会去找萧飒的,我现在先送你回去。”陆羽点了点头,虽然心里疑惑为什么没事,但医生都说没事了,自己也应该要放心下来。

  接着陆羽就去缴了费用,幸好他身上带的钱还算可以,而且时子瑗身上也带着钱,不然这一进医院的花费哪是随便两个孩子模样的人能出得起的。

  送了时子瑗回到了租房处,时子瑗忙抓起陆羽的一支笔,拿出纸张写了字条,她可不能让陆羽直接传达了。

  因为在宿舍里姜篱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