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告白’了!(1/2)

加入书签

  朵朵白云在天空中缓缓飘荡,就像是此刻陆羽的心,左一个挑拨心弦,右一个坐立不安。

  时子瑗奇怪的看着一脸纠结的陆羽,如碟翼一般扑扇不止的睫羽,如深潭一般幽深的黑眸,似抿非抿的唇瓣,微风轻轻掠过他那短黑的稍,棱角分明的脸庞,这样咋眼看去的瞬间,似乎其他人打闹哭笑的人群喧哗都被隔绝在外,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不再吵闹,这万千景色只剩下他一人而已…他是个刚毅和妖孽的并和体,心里有个地方似乎在慢慢的塌陷中…

  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是在这样的安静如斯的景中迷失了自己。

  “哥哥…”

  “瑗瑗~”陆羽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时子瑗那双迷茫的眼瞳…

  “我喜欢你~”不大不小的声音,似乎想让时子瑗听到,又不想让她听到。

  却突然被一高昂的男声所打断:

  “时子瑗,终于找到你了,班主任要你现在马上去她办公室。”

  时子瑗心下一惊,她刚刚好像、似乎听到了陆羽说‘喜欢她’,这是真的吗?还是她听错了?

  “哥哥,你刚刚说什么?”

  时子瑗感觉她此刻的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她不是个只有十二岁的女生,而是有三十大龄灵魂的御姐,但此刻她却很紧张,很紧张,感觉呼吸都要被停止。

  而陆羽被那么一大声喊叫瞬间脑袋变得清明,看到时子瑗那双充满着灵气的黑眼珠,那如琉璃一般的明亮,突然在心里害怕了——

  “时子瑗,你还在那干嘛?班主任叫你马上过去。”又是刚刚讨厌的男声。

  “呵呵,瑗瑗,那你先去找你的班主任吧。”陆羽突然轻笑出声,催促着时子瑗。

  时子瑗猛地蹙眉,刚刚明明陆羽说了喜欢她,而且他的唇形也是同样这样表达着他话里的意思,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再讲一遍呢?

  “喔~好的,哥哥。”时子瑗迟疑的站起身,眼珠还在陆羽的身上转溜着。

  陆羽也同时站起,看到时子瑗手上的袋子,眼眸不着痕迹的暗了下,接着伸出手拂开时子瑗被风吹在额际的青丝,理了理她的梢,“好了,去吧。”

  思忖片刻,继续道:“这个就交给哥哥保管,知道了吗?”

  接着轻笑接过时子瑗手里装着一堆书的袋子,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带一点拖拉。

  时子瑗失笑,“哥哥,这本来就是你的啊,这些都是我们初一年级的女同学要瑗瑗转交的喔,不过转交费只有那么一颗不好吃的棒棒糖。”

  什么?转交?

  陆羽顿时浑身一滞,刚刚些许失落感不翼而飞,眼帘撩开,“好了,你也别问哥哥有没有女朋友了,在瑗瑗没嫁出去前,哥哥不会有女朋友的,”接着正色继续道:“以后不许代哥哥收什么书,要是再有下一次,哥哥就不收了,这些,哥哥等会就会处理。”

  幸好不是瑗瑗的书,是帮着别人代交的,不过这件事也给予他一个警告,那就是要防止有人现他的瑗瑗,并且特别不许有书到瑗瑗的手中。

  听到陆羽的这话,时子瑗现似乎心被填得满满的,这个陆羽,似乎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自己,而自己似乎也很喜欢被影响,难道……

  “时子瑗,你怎么还不快点,班主任点名你一定要去。”又是那个讨厌的声音。

  时子瑗抬眸一看,不由蹙眉,原来是这个该死的秦华,她刚刚就在想,谁有那么大的嗓门,原来是他,要是刚刚没有被他这么一大嗓门,自己就不会只是隐约听到陆羽说什么了。

  “那好,瑗瑗,哥哥也回教室了,你先和你同学去吧,应该你班主任有要事找你,不然大中午的也不会找你。”陆羽的手放开了时子瑗,朝时子瑗挥着手道,接着就朝自己的教室方向那里去了。

  时子瑗看着陆羽的背影深吸了口气,接着猛瞪了下秦华,这个秦华看来是要被小小修理了,害她心里纠结。

  “班主任有说什么事吗?什么时候不找偏偏现在找,现在是中午的时间呢。”说话的口气不由带着一股火药味,明明好像就可以听到平生第一次被告白了,而且告白的人还是一个超级有前途的正太,却无缘无故被打扰了,能不气吗?

  秦华被时子瑗这么一声大吼,面色一囧,稍稍定了定神,接着才道:“班主任让我们班干部都去他办公室,说有事要商量,只剩下你一个没去了,所以我才来找你啊。”

  “那为什么要现在,要在中午,就不会在上课的时候说吗?”时子瑗现在是完全把气都撒到了秦华的身上了,谁让他好死不死的撞枪口了。

  苦命的肌肉男兼大耳朵秦华就这样被当成炮灰了,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被一个小丫头,他可以一只手就捏起的小丫头的气势所吓倒了。

  “去了就知道了嘛,我也不太清楚。”说话的声音都矮了一节,完全没有方才的气势,秦华在心底暗暗叫苦,谁说时子瑗是一只温顺得像猫的动物,他们是没有看到现在的她,简直就像一只,像一只咋了毛、伸着锐利爪子的猫。

  时子瑗呶呶她樱桃小嘴,无奈的耸了耸肩,早知道就不当什么鬼屁的宣传委员了,大中午的还被叫去开会,她冤不冤呐。

  “好啦,走吧。”

  待他们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其余的班干部都被叫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了,时子瑗是最后一个来的。

  “好啦,同学们都到齐了。”班主任环视了一周,看到人齐了,点了点头。

  时子瑗一一望去,看到苏素素正在向她眨眼,回视一笑。

  “老师,您是有要事要和我们商量吗?”班长林风是一个超级搞笑的人,班级人缘很好,也是一个温和的人,对着谁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不过做事的风格倒是让时子瑗还算挺喜欢的。

  班主任重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本来这件事是老师要在晚上自习课的时候说的,但是因为老师今天必须回家乡一趟,而且要请假半个月,所以今天中午让你们来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时子瑗凝眸看去,看到班主任两眼眼圈黑,且一脸的疲惫,应该是没休息好。

  “恩,老师,您是要我们好好的管理好班级的秩序么?放心,有我…我们在,没问题。”姜篱大气的拍了拍胸口保证。

  姜篱因为多才多艺被班里的同学推举成为了文艺委员,不过她这句话可是有越权的症状。

  班主任斜眼看了下姜篱,沉吟片刻,才稍稍点了点头。

  “是这样子的,我们学校本来应该是在一个月前就应该要通知开展运动会的,本来说是今年不开了,但是昨天我们各班主任开了个紧急会议,说这运动会不能废,下一个星期开展,这样一来,我们的时间就紧迫了起来,老师我又不得不请假,所以才让你们班干部都来开下会,讨论下该怎么办。”

  “耶~运动会,我最喜欢了,老师,要报名的话,可以交给我。”秦华高兴叫了起来,他是体育委员,对这事,当然兴趣非凡。

  “恩,报名的事都是要让你去做的。”班主任点头赞赏,这秦华可是班级里为数不多的一个热爱运动的学生。

  时子瑗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这…接下来班主任的一句话正好证实了她的预感是对的。

  “时子瑗,你是班里的宣传委员,这黑板报一事,要你来出,三天内,一定要赶出来,团支书要监督。”

  时子瑗立马恹了,这下她那懒惰的手看来是不得不提起来了,只是这团支书是谁?

  “好的,老师,我会监督好时子瑗的。”温和的声音从门口的角落里传来,时子瑗一看,姜之尧?她怎么不知道他是团支书。

  “还有,姜篱,你负责运动会入场仪式,你选个人选当举班排的人,”沉吟片刻,班主任继续道:“其实时子瑗还挺不错的。”

  姜篱本来被点到名很高兴,却被班主任下一句话黑了脸,她一个文艺委员竟然还比不过一个黄毛丫头,蓦地,那‘光’的眼直直的扫射到时子瑗的身上,若她的眼神是一把利剑,时子瑗恐怕早就被五马分尸了。

  再次被点到名的时子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忙开口拒绝,“老师,我没有好看的衣服,而且我还要忙着读书,我没空。”这拒绝的口气,完全就像是在拒绝一个天大的麻烦,素不知这举牌手可是几乎每一个女生都想当的,这能当上举牌手的女生可都是美女,而且出场亮相的几乎那是太多了。

  时子瑗拒绝,班主任只蹙了下眉,也没有说什么,只对着姜篱道:“姜篱,那就你吧。”

  姜篱心里气得狂了,凭什么她就是只能拣一个二手的举牌手,但脸上却不得不笑着说道:“是的,老师,我会做好的。”

  不过,谁也没理她,因为班主任接下来的话是对苏素素说的,苏素素是班级里的学习委员,这同学学习的事自然是少不了她的。

  “素素,你好好的监督同学学习,要是有学习的问题就找各个科任老师,他们都会帮你的。”

  “好的,老师。”苏素素举止优雅得体,在外人面前她一般都是这样的形象。

  “好了,事都妥了,班长负责监督你们,校运动会我不要求一定要得奖,但是一定不能落在五班的后面,学习,也是一样的。”班主任说完最后一句话,终于让他们‘功成身退’了。

  班主任太奸诈了,五班和三班一开始就在比赛,两班什么都要比,无论成绩,身体素质,当然,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成绩,谁让一中是成绩至上的学校呢。

  时子瑗被苏素素拽着胳臂走着,想来这几天她都要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真羡慕夜老大,当初选班干部的时候鸟都不鸟班主任,不管班主任怎么软硬兼施都没有影响到他,而她呢,就是被班主任的软硬兼施炮攻下投降的。

  接下来,苦逼的日子就落在了时子瑗的身上了。

  先是必须要出好黑板报,本来时子瑗对这黑板报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但是某个人一直给她施压,说什么其他班的有多好看,有多么的丰富多彩,而这个某个人就是姜篱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斯。

  姜篱本来一开始是要巴结时子瑗的,但是自从时子瑗搬离了夜阑风前桌的位置就变得不值钱了,她才没有那么无聊去巴结一个过气的‘夜阑风前桌’,所以时子瑗现在在三班的日子就是被姜篱这个没事找事的人天天搅和,而时子瑗本来就懒散的性子,对姜篱的没事找事行为给予无视,这就更加让姜篱奥火了。

  “哇,瑗瑗,你的字没想到在黑板上写得那么好看,连我都要嫉妒了。”苏素素两眼冒光的看着时子瑗在黑板上写的字,一脸的羡慕。

  时子瑗从椅子上下来,仔细的看了看,确实还好,幸好自己从小就和李奶奶学了书法,到现在都还坚持不懈的练习,这还是第一次用上场呢。

  蒙小小一脸粉灰的转过头,满头都是灰白的粉笔色,笑呵呵的问着苏素素道:“素素,你看我这个画得怎么样?很可爱吧。”

  蒙小小会画画,自然就被时子瑗抓来画黑板上的插画了。

  “恩,这小小的画工好像越来越好了呢。”苏素素在一旁点着头称赞。

  “诶呀,小小,你画的真的好好看。”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姜篱也笑着称赞着小小。

  时子瑗和苏素素两人对视了一眼,摇摇头,没有插话,只是这不安分的姜篱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让时子瑗脑根子安静呢。

  只见姜篱缓缓的走了过去,虚摸着蒙小小画的画,边走边说着,“小小,你这画得真是栩栩如生,连我都不由得驻停下来视览一番…”

  “啊——”姜篱突然被椅子碰到,大声尖叫道。

  她被椅子碰到不要紧,要紧的是黑板上时子瑗刚刚描好的大字就这么被构成了一抹弧线,本完美无缺的黑板报,顿时就像是‘一坨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完全就被破坏了。

  “瑗瑗,你看——”还是苏素素先看到这种惨状的,一手指着黑板惊叫。

  时子瑗一看,敛下眼帘,这个姜篱就那么巧吗?故意的成分居多吧。

  “瑗瑗,瑗瑗,我不是故意的,是这个椅子把我绊倒了,我…”在下一秒,姜篱就主动的跑到时子瑗面前‘认错’了,那表‘人见犹怜’,谁会相信她是有意的。

  时子瑗摇了摇头,浅笑,两颊的酒窝凹下,眼眸一闪,就这么点把戏,就想要自己恼羞成怒,这姜篱确实越的过分了,针对她她可以无视,但是这黑板报今天傍晚就要检查了,现在是中午了,这可是班级荣誉,也可以这样来破坏。

  “没事,篱篱,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语气很温和,很和煦,没有一丝的责备,让姜篱身子倏地一滞,脸上的表也紧接的一滞,她没想到,明明自己就是故意的,这时子瑗竟然还能忍得住。

  “你知道就是好,我就怕你误会我是故意的。”

  姜篱的脸勉强扯出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明显带着一股子局促。

  时子瑗继续笑着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即使你不是故意的,也是~有意的。”说这话时,时子瑗已经渐渐的靠近到姜篱的耳际,一字一句,不重不轻,但却能让姜篱听得清清楚楚。

  姜篱的脸蓦地泛白,接着转青,她原以为时子瑗好欺负,没想到竟然被她警告了,顿时,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好了,你们都放心吧,篱篱只是不小心,那个小小,可能篱篱的脚碰伤了,你赶快带着她去医务室看看吧,你看,她的脸上都冒汗了。”时子瑗却紧接着离开了她的耳际,一脸担忧的对着蒙小小道。

  蒙小小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这姜篱平时对她‘不错’也就赶紧走到了姜篱的身旁,“篱篱,我扶你去医务室看看吧,你是不是疼得厉害,你的嘴唇都没有血色了。”

  姜篱被时子瑗的话一时打击,也就随着蒙小小的力道,缓慢的走至教室门外去。

  时子瑗看着远去的背影,这个姜篱最好能安分一点,不要在这几天惹出什么事端了。

  “瑗瑗,她都这么欺负你了,你还那么好心的放过她。”苏素素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一脸气愤的对着时子瑗说道。

  姜篱每次针对时子瑗她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姜篱还不断的在夜阑风的耳边说着时子瑗的不是,一次两次她就算了,要不是现在班主任不在,她还真想要换个位置,省得不是被冻死就是被喷死,这姜篱她可真没话说了。但是时子瑗的反应却又让她想火都不起来,这当事人都没表,她这着急着,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