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告白?(1/2)

加入书签

  “你…你…”

  “哐当——噼里啪啦——”

  这时候厨房却传出碗盘碎落的声音,林珍猛然惊醒,稍稍正了正身子,掩下眼底刚刚流露的害怕,转头看向时开民,“开民,你放开吧,开慧肯定在厨房打碎了什么东西,应该是不熟悉厨房里面的东西,我进。”

  她不可以在别人面前显示出她懦弱的一面,她要让别人看出她不是那么好惹的,也不是当年任由她们摆布的了。

  时开民放开林珍的手,眼神复杂的看着林珍进了厨房,厨房里传来林珍风轻云淡的声音,“开慧,还是让大嫂来吧,你来一趟不容易,来者就是客。”

  如此贤惠,如此懂得进退,时开民的心里似乎被针刺了一般,以前他怎么就没有看见了,自己的媳妇一直在忍,一直忍,这样做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自己了罢。

  不过一会,时开慧便恹恹的出来了,似乎一脸的挫败和不好意思,垛着慢步走到了时开民的面前,勉强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哥,真不好意思,一进去就打碎了两个盘子,我这是手滑来着…”

  时开民和时子瑗都不说话,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时开慧,时开慧忍不住的就移开了眼,“大哥,大嫂真的是太贤惠了,工作那么忙还要天天做饭菜。”

  时子瑗撇开脸,冷哼一声,贤惠?什么时候您大爷说过我妈贤惠。

  时开民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什么,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交叉扣着两脚,随意的拿起一张自己妹妹拿来的纸,看了起来。

  越看眉就皱得越紧,这彬彬可真的…

  时子瑗奇怪的拿过时开民手上的纸条,真的是很想要大笑起来,他们一家的轨迹倒是变了,这小姑姑一家倒是真没什么变化。

  只见纸条上写着的都是一些彬彬在学校犯的事,包括什么掀女生的裙子,或者是在谁的饭中放虫子,反正一切一切时子瑗能想到不能想到的一些小时候男孩子都会耍的恶作剧,只不过她这个堂弟彬彬可真是恶作剧之王了。

  “大哥,你看,这彬彬在乡下的学校,这些老师无缘无故的就每天让彬彬把这些带给我看,就那么点小事,还找上门来了。”

  时开慧真是个另类,完全不把这些当做一回事,应该心里认为这是正常的,她压根就不知道习惯是从小养成的。

  时子瑗记得前世堂弟彬彬从小就开始闯祸,先是一些小事,然后比较大的事,终于在一次读初中的时候把他的一个同学头打破了,找到了奶奶家,然后彬彬就越的痞性难改,已经管不动了,至于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些,那是因为她只要一回家就会听到这些闲碎语,只不过前世那时候她家也管不了那么多。

  “小事?”时开民杵着头睨向自己的妹妹,那眼神犀利无比,看得时开慧心里一阵慌,接着还是硬着头皮顶上去,“不就是这些小事么?那些个老师还叫我好好管教,我自己有空管教还要花钱去学校干嘛?”

  说得那是理直气壮,丝毫不把这些小事看在眼里,时子瑗真要怀疑,这小姑姑肯定在小的时候实在是太泼辣了,所以才会认为这是小事。

  “咚咚咚~”时开民将纸张敲打似地放到了桌子上,浅笑道:“开慧,既然是小事,你找我干嘛来着,而且还带着彬彬?”

  时子瑗心想,这小姑姑看来应该是没有那么好对付的,这连彬彬都带上来了,恐怕这件事和彬彬是脱不了关系的,那么…应该就是想要老爸出钱为彬彬转学吧。

  “嘿嘿,大哥,彬彬怎么说也是妈最喜欢的外孙,这彬彬也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看瑗瑗都能到这县城里来读书,我想了想,这县城里的老师肯定比乡下的老师好多了,所以我就想让你托托关系让彬彬转到县城一中去读一年级好了。”时开慧嘴上边说着边坐到了时开民的面前,一脸笑意。

  那眼珠转啊转的,看得时子瑗真是寒碜得可以。

  时开民眉头紧蹙,不赞同的开口,“开慧,这彬彬是九岁,但是他在乡下才读幼儿园吧,哪能上一年级。”

  这彬彬顽皮得很,自己的孩子顾不好还怪在老师的头上,自己的妹妹可真够想得可以。

  时开民这样一说,时开慧不高兴了,猛地站起身,一手指着时子瑗,“大哥,我记得瑗瑗连幼儿园都没有读,直接就上一年级了吧,彬彬怎么就不可以了,彬彬可比瑗瑗聪明多了。”

  这话一说,这时子瑗嘴角抽得可以,这小姑姑能不能别老把自己当跟葱,看来她是看着自己能跳级,自己能在县城读书,那是眼红得可以,这彬彬在小姑姑的眼里可是最聪明的,彬彬是还算聪明,不过他这聪明都用不到正面上来啊。

  “聪明,聪明才考那么点分。”时开民也不高兴了,自己的女儿可是自上学就次次考第一的,哪能和这侄子相比。

  边说着时开民还从纸张的最下面拿出了一张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试卷,红红的数字很是刺眼,时子瑗撇眼一看,30分,确实很聪明。

  时开慧当场被抓,呶呶嘴,敛下眼睛,“这…这不就是因为老师不好吗,不然彬彬怎么可能考成这样。”真是失策,刚刚怎么就忘记把这张试卷给毁了呢。

  “这样子的成绩,怕是进不去的。”时开民淡淡的说了句,要是成绩好点,自己还可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自己的侄子学好。

  时子瑗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肯定不知所云,老爸,您难道忘记了前世…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前世。

  “大哥,怎么就进不去了?你随便托托关系,走个后门,我还听妈说瑗瑗认了个干爸还是县长的小舅子,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时开慧说得简单,一句话的事。

  时子瑗暗自点了点头,确实是一句话的事,但是你能让我有说一句话的念头吗?

  不过…

  “小姑姑,您是不知道,这可不是说一句话就能进去的,这要进一中读小学可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先不说这关系,我们就说说这考试的问题,县城一中主要是成绩说话,只要你能通过县城一中的考试,那么应该就可以进去了,还压根不需要什么关系。”

  时子瑗‘热络’的和时开慧说着,一脸的正色。

  “这还考试,考什么试?”时开慧不相信的看了眼时子瑗,这侄女歪歪肠子多,这还是自己的妈提醒自己的,可不能就那么被她‘忽悠’进去了。

  时子瑗微微摇着头,叹了口气,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接着就拿出两份卷子,那卷子正是当初自己进县城一中考的那份,自己幸好还留着,没想到今天倒是用着了。

  “小姑姑,你看,这可是瑗瑗进学校的时候做的卷子,如果彬彬能做得出来,进一中还是有希望的。”时子瑗诚恳的递上了卷子。

  时开慧一看,红色笔墨上两个一百,1988年?那不就是这侄女进一中的时候吗?…看着看着,稍稍心里有些相信了,朝正吃着糖的儿子叫唤,“彬彬,过来,看看这个卷子。”

  她就不信了,自己大哥小时候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也不会读书,生出来的女儿肯定没她的儿子聪明。

  彬彬对时开慧的话还算是听的,听到时开慧叫他,蹦跶、蹦跶的就跑到了时开慧的面前,时开慧将卷子拿至彬彬的眼前,“彬彬,这些个题目,你会做吗?”

  彬彬很奇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妈妈,半响才道:“妈妈,彬彬才和老师学了1,2,3,你怎么就叫彬彬写那么多的字,彬彬都看不懂…”越说到后面他的神愈的古怪起来,这声音也愈的大了。

  “小姑姑,你看到了吧,彬彬压根就看不懂。”时子瑗一脸为难的看着时开慧,还适时的摇了摇头。

  时开慧想要怒又怒不出来,紧盯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的隐忍,把她那说圆不圆说方不方的脸都涨红了。

  “彬彬,我们回家。”蓦地拉起了彬彬,叫唤道。这下子她的脸都丢尽了,再回去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让妈那边想想办法。

  “开慧,不留下吃饭啦,你大嫂还在煮饭菜呢。”时开民本来就眼前的场景给呆怔了,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时开慧已经气冲冲的‘啪’的一大声,关紧了门。

  本来时开民心里还想着自己让自己的妹妹打消这个不合实际的想法,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一出手,都不用自己来想办法了,就走了,看来自己的女儿还是略胜自己一筹,谁还敢说自己的女儿比别人不聪明。

  “爸爸,你可要奖励瑗瑗喔。”时子瑗一转头就看到时开民似笑非笑的脸,想想自己为老爸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自己肯定得收获一些什么。

  时开民攘过时子瑗的小身板,低头笑道:“好,瑗瑗要什么呢?”

  时子瑗转了转眼睛,诶,自己的生日要到了!

  “爸爸,瑗瑗要你在我生日的时候给瑗瑗买个大ww,要亲自买的喔。”

  前世的她,虽然老爸有送礼物给她,不过都是一些小玩意,似乎都被自己扔掉了,这一世,这几年中,自己不怎么在意过生日也就没过,而老妈倒是每次过生日的时候都给自己煮面,老爸没啥表示,乘着这个机会,她当然讨个礼物。

  “唉,时间一晃,瑗瑗都那么大了。”时开民感叹,这几年日子过得充实,女儿和儿子都长得快,自己也老了好几岁了。

  晚上,陆羽被林珍留了下来,太晚了,怕他路上碰到什么危险,晚上就和时子彻一起睡了。

  星期一傍晚一进教室,时子瑗就猛的看到自己的座位被霸占了,这姜篱美女正坐在她的位置上,朝夜阑风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而苏素素倒是直朝她眨眼,还一边哆嗦着,看来这鸡皮疙瘩长了不少。

  时子瑗正靠近的当口,就听得姜篱嗲嗲的声音对着夜阑风说,“阑风,你的成绩真好,要是我能有你一半的成绩就好了。”

  听得时子瑗倏地站住了脚,两只如藕莲的胳臂上立刻激起了鸡皮疙瘩,阑风?这姜篱什么时候和夜阑风那么熟,而且还叫得那么让人‘’。

  这个时候苏素素一手指着教室外,示意时子瑗出去,她实在是shou不了了。

  两人一出教室门,苏素素就朝时子瑗大吐口水。

  “瑗瑗,你都不知道,这姜篱一看见你不在位置上就坐上你的位置,和我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勾勾的看着夜阑风说七说八,特别是她那声音,我实在是shou不了了…你还知道吗,这姜篱还和夜阑风说你和她是好朋友什么什么的,她实在是…”

  时子瑗边听边笑,这姜篱果然是喜欢上了夜阑风,不过这夜阑风和自己都不熟,那姜篱和夜阑风说自己是她的好朋友有什么用。

  “素素,这篱篱要做什么我们管不了,但是这夜老大可不是那么好追的。”

  苏素素不屑的看了眼时子瑗,“瑗瑗,这夜阑风肯定是不好追,我一早就知道了,看他那拽七拽八的样子,我可是一点都看不过去,而且还那么招蜂引蝶。”

  时子瑗思忖片刻,自己这要不要让老师调位置呢?这夜阑风在小学的时候还好,但是这些日子似乎变了一些性子,上课也不再睡觉了,还会教一些同学不懂的问题,可自己可就难shou了,天天位置被霸占了不说,还被班上好几个女生看得不爽,真是失策,失策。

  “素素,要不~我们让老师换座位?”

  “好啊,好啊,反正有你这个全班第一的人同桌,我到哪里坐都是一样的。”苏素素忙不迭余的点着头。

  不过,她们还没有说,就有人代她们说了。

  晚上,老师一走进来,就站到了讲台桌上,假咳了两声,终于开口:

  “同学们,我们同学之间是要互相帮助的,老师这几天在同学们的建议下,觉得是要适当的调整一下座位,好让成绩好的同学可以帮助一些成绩比较不好的同学,大家说,好不好?”

  “好~”莺啼声,这明显的就是蒙小小的声调。

  “老师,我也觉得好,我的成绩差,经常都要问一些成绩比较好的同学,但是位置隔得远,下课的时间又远远就够,所以我认为调整位置是好的。”姜篱自信的站起,笑着说道,眼神还不经意的扫过了夜阑风。

  时子瑗和苏素素相视一眼,她们这是不能一起同桌了?

  “好好好,那同学们都知道我们班上的哪些同学学习成绩的比较好的,看来有一些两个同桌的是要分开坐咯。”说着这话的时候,老师的眼光明显的扫过时子瑗和苏素素两人。

  时子瑗和苏素素都是这班的尖子生,肯定是要分开的。

  “老师,我想要和苏素素一起坐。”姜篱的声音马上接过了老师的声音。

  时子瑗一愣,这姜篱也表现得太明显了吧,这明显的就是要把自己给踢开,不过这只是官方的说法。

  苏素素朝时子瑗做了一个苦脸,无声道:“瑗瑗,我就这样被盯上了。”

  时子瑗点了点头,安慰性的拍了拍苏素素的肩膀,苦命的娃,越想摆脱,越摆脱不了。

  “老师,那我可以坐到那个第四组第五排的位置吗?我想让蒙小小同学和我一起坐。”时子瑗举手说道。

  既然这姜篱想要追夜阑风她就成全她,她不能带走素素就带走小小好了,顺便帮小小提高一下成绩。

  “老师…”

  “老师…”

  ……

  时子瑗这么一开口,这全班都热闹了起来,一个小时后,终于整顿好了。

  姜篱如愿的坐在了夜阑风的面前,而苏素素苦命的做了她的同桌,还不能反抗,夜阑风的同桌本来成绩也不是很好,也就没有换过;时子瑗爽歪歪的坐到了自己如愿以偿的位置,靠到了窗户旁边,做什么事都很方便。

  这件事最为镇定的就是夜阑风了,他只在时子瑗搬离位置的时候闪了下眼,在姜篱搬到他前面的时候蹙了下眉,其余的一切正常。

  “瑗瑗,太好了,你竟然要求我和你一起坐,这下我的成绩我就不担心了。”蒙小小一把揽过时子瑗的身躯,重重的拍了拍时子瑗的后背。

  时子瑗脸色纠结,呼吸困难,小小同学,您能不那么激动么?

  “小小,你快放开,老师还在呢。”

  蒙小小这才缓缓的放开了时子瑗,不过一脸激动的表还是未能褪下,看着时子瑗的眼神犹如看到了黄金一般炙热。

  “你好,时子瑗同学。”时子瑗的后面传来一声温和的问候。

  时子瑗往后一看,带着副眼镜的斯文男?

  “厄~你好。”礼貌性的语,毕竟是前后桌,这关系可不能太坏了。

  看着时子瑗满眼疑惑的表,姜之尧眼底闪过明了,轻笑,“我叫姜之尧,以后可就是你的后桌了。”

  举止颇为优雅,语很是得当!时子瑗愣了一秒,这姜之尧…?不会是…

  “你是姜篱的表哥?”

  这姜之尧一副斯文的样子,眉目间是有一些酷似姜篱,而且她貌似听说过姜篱有个表哥在自己的班级,看来就是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