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哥哥,瑗瑗被欺负了!(1/2)

加入书签

  时子瑗看自己玩得差不多了,摸了摸自己的下唇,黑眸左右视察,突觉没有什么意思了,对着廖楚芯扮了个鬼脸,转身,跑进了教室,看到陆羽正在为他的同桌讲题,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一把把手盖到了那本书上,慌忙做委屈状。

  “哥哥,你竟然不见瑗瑗,瑗瑗都被欺负了。”

  那两弯水汪汪的眼眸盛满了氤氲之气,那撅起的娇俏嘴唇一副委屈,仿佛全世界都欺负了她。

  陆羽听到熟悉得不能熟悉的声音,抬眸一看,正对上了时子瑗那抹委屈的眼神,心中‘咯嘣’一下,听到时子瑗的话,脑子一回想,刚刚不是…

  “瑗瑗,真的是你。”陆羽一把让过了椅子,将时子瑗拉到了他的座位上,面瘫的脸色浮起了温柔的笑意,似乎比阳光还更让人感觉到温暖。

  时子瑗撇开眼,似是不屑,“哼,瑗瑗在外面叫哥哥,哥哥竟然说不见瑗瑗,还让别人来欺负瑗瑗。”

  三年九班的看到这种状况,陆羽这冰山的脸上竟然蓄着宠溺的笑意,而突然闯进的似乎是初一的小妹妹竟然敢对他这样说话皆愣了,这还是他们平常见到的那个无所不能、面瘫冰冷的陆羽么?

  而本来刚刚给时子瑗叫陆羽的男生张大了嘴巴,他刚刚,他刚刚…真的搞错了?

  “你这死丫头,还敢跑进教…”廖楚芯的尖叫声由远而近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只是当她看到陆羽那溺死人的笑容,和时子瑗竟然大胆的做到了陆羽的座位上,最后一个‘室’字生生的恰在了嗓子口,不出声来。

  而陆羽听到廖楚芯的话,脸色唰的变黑,似海幽深的黑眸出令人寒碜的光芒,两眼猛然扫射至廖楚芯的身上,一字一句道:“不知道廖楚芯同学说的死丫头是否就是…”

  还未带陆羽说完,廖楚芯马上面色刷白,浑身抖,边摇着手边说道:“不是,不是,不是的,陆羽,你听我说,我不知道这死…小妹妹是你的妹妹,我真的不知道。”

  廖楚芯的声音都带着颤抖,犹如嗓子里冒出来的哑声,她没有见过这样子令她毛骨悚然的陆羽,虽然陆羽在平时也是冷着一张脸,但在此刻他不仅是冷着一张脸,而且那眼眸都似乎是冰结一般。

  陆羽不允许有人说时子瑗的不是,一个字都不允许。

  “好了,瑗瑗,你说,谁欺负了你?”陆羽转看时子瑗的时候那眼神转换得那快速,那种腻死人的笑容,那温和的声调,和刚刚说话的声音简直差个十万八千里。

  坐着的时子瑗也感觉不太对劲,稍稍缓了缓气息,刚刚的仇她也差不多报回来了,看了看廖楚芯白的脸,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就算了,而且她也不想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转过头,扯出一抹淡笑,“哥哥,你还忙吗?我想去看球球了。”

  “不忙了,现在就去。”

  时子瑗的事永远都在第一位,何况,他确实是不忙,这初中的课程,他早就学完了,连高中都学完了,只是他还想要陪着时子瑗,所以才按部就班的读书。

  说着,陆羽和时子瑗已经同时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平南文学网

  待见不到他们的背影,三九班的众人皆深深呼了一口气,而廖楚芯的眼神却还不愿意离开教室的门口,那个陆羽…她绝对不会放手的。

  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看完球球后,陆羽就陪着时子瑗回家了。

  “大哥,好歹我是你妹妹,我的儿子是你的侄子,我只想要让你帮个忙这么简单的事,你只要随便一说就好了。”

  还未带他们进门,时子瑗就听到了极品姑姑的声音。

  “喀嚓——”

  推门而入,正好对上了一个不明来物,幸好陆羽接住了,原来是一只拖鞋。

  陆羽不由蹙了蹙眉,眼眸黯淡了下来,要是自己不陪瑗瑗过来,那这个拖鞋就会砸到瑗瑗的头上了。

  “彬彬,你搞什么?”时开民大声呵斥,心下一惊,睨向自己的女儿,幸好没事。

  彬彬被时开民这么一大声呵斥,立刻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妈妈,大舅吼我,大舅吼彬彬。”

  时子瑗忍住想要爆走的绪,这姑姑这又是想来干嘛?她一来准没好事。

  “大哥,瑗瑗不是没事嘛,你干嘛那么大声吼彬彬。”时开慧起身环抱住自己的宝贝儿子彬彬,一边大声对着时开民道。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时开慧,这几年才过去,这小姑姑就忘记了以前她自己做的事了,还敢明目张胆的上这县城来,还敢大声吼老爸。

  “小姑姑,幸好是哥哥陪着我回来的,要是哥哥没有陪瑗瑗回来,要是瑗瑗就被彬彬砸中,要是瑗瑗破相了,那怎么办?我爸爸就说他一句怎么啦?”时子瑗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姑姑安分了几年,就想要‘好了伤疤忘了疼’,竟然还敢来吼老爸。

  时开慧被时子瑗那么一吼倒是呆愣了几秒,彬彬也停止了哭声,那两行未掉落的眼泪就那么蓄在了眼眶中,齐刷刷的看着时子瑗,眼底有着错愕和惊讶。

  时开民第一次见到时子瑗那那么不客气,一开口就为自己‘伸冤’,连想要将时子瑗身上的书包接过的动作也停止了。

  而陆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