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上初中了!!(1/2)

加入书签

  桓坐在车上,侧着头,透过车镜看着街对面的五人,一个矮小的人儿睁着大大的灵动的眼睛,丝毫不惧畏的看着那一男一女的嘴脸,抑或应该是在威胁。

  今天,他安奈不住心里的想法,想着自己要在走之前来见时子瑗一面,没想到,半年不见的她,似乎还是没有怎么样的变化,只是那一头墨黑的丝长了不少,在微风的吹拂下自己还能看到她那张瓜子小脸高仰着。

  小李撇了眼车内的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里的感觉出了什么错误性的判断,总感觉这个少爷对待对面那名叫做时子瑗的小女孩不太一样,例如,对着她的时候少爷会笑,不是那种面具式的笑,而是那种自内心的笑;再例如,少爷从来就不喜欢别人碰他,但却会主动的去触碰这个时子瑗…总而之,这个叫时子瑗的小女孩很不简单。

  “少爷,您看…”小李先是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不多,他们还得赶着回市里。

  桓舒展了下身子,骨节分明的两手并拢着,两手扭动,出‘咯吱’,接着两手放开,右手伸往车闸,‘咔嚓——’之后,却没有了声响…因为他的眼睛从一开始就没有移开过对面的场景,而此刻他停下来,是因为…

  对面的时子瑗见男子正要闯入,竟…

  “呜呜呜~”

  而时子瑗此刻已经倘坐在了地面上,两手伸至眼眶,摩擦——

  这是哭了?

  是的,时子瑗看这里虽然比较偏僻,但过路的人还是挺多的,报警来不及,能阻止这男子进入的只有靠过路人了。

  果然,她的方法是有效的,因为她此时的做法已经让过路的人停留了,并且朝他们这靠拢。

  时子瑗靠着指缝间看到渐渐被她吸引过来的人群暗暗欣喜,幸好现在的人不似后世的人那般冷漠,一栋高楼里住着的邻居五年都还不一定见过面。

  矗在时子瑗身后的凌霄和肖启都呆怔了,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时子瑗这一行为完完全全就颠覆了在他们心里的形象;而在时子瑗面前的一男一女惊愕着,似乎他们还没有出手吧?

  “哎呀,这哪家的孩子在这里哭,你们看看,莫不是被这两个人给吓的吧?”

  “我刚刚从那边过来,就看到这个女的还捏住了小女孩的下巴,看来是被捏痛了。”

  “还真不说,刚刚这两个人还在当着这孩子的面就亲嘴,还真好意思。”

  “有伤风俗啊,现在的年轻人喔…”

  ……

  人群中你一句我一句的都是为了时子瑗说话,那一男一女越听脸就越白,还微微有转青的迹象。

  那女子一个甩手就甩开了男子的手,蓦地转过身,唇瓣上娇红欲滴的红唇大肆低吼,眼底划过一丝恼羞,“你们说什么,我刚刚根本就没有用力,我怎么会欺负一个小孩子。”

  只是她这样的解释再配上她这样的妆容,越的没有可信度,那些人群里一个个都用鄙视,嘲讽,不屑的眼光看着她,似乎在说,浓妆艳抹的,还是一个清白的女子么?

  男子被女子扯开了手,皱了皱眉,厉眼扫了下倘坐在地上的时子瑗,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一个反手,抓住了女子的手,沉声道:“苗儿,我看你是越的不懂事了!”似威胁,又似警告,只是他这一出声,女子的脸色已然比之刚刚的更为泛白,微微靠近男子的耳际,低喃求饶,“达哥,我是一个清白的女子,这要是让我妈知道…”

  “放肆,收了黄哥的钱,难道还有反悔的余地吗?何况…这事,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是这个小女孩在设计我们吗?”男子低沉着声音似乎带着一丝比之威胁还要让人寒碜。

  而他们低喃的声音却恰好被倘坐在地的时子瑗听到了,看来,是有人故意的,只是,是针对她的么?

  女子在听到男子的话语一顿,脸色忽而白,忽而青,最终恢复使然,只是因为刚刚男子的威胁不能让她瑟瑟抖的身子马上回转,只是这一次,只要这一次…

  “瑗瑗,瑗瑗,你怎么啦?”凌霄蹲下身子,着急问道,在他的心里,这瑗瑗不应该那么害怕,一下就哭了吧?

  “你…”那女子正要出声,时子瑗故意提高的嘶哑之声打断了她正要说的话,“哥哥,为什么叔叔婶婶还不肯放过我们,连爸爸妈妈的遗产都要拿去,要是这房子被叔叔婶婶拿去了,我们要去哪里住…”

  时子瑗这话说得张紧度很好,虽然这话在别人看来或许是有些不太对劲,但这意思却是表达清楚了。

  “哇,原来这两个狗男女还是这孩子的叔叔婶婶,听着小孩子的话,怕是这两个不要脸的来抢他们两兄妹的房子了。”

  “还真真是不孝,自己的侄子侄女都这样了,亏他们还…”

  人群中一人一句的又开始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要是敢再给我说一句,别怪我达子不饶人。”男子突兀转身,对向人群,赫然大吼。

  没想到就一个小女孩那么难解决,还以为自己接了一个好差事呢。

  被男子一吼,人群讨论着的人蓦然安静了下来,只不过,下一刻,又响起。

  “我说良子,我都还没有见过那么嚣张的人,看来,我们哥俩今天又可以在一起解决一个败类了。”

  “儿子,你上去,我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

  ……

  人群之中,蠢蠢欲动,几个年轻男子已经翻起了袖子,眼睛已经盯着那名叫达子的男子,似乎只要男子一动,他们便会冲上去。

  时子瑗看着这场景,心里一阵暖意,难怪常说‘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看来这群众的力量确实是无穷的,因为那女子早已颤抖,而男子面对着这一群人,也似乎暗暗耐住了性子,脸色灰白交错。

  “哼,算你狠。”男子一个冷哼,接着拉起女子就走。

  时子瑗看人已经走了,也就在凌霄的扶手下站了起来,眼眶里海夹杂着泪水的湿润,扯有一抹淡笑,“谢谢叔叔伯伯,奶奶阿姨…”

  大家挥了挥手,没有说什么就散了,不过脸上倒是有一抹自豪感,仿佛他们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看着远走的人,时子瑗擦拭掉眼眶中的残留泪水,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她没看错吧?

  “好了,丫头,别眨了,就是我。”

  原来,在时子瑗进行方法的当口,桓也下了车,这会已经站在了时子瑗的面前,而在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小李,眼底还没有退却的一丝惊讶和愕然。

  凌霄是见过桓,还不止一次,第一次是在桓收草药是时候,第二次,是在城镇的草药铺,所以对桓并不陌生。他和桓年龄相当,但由于成长环境不同,自然在气势和行、威严都不是在同一个档次的人。

  “先生。”凌霄上前,因为他听过时子瑗和他说过桓有洁癖的事,也就没有伸出手,只是轻笑着唤了一声。

  桓笑笑,点了点头,饶过了他走到了离时子瑗更近的地方,停步,“我还没有想到,你这丫头还有演戏之天分。”

  时子瑗羞抱,闪躲着,她哪知道那么巧,这个她看不懂的桓就出现,真是人算天算还没有变化来得快。

  “哥哥,你怎么在这?”伸手不打笑脸人,时子瑗在心里纵使不好意思,但还是很有礼貌的回了一个笑容。

  桓正想要伸起手摸向时子瑗的丝,时子瑗却一躲,这明显的举动桓自然是看在了眼里,将手又颇为自然的伸进了口袋,纤长的睫毛微微下沉,不过还是噙着笑意说道,“丫头,我可是专门来找你的。”

  时子瑗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躲开桓的手,或许是因为她看不懂这个桓,又或许,这样的动作,在她看来似乎在亲昵了,不适合他们。

  听到桓的话,时子瑗高仰头,抬眸,闪过一丝错愕,看着桓快一米八的个子,脖子有些酸痛,这桓长得也太快了。

  看到时子瑗的表,知道她在想什么,桓出声解释,“本来是想去你学校找你的,没有想到刚刚在半路上就看到你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你刚刚的行为我可是都看到了。

  “喔…”时子瑗微微惊讶,不过,她心里不会紧张被桓看到她刚刚的行为,因为她相信,这个桓,没那个闲,来管她这档子事。

  本来以为时子瑗会叫他隐瞒的桓,只听得一字‘喔’,不由失笑,这个丫头,从来就不愿意低头。

  “瑗瑗,这…”凌霄询问道。

  时子瑗当然知道凌霄要干什么,点了点头,道:“凌霄哥哥,你和肖叔好好的看着,然后看看能不能查到刚刚那两个人的资料,还有就是依瑗瑗看来,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这个,而是有人在后面操控着,所以,这一段时间,我们都要注意了。”

  时子瑗毫不避讳桓和小李在场,直接和凌霄说着她的想法。

  “恩。”凌霄微微点了点头,拉着肖启,走了。

  桓听着时子瑗的话,不由蹙眉,这个丫头,给他的感觉,绝对不止才八岁。

  “好了,哥哥,我们走吧,幸好瑗瑗下午已经请假了,瑗瑗请你吃东西。”时子瑗看着凌霄和肖启走了,俏笑着对桓说。

  桓这一年可给时子瑗赚了不少钱,时子瑗看他这次来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说,她请一顿饭,不为过。

  她这句话一出,小李便开口反对,“少爷,我们还得…”这时间紧迫,要是被夫人知道了,肯定得骂。

  “好,难得丫头请客,当然得去。”桓却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介于桓的洁癖性,时子瑗还算公道的带着桓去了一家饭店的包厢中,点了菜。

  “哥哥,你可是大忙人,怎么又空来看瑗瑗。”时子瑗看着桓问道。

  半年不见,桓这张脸却是越的吸引人了,特别是他那温和笑容下还有一双会勾人的黑眸,这简直就是所有女性的梦中人。

  桓也看着时子瑗,挑了挑眉,白皙的手指轻轻摸了下鼻梁,划过他那光滑柔嫩的肌肤,勾起一边的嘴角,“丫头,半年不见,你就不会想哥哥。”

  “想,怎么不想?但是哥哥那么忙,瑗瑗也要上课。”时子瑗接口,上翘着的睫羽轻闪,这个桓,露出那么勾人的手势干嘛,幸好天天见着陆羽这个妖孽中的极品,虽然还是个正太级别,但也够养眼。

  时子瑗说的事实,而且桓也要上课,她也要上课,他赚钱,她也忙着赚钱。

  “少爷…”小李额头冒着冷汗,这样下去,时间就不够了。

  不过他的出声,让正笑着的桓黑眸微沉,连声调也压着沉音,“小李,你去外面的车上等我。”

  不高的声音,却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还有那股子与生俱来的威严,使得小李浑身一颤,却只能转身,开门,出去。

  一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少倾,上了菜。

  “丫头,吃吧。”桓此刻早已敛下了刚刚的沉色,一脸的笑意。

  时子瑗耸了耸肩,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点了那么多的菜,还是她出钱,真心疼,这桓有事肯定会告诉自己的,他不急,她更不急。

  桓看着时子瑗吃着,刚刚小李的催促他当然清楚,只是他就只想要再停留那么一会。

  不过二十分钟,时子瑗正想要拿过面巾纸擦拭嘴巴,却在这当口,桓已经拿出了面巾纸,那她错愕的瞬间,已经擦拭了她的嘴巴。

  时子瑗面色迥然,微微笑了笑,心里却想着,这个桓今天怎么就那么怪异呢。

  “丫头,我要离开了。”半响,桓出声。

  时子瑗听闻,眨了眨眼,不明?离开?

  “我要去美国了,五年。”桓继续说道。

  时子瑗这才反应过来,五年,看来是去留学了,看桓的家世肯定不简单,点点头,“哦。”

  桓得到这么一个‘哦’字的答案,顿觉忿然,自己刚刚还在心里想着,这个丫头会不会说什么,没想到就说了这么一个字。

  “那个包包的合作还是一样,我就派信得过的人和你的人接手,草药那边,我早就吩咐了小李了。”

  时子瑗一想,什么都一样,不影响自己的营作,也就再次点了点头。

  “丫头,你就不会说一句话。”桓徒然提高了声调。

  时子瑗一笑,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俏皮一勾,“哥哥,你是去读书吧,瑗瑗祝你学成归来,”顿了顿,感觉不对,继续道:“其实哥哥不一定要学成归来,还可以留在美国展,这美国展比较快,依照哥哥的家世,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平南文学网”

  说得很中肯,时子瑗觉得自己说得很对,还不住的点点头。

  而桓听着时子瑗的话那张永远笑着的脸越的暗沉下来,看着时子瑗的黑眸也渐渐暗沉,这个丫头,真是气死他了。

  “诶,哥哥,瑗瑗说得不对吗?”时子瑗不理解桓为什么突然黑着一张脸,惊讶的问道。

  在时子瑗的理解中,这出国读书本来是件光荣的事,而且在这个时候,是没有几个人能有桓这种待遇的,他把这事告诉她,她祝福他,这理所当然。

  桓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生气,只知道这个丫头左右一句都希望着自己出国,还希望着他不要回来,很明显,时子瑗压根就没有这么说过,这些都是被他套上去的。

  很久很久以后,桓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生气,只是他已经晚了,他还想着:若是当初他没有离开,那结果是不是不一样。

  “对,哥哥要去美国读书了,是今天的票。”桓被时子瑗的话一惊,缓了缓神,似是无波平声道。

  桓走了,去美国了,不过他的走并没有带给时子瑗什么波澜,因为他对于时子瑗来说,桓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只是停留得比较久,也是一个合作伙伴,不过对她比较照顾,也许以后不会再见面,又或许以后见面了,也变了,毕竟,五年,能改变的事,真的太多,太多了。

  那次的房子事件时子瑗叫凌霄去查并没有查到结果,只是房子那边却再也没有任何事了,这倒是让时子瑗稍稍的安下了心,却还是没有完全放松,因为她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内幕。她不知道,这一系列的事陆羽早已知晓,也就帮着时子瑗挡住了,因为这次的事件竟然和时子瑗被伤的事一样,查着,查着,便似乎悬着,却又不再出现。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三年过去了。

  三年来,时家生了很大的变化,时开民参股的皖金山越的赚钱,至于先前想的十万,早就超过了这预想;林珍的丸子作坊已经再一次的扩大了规模,赚的钱多了,林珍却闲了;时子瑗在赚钱的当口买了不少的房子,不止在县城,而且她还托了凌霄去市里,下一步恐怕就是上海、北京了,她打算大大的进攻房地产这行业;时子瑗已经五岁了,只是全身胖嘟嘟的样子还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