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房子那出事了!(1/2)

加入书签

  幸好时子瑗才八岁,八岁的小孩恢复的比一般大人要恢复得快很多,在半个月之后,便回到了学校上课了。

  至于脚上留下的疤痕时子瑗确实是在意了那么一会,但是她想后世的整形技术那么好,这个疤随随便便的可以去除了,也就没有在意,这让林珍和时开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愧疚了不少。

  时子瑗一回学校就现杨莉不在了,听说是转学了,这让她突然想到了陆羽对她说的话,想必是陆羽用了什么势力将杨莉转学了,而时子瑗自己也没有想太多,都没有想到自己shou伤是被别人给设计的。

  陆羽确实很气愤,半个月过去了,虽然将杨莉转走,还将利用杨莉的那个人给揪了出来,但是他却觉得这里面的事没有那么简单,所以现在他每天除了上课睡觉,几乎都和时子瑗同进同出。夜阑风的背景似乎被什么人给阻隔了,只查到了夜阑风是a市黑老大的儿子,但是这个结果也是令他不满意,因为觉得不可能,但是夜阑风对时子瑗没有恶意,对他也没有任何什么表现,也就先搁置了罢。

  时子瑗因为要回报夜阑风对她的一‘抱’之恩,决定了要将夜阑风的学习成绩提上去。

  “哥哥,你说,那个夜老大的成绩为什么那么差?”时子瑗微仰着头,嘟着嘴问着坐在她对面的陆羽。

  正喝着水的陆羽听到时子瑗的话一顿,接着一笑,“瑗瑗,你这是…”在我的面前关心别的异性。

  “恩,我打算让夜老大的成绩上去,报答他那天抱了我去医院。”时子瑗丝毫没有注意到陆羽眼底那股子酸意,直接道。

  “不许。”陆羽立刻反对,嗓音带着一股不容反抗的意味,要是瑗瑗要将那夜阑风的成绩提上去,那不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陆羽,白xi的手拉过陆羽的手指,“哥哥,那夜老大…”

  “那夜阑风人家成绩好着呢,不需要你去教。”陆羽很快就打断了时子瑗接下来的话,一个谢航辛他就够了,还在加一个夜阑风,那她还有时间陪着自己么?

  时子瑗错愕,夜老大成绩好?这事似乎自己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过怀疑,但是夜阑风为什么故意考试不考好呢?

  陆羽突觉自己说话太冲了,反手拉过时子瑗的手背,语重心长道:“瑗瑗,这夜阑风的成绩绝对很好,他要考好的话,和你的应该不相上下,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他。如果你执意要感谢他的话,可以请他吃饭,或者是买一个什么东西给他就好了。”

  时子瑗吓一跳,自己是托了重生的福才得以安然顺顺利利的不学习也照旧考得好,碰到一个陆羽已经是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了,要是按照陆羽所说,那夜阑风不就是另外一个天才了么?妈丫,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时子瑗这番考虑着陆羽的话,完全就没有注意到陆羽那股子眼神,那眼神明明确确的表明了他不许时子瑗去教夜阑风,而且还说明了即使要感谢他,也可以有多种方法,至少吃一顿饭或者买一个礼物比时子瑗天天逮着夜阑风学习要强多了。

  “哥哥,你确定?”时子瑗不由得再问一次,因为这事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怎么就感觉陆羽的眼神有点怪怪的,而且他说话的语气似乎太快了。

  “当然确定,那夜阑风肯定成绩很好,瑗瑗,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陆羽几乎在时子瑗说的下一秒就接上了口。

  时子瑗不得不再次看了看陆羽的眼神,还是一样温润的笑容,似乎没有什么。

  看时子瑗没有答话,陆羽继续道:“要是瑗瑗不信,那我们就来看半期考的成绩吧。”

  时子瑗只得点了点头,一方面她有些怀疑,另外一方面主要是如果真的如陆羽所说的话,那自己不是班门弄斧么?

  一进教室,就看见谢航辛坐在她的座位上对着面无表的夜阑风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谁谁谁的弹珠打得准,他今天学到了什么…时子瑗真怀疑这个谢航辛的毅力到底多强。

  她都回来半个月了,谢航辛对夜阑风的态度还没有变化,那热络的可不是一般的热络,而夜阑风却始终还是同一个表,那就是没有任何的表,据萧飒说,这样的状态其实已经维持了一个月了,自从那天她被送进医院开始,谢航辛就已经这样子了。

  “瑗瑗,你回来了,那个陆羽没有和你一起过来?”谢航辛高仰着头饶过时子瑗的后面看,没有看到,便问道。

  这个陆羽,说实话,他有些害怕。

  时子瑗摇了摇头,她又不是不会走路,干嘛天天陆羽要送她回来。

  谢航辛很自觉的站起了身,将位置让给了时子瑗,再看了眼夜阑风,悻悻的走了。

  他没有现在他走后,夜阑风微微蹙了下眉。

  夜阑风真是搞不懂了,这个谢航辛莫不是被人下药了,为什么老是来缠着他?自己为什么好像也渐渐习惯了呢?

  一个半月的半期考,谢航辛和夜阑风都有很大的进步,特别的夜阑风,竟然成绩和时子瑗考得一样,都满分,这结果让众多的人都大跌眼镜。

  黄灵将这一份功劳全都算在了时子瑗的身上,谢航辛考在了全班前十名,时子瑗不奇怪,这夜阑风自己都没有教过,也没有看见他读书,竟然考了满分,简直就是天才,但是为什么他以前都不考满分呢?为什么每次都考倒数第一呢?

  时子瑗一回家,就看见林珍一人在独自唉声叹气,水汪汪的眼眸不由一闪,一把冲上前,抱住了林珍,撒娇似的笑着问道:“妈妈,你怎么啦?”

  照说现在林珍事业顺利,家庭顺利,应该没有什么好烦恼的,难道是自己最近太放松了,导致有什么事她没有顾到?

  林珍微低头颅,撇看时子瑗,叹息一声,道:“瑗瑗,你爸为了皖金山挖金的事忙得不得了,就想说是把那个水库给了你小叔叔,你说这事,妈妈要是说你爸不好,不说你爸也不好,你爸这不是存心给我添堵么?”

  明眸一愣,时子瑗想到最近半个月的事,因为皖金山已经挖出了金子,老爸作为合伙人肯定得一起看着,一刻也放松不得,但是这乡下的水库养着鱼,这一天到头的两处跑,肯定是会累得生病起来了,自己可不能让老爸和前世一样积劳成疾了。

  “妈妈,那爸爸有和小叔叔说么?”时子瑗着急的问道。

  要是老爸把水库给了小叔叔,老妈心里肯定不好shou,毕竟去年生的事一时半会的老妈肯定接shou不了。

  林珍浑身一歇,微仰着头,“还没有呢,你爸这是和我商量,我也不希望你爸太辛苦了,这段日子都瘦了不少了。”

  林珍是对去年的事还有一些芥蒂,但是基于时开民的身体来说,她是愿意放下的,而且时开民还和她商量过了,没有直接给,这也是对她的尊重。

  时子瑗眼眸俏皮的一闪,直接问道:“妈妈,是不是只要让爸爸不要那么辛苦就好了?不用让爸爸两边跑?”

  “是啊,我是心疼你爸,要是能不让他两边跑就好了,你爷爷年纪大了,要是让你爷爷去处理水库的鱼塘,这要是出一个什么事,那就不好了。”林珍奇怪的看了眼时子瑗,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时子瑗眉目不动,笑容清晰,“妈妈,你可以让小舅舅来管理水库啊,小舅舅的为人您和爸爸都清楚,小舅舅上的那个工厂不是说快要倒闭了嘛,这样子的话,我们就可以帮助小舅舅了。”说着,时子瑗已经从林珍的身上放开了,她才不愿意让老爸、老妈无缘无故的就把财产给了别人了。

  “可是…”林珍迟疑。

  虽然时子瑗说的她很心动,但是她也深知自己婆婆那一家子,恐怕又会说她的闲话了,或者是说自己在排斥着他们,不让开民尽孝,这两种,都不是自己所希望的。

  “妈妈,你想想,真要是把水库给了小叔叔,小叔叔还工作着,小婶婶也在教书,这不是给着他们添堵吗?而且难道妈妈希望爸爸又回到只听奶奶的话那样吗?”

  时子瑗再接再厉,绝对不可以随随便便的将果实给了他们,这样的话,他们哪会感激,恐怕还会认为是老爸存心的,或者说着水库养鱼不赚钱,硬塞给他们的。

  时子瑗这么一激,林珍就想到了以前的事了,想来这水库确实不能给了小叔子,不然,恐怕还会搞出更多的事来。只是…自己的老公会同意么?

  “妈妈,你放心,要是你同意让小舅舅接手,瑗瑗就有办法来说服爸爸同意。”时子瑗看出了林珍的犹豫,也知道她在想什么,老爸那头,老妈肯定不好意思去说,那么就只有自己来说比较好。

  林珍只得点了点头,还是晚上回来看自己的老公怎么说。

  待时开民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时子瑗见时开民一回来就端上了一盆热水给时开民泡脚,惹得时开民一阵赞扬。

  “爸爸,瑗瑗听妈妈说您是要打算把水库转让给小叔叔?”时子瑗揪着时开民的心不错,思量斟酌的开口。

  时开民动作一滞,脸上的笑容给跟着停滞了,放下擦脚的毛巾,看着时子瑗,道:“瑗瑗,爸也是太忙了,想要多陪陪你和妈妈。”

  说话的时候ting小心的,时开民其实是怕自己的这个女儿会生气,毕竟去年的事女儿也是知道真相的。

  时子瑗面色一沉,敛下笑容,嘟起嘴,两弯明澈的眼睛有些氤氲,似乎是有些指控的味道,“爸爸,您怎么就不顾及妈妈呢?今天瑗瑗一回来就看见妈妈在哭您没有看见妈妈眼睛都红红的吗?”

  在洗浴间洗澡的林珍,听到时子瑗的话,洗澡的动作停止,随即一笑,这个女儿,该怎么说好。

  “什么?”时开民听到时子瑗的话立刻站起身,接着又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又半蹲下shen子,小声着急的问道:“瑗瑗,你妈妈真哭啦?”

  要真是这样伤了自家媳妇,那自己可真就该死了,还是宁愿自己忙点。

  “当然是真的,但是妈妈还说她同意了,就是怕爸爸被奶奶说。”时子瑗的眼神无比的真诚,丝毫没有一丝破绽。

  听到自己的女儿说‘奶奶’,时开民徒然站起,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妈,自己也想不到要做这样的决定。

  原来,李丽琴其实在私底下找过了时开民了,还专门哭诉了一番,说以前怎么对不起时开民这个大儿子,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还说时开民一家子到了县城里,见到他的机会就少了,然后再把小时候什么拉扯大的,什么兄弟之都扯了出来,再加上李丽琴一句‘儿行千里母当忧’‘半个身子都进黄土的人’,惹得时开民稍稍心软了。

  还有就是时建还和时开民说了时开贤的工厂不景气,说是要倒闭了,所以时开民才有那么一个想法,自己不在父母的身边,而自己的didi照顾着父母,自然是自己能出一份力就是一份力了,而且又那么巧的在皖金山开采到了金子,这金子可不像鱼,金子利润远远高于鱼的利润,所以就想着要把水库给自己的didi。

  这两件事时子瑗和林珍都不知道,当然也不想要知道。

  李丽琴找时开民这样说很简单,无非就是去年的那栋房子和今年时子瑗一家搬进了县城给刺激的,况且被自己的小女儿这么一加油,就乘着林珍和时子瑗不在的时候找上门了,要不然,时子瑗一家若还是家徒四壁的模样,才不是找上门,而且肯定会躲得远远的。

  所以时开民为难了,左右为难之中,无奈之下,他只好和时子瑗全盘托出了。

  时子瑗一听,蹙眉,据她的记忆来,小叔叔那家工厂在她前世重生那时候都没有倒过,而且小叔叔还升职了,但是爷爷说的话,也不应该会骗老爸,难道因为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