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躺着也中枪!(二更奉上)(1/2)

加入书签

  虽然时子瑗很迷茫,但是却从谢航辛‘他欺负了你’这五个字中听出了谢航辛的关心,谢航辛能够为了她和夜阑风这个打架大王打架,简直是出乎她的意外了,同时心里有突然一阵的愧疚,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谢航辛了,这个捡来的便宜哥哥,可真不错。

  想到这,时子瑗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她和谢航辛的家离得很近,这林珍买房子还是通过谢铭介绍的,这不,谢铭从来都要求谢航辛要带着她一起回去,只是上一个星期,时子瑗借口去了林珍的丸子作坊,所以谢航辛才躲过了被谢铭大的一劫,不过,这样次,时子瑗肯定要和谢航辛这个别扭的小孩子一起回去了。

  追上了谢航辛,时子瑗又拉着谢航辛到她的家里,本来她是想要谢航辛去诊所看一下的,但是谢航辛硬是不肯,时子瑗只好在家里给他弄一下了,省得回去被现了,肯定少不了一顿骂。

  谢航辛看着时子瑗小心翼翼的帮他在手上上着红药水,顿时突然那憋了一年之久的郁结之气消散了不少,那本一脸臭屁的表收敛了,换上了一副得意的笑容,一顿打换了一个那么可爱聪明的妹妹,值了。

  “航辛哥哥,那个夜老大什么时候欺负瑗瑗了?瑗瑗都没有感觉。”时子瑗上完药,眨着清幽的眸子看着谢航辛,奇怪的问道。

  被时子瑗看着的谢航辛突然移开了眼,刚刚得意的笑容也敛下了,带着些许的恼羞,“你第一天和他一起坐的时候,我看到他甩都不甩你,还给你冷眼,然后我就想着,我的妹妹,什么时候让人这么不待见了,所以,我左思右想,那天在路上喊着你,你竟然叫我全名,然后我就不服了,凭什么你不喊我哥哥了,肯定是因为他欺负了你,我没有给你找回来,所以你不喊我哥哥了,然后我就找他单挑了…”

  谢航辛这话说得时子瑗哭笑不得,她明明记得这个干哥哥不是一点都看不上她的么,而且每一次看到她就会给她白眼么,怎么就因为别人给了她白眼,他就不服了,要保护自己了呢,只能说,以前的那个白眼,其实都是这个谢航辛干哥哥自尊心受挫,所以才每一次看到自己就不爽,其实心里早就当自己的他的妹妹了。平南文学网

  “航辛哥哥,夜阑风翻了白眼给瑗瑗,但是瑗瑗有回过去的,瑗瑗一直以为哥哥不喜欢瑗瑗,所以才不理瑗瑗的。”说实话,这个干哥哥能为她做到这样,她心里很感动。

  “有还回去么?”谢航辛倏地增大了眼睛,那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明显就是一个吵着要吃糖的孩子,然后吃到了比糖更好吃的东西的表。

  时子瑗不由失笑,捂住了嘴巴,“航辛哥哥,瑗瑗有还的。”

  被时子瑗一笑,谢航辛的脸有些微红,转过了头。

  “航辛哥哥,其实瑗瑗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一直以来都对瑗瑗没好脸色?”

  这确实是时子瑗不明白的地方,在第一次一见面,这个干哥哥就一直盯着她不放,到今天以前,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谢航辛嘟着嘴,半响,才道:“瑗瑗,其实哥哥在第一次见你之前就听过了你的名字了,那次,爸爸第一次见你,然后回坐在车上,就一直对你夸赞有佳,爸爸从来就没有夸赞过我,我的成绩不好,爸爸虽然会说,但是那一次却和我说,要是我有你的一半好他就知足了,然后我就开始不服你了,虽然你很可爱,也很聪明…”

  原来是这样,时子瑗心想,我这是躺着也中枪了。

  晚上,林珍回来看到了谢航辛也在,也就忙着去煮饭菜了,这谢航辛在林珍和时开民的面前一向来还算是乖孩子,因为谢铭对时子瑗很好,所以林珍和时开民秉着农村人纯真的思想,对谢航辛那可是好得不得了,有好吃的都给他端去一份。

  时开民因为参与了皖金山的开,所以最近都比较忙,回来的时间都是和谢铭一致的,因为时子瑗知道开采皖金山的金子,那绝对是有赚头的,也就没有太过担心,但是有一点,时子瑗的意见还是很有用的,那就是保护人身安全,因为这个时候的人一般都想不到这一点,她这样一提出来,立刻就shou到了谢铭的支持,要是下去开采的人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那么他即使成功的开采了金矿,那也会让他愧疚一生的,这不,时子瑗在谢铭的心里又多了一个福星的称号,心里越的对自己认了时子瑗这个女儿是对的。

  经过了这个事,在星期一刚刚进教室,谢航辛就亟不可待的宣布了时子瑗是他的干妹妹,谁也不许欺负她的宣,搞得时子瑗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大家都把她看成是动物园的稀有物了。谢航辛家里有钱大家都知道,这时子瑗一身的乡土气息,怎么也和谢航辛搭不到边啊,但这偏偏就搭上了边,而且这个边还不小。

  而夜阑风听到了谢航辛的宣,不由一怔,想要两天前的事,原来是他误会了。

  最激动的莫过于是萧飒了,在听到这个事后,萧飒立马就将时子瑗拖出了教室,准备‘严刑拷打’。

  “瑗瑗,我怎么就不知道这个谢航辛竟然是你干哥哥,我都认识你那么久了,你从来就没有告诉我。”

  时子瑗mo了mo因为激动而两肩颤抖的萧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嘴巴里的两排整整齐齐的皓齿,“飒飒,你这不是知道了嘛。”

  这萧飒可是一个雷风厉行的主,她很直爽,也很干脆,这次她质问时子瑗那是因为她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萧飒冷哼一声,猛然转过了头,高高仰着,露出如玉藕一般白xi的脖子,“我是你的朋友,你怎么能现在告诉我呢,我不理你了。”

  时子瑗不得已拉住了萧飒的手指,不停的摇晃,“飒飒,你就原谅我吧,你就原谅我吧…”

  在时子瑗说了好多句之后,萧飒还是冷冷的哼着,一点也没有打算原谅时子瑗的意思。

  “飒飒,最多,最多,最多我就把今天中午的肉全都给你吃了。”时子瑗蓦地低下了头,明澈的眼眸里闪过jing光,萧飒可是对肉类食物最没有抵抗力的,这一招,应该有用吧。

  “好,那就这样决定了,今天,明天,不,加上后天的肉都给我吃了,我就原谅你了。”萧飒这话,简直就是在时子瑗落音的下一秒就说了出来。

  顿时让时子瑗有一种被设计的感觉,莫不是这妮子本来就一直在等着她服软,然后盯紧了她的肉的吧,不过,这件事确实是她的理亏,而其自己也不喜欢吃太多的肉,“好好好,这个星期的肉都给你了。”

  “耶,航子,你出来吧,你看吧,我说了瑗瑗肯定会把肉给我吃的,你还不信。”萧飒对着门口大声叫了一声,表得意无比。

  时子瑗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三十大龄的人还会被这么一个九岁的小孩子给忽悠了,不过,她确实给忽悠了。

  原来,谢航辛和萧飒本来两人就像是哥们一般的好,因为最近萧飒和时子瑗走得进,所以最近没有看见萧飒和谢航辛怎么说过话,而且时子瑗本来就不喜欢太过关注外部事物,这被设计这一条,她是坑定了。

  谢航辛从教室里出来,一手指着时子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