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认干亲(1/2)

加入书签

  林珍的脸上满是急色,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她身后站着的人,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缓和了气息,这才告知。

  原来自上午时开民去县城买菜然后就没有回来过,林珍问了一起买菜的人,都说是去买水果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但是中午,到现在晚上还是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林珍当然着急了,这在路上耽误也耽误不了那么久啊,这都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了,这不,刚刚看到齐云来,就忍不住、急急的拉着齐云出来说了这件事。

  站在林珍身后的时子瑗听完了林珍的话不由着急了起来,一把上前抓住了正要离开的齐云,眨着含着氤氲之色的眼眸,软软的开口恳求,“齐叔叔,您带瑗瑗一起去找,瑗瑗要和您一起去。”

  时子瑗心里是着急,但是没有像林珍那般,她觉得她对县城的地况比较熟悉,一起去找当然比较容易,但是她的行为却惊到了陆羽。

  “瑗瑗,你下来,要去找,哥哥这还有小车,你这现在做摩托车就不要冻着了。”陆羽立刻就抱住了时子瑗,略提高了声调呵斥。

  深邃的黑眸铮铮的凝着时子瑗,那稠密的睫毛打颤着,陆羽知道,家人对于时子瑗来说,是个多么重要的存在。

  林珍贝突然出现的时子瑗一吓,被时子瑗说出的话一怔,这会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在微弱的灯光和暗淡的月光照射下更显突出。

  看到时子瑗被陆羽拦住,内心稍转平静,本焦急的眼神也渐渐消散,抬步上前两步,抚摸过时子瑗的额际,轻柔的声调,“瑗瑗,爸爸没事的,很快就回来了。”

  象牙般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陆羽那光滑如白玉的尖细下颚,时子瑗眨了眨眼,桃红色的唇瓣似乎抿了抿,环视了下众人,平缓了下刚刚激动的绪,自己怎么就不能理智的对待事呢?

  “瑗瑗,你爸爸会没事的,叔叔会帮你找回来的。”齐云眸色下沉,坚定的说道。

  “嘟嘟嘟——”

  “嘟嘟嘟——”

  小车的声音?

  这地方,这小村子,除了陆羽的那辆,谁家还有小车?

  闪亮的车灯直直的射在了他们的身上,一辆黑色光亮的小车缓缓的朝他们靠近,众人受不住那光亮,只得用手稍稍挡住那股亮灯的视线。

  “嘟嘟——”

  小车在离他们三米处停了下来,接着‘喀嚓——’车门持续被打开…

  走出来的竟然是消失六七个小时的时开民和时建,还有——谢铭和一个小孩子?

  时子瑗马上就挣脱了陆羽的怀抱,蹬着小脚急匆匆的跑到了时开民和时建的面前,那娇俏的脸颊在车灯的照耀下越的明显,那桃红色的唇瓣微张,“爷爷,爸爸,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

  幸好没事回来了,不然时子瑗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谢铭微微眯着眼看着时子瑗,双眸狭促,这个小女孩看上去还真真天真可爱,那双灵动的黑眸明显的带着一抹担忧和欣悦,只是这短短的头丝略显不足,应该要长头扎起来更加的可爱吧。

  接着跑上来的是林珍,只见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倒是先向着谢铭打了招呼,“谢先生是吧,谢谢您送开民回来,这不,我正想着要去找了呢。”边说还边指着齐云道。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在街上刚巧碰上了。”谢铭噙着笑意,眼睛已经从时子瑗的身上移开,转看了林珍。

  这个应该就是时开民的老婆了吧,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农村妇女。

  这个时候的林珍经过在丸子作坊接触的人多了,然后这穿着打扮等全都一一改变了不少,这地也不种,又没下田,这本来有些暗黄的肌肤已经在这短短的一年变白了不少,这农村里的乡土气息也收敛了不少,这不,看上去,还真不像是农村的。

  陆羽是在时子瑗挣脱他的那一刻就急急的追上了他,他连看了都没看一眼谢铭,当然,还有谢铭那辆车。

  不过就他这样有着气势威严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陆羽这个人呢,在陆羽从林珍身后绕过的时候,就那么惊鸣一撇,就感觉到一股子不同的气势,他当然不由多看了两眼,这个男孩,似乎…很熟悉。

  沐云这会慢条斯理的走了上去,看到了谢铭,稍稍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笑着走到陆羽的身旁,“少爷,那大小姐的礼物…”

  陆羽不由蹙了蹙眉头,高挺的眉峰揪起,眼睛没有从时子瑗的身上移开,“沐叔叔,我看还是等一会好了。”不就是个礼物嘛,再大也就是个礼物而已。

  这话一说,仿佛沐云的额头上冒出了些冷汗,这再等一会可不行啊,这礼物可是大小姐千叮嘱万叮嘱的一定要早点打开,要让时子瑗一听到有礼物就打开,他是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但是这大小姐他可是得罪不起。

  “少爷,我看这…不好吧,大小姐特地交代…”他这话还没有说完呢,他那小车里竟然出了‘咚咚咚’的声响。

  众人一怔,齐齐看向了那辆银灰色的小车,也就是沐云开的那辆。

  离那小车最近的赵世宇一,向后退了几步,微微颤抖的的声音,“这车上有人…”

  沐云更是手忙脚快的上前,一把拉开了车门,‘喀嚓——’一声,双眸铮铮的看进车里。

  沐云他以为的是陆海萱在车里,所以才那么紧张,这会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就大大的一个礼盒在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刚刚那声音应该是这个箱子倒地了罢。

  但下一秒他就浑身颤了。

  “沐云,你给我打开,这什么破箱子。”

  这声音,明明显显的,就是陆海萱高调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恐怕是在里面带了太久了。

  “大…大…大小姐。”沐云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时子瑗和陆羽听到这声音,皆一怔,时子瑗眼底划过一丝兴奋,而陆羽则是黑眸一沉,这个姑姑怎么又来了。

  时子瑗和时开民说了声‘爸爸,我’之后便小跑至那辆银灰色的小车那去了。

  当她跑过去的时候,沐云正在手忙脚乱的解着套在箱子上的红绳子,额头上的汗水直直的留下了脸颊,然后留至他的内裳中,气息有些沉重。

  “姑姑,你怎么把自己当成礼物来了?”时子瑗嗤笑着说道,高高扬起眉角,明媚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好笑的意味,她可没有想到这个陆海萱还有那么可爱的一面,竟然把自己装在了一个箱子里,她这般形象不就毁了么?

  终于,沐云松了一口气,因为箱子解开了,这陆海萱也从里面出来,还是一身时尚的装扮,只是那高跟鞋已经不见了,如海藻一般长长的波浪丝已经变成了直,肆意的倾泻在她的肩膀和后背,看上去别有一番滋味,倒是清纯了不少,一改成女人的气质。

  时子瑗一看,才两天,就变了一个人了,这陆海萱还真‘善变’。

  “怎么?认不出我来啦?”陆海萱妩媚的掀了下她那一头及臀的丝,美眸眨了眨,这外表变了,这性子还是一个样。

  时子瑗俏皮的勾了勾嘴角,使出力气,一把把车内的陆海萱拉了出来,其实是陆海萱压根没用力,不然就凭时子瑗那小身板哪能拉动她。

  她们这般说着,而另外一头,谢铭已经被时开民和林珍拉进了新房子里去了。

  谢铭本来就怀疑着陆羽的身份,这沐云一出现,再加上一辆小车,这足够证明着陆羽的身份不一般,但是他的身份也不一般,何况还是一个小孩子,他也就没有怎么在意。

  这齐云拉过了赵世宇,肯定是和他们一起进去的,这谢铭他倒是见过那么一回,不过谢铭是记不得他的。

  他们走之前,时子瑗一直感觉到似乎有一道意味不明,含着恼羞的灼热视线看着她,她可以确定肯定不是陆羽,陆羽看她的眼神不是这样子的。

  “你怎么又来了?”嗓音带着一股气愤的意味。

  陆羽对陆海萱是没什么好脸色的,刚刚把她送走,这会才过几天又来,他自然不高兴,这一不高兴,语气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陆海萱轻轻的‘切’了一声,优雅了的转了个身,完全无视陆羽那双暗藏着多种不明的眼神,理了理时子瑗及肩的头,“瑗瑗,这回姑姑给你带了好多的东西,有洗露、沐浴露,还有什么防晒霜,驱蚊的,一一都带了,这就是给你入住新家的礼物了,我呢,是一个惊喜,怎么样?有没有很高兴?”

  那眼眸明显就是一个等待被夸的孩子,她和时子瑗倒不像是个正常的大人对小孩,而是两闺蜜了。

  “真的啊!”时子瑗一喜,明媚的眼眸睁得大大的,她没有想到,这陆海萱竟然想得那么周到,什么都买了。

  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哪那么好,刷牙的即使是牙膏,也是劣质的,时子瑗前世可就只刷黑人系列的,其他的牙膏用不惯;最最最重要的是,时子瑗还现她现在洗头洗的是肥皂,压根洗了就伤头,到现在,她的头还是没有一点光泽,想养长头也不能养,不然这一年过去了,自己至少也得长到可以扎了,她不是没有到县城里看过,但是都找不到合适的洗露,当然也就没买…

  陆海萱修长的手一挥,“沐云,你到后背箱将东西拿出来,一一放进瑗瑗的家里。”

  陆羽听闻,稍稍缓和了脸色,只是他一想起着几天他过的日子,又不淡定了。

  “姑姑,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回去了。”

  而陆海萱美目一眨,不屑道:“我才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呢,明天我就要走了,今晚我就得回市里去。”

  她这趟的专门来看时子瑗的,她这一出国,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三年,所以她带的东西简直在时子瑗家三年都用不完的生活需用品,满满的一后背箱,看得沐云眼神颤,他怎么就不知道陆海萱大小姐什么时候放上去的呢。

  她这一说,陆羽那不淡定的神色就淡定了。

  她们边说边走着,这都到七点了,时子瑗家这晚上还是来了许多的人,不过大多的男子,这陆海萱和时子瑗、林珠这众多的人坐在同一张桌面上,而那赵彦和谢铭的身份都不一般被安排到了一个里屋坐着,另外的林奇和时建两人倒是一桌子坐在了一起,这两家亲家除了那年林珍和时开民结婚的时候坐在了一起之后就从来没有在同一张桌子吃过饭了,两人喝酒、划拳什么的…

  吃完饭后,陆海萱果然走了,谢铭和赵彦两人留在了时子瑗的家里,因为两人实在是喝得大醉,直说不回去了,也就留在了三楼的客房去了。

  时子瑗也终于知道了她被谁一直气愤的盯着了,原来是谢铭的儿子谢航辛,这个八岁的小孩子的眼神从来就没有移开时子瑗,时子瑗心里纳闷着她都不认识也没有见过,怎么就被人给惦记上了呢。

  陆羽和凌霄、何小燕也在十点钟回去了,而这赵世宇和谢铭两人四目相对,被林珍安排到了时子瑗旁边的一间房,原本是时子瑗didi宝宝的房间给了他们先凑合着睡了。

  翌日,时子瑗是在林珍的呼喊声中醒来的,待她下去的时候,这赵彦、谢铭,还有他们的儿子赵世宇和谢航辛都坐着在吃早饭了。

  时子瑗面色顿然一窘,急急忙忙的到了厨房梳洗了一番,五分钟就搞定了,出来,急匆匆的就冲到了时开民的身旁,准备吃饭。

  “开民,你这个女儿倒是很有意思。”谢铭放下筷子,笑呵呵的看着时子瑗道。

  这小女孩竟然一点都不怯场,直冲上来就吃饭了,眼睛里完全对他的探究毫无反应,不能说是太傻太纯,只能说她是太细心,而且太大胆了。

  时子瑗其实不是没有感觉到谢铭看着她的眼光,只是她把她的羞愧都紧紧的藏进了心里了,她面上可是淡然一片,一点都看不出破绽。

  时开民一把给时子瑗夹了青菜,一边应声,含着股笑意,“这孩子总是毛毛躁躁的,没个形象。”

  “不不不,你这女儿我可是喜欢得紧,要不,开民,我们来认个干亲?我想认瑗瑗做我的干女儿。”谢铭第一次见到时子瑗就喜欢得不得了,这会再看时子瑗,心里这有一股想要女儿的愿望就愈的期待了,这不,毫无预兆的就说出了口。

  时开民呆了,时子瑗愣了,谢铭火了,赵彦和赵世宇没来得极看。

  “谢兄,您真是说笑了,这认干亲,我这…”时开民明显的知道了一些谢铭的身份不一般,他这些个大半年虽然接触了不少的有钱人老板,但还是难以改掉农村人股子里的纯真,这不,他认为是自己攀不上呢。

  谢铭不看时开民,他只看着时子瑗,时子瑗此刻的形象很出丑,一口还未夹进嘴巴的菜就这么挡在了嘴门边。

  时子瑗惊讶得说不出话,这个未来一县的富竟然说要认她做干女儿,这…这…这…简直比天上掉馅饼还要让她震惊。

  “瑗瑗,你说想不想做叔叔的干女儿?”谢铭嘴角噙着笑意温柔的问道。

  终于反应了过来,水汪汪的眸子闪过错愕,前世老妈是有过让她认亲的打算,要认的那家家庭生活状况很好,但是就是自己一直都撇不开话,叫别人一声‘爸’,那么这一次,是否和前世一样呢?时子瑗心里有点被搅乱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这个谢铭的身份和他未来得到的财富,自己要是做了他的女儿,那还不是明显的富二代了;另一方面,自己好像很难开口叫另外一个人叫‘爸’…

  正在这僵局之际,林珍的声音从时子瑗的头顶上响起。

  “诶,大家怎么都不吃,是不是菜都凉了,要不我去热过一下?”

  终于有一个说话的了,谢铭把头转看林珍,那深邃的黑眸里扬起了笑容,嘴角浅笑,“林珍,你这女儿我想要认她做干女儿,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

  面容一滞,林珍停止了正要端菜的手,接着一喜,自己的女儿算过了命,在十岁之前肯定是要认一个干亲,这事她都还没有和老公商量呢,这就送上门来了一个,而且这个谢铭似乎家里况不一般,怎么会想到认自己的女儿为干女儿呢?

  其实这谢铭他心里也有打算,自从那次让小夏去查了时开民的底,心里就对时开民上了点心,认为这时开民可以收归自己所用,这时开民老实,但是又不缺精明,这完全是一个做老板应该有的样子,自己正要干一番大事,需要找合作人,这时开民倒是可以作为其中一个;这时子瑗他也喜欢,人不仅可爱,而且聪明,这认干亲一认,他可就和时开民一家有亲戚关系了,这一层,更加为自己要做的大事作为参与者的保障。

  沉吟一刻,林珍觉得这法子行,省得还要找过一个人家,“谢先生…”

  “不不不…叫我谢铭就好了。”谢铭忙打断了林珍的话,这称呼可表示着人的亲疏。

  林珍也不推托,“谢铭,瑗瑗今年是七岁了,本来我到寺庙里求了她的命,显示说是要在瑗瑗十岁以前认一门干亲,本来我这段时日还托人去问了问,这都还没消息,没想到,您这就来和我说了,反正我是同意了,您这门干亲可是我们家高攀了。”

  时开民蹙了蹙眉头,看了眼林珍,自己有告诉过自己老婆他的身份,这谢铭不是一般的人,这老婆怎么就答应了呢。

  果然,时子瑗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前世的时候就在八岁开始就被林珍带着到别家走走,实质上是带着目的的,原来是相信寺庙求签的,前世没有认干亲,硬生生的被林珍压着认了一座桥,这外婆还在时都叫着她‘小桥,小桥’的,不过,这一世,怕是不能这样叫了,因为还有小舅妈叫做‘小桥’。

  “谢铭大哥,这件事我老婆她不能做决定,我决定把这事交给我的女儿瑗瑗,要是瑗瑗答应叫您一声‘干爸’,我没问题。”时开民倒是很尊重时子瑗,一如前世一般,硬是没强迫让时子瑗叫过别人一声‘爸’。

  这话一说,这桌子坐的众人都齐刷刷的看向时子瑗,时子瑗顿时坐如针毡,想要走,又不能走,这把事都推在她的身上了,难道自己要像前世一样就是不认吗?不,这一世,她要改变,她不允许再出现前世一样的事。

  “干爸。”

  这两个字干脆、利落,实则在时子瑗的心里却辗转、纠结了多久,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好好好,欸,女儿。”谢铭很高兴,一连说了几个好字,证明着他此时的兴奋。

  接下来的暑假日子,时子瑗过得很忙碌。

  先是桓答应了她的要求,她也答应了桓二八分的打算,拼命的赶了十几副包包款式出来;接着就是认干亲的一系列事,这认干亲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还要请人吃饭,找人见证,这一来二去,半个月下来,时子瑗终于瘦了回去;然后就是卖了草药,赚了一大笔的钱,比时子瑗预计的要多得多,和李沁这么一分,倒是分了两万块。

  先前凌霄叫陆羽买的东西也见分晓了,原来这凌霄是打算在草药拔完之后种其他的东西,至于种什么,凌霄可是准备了足够的时间实验了很久,就是时子瑗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凌霄老是在李沁的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了,这样一来,时子瑗出资,凌霄搞研究,也是五五分,至于李沁,他是不在乎的。

  两个月的日子一晃而过,又开学了,只是让时子瑗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在肖艳的班上,这让她吹嘘了很久,这算什么事,不想见到海偏偏见到了。

  肖艳对时子瑗的态度不冷不热,上课就上课,下课就下课,倒是让时子瑗轻松了不少,也省了不少心。

  时光飞逝,当嫩枝变成了茂林,当茂林脱落,当寒风袭身,当暖意来袭…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今年年初,谢铭果真如时子瑗所知道的那般,开采了皖金山的金矿,不同的是,这金矿,时开民参了一股,占百分之十,待时子瑗知道的时候,都高兴的要跳起来了,这富二代她可是做定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时子彻,时子瑗的didi宝宝,这时子彻这名可纠结了时爸很久,因为这个名字不shou李丽琴的待见,但最终还是确定了这个名字。现在的时子彻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小胖子,嘟嘟的脸,走一步路,他脸上的肉就颤一颤,时子瑗经常喜欢叫他‘嘟嘟’。

  林珍的丸子作坊已经被搬到了县城了,那规模更大了,人也更多了,林珍也是越的闲适了起来;时开民因为参与了开金矿那股,那所有的钱都投了进去,但是这水库他可是没有放弃,照样养鱼,照样卖鱼,那金矿,他压根就不用担心。

  国旗下,时子瑗、赵世宇、何小燕三人正在升国旗,她们三个人现在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也是少先队员的一员,这升国旗的任务一个星期便有那么一次,在前世,时子瑗可从来没有这待遇,前世虽然拿着‘学习积极分子’的奖状,可是做班干部她最高的就是做了一个小组长。

  她们升完旗,按照惯例应该是可以直接回教室了,但是今天却被留了下来,据说,校长有话要说。

  赵彦严肃的站到国旗下,两手放在了背后,“咳咳~今天呢,我留下你们,是有一件事要宣布,这个事关乎到你们今后的学习、生活。”

  他这话一说,这底下的学生立马就‘热烈’的讨论起来了,这窸窸窣窣的声音层出不止。

  “大家安静一下,听校长说。”古板的声音,是教导主任。

  待差不多安静了,赵彦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学校将要进行一次文艺表演,每个班级必须出两个节目,因为是上级领导要来我校视察,我们学校能不能进行修葺,就要看同学们能不能给领导们留下一个好印象,你们说,有没有这个信心?”说到后面赵彦加大了声调。

  “有!”齐声回道。

  时子瑗美目一动,前世是这个时候吗?记得前世是自己在十岁的时候才举行了全校的文艺活动,现在自己才八岁而已,一样是三年级,难道现在,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改变了?把很多事都提前了吗?不过自己知道,这修葺学校的事在前世是有过的,是在自己五年级的时候,这次要是让那些领导满意了,可不止修葺学校那么简单,连赵彦都被调走了,听说是被器重升职了,就是不知道升哪去了。

  接下来就是老师们的作用了,校长这么一说,老师们哪敢忽视,这不,一上课,赖加裕老师就开始说起来了。

  “同学们,今天校长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你们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还是一如既往的沙哑之声,面色依旧严肃。

  “老师,我有一个想法,我会跳舞,可以组织五六个人去跳舞。”李婷婷永远是个擅于让人注意的人。

  她现在的穿着是越的时尚了,性子却从未改过,自两年级开始,这时子瑗、赵世宇、何小燕三人就稳稳的霸占了班级前三名,她最多只能挣那么一个第四名,所以,一直以来,她对时子瑗的仇视都没有变过,不过时子瑗是不在意的。

  赖加裕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赞赏道:“这个想法好,有积极性,李婷婷,你有信心将这次跳舞搞好吗?”

  李婷婷自是点头的,自从她在去年去县城报了个舞蹈班,都没有机会来炫耀、炫耀,这回有机会,自己可一定要狠狠的抓住。

  “老师,我完全可以。”说着,她还冷冷的撇了眼时子瑗的方向,哼,她就不信,这次,这个小丫头还能胜得过她。

  李婷婷心里可是有万分的把握这次绝对风头胜过时子瑗,为什么呢?因为她知道,时子瑗压根就没有报过什么班,除了学习,就没有见过时子瑗学过其他什么了,所以她是胜券在握。

  但她却看到了一脸悠闲的时子瑗,似乎还在打哈欠,心里的不满又把刚刚的喜悦代替了。

  “那好,这跳舞一个节目就让你来负责,但是学校要求要两个节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