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小姨的烦恼(二更-万更)(1/2)

加入书签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被陈小桥这么一说,时子瑗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莫不是…

  猛地重锤了下她的头颅,她怎么能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事。

  “小舅妈,我们快去妈妈那里,然后就到外公那里。”

  要是出了什么事,她真的要一辈子都后悔了。

  眼眸暗沉,担忧,羞愤,齐齐出现在时子瑗身上。

  “哎呀,你这孩子,干嘛打自己?我们现在就出。”陈小桥看到时子瑗的动作,不由说道。

  接着陈小桥就不由分说的拉起了时子瑗的手,而时子瑗此刻也只能是紧紧的wozhu了陈小桥的手,心里一直祈祷着,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幸好陈小桥来得及,连吃饭也是在时子瑗的催促之下冲冲买了两个包子解决了,总算赶到了一班车。

  “瑗瑗,你怎么赶怎么急,这孩子,这外公又没什么事,只是应该要回去帮忙阿珠填志愿表,还是你太久没看到你didi了,想看didi了吧。”

  坐在车上,陈小桥终于有了说话的空间,看着时子瑗一脸的急色,一脸的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时子瑗想着她弟弟了。

  时子瑗听完陈小桥的话,也觉得自己表现的太不正常了,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吧。

  勉强扯出一抹浅笑,朝陈小桥道:“小舅妈,瑗瑗就是太想要看到didi了,都好久没有见到了。”

  这放暑假时子瑗一心忙着她那草药,都没有时间,心里也想着,房子快要装修好了,这didi也就快回来了,所以也就没有。

  “唉,害小舅妈以为你干什么那么急着,没事,你didi养得现在是又胖又白,又乖巧,小舅妈都好喜欢。”

  听时子瑗这么一说,陈小桥也缓缓吁出一口气,换了换气,眼眸上扬,眼底带着股羡慕,要是自己现在有个孩子该多好。

  时子瑗看着陈小桥那种微微娇羞、红润的脸,一向往着的双眸,这个小舅妈前世并不是这个,所以自己并不知道这个小舅妈后面到底会生什么事。

  “小舅妈,您也生个小didi或者小妹妹吧,到时候瑗瑗就可以抱他她了。”看着那样子,很明显,小舅妈是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了。

  被时子瑗这么一说,陈小桥蓦地低垂下了头,那薄薄的耳根子瞬间红透,佯装恼怒,“瑗瑗,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这种事,在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在公众场合说出。

  而陈小桥,也是个脸皮较薄的老实人。

  时子瑗被陈小桥这么一娇一柔的面色一染,刚刚那丝紧张感有些微微舒缓了,但那根紧绷的玄却依旧存在。

  知道小舅妈是个脸皮薄的主,时子瑗也没有多说,心里想着事,就这样一路无话。

  约莫半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林珍所在的丸子作坊。

  林珍在算钱,林宝在看着柜子处。

  “诶,小桥,瑗瑗,你们怎么一起过来了?”林宝看见她俩,马上热络的过来打着招呼。

  时子瑗的眼前立马就是一人肉大垫,心里很想呼唤一句:大姨,您老可不可以减减肥。

  陈小桥看到林宝不像看到时子瑗那么随便,规规矩矩的叫了声,“大姐。”嗓音柔ruan有度,不大不小。

  “大姨,你看看,你怎么还没有瘦下去?”时子瑗一开口就是林宝的减肥问题。

  这减肥问题还得从上次林珍被抓那次说起,那天去找时爸碰到了肖艳,肖艳说她是像头猪似的,那时过后,时子瑗一到这就开口闭口的就是林宝的身材问题,这可是个大问题。

  大姨夫是个有身份的人,好歹是吃公家饭的,这多少也有应酬需要大姨出面,这身材问题可直接关系到面子问题,时子瑗现在防着要林宝减肥,就是为了林宝以后的生活。

  林宝脸色顿然一囧,不好意思的看着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拉起时子瑗的小手,半蹲她那丰满的身躯,“瑗瑗,我就多吃了一个包子,你看没减吗?我怎么感觉我浑身轻松了不少。”

  说着,林宝还放开时子瑗的手,在时子瑗面前‘风’的转了一圈,接着道:“怎么样?是不是瘦了?”

  时子瑗面色一沉,低哑着声调,拉下林宝,靠近她的耳际,“大姨,你这样子,下回碰到我那小婶婶,她铁定说您的,您到时候就别说瑗瑗没提醒你。”

  “什么?”林宝一听,立马跺脚。

  “我要减肥,我一定要减肥,瑗瑗,明天,不今天,我就少吃点,平衡就好。”

  果然,女人都需要被刺激的。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时子瑗的刺激会维持多久。

  和林宝这么一耍,林珍也走过来了,这会她们的悠闲,是因为这丸子作坊最近多请了两个人,不然是忙不过来的,这生意的越做越大了,客户也越的多了起来,这几天齐云和林珍也在商讨着是不是应该要把这丸子作坊移至县城里去,这一来一回的送货,可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大姐,二姐,我这是来告诉您,爸晚上叫我们回去的,早点回去。”陈小桥浅笑着道。

  “是啊,是啊,妈妈,大姨,我们早点去外公家去吧,我们现在就去吧。”时子瑗立马附和,不过她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她这就是来通知一下。

  果然,林珍反驳了,“瑗瑗,你看,现在才下午两点呢,要不,你和小舅妈先回去。”

  林宝也点了点头,这丸子作坊至少也得忙到六点,现在才两点,哪那么快下工。

  “小桥啊,你就先带着瑗瑗回去,我这现在还有点忙,等会忙完了,就马上到。”林珍笑着对陈小桥道。

  这个弟媳妇长得清秀,也礼貌,而且对待自己的爸妈如亲生父母一般的孝顺,没有枉废自己当初极力支持。

  “好的,二姐,你不知道,这瑗瑗一路到这的时候就一直嚷嚷的要去看didi呢,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们忙,到时候您们回来就可以吃饭了。”陈小桥难得一次在她们面前说那么多的话,微微似乎有些紧张,看她那扯着的衣角就知道了。

  时子瑗其实很奇怪,这个小舅妈在卖包包的时候就正常人一样,完全毫无紧张感,这一碰到她这一边的亲戚就紧张,要不是看到小舅妈卖包包的样子,时子瑗还真会认为自己当初是不是选错了人了。

  时子瑗不知道的是,陈小桥一直对林家一家人感激着,若不是林家,她的日子不会过得那么好,可能现在就在田里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而且还要被人骂,甚至是打,现在有这样的日子,她很感激老天让她碰上了这么一户好人家。

  “好好好,你们先回去,我们会早点回去的。”林宝此刻恨不得时子瑗赶快消失,因为她现她现在肚子饿了。

  回外公的路上是骑着林宝的自行车的,一路上,时子瑗心中惶惶,身子晃晃,一刻都不停歇,终于到了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揪的。

  “我就要填那个上海戏剧学院,我的分数我自己猜得肯定不离十,为什么你就要我报那个a市卫校,我不要。”

  还未进屋,时子瑗和陈小桥就听到了林珠那般咆哮的声音,带着愤怒,带着不甘。

  时子瑗一顿,下一秒,小腿立马往屋子里跑去,那速度,简直要超越她前世跑五十米测试的时速了。

  她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外公会住院去了,那是因为小姨高考填写志愿,小姨和外公意见不合,两人大大吵起,然后小姨离家出走,外公却倒下了,留下了病根,而小姨终于屈服了外公的意见填了a市的卫校,却在以后的人生都留下了遗憾。不行,这一世,绝对不能让两个疼爱着自己的亲人再次shou到这样的伤害,现在阻止,应该还来得及。

  “阿珠,你爸也是为了你好,这a市的卫校也是数一数二的,你怎么就硬要去念那个什么搞戏剧的呢?”江欣满脸的疲惫劝慰着自己疼在心坎的女儿林珠。

  林珠的脸上立刻布满了不可思议,看着江欣的眼神变得陌生了起来,哽咽着声音,“妈,您不是一直支持我的吗?您怎么…”

  下一刻,眼角已经落下了一滴眼泪,而眼眶渐渐的模糊。

  “你要给我填了那什么戏剧学院,你就不要认我这个做爸的,你看看隔壁村的如花,好好的一个人,读了那劳什子的戏剧学院,一开始也不是说是演戏,你看看,现在落个什么下场,大着肚子回来。”林奇浑身抖,脚步不稳,一手指着林珠,苦口婆心的劝道。

  那幽深似潭的黑眸带着一股不忍,却倔强的坚定。

  这个女儿,可不能就这样毁了。

  “爸,我不会像她那样的,我一定会扬名,我不会让那样的事生在我的身上。”林珠也同样是一脸的坚定,丝毫不退却。

  她知道爸是为了她好,但是她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梦想,而且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不可能会像那个如花一样的。

  “扬什么名,我林家不需要这样扬名,那卫校有什么不好,以后出来好好的找份工作,稳定。”林奇呼吸声渐渐的沉重了起来,一手紧紧的捂住了xiong、口处,那白的丝更显苍老。

  时子瑗一看,不行,这样下去,悲剧一定会重演的。

  箭步上前,拉住了林奇的下摆,氤氲着眼,沙哑着声调,“外公…”

  声音糯糯的,带着丝胆怯,带着丝害怕。

  外公疼惜她,肯定会因为她这样子而平息一些怒气的。

  这时,陈小桥也急匆匆的赶了进来,气喘吸吸,“爸,妈,怎么啦?不是说等大姐、二姐她们回来了再商量么?”

  “瑗瑗,瑗瑗来啦。”林奇看自己的外孙女似乎被自己吓倒,缓了缓气息,半躬下shen躯,温和道。

  “外公,你为什么要骂小姨,瑗瑗怕怕,是不是小姨不写作业?”时子瑗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被吓倒的声调。

  林奇不由失笑,充满老茧的手mo了mo时子瑗光滑细嫩的脸颊,“瑗瑗,不要怕哈,外公没骂小姨,外公就是声音大了一点,以后不会了。”

  而另一边,林珠也被劝解着。

  “阿珠,你爸的身体你也清楚,你看,你爸这么激动,要是气出个好歹来,那怎么办?你的事,晚上等你姐她们来了,好好的和你爸说,或许你爸就同意了,你爸多疼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江欣看着林奇那边被自己的外孙女给安抚下来了,就走上前安抚林珠,这个女儿,和老头子一样——倔劲。

  林珠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拭了下眼眶,凝眸看着江欣,“妈,爸会同意的是不是?爸一定会同意的是不是?阿珠不会像那个如花一样的,阿珠肯定会为我们林家增光的。”说到后面,语气越的小。

  “阿珠,嫂子一向来知道你,你那么漂亮,又那么有气质,嫂子是同意你去念戏剧的,肯定会有作为的,但是,爸的身体,你肯定是要顾虑的,要不是嫂子和瑗瑗回来,你这一闹,这不把嫂子和妈的心血都白费了吗?”

  陈小桥也上前安慰着,这个小姑子,一家子都把她疼心窝里了,自己的丈夫也疼着她,自己能不心疼么?

  “妈…”林珠低下头,一把圈住了江欣的脖子。

  “好好好,要乖,别担心了,先上楼去,晚上再下来。”江欣说着就把林珠慢慢的推往楼道上。

  林珠也就顺着江欣的力道一步一步的走着。

  且看时子瑗这边。

  她自然是一边‘害怕’着,一边又盯着林珠这边,看到林珠上去,也终于把心慢慢的松了下来。

  “好啦,瑗瑗,外公带你去卖大白兔糖,很好吃的。”林奇看时子瑗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时子瑗自然是好的,拉着林奇的手就往那个小卖部走去。

  恩,虽然自己不喜欢那个什么大白兔,但是既然外公说了,自然是要去的。

  去卖了糖后,江欣一边拉着林奇的手不放,一边示意着时子瑗上楼去。

  对于这种示意,时子瑗自然是会意的,这外婆自打知道自己对付小姨有一套之后,可是把时子瑗给捧上天了,这不,一现是林珠的问题,只要时子瑗一出手,保准没问题,虽然这次的事有些棘手,但江欣还是要试一试的。

  时子瑗进去的时候,林珠正手上拿着一本笔记本,另外一只手在奋笔疾书的写着。

  时子瑗悄悄的走过去,仰着头,敛下气息,偷偷的看——竟然写的是:

  今天我和爸吵架了,但是一吵完我就后悔了,爸怎么做都是为了我好,幸好小嫂子和那个小外甥女突然回来,不然我都不知道会不会就这样按照自己原有的计划就这样跑了……

  原来是这样,时子瑗忍不住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幸好确实自己还来得及阻止。

  “啊——”

  林珠感觉到耳边传来的呼吸声,不禁大叫起来。

  接着看到是时子瑗,马上就把那笔记本给收了起来,禁戒道:“瑗瑗,你干嘛?你怎么突然上来了?”

  这个外甥女什么时候上来的,怎么自己都没有现呢。

  时子瑗一看,立马大笑,“哈哈哈哈——”

  林珠对时子瑗突然的笑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古灵精怪的外甥女简直比自己更胜一畴,自己可要小心了。

  “瑗瑗,你笑什么?”

  时子瑗捧腹,继续大笑,断断续续的出声,“小姨,你…你…脸上…怎么那么红…,好像是…猴子…的屁股…”

  可不是嘛,因为刚刚林珠哭了,这鼻子红了,眼睛红了,嘴也红得不似长了,脸颊更是红透得像是熟透的红苹果。

  “什么,你这个死孩子。”林珠立马竖起眉头,一个箭步抓住了时子瑗还未来得及躲开的肩膀,那力道,可不是一般,是气愤所致。

  这个外甥女,怎么可以说她的脸像猴子的屁股呢,她气愤了,她抓狂了。

  感受到肩膀处传来的剧痛,时子瑗连连讨饶,“小姨,小姨,瑗瑗不敢了,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小姨,诶诶诶,痛,痛…”

  林珠还是气愤难耐,哼声出声,“你这个小妮子,说,刚刚看到了什么?在小姨背后鬼鬼祟祟的。”

  “小姨真的好痛,放开…放开…”时子瑗挣扎,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小姨的手劲那么大。

  林珠稍稍减少了力道,不过还是紧紧的抓住了步放手,咬牙切齿道:“快说,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时子瑗猛然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笑道:“小姨,瑗瑗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接着貌似很委屈的说,“而且是小姨自己门不关,瑗瑗敲了门,小姨没有听到,这不是鬼鬼祟祟,我这是光明正大。”

  “哟,你这小妮子才刚刚上学,就都得那么多成语了,还‘光明正大’,那你刚刚看着我干嘛?”林珠睁大了眼睛,似乎很不相信。

  “小姨——”时子瑗一扯,便扯开了林珠的束缚。

  “你…”林珠指了指时子瑗,终究放下,接着走到ch—uang沿,坐下。

  “小姨,你自己照照镜子,脸成什么样了,你还是要去戏剧学院,那学院出的可都是美女,现在你看看自己,还美女呢,就一…”时子瑗嚼碎,说到后面没敢再说那后面的话。

  听到时子瑗这样一说,林珠慌乱的在课桌上找到了镜子,一看,自己吓了一跳,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