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谈妥?(今有二更)(1/2)

加入书签

  看着时子瑗越靠近的身躯,那如柳叶的眉,那灵动的眼,那剔透的鼻梁,那殷红的唇瓣,那尖细的下巴…桓忍不住的身躯往后一倾,喃喃道:“你这丫头,有什么事就快说,你靠那么近干嘛?”嗓音带着一股原始的味道,本来嘛,现在他是属于青春期,这个时候的声调本就应该带点公鸭桑的音调。

  “哥哥,那可是你说的喔…”时子瑗正了正身子,稍稍离得桓远一些,她就知道桓有洁癖症。

  那明澈的黑眸在金黄色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为鲜明,那黑眸里深藏着狡黠、灵动,那红润的唇瓣微微张开,略微干涩的唇看上去却并不显难看,线条成竖,张弛有度。

  桓眨了眨眼,假咳两声,喉结处上下蠕动,少顷,才道:“说吧,有什么事?”

  时子瑗一听桓那么干脆,张口就来,“哥哥,瑗瑗有个认识的李爷爷他家种了好多草药,他正打算差不多两个月后好了就拿来卖,哥哥就是个收草药的老板,您看…”那表说狗腿有多狗腿。

  这可是个财主啊,时子瑗记得前世她在集市上有看过收草药的小店,但那只是小店而已,但是桓开的可是大店,这段时日她有去观察过,几乎在一个时刻是有人去卖的,而卖草药的人却是在村子集市上收草药的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个桓可不是一般的有钱,不然怎么可能开得起那么大的一家草药铺。

  “哦,丫头,你怎么就知道我就是那个店的老板?或许我只是个在那的伙计呢?”桓睫毛上翘,唇角微勾,露出一颗皓齿,明显是一种试探的眼神。

  这个丫头自己可真看走了眼了,还不是一般的聪明。先,看到她的是一害怕的表,自己救下了她;再次,看见她虽然害怕却还死倔的表,自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这次,她那狡黠、灵动的眼眸明显是浮动了自己的防备之心。

  看到桓那试探的眼神,时子瑗突觉自己的表现太过了,她说的话哪是一个七岁小孩子说出的话,眼眸一眨,“哥哥那么英俊潇洒、穿着得体,那么善心,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一个伙计呢?而且哥哥还有司机喔。”

  一说完,时子瑗简直想要拿棒子来打自己的嘴了,该死,这七岁的小孩子哪学来那么多的成语。

  “好了,好了,哥哥就不逗你了,你那草药有多少,哥哥都收了,”话锋一转,“但是,必须是好的草药,不然,哥哥是不会收的。”

  桓暂时不想追究了,因为他想到,连陆羽这个少爷都可以征服的丫头,应该真的是有过人之处的,不然何来的陆羽利用家世来为她家挡灾。

  而且桓他以为时子瑗只是在山上采了些草药而且,并没有多少,收了她的草药就算做个人算了。

  时子瑗立马嘣起,眼眸噙着笑意,高兴道:“哥哥,我那可是种了好几座山的草药,质量绝对上乘,还有专人护理,价格问题,哥哥要和李爷爷去谈咯。”

  这话一说,倒是把桓给吓一跳。

  自己种的?几座山?那得有多少?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要种呢?

  “丫头,你说你种了有几座山,全都是草药吗?”桓激动的站了起来,修长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时子瑗的双肩,那眼角翘起的弧度,那眼底里的兴奋,不可喻。

  要是有那么多,自己就不用去收购那些私家的草药了,这私家的草药还得自己细分,而且还需要自己专人的检测,因为自己要送去的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他这一系列的表全部都落在了时子瑗的眼里,时子瑗一想,这桓怎么突然比自己还要兴奋,不过嘴上还是说出了桓需要的答案。

  “哥哥,是的,全部都是草药,这草药还是由李爷爷亲自种的,而且还保证可以有质量喔,李爷爷他可是一名在我们村有名的中药医师。”

  “真的吗?那我全都要了。”桓没想到这么一件好事就这么落在自己手上了。

  如果医院不需要那么多,他还可以远销中国各地去,这可是个大工程。

  时子瑗看桓答应得那么爽快,倒是忘记了自己心里一开始的要将草药大肆卖出的想法了,貌似自己亏大了。

  “哥哥,您确定,那可不是几百斤,而是几千斤。”时子瑗再次问道。

  桓放开时子瑗的肩膀,缓了缓声调,“几千斤哥哥也要了,就当给你个面子。”

  时子瑗心里嚼碎,这个桓明明很高兴,却还装作一副你占了便宜,我只是给你面子,你要感激涕零的接受模样,但碍于这事是自己求他的,也就当忽略这句话了。

  “那哥哥,过个两个月,应该是开学之前,草药就可以收了,那哥哥…”既然他那么激动,自己就应该省了那收草药请人的钱了。

  狡猾如桓,怎会没听出时子瑗话里的意思,这倒是让他又高看了时子瑗一把,这个丫头,敢顺着他这杆子往上爬,真不错,真好。

  “放心吧,到那个时候,哥哥会派人去收的,只是,你确实不晒干了再给哥哥吗?那价格可是比较高。”

  晒干的和没晒的价格确实是有差距的,如果不内行的人,应该是认为晒干了比较赚钱,但是内行的人都知道,要卖草药应该是没有经过太阳暴晒干的更赚钱,特别是刚收的。

  时子瑗抬眸,白皙的小手支着下巴处,似是思忖了一会,接着浅笑,两弯水汪汪的眼珠转了转,“那就让哥哥多赚一点吧,李爷爷吃亏一点好了。”

  前世的时子瑗是不知道这个,但是这世的时子瑗在草药堆里打滚了那么久,身边都是认识草药的人,怎么会不知道。

  “好了,好了,这丫头,你说两件事,这只是一件事吧,还有一件事呢?”

  桓也不与时子瑗贫嘴,撩开时子瑗支着她下巴的手,看着这七岁小孩子一副老成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奇怪呢。自己七岁的时候在干吗?在天天吵着要到哪里去玩,还是要卖什么玩具吧,她倒好,这都打主意赚钱都跑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见桓不予计较,时子瑗自是高兴,那圆溜溜的眼珠子更加亮眼了,思索着开口,“哥哥,你说要是自己的产品被仿冒了,那该怎么办?”

  这仿冒是除不了的,但是可以尽量避免如刚刚生的事那自然是最好的,时子瑗虽然想到了办法,但是奈何人实在是太小了,而且主要是小舅妈肯定不太懂,而她认识的人时子瑗又不可能叫他们去帮忙,只得找这个桓,桓虽然说自己不太熟,而且很狡猾,但是对于合作这块,可绝对是好对象,不仅有经济实力,还有人员配置,绝对是上上等的合作人才。

  时子瑗也没有把握说是一次性能够说服他,但是她还是得试一试才知。

  “你这丫头,莫不是又来坑哥哥的钱吧。”桓才不信时子瑗‘无事登三宝殿’呢,这个丫头越的鬼机灵,似乎还有很多地方都值得自己去挖掘。

  听到桓的话,时子瑗正色的摇了摇头,嘴上还边说道:“没有,没有,刚刚的那件事恐怕哥哥也是赚钱的吧,接下来的这件事瑗瑗可是又给哥哥赚钱咯,就是不知道哥哥想不想,敢不敢的问题了。”

  想来这个桓才十多岁就可以撑起一个那么大的草药铺,那么他的胆量可所谓不小,这合作的机会可是大大的。

  “你说说,我就知道了我想不想、敢不敢了。”桓浅笑,眼眸没有一丝痕迹,很淡然。

  时子瑗一把上前拉过了桓的手,软软的、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