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怎么哪都有他?(1/2)

加入书签

  而正要走的时开民三人也顿住了脚步,齐齐把头转了过去。平南文学网

  只时建揪着那眉目,一脸沉吟的看着肖艳,这个儿媳妇做的事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还亏得她是一个老师,现在看她那样子,不会是知道了…

  李丽琴猛然一惊,深邃的眼眸看着肖艳,又看向时开惠,心里犯嘀咕:莫不是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瞒了什么事?

  肖艳看她的话起了效果,也不理脸颊上传来的阵痛和灼热,刚刚李丽琴对她什么眼神,她就用什么眼神回看时开惠,眼眸微眯,嘴角勾起一边的弧度,似乎是在嘲讽,轻启朱唇,“开惠,不是嫂子不帮你,实在是因为你们家欺人太甚,凭什么让我一个人痛,明明我们一起做的事,为什么我得到两个巴掌,而你,却还能装作委屈,还有一个爱女如命的妈为了你遮掩所有的事,可以把一切的事推到别人的身上。”

  小眼眨了眨,时开惠现在努力的想把眼眶里的那股子湿润的泪水给抿去,那短短的睫毛还是必不可免的湿润,听到肖艳说的话,脸色越的苍白了,她不敢和肖艳对视,只得看向李丽琴,小声的开口:“妈,是女儿的不对,女儿鬼迷心窍的害了大嫂,还帮二嫂将大哥拐去别的地方,让大嫂在那里面呆了一个晚上,还有女儿会离开大哥的水库是因为女儿指手画脚,对那些大哥的手下说说骂骂,然后大哥一说女儿,女儿不知道如何向你交代,所以就编出了对大哥不好的谎话来骗您。”

  时子瑗一怔,这个小姑姑那么自觉?她这样一心的认错,难道和接下来小婶婶要说的话有关,或者是她说这话是要让小婶婶不要说出她那接下来要说的话?

  听到时开惠的话,李丽琴的眼眸愈的震惊,愈的不可置信,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怎么会?怎么会?

  想到这,她用稍稍愧疚的眼神在时开民和林珍身上徘徊,那么,自己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妇都被自己冤枉了?

  林珍对时开惠说的话表现得很平淡,就像是在说家常一般,时开惠的这般举动是为了什么,她心里明了着,想要就这样随便认下错,就让自己原谅她?这不就是相当于‘给自己一个巴掌,然后给自己一个甜枣’,谁会扑上去?

  时开民倒是有些松动,但是他一想到这件事林珍是最大的受害者,受的委屈是最多的,那脸色就不见得好了,时开惠越说,他脸上的寒意就增加了一分,而且还对肖艳接下来的话疑惑也增加了一分。

  “大哥,大嫂,你们就原谅小妹的无知,好不好?”

  不知何时,这时开惠已然已经站到了时开民和林珍的面前了,那‘楚楚可怜’,那‘知错能改’,那‘一脸悔意’,就这么显现在他俩的面前。

  林珍移开眼眸,对时开惠‘真诚’的道歉无视,无知?无知?这都多少岁了,还无知?

  时开民闷哼一声,身子往后退了几步,也如林珍那般,无视着时开惠。他的心里已经无法把这个当初疼在心坎上的妹妹和现在处处为难自己的老婆的妹妹联系在一起了,这样的妹妹,让他心痛了,痛得不能再痛,所以,原谅?说不上;因为,这事不是原谅就能解决的。

  “时开惠,你别给我装蒜,今天我肖艳说什么都要把你的事说出来,不要说帮我,是你自己求我的,知道吗?是你自己求我的。”肖艳嗤笑的看着满脸泪水的时开惠,压根不打算要放过她。

  时子瑗看着肖艳的举动越的无法理解了,这肖艳好歹还是奶奶的儿媳妇,她这样编排小姑姑,难道就不怕以后奶奶为难她?

  时建环视了下众人,最后将视线锁在了肖艳的身上,沉声问道:“小艳,你说吧,爸听着。”

  声调平淡无波,似海无波。

  肖艳一愣,看到时建的眼神,又立马移开了,不大不小的声音,“爸,您知道为什么开惠这次要回来么?”

  肖艳的心里其实打算很好,既然李丽琴要把事全部都推到她的头上,那她就把事全都推到时开惠的身上,时开惠不比她,时开惠在李丽琴和时建的眼里更为重要,更为疼爱,所以,只要时开惠替她背了黑锅,那她就不用担心什么会被时开贤再骂或者是被李丽琴压下一头了。

  她这样打算着,然后就想到自己刚刚被打的两个耳光,哼,早晚有一天她会将这个耻辱还给打她的人。

  时建心里一‘咯噔’,难道这个儿媳妇知道了女儿的事了?

  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说,“开惠是为了让她那家里过得更好,这是好事。”

  不管怎么样,她是自己的女儿,即使做错了什么,她都是自己拉扯的女儿,时建现在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小儿媳妇不是知道那件事就好。

  岂料,肖艳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心底顿时没底了。

  “哼,她让她那家里过得更好,笑话,她一个敢打婆婆的人,却无意打到了公公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如此的孝心。”

  嗓音透出无限的讥讽,那墨玉般的眼眸闪着不屑。

  肖艳其实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这个还是她那边的娘家告诉她的,她这一听到,这不,就将时开惠‘请’了回来。这正处于孤立无援,又不敢回娘家的时开惠听了肖艳的话,说绝对不会爆她的事,又听着最后那水库如果归了肖艳,那么自己就可以继续呆下来了,而且还可以拿一层白白的分成,这么一说,时开惠当然心动不已,所以就带着儿子来了。

  肖艳这么一说,除却时建,其余的人都不可置信。

  林珍是想要笑了,她想了想,如果自己打了婆婆,这效果会是怎么样?但是她可只是想想而已。那清泠的黑眸忍不住看向李丽琴,只见得她一脸的呆怔,那深陷的眼睛不停的眨着,还有那皱纹,简直在这暗淡的灯光下更显其色了。

  时子瑗想要暴走了,这小姑姑还真真正正的极品,这前世倒是没有听说过小姑姑打了她公公啊。奇怪的是,小姑姑回这娘家也挺久的了,为什么小姑丈还没有来接?小姑丈一向对小姑姑听计从,也对小姑姑疼爱有佳,这都一个月了,都没有看到小姑丈上门领小姑姑回去,这难道是…预兆?

  时开民倒是怒火了,这个妹妹,怎么就能做出这等事来,打婆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而且这也太不孝了。

  这怒火之下,时开民猛地放开了时子瑗和林珍的手,抓着时开回的领子,让她抬头目对着他。

  时开惠现在心里真的懊悔极了,早知道她一开始就摊牌,省得这会事变成了这样一不可收拾,猛然被时开民提起头,脖子一僵,话也说得吞吞吐吐了。

  “大……哥,我…错……了。”

  语气里有着害怕,有着停顿,还有夹带着一丝的委屈。

  “错,你说你做了多少的错事?大哥从小就疼惜你,好,这一疼惜个二十几年,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了,要不是生这样的事,你是不是打算都不告诉我们?是不是打算就一直在妈这边住着?彬彬才那么小,你就那么狠心让他离开他的爸爸。”

  时开民比之刚刚的更怒火冲天,他怎么就教出那么个妹妹,对侄女不好,对大嫂不敬,这还对她自己的公公婆婆还成这样了,那以后要做的事不是一次比一次更为严重,这样错下去,他真的无法想象了。

  “大哥,这事不能全部怪我,我那婆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天挑我的毛病,天天叫我干这干那,我要是不干,她就到雷子那里说我,我气不过,就…”

  时开惠辩解着,脸上的表越说她就越肯定,越的认为自己没错了。

  肖艳见她停顿,接道:“你气不过,就抄起扫把就打了过去,一不小心你那无辜的公公就中了招,还真是气不过,你家的公公还在医院躺着呢。”

  “惠,你婆婆干嘛天天叫你干这干那,她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又不是不会干活,你做得对,确实你应该反抗,但是你也不能…”

  李丽琴这话说得实在是高,自己的女儿就心疼,林珍那样子的儿媳还不是被她指使着干这干那,一句话都不准林珍多说,这是什么理论。

  “哟,妈,照您这么说,您刚刚打媳妇一巴掌,我这是应该还回去咯。”

  果然,肖艳气愤了,凭什么她时开惠做什么都对,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也被李丽琴说对。

  林珍也不舒服了,她那明亮的眼眸闪了闪,不平不淡的开口,“妈,照您这样说来,媳妇也应该学学小姑子了。”

  一连自己的两个儿媳这么说,李丽琴脸色顿然一囧,这算什么事?都怪自己刚刚说得太快了,忘记了两个儿媳妇还在这,讪讪的笑了笑,微扯嘴角,“这…我不是说了嘛,就是开惠也不能打她婆婆,应该好好跟她婆婆说。”

  在这两个儿媳面前说这样的话,李丽琴这个婆婆也恁有意思了,这明显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时子瑗听完李丽琴的话,果然婆婆和妈就是不一样,在奶奶的眼里,老妈就是别人的女儿,自己的儿媳,自己说的一定要老妈服从;而小姑姑是她的女儿,她有多疼爱,就要别人也疼爱着她的女儿。她这样子压根就没有体会到人与人是平等的,凭什么她拿着别人家的女儿当草,而自己的女儿出去就要被别人当宝一样的对待。

  “李丽琴,你再给我说,你就再包庇你女儿,看看你女儿成什么样子了,你觉得开惠的婆婆对开惠过分了,你看看你自己怎么对待阿珍的,阿珍是你的媳妇,但她同样是别人的女儿,人家也有妈,阿珍的妈同样会心疼她。”

  时建猛然提高声音,那浑厚如喉咙深处出来的声调,和那种嘶哑的高吼完全不同,他这是气急攻心导致的。

  被时建这么一吼,李丽琴立刻就像被拔了毛的鸟,只能舵鸟起来,恹恹的,不敢反对,但是看她那眼神,还是站在时开惠那一边的。

  她不说话,不代表她默认了时建的话,她心里还是觉得儿子是自己生的养的,儿媳是儿子娶回来的,孙子、孙女是儿子生的,那自己的子子孙孙本来就是应该听从她的话。

  “开惠,其实嫂子可真羡慕你,有一个那么疼你的妈不管你怎么样都会保护着你,只是可怜了你那公公了。”肖艳心里郁结,字字句句带着讥讽。

  “肖艳,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滚回你的娘家去。”

  里屋传来一声嘶吼,带着怒气,那声响震响耳聋,那是时开贤的声音。

  这声调,怕是时开贤活了二十多年中最大的喊叫吧,看来他对肖艳此时此刻的行为真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先是大嫂,接着是妈,然后又是自己的妹妹,时开贤心里头在想,是不是自己娶错了人了?自己娶之前的肖艳,明明是那个知书达理、进退有度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咄咄逼人、斤斤计较、知错不改的了呢?

  而在大厅的肖艳本笑着的脸倏地变成了黯淡的颜色,本来她认为时开贤等一会自己进屋就会安慰自己了,没想到…没想到…

  “砰——”

  肖艳使力开了下门,留下一句,“时开贤,你有种就不要来找我!”

  接着,便走出了屋,走出了院子,在暗黑的道上渐渐不见了人影。

  没有一个人去追她,因为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即使是反应过来了也不想去,如时子瑗,又如李丽琴…

  李丽琴被肖艳气个半死,要不是肖艳把自己女儿的事说出来,或者是带着女儿做出那等事,自己怎么会陷入这般田地,这会看来大儿子一家对自己算是怨恨上了。

  这肖艳一消失,最高兴的莫过于时开惠了,这肖艳此时此刻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催命符,要是她不说出来,自己还,可以继续在这待下去,她这说出来了,绝对是不能再待了,因为时建是不可能让她再待在这的。

  时建是今天下午才刚刚知道时开惠的事的,本来想着回到家躲过其他的子女暗自让时开惠一个人回去,这外孙子自己还可以照看一会,但是被肖艳这么当众说出,大家都知道了,他自然不可能这么做了。

  “开惠,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带着彬彬回去。”

  这个时建最低的要求了,这女儿打了她的公公,这还不回去照料,这算什么事。

  “妈…”时开惠侧目看着李丽琴,沙哑无声的叫喊道。

  她可不敢回去,这一回去还不被她那小叔子打死,她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拿着一把刀想要砍她的形她就害怕,自己的老公已经不管自己了,自己回去干嘛,那不是找罪受吗?而且她还打算等着自己的老公来接自己呢,要是自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了,还不被笑死,或者是被她那婆婆吐口沫给喷死。

  李丽琴正要说话,被时建下一句话给堵死了。

  “要是谁敢再说一句,就和开惠一起给我滚出去。”

  这下消音了,无声了,李丽琴恹了,时开惠动都不敢动,因为她们都深知时建的脾气,那可是不能反抗的,要是反抗,就等着被惩罚的更重吧。

  “开惠,明天立刻就去照顾你的公公,直至好为止,还有…和你婆婆道歉,要是再给我惹出什么事来,那就再也不要回来了。”时建下最后通缉令。

  尽管时开惠再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现在她除了娘家,无处可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儿子。

  看时开惠和李丽琴都安静了,时建缓了缓神色,再次坐到椅子上,看着一桌子还未开动的菜,摇了摇头,朝时开民道:“开民,一家子站着干什么呢?过来吃饭。”

  但是,现在还有谁有心吃饭呢?

  林珍是先拒绝的,“爸,不了,我想先回去了,您慢慢吃。”

  “爷爷,瑗瑗也不想吃了,想要回去了。”时子瑗也随着林珍开口。

  本来还有些迟疑的时开民,也道:“爸,您吃吧,明天一早还要早起呢,我就先走了。”

  一家三口都拒绝,虽然她们不是对时建有意见,但是对于刚刚前后实在是生了太多另她们无法接受的事,再饿的肚子也应该饱了,气饱,亦或是被伤饱了?

  接连听到一声声拒绝,时建深深叹了口气,最终,最对不起的只有自己的大儿子一家了,受了多少的委屈,顿时心里也明了了,恐怕这大儿子以后都不想多回来了罢。

  本拿起的筷子,又缓缓的放下,似深海的眼眸里蓄着愧意,无奈开口:“罢了,明天瑗瑗还要上学,那便回去吧。”嗓音沧桑且暗哑,带着一股子无力。

  时子瑗心中不忍,在走了两步之后,倒头过来扯出一抹淡笑,道:“爷爷,瑗瑗家的房子快装修好咯,到时候您可以到瑗瑗那,瑗瑗给您做您最喜欢的水煮鱼。”

  时建终于心中的郁闷之气消散了许多,“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

  而从头至尾,他们一家三口都没有向李丽琴和时开惠打过招呼,因为他们暂时没有办法鼓起勇气来笑着和她们说话。

  路上,透过暗黑的月光照着小道,时子瑗走在林珍和时开民的中间,因为刚刚生了那么多的事,都五分钟了,三人一句话都没说。

  “爸爸、妈妈,瑗瑗会对你们好的。”

  时子瑗能够深深体会到时开民的心,想必,比自己昨晚一开始得知真相的时候伤痛更甚罢,而林珍,虽然她的心里还有结,但是应该很快就会放开,因为林珍对于李丽琴和时开惠,更甚至于肖艳,都不是那么在乎,她在乎的只她该在乎的那个人。

  “是啊,我们还有瑗瑗。”林珍摸向时子瑗光滑的脸,对着时开民道。

  林珍知道,受这件事最大伤害的不是她这个在计划生育局待了一晚上的她,而是从来孝顺、仔细呵护家人的时开民,这一打击,实在是太快了,令他措手不及。

  本无声无息走着的时开民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的话,顿时心好了些,勉强的扯出笑容,停下,一把抱起了时子瑗,点了点时子瑗的鼻梁,“是啊,我们还有这个可爱聪明的女儿。”

  这样一打岔,倒是把刚刚那种气氛冲散了不少。

  大约十五分钟后,就到了李沁的家里了。

  意外的是:现在八点了,而李沁的桌上还摆着一桌子的菜,还冒着热气。

  李沁一手捆着烟,一手拿着火柴盒;而陈芸则是刚刚从厨房里摆出碗筷;最最最奇怪的是:陆羽竟然和凌霄在下象棋;他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终于回来啦,来来来,瑗瑗,叫你爸爸妈妈一起来吃饭,这老婆子煮了多少吃的,这十个人也就吃那么多了。”李沁一见时子瑗和时爸、时妈进门,就忙招呼着。

  时开民和林珍一怔,这…一大桌子的菜,确实十个人都够吃了。

  “李老,这怎么好意思,我们都吃过了。”时开民讪笑着拒绝。

  林珍也奇怪了,这平常送女儿过来的时候,这李老家早就吃饭啦,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吃饭?而且还煮了那么多的饭菜。

  “李老,你这照顾我家瑗瑗都还未来得及感谢您和大婶呢,怎么好意思到你这来吃呢。”

  这时,陆羽和凌霄两人同时走了过来,陆羽在时子瑗一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心里的那份担心稍稍降了一些。

  “你这说得什么话,瑗瑗在这,我和老婆子更加高兴呢,那么懂事的瑗瑗,我们都喜欢得不得了。”李沁佯装恼怒,脸色却笑意不减。

  本摆着碗筷的陈芸这会已经摆好了,抬头猛的瞪了下李沁,又笑着对向时开民和林珍,“你们啊,就是吃了也得再吃一回,你们看看,我这煮了多少,今天不吃,可都浪费了。”

  尽管时开民和林珍怎么推托,都被李沁那一句:不就是吃顿饭嘛,看得起我这长辈你们就留下,不然,你们就走吧。

  这不,时开民和林珍倒也只能是坐下来吃了,一桌子七个人刚刚好坐得下。

  约九点半,大家才一起吃完,陆羽和凌霄继续下象棋,而时子瑗被陈芸放假一天,也过去看他们下象棋了,想想前世,似乎除了会下五子棋,对于其他的,她可是一窍不通。

  “开民、阿珍,你们还不急着走吧,那就听我这个老头子唠叨几句。”

  李沁看着三个孩子都走开,陈芸去泡茶了,想到一些事,也就开口了。

  时开民和林珍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

  “李大叔,您说吧,我这听着。”林珍笑了笑,开口。

  李沁摸了摸嘴唇,假咳两声,低沉着声音,“阿珍,你被抓到那里进去,这真相我这已经知道了,但是你们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李沁一说这话,两人同时震惊,这自家的事李沁这个外人怎么知道了?突然脑子一闪,他们竟然忽略了自己的女儿是从何而来的‘真相’。

  “李老,您这…”时开民睁着苦笑的眼,不好意思道,毕竟这件事算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

  李沁伸起手摇了摇,继续道:“这件事是羽儿查到的,这瑗瑗是昨晚知道的,你们真别说,这瑗瑗可真是让我这老头子心窝里的心疼,这么一个小孩子,就得经历这样的事,要是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那倒还可以慢慢的忘却,但是瑗瑗不是个普通的小孩子,昨晚我猜应该是哭了一宿了,今天还高高兴兴的去上学了…”

  李沁这话越说,他的声调就越的哽咽。他比时子瑗更早知道事的真相,昨晚他和陈芸怎会没有听到时子瑗压抑的哭声呢,对时子瑗是愈的心疼。

  而时开民和林珍听着李沁的话,都不由的看向不远处正欢快着和陆羽、凌霄两人吵笑着,这女儿,难怪那么镇定,原来早就比他们早先伤心一步了。

  “瑗瑗…”两人同时生,语气里有着愧疚,有着心疼。

  “你们也别把瑗瑗看成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这个瑗瑗是我看过最通透的孩子了,将来必定有一番作为,我对你们说这话,那是因为我想要你们不要为了这件事郁结于心,要快些走出来,你们的儿女还小呢。”李沁点着头道,神带着一股子严肃。

  时开民眼眸随着李沁的话而变色,由刚刚的愧疚,现在已经转换成了坚定,似是保证道:“晚辈定不负李老对我说的话,一定好好的照顾我的家人、孩子。”

  时开民坚定信念,这一刻,他决定事事都要为自己的老婆、孩子作为第一位,不再让关心着自己、爱着自己的人伤心。

  “李大叔,真是要谢谢你了。”林珍激动的道谢,李沁的话是专门对时开民说的,她还担心着时开民可能会久久的放不开这件事,但是听了刚刚时开民说的话,顿时心里有了底,对李沁那是感激的。

  “那就好,你们也早些回去吧,明天你们都还有事要做呢。”李沁也高兴,自己的话有用就好了。

  接着就是道别了几句,时开民和林珍各自和时子瑗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然后时子瑗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里那么晚吃饭,而且还煮了那么多的菜,原因都是因为陆羽因为看到时子瑗回那里,心里放心不下,又不能跟着去,然后又担心时子瑗把事说出来了,要是说了出来,那饭肯定是没得吃了,所以他才提出让陈芸多做些菜,以防时子瑗一家还没有吃饭,果然,他压对了。

  时光飞逝,转眼已经到了暑假了。

  时子瑗一家在这段时日谁都没有回去,只有时建倒是在周末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吃顿饭,聊聊天。

  从聊天当中,时子瑗知道了小婶婶已经回来了,但不是小叔去接的,而是自觉回来的;小姑姑那头倒是挺自觉的去照顾了她公公,似乎她婆婆对她百般刁难中,生活那是水深火热…

  今年时子瑗自家几乎没有种田,所以就没有所谓的割稻时期,因为和李丽琴那几乎关系破败,还未调整,李丽琴拉不下脸求林珍帮忙割稻,只肖艳这个现在压根不敢反对说话的媳妇,天天都只得在那旱田里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也不知道这回她是不是彻底认错了?这不,时子瑗一家子都活得乐悠悠的,等着房子装修完就准备搬进去了。

  凌霄和陆羽两人压根就是扎根在李沁家的,李沁呢,完全没有种田,这日子过得爽歪歪。

  何小燕家里是种了好些田,不过耐不住什么叔叔婶婶多,一大家子,没几天就割完播种了。

  风和日丽,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