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被劫爆发的后果(求首订)(1/2)

加入书签

  心猛得一惊,时子瑗看着李沁那神神秘秘的眼神带着笑意,顿时感觉自己被扒光了衣服什么都露出来,毫无可。

  “李爷爷,既然您问了,瑗瑗就瞒您了,瑗瑗昨天在镇里的时候看到了一家收购草药的店铺,瑗瑗想要卖草药。”

  时子瑗斟酌再三,还是说出原因好了,不然李沁肯定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陈芸不知其究竟,以为时子瑗可能就自己去采些药材拿来卖,佯怒道:“干嘛要去城镇里卖,采了就到李奶奶这来,李奶奶买了。”

  陈芸不会反对时子瑗的做法,她是在心里想着时子瑗家在做房子,还要装修,而时子瑗那么懂事,肯定是想着要为家里做一些什么,这草药反正老头子都要用,何必再让那么小的时子瑗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去卖,而且还不一定卖得好价钱,还不如就卖给自己得了。

  李沁倒是没有说什么,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个认知,这时子瑗虽然人小,可她的脑子里多的是意想不到的想法,点子,不可能那么简单的说去卖草药,这草药有多少,自己心里也有点数,山上总共就那么点,能卖多少钱。

  听到时子瑗的话,陆羽心中不免有些狐疑,他去过城镇好几次,怎么就没有看见过有什么收购草药的店铺,去丸子作坊那里的路他熟悉得很,绝对没有。

  “瑗瑗,你说,昨天你还到了哪里?哥哥记得去丸子作坊的路途,没有什么收购草药的店铺。”

  时子瑗立刻眼光微闪躲开陆羽的眼神,微微垂下了眼帘,心里想着打算来个抵死不说出事的真相,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自己遇到了流氓才现药铺,而且自己还很害怕,她可不敢保证陆羽以后会不会她一出门就寸步不离她了,这事她得慎重、慎重的考虑。

  “哥哥,瑗瑗没有到哪里,只是哥哥以前没有现那个草药铺,它是在一个小角落里,很不起眼。”小心翼翼的声调,时子瑗使劲的戳着手指,掩饰着她说谎的紧张感。

  陆羽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瞬间就沉了下来,略一思索,一把从陈芸的手里捞过时子瑗,半蹲着身子,揪着好看的眉目,再次问道:“瑗瑗,你确定有?”他都看出来了,瑗瑗每一次如果有事说的不对,她就会习惯性的戳着她自己的手指头。

  他可以肯定是时子瑗说谎了,那么只能说明是瑗瑗隐瞒了他什么事,他不许她隐瞒他,而且更关心的是为什么时子瑗会想着隐瞒他。

  时子瑗微抬下颚,偷偷的瞟了眼一脸沉色的陆羽,却现他眸底一片暗沉,犹如本晴朗的天气变得乌云密布起来,咋然四目相对间,让时子瑗蓦地闪开了眼,紧抿微颤的嘴唇显示出她现在的心是复杂的,一方面她不想要别人担心,另外一方面她又看不得陆羽这种眼神。

  看着时子瑗那么闪躲的眼色,陆羽的脸一下就绿了,暗暗压低了声音道:“昨晚瑗瑗还要哥哥答应你不许隐瞒事,这会瑗瑗就对哥哥隐瞒了,这是不可以的喔。”带着微许的怨念和不高兴,陆羽的眉目有些受伤的绪,但眼神却紧紧的锁视着时子瑗。

  时子瑗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下巴,正好对上那对无辜又委屈的眼眸,而且还听得这般带着沙哑却不失柔软的语调,再朝陆羽的脸看去,那个洁白无瑕,那个眉眼俊挺,那个‘楚楚可怜’…时子瑗要崩溃了,这样子的陆羽怎么像是在对自己使着美男计呢,而且为什么自己此刻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像是掉进了棉花糖里…

  脑子里这番想着,眼眸流转不断,娇嫩的小嘴无意识的轻启,解释:“不是的,是瑗瑗昨天去给齐阿姨买礼物,然后碰到了几个流氓,正好又被瑗瑗身旁的一家收购草药铺店里的老板救了,所以才知道的。”

  “什么?”三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带着怒意和愧疚的声音是陆羽,怒的是昨天自己竟然没有现时子瑗的异样,愧的是:要是他自己昨天陪瑗瑗一起去,就不会碰到那些流氓了,即使是碰到了自己也可以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伤害,至于碰到谁救了,完全在此刻被他忽略了;带着震惊和后怕的声音是陈芸,因为她没有想到时子瑗那么小的孩子被人抢劫后还可以安然无恙;带着些戏谑的声音是李沁,因为李沁从时子瑗的话里听出了些不同的意味。

  心里‘咯嘣’一下,时子瑗下一秒就已经把头埋入了陆羽的胸腔口,自己怎么就受陆羽小正太的‘美男计’了呢,该死的,她怎么把什么都说出来了,这下完了。

  还是陈芸先反应了过来,上前一步,环视了时子瑗的周身,关心问道:“瑗瑗,那你身上有受什么伤么?要不要脱衣服给奶奶检查检查?这流氓怎么连你那么小的孩子都不…”

  陈芸的话还没有说完,陆羽深沉的眸子暗了又暗,一个使力就将时子瑗给扛起来了,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顺便还咬牙着说了句,“李爷爷,李奶奶,羽儿去帮瑗瑗检查就可以了。”

  时子瑗一阵晕眩之后听到这‘有损她清誉’的话,浑身一怔,这怎么可以,自己怎么着也是一黄花大闺女,虽然她还小,啥身材都没有,但是这陆羽小正太再小也是男的,难道他想要脱光自己的衣服来个检查,想到这,她脑袋顿时充血,脸色霎时变得炯红,两只小手也开始使力的拍打着陆羽的后背,‘啪啪啪——’的声调在这屋里渐渐的响起。

  “哥哥,你放下瑗瑗,瑗瑗没有受伤,真的没有受伤,一点伤都没有,瑗瑗不骗你,真的没有。”

  这般着急的解释,陆羽更怀疑是时子瑗在隐瞒着伤,更是顾不得那么多,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却感觉这路怎么那么长,平常都没觉得那么长。

  而陈芸看着眼前的场景,呆愣着,正想要去阻止,却被李沁给拦了下来,“老婆子,你还不清楚,这两个孩子就是互相的那根软骨,放心吧,羽儿是不会伤害瑗瑗的。”

  这句话,让陈芸止了步子,心里想想,也是,羽儿从来都是把瑗瑗放在心坎上的,不可能伤害到瑗瑗。

  “嘣——”

  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震响了整个房屋,还有回响。

  时子瑗的手还在反抗着,嘴里也还一直嚷着:“哥哥,瑗瑗真的没有受伤,真的,他们还没有出手瑗瑗就被救下了,你不许检查了。”

  陆羽顿了顿身子,让时子瑗稍稍缓了缓气息,嘴角终于浮起了一丝释然的笑意,以为被剥光衣服被检查的危机解除,“哥哥,你相信瑗瑗就好。”

  没想到,陆羽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足以崩溃得想要拿块豆腐撞死。

  “那好,没有受伤最好,但是,鉴于瑗瑗刚刚说谎了,这次,哥哥不会相信了。”

  说着,时子瑗已经被轻轻的放在了床上,深邃的目光直直的钉在了时子瑗的身上,就像是快要饿死的狼看到了猎物。

  “哥哥,你不会真的要瑗瑗脱衣服给你检查吧,男女授受不亲,哥哥。”时子瑗连忙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双臂,坚决抵抗到底。

  这陆羽小正太今天打鸡血了,还是吃错药了,怎么就抓着她刚刚撒了个小谎紧紧不放了呢。

  陆羽心里想的是:这今天被时子瑗骗了,自己识破了,这次一定要让时子瑗记住,让她以后不能再骗他。

  “瑗瑗,哥哥你检查一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很好,如果你故意隐瞒了受伤不肯说出来,以后如果有什么后遗症,哥哥就会内疚死的,说到底就是因为哥哥没有陪你一起去丸子作坊你才会被流氓抢劫,瑗瑗当时肯定吓着了吧,都是哥哥不好…”陆羽晓之以理,动之以,他就是要检查,要是没受伤最好,要是受伤了他一定要把那批地痞流氓给好好的‘审查、审查’,给这县政府公安机关做个贡献。

  时子瑗被陆羽左一句内疚,右一句‘哥哥不好’给懵了,下意识的就伸出了一只手附在陆羽的一边脸颊上,糯糯的声音安慰,“哥哥,瑗瑗这不是没事嘛,你不要内疚了,要说不好,不好的是瑗瑗,是瑗瑗不应该去买什么礼物,还不应该买那么贵的礼物,让他们盯上了,让他们上来抢。”

  看时子瑗放松了神经,陆羽决定继续晓之以理,“那瑗瑗就不要让哥哥愧疚了,给哥哥检查一下,哥哥只是把瑗瑗当做妹妹,难道哥哥关心一下妹妹都不行吗?”小心翼翼的话语,完全察觉不出他的实际想法。

  嘴角一抽,时子瑗再次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两臂,瞪着她那如杏仁般大的眼瞳,“哥哥,你还要检查,瑗瑗再说一遍,真的、真的没事,全身上下瑗瑗自己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伤。”

  时子瑗都会被陆羽这毫无理由的倔劲给逼疯了,这个小正太到底抽什么风了。

  “即使你自己检查了,你自己还有看不到的地方啊,你怎么就知道你看不到的地方没有受伤,乖,就给哥哥看一下,要是受了伤,哥哥这里有上好的红药水,可以给敷上,很快就好了。”陆羽这会是有些相信了,只是他还是坚持要检查,就是怕时子瑗还有看不到的地方。

  时子瑗无奈手一摆,靠,姐姐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无望了,心下一个置气,要检查是吧,反正就一个七岁的身板,啥都没有,就当做自己在自己的卧室换衣服了。蓦地半起身躯,转了个身,背对着陆羽,慢慢的将衣服褪了下来,露出了她的后背,“哥哥,只有这背后瑗瑗是看不见的,你看,没有受伤吧。”

  陆羽呆怔了,看着白皙无痕,光洁如玉的肌肤,眼都忘记了眨,霎时感觉鼻孔处一阵火热,似乎有什么液体流出,愣愣的往鼻口一摸,心猛然一震,鼻血!接着风中凌乱了,再然后,时子瑗听得一声‘咔嚓——’门被打开的声音,还有那轻健凌乱的步伐。

  “羽儿,怎么回事,怎么流鼻血了?”屋外传来陈芸惊讶关心的声调。

  接着就是一阵李沁忍俊不禁的闷笑,“哈哈哈哈——”

  “你这个老头子,都说晚上煮菜不要放那么多辣椒,偏偏要放,你看,羽儿吃了太热,流鼻血了吧,”顿了顿,还听到李沁的笑声,陈芸蓦地沉下声,似乎还不重不轻的打了下李沁,“你还笑,还不赶快开点清热的药材,待会我给羽儿炖了喝。”

  李沁嗤笑不已,随即应道:“老婆子,你刚刚不是说我的医术不好嘛,这流鼻血啊,我还真不会治。”

  其实李沁心里想的是:天天都吃放有辣椒的菜,都没有问题,怎么今天会出现问题呢,这明显事出有因。

  李沁的话激起了陈芸的气愤,只听得她略抬高声音道:“好啊老头子,还到我这显摆来着,明天开始,煮菜一律不放辣椒。”

  这李沁自从家里有了辣椒之后,那是顿顿都不离辣味,特别是李沁,几乎就离不开了,时子瑗其实有劝过李沁不能吃太多的辣椒,但李沁一直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久而久之,时子瑗就比较少说了,只是让陈芸能少放点就少放点,陈芸煮的菜也好吃,李沁是不会煮饭菜的,被陈芸这么一说,他还不跳脚了。

  果真如时子瑗所料,李沁果然跳脚了,只听得李沁又愤怒又略求饶的声音,“老婆子,你怎么那么偏心,要是…要是…”

  “要是什么?我说不放就不放。”陈芸就是李沁的克星,要不然为什么两人能一直吵吵闹闹的不停歇呢。

  李沁的脸顿时一片囧色,根据以往的经验,还是认输,“我…我去开还不行么。”

  败下阵来的李沁犹如一只被主人欺负挨打却不敢还手的下属,又如被蜜蜂蛰到无能为力。

  然后只听得陈芸嗯哼一声,接着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似乎向厨房那边走去。

  “羽儿,还好吗?没事,等会李爷爷给你开清热的草药,李奶奶帮你炖,一会就喝了,就不会流鼻血了,都怪李奶奶,晚上辣椒一时没看好,就被你李爷爷多放了。”

  陆羽此刻的脸成了酱紫色,高仰着头迷迷糊糊的听着陈芸关心的话,还在刚刚那喷血的一刻没有彻底的反应过来。

  “羽儿,来,李奶奶扶你进屋去。”陈芸说着就上前轻轻的扶起陆羽的手,脸色有些不好看,慢慢的就朝陆羽住的里屋走去。

  不过一分钟,就到了。

  “瑗瑗,来,把哥哥的被子整好,你羽哥哥流鼻血了。”陈芸看着呆怔着的时子瑗和颜出声。

  而此刻的时子瑗早就在陈芸和李沁两人争吵的时候就穿上了衣服,此刻见陆羽手紧紧的捂住了鼻口,头高高仰着,完全看不到他眼眸里的绪,嘴角倏地一抽,很想要笑,却只能是憋着。

  “好的,李奶奶,你把哥哥扶到床上,瑗瑗会照顾他的。”不管怎么样,陆羽小正太对她是很好的,时子瑗再怎么样也会照顾好陆羽这个喷血的娃子。

  陈芸听时子瑗这样说,再看了看陆羽,心中也觉得应该没有什么事,还是出去赶紧炖药材,等会给羽儿喝比较实在,就出了门,顺便还关上了门。

  听得时子瑗的声音,陆羽脑袋顿时又出现了刚刚的场面,鼻孔一热,似乎又有热液往上冲,止不住的抖了下身躯,头比之刚刚仰得更高了。

  “呵呵呵呵呵~”时子瑗见此终于没有忍住,捂着嘴巴嗤笑出声,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同寻常、面色酱紫的陆羽。

  听到时子瑗的笑声,陆羽突然镇定下来了,仰着的头已经慢慢的垂下到正常的高度,朝时子瑗看去,意料之中的看到笑得正欢的时子瑗,深沉的眸子暗了又暗,紧抿着的双唇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慢慢的他的嘴角勾出一抹弧度,迈出步子,不过几步就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随即悠悠的开口,“原来哥哥流鼻血瑗瑗那么开心。”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陆羽心中堵着一口气,是谁把他变得这样子的,这个丫头,竟然还笑。

  笑声戛然而止,时子瑗由岔笑变成了苦笑,只是那微微打颤着的睫羽证明着她此刻的尴尬,小心翼翼的开口,“哥哥,你没事了?”

  看陆羽一副暗沉、稳稳的样子肯定是没事了,不由遐想,难道被自己的笑声给治了?

  “有事的话,瑗瑗更开心吧。”陆羽眉目不动,嘴角上扬。

  时子瑗立马狗腿的小跑到陆羽的身后,一把拉着陆羽的手,那如墨玉般黑亮的瞳眸高高仰起,露出浅浅的笑意,“哥哥,瑗瑗怎么可能这样呢,瑗瑗是担心哥哥的。”

  陆羽一个反身,再一个反手,时子瑗的视线立马和陆羽的视线相对。

  “那瑗瑗和哥哥说说,为什么刚刚笑得这般欢快?恩?”最后一个‘恩’字说得时子瑗星辰荡漾,那如星辰般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芒,他就不信时子瑗能说出什么原因来。

  呃,不依不饶的陆羽又回来了,时子瑗脑子一闪,小嘴巧妙应道:“哥哥,瑗瑗笑是因为刚刚李爷爷和李奶奶在为哥哥吵架,然后现李爷爷是永远都吵不过李奶奶的,所以才笑的,哥哥可不能冤枉了瑗瑗。”

  刚刚李沁和陈芸吵架的声音确实挺大的,只是刚刚陆羽一直是呆怔的,脑袋是一团浆糊,所以听得是迷迷糊糊的,这会倒是被时子瑗拿来当做原因了,不过,陆羽看着时子瑗在微微暗黑的眼圈,也知道了时子瑗今天应该是累坏了,算了,放过这个丫头吧。

  “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时子瑗虽然心底诧异陆羽那么容易放过了她,但还是依照陆羽的话,乖乖的往自己的床边走去,乖乖的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陈芸有没有再给陆羽炖药材,因为时子瑗这一觉睡得很熟,似乎一晚上都有人在她的耳边说话,但是早上起来的时候一切如常。

  时光飞逝,又到了星期天,时子瑗在那天晚上之后的第二天就和李沁说清楚了自己的意图,而李沁也很欢喜的同意了,至于为什么同意,那么就要看时子瑗做的事对他的好处了,那可是有大大的好处。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时子瑗秉着要看看前次在奶奶家生的事有没有影响到老爸、老妈的感,再次来到了丸子作坊,当然,陆羽是跟随在身边的,正如时子瑗心中所想,陆羽现在变成了她的贴身保镖了,出门是一步不离左右。

  陆羽今天来这城镇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时子瑗,另外一方面他想要看看那个所谓的‘救命恩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谁让时子瑗一直都不肯说出‘救命恩人’的名字,也不肯说出那个草药店铺到底在哪,还一个劲的和他说那个‘救命恩人’长得帅什么的,再则,时子瑗还说,这个‘救命恩人’很讨得林珍的开心,所以,陆羽同学纠结了,不淡定了。

  “妈妈,您累不?要不要瑗瑗给您算钱?”时子瑗手痒了,想要算钱了。

  林珍失笑,罢了罢手,“你这孩子,和小羽来也不说一声,这都快一点了,妈和大姨都吃了,想要吃什么,妈妈去买。”

  听到林珍这般欢快的回答,时子瑗思忖,看来那件事没有给老爸、老妈带来什么大的影响,不然老妈不可能那么镇定自若,还一脸红光。

  “阿姨,不用了,我带瑗瑗去吃。”陆羽笑着回答,眼眸如琉璃流转着。

  “哟,好精致的小男孩。”大姨林宝大呼起来,接着很快就跑到了陆羽和时子瑗的面前。

  她是第一次见到陆羽,本来她是藏不住话的主,看到陆羽这般礼貌有佳、面容俊美、衣着得体,马上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陆羽本笑着的嘴一抽,不太适应林宝这般热,好的教养让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问道:“这位是…”

  林宝还未待陆羽说完,马上就再上前几步,自我介绍,“你就是瑗瑗口中的羽哥哥吧,和我女儿差不多大诶,也就十来岁吧,现在读几年级了,读书累不累?…”

  林宝的自来熟终于得到了林珍的阻扰,林珍微许无奈的声音响起,“姐,你这什么样子,小羽都会被你吓坏了,你要知道什么,等会我慢慢和你说。”

  林珍深知林宝的话匣子一打开,这要她闭上可不容易,何况,这陆羽的身份她多少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她立马就把林宝的那股子热浇息,省得等会一不可收拾。

  “好,妈妈,那我和哥哥去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咯,待会再过来。”时子瑗和林珍一样都熟悉林宝的性子,拉起陆羽就要跑路。

  却没有想到,一头撞上了一个人,抬起头,呃,怎么会是他?桓!怎么好死不死的那么巧。

  “丫头,怎么?不认识哥哥了?”桓调笑道。

  桓本来是直接回县城的,却突然想起了时子瑗,就想着来碰碰运气,能不能碰到,却不料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她的声音,稚嫩带着喑哑的声调,糯糯的,软软的,很好听。

  陆羽在听到桓喊时子瑗‘丫头’的时候,本笑着的眼眸此刻已经变得暗沉,眉宇间早已溢起一股属于他的保护层。

  时子瑗顿时舵鸟,寂默,只是她那黑亮的眸子却偷偷的在陆羽和桓之间左右看着,似乎在比对着那个人更有气质,或者说哪个人更加的俊美。

  一个外表笑脸盈盈,实则笑里藏刀的桓;另外一个表面冷酷面瘫,实际上腹黑邪恶的陆羽…

  总结一句话,桓是只狮子,而陆羽是只狐狸。

  所以,时子瑗选择舵鸟了。她哪知道她这好死不死的那么巧就碰到了桓,而且他来这里干嘛,貌似和他不熟吧,有必要那么准时在这‘报道’么。

  而时子瑗在环视着他们的时候,桓和陆羽两人四目相对,激四射,两个人从各自的眼神中蓄成一股火药味连接成一线,而实际上,只有陆羽的眼眸里有火药蓬,而桓只是淡淡的回视而已。

  陆羽的年龄毕竟比较少,而且没有踏出社会,即使他再聪明,再隐藏自己的绪,也被桓这个早早出了社会,自己还经营着事业所破解了。

  原来,他就是瑗瑗口中的‘救命恩人’,陆羽心猛的一紧,这个人有点危险。

  “谁啊?喔,原来是小桓,小桓,怎么会过来的?”林珍的出现打破了这三人之间的微小的‘僵局’,这倒是救了时子瑗燃眉之急。

  “妈妈,瑗瑗先去吃饭,然后要回家做作业,就不再过来了,下个星期再来。”说着,就要拉起陆羽走人。

  却感受到手猛的一紧,时子瑗反被陆羽拉回了刚刚的门口位置,陆羽微微晦暗的脸看着时子瑗黑亮的眼睛,蓄起一抹淡笑,轻声问道:“瑗瑗,他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吧。”

  “哎呀,小羽你也知道了,这丫头,这点事还告诉你,阿姨告诉你,幸好那天小桓救了这丫头,不然我看这丫头现在还怎么得瑟,”眼神回转到时子瑗的身上,继续道:“瑗瑗,这小桓来了,你怎么就不问问小桓有没有吃?没吃的话要不要一起吃?礼貌都忘记了吗?”

  林珍虽然嘴上说不让时子瑗接近桓,但是桓他自己走上门来了,作为礼貌,她不可能将他拒之门外,相反的,她还要用前次一样热络的态度,毕竟,人家是她女儿的恩人。

  “大姐,这丫头可能正饿着呢,也好,我也饿了,就和丫头一起去吃。”桓真会抓杆子往上爬。

  说着,他的手拉起时子瑗的另外一只手,就要往外走去。

  一声又一声的丫头,简直要把陆羽给逼疯了,才见两次面,怎么就熟成这样子。

  很自然的,时子瑗舵鸟的不想去吃饭了,但是她身旁的两尊大神却像是把她提起来似的,顺溜的把她拉走了。其实她很想问:羽哥哥,你刚刚不是不想走么,怎么这会还拉起我来着?

  其实陆羽本来也是不想再吃了,但是一想到时子瑗早饭没怎么吃,来的路上也一直叫饿,心就软了。

  待时子瑗两臂都要废之前,终于找到了两尊大神都满意的地方,而桓后面还跟着前次那个小李,他被桓的行为给纳闷了,这少爷是出了名的从来就不喜欢触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