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因祸得福??(1/2)

加入书签

  听到时开民说这话,时子瑗捂在他脖颈上的手不由紧了紧,粉嫩的拳头也握得紧紧的,老爸从一开始就知道奶奶和小姑姑要干嘛,只是他的心里还存在着一丝的幻想,幻想着奶奶和小姑姑对他还有亲的眷顾,却未想到,此刻不得不打破这层薄得不能再薄的‘亲’窗户。

  李丽琴暗自朝时开惠点了点头,接着便不看时开民了,移开了眼,转到了另外一处。

  时开惠意会,放开李丽琴的手,踏前两步至时开民的面前,仰视着时开民的眼睛。

  “大哥,妈怎么说都是生你养你长大的,不可能会害了你,妈刚刚在路上和我说过了,只要大嫂将那两千块还回到妈的手中,妈会暂时替大哥保管,到时候大哥生活费不够时再到妈那里去取,这样妈就放心了。”

  小姑姑什么时候那么会说话了?时子瑗偷偷的撇了眼时开惠的眼神思忖着。

  而站在他们身旁的众人一脸的不解,没有一个人出去,眼神里的表看得出他们此刻想要听下去的兴致。

  “开惠,你大嫂是我的媳妇,我媳妇要干什么我这个作为丈夫的不支持,那我和你大嫂之间还有信任吗?”

  时开民的尾音微微上扬,目光深邃如无尽的黑夜,起初涌起的感已经慢慢的淡了下去。

  “大哥,我只是传达妈的意思,你何必对小妹我大声嚷嚷。”时开惠看着眼前一副漠然、激愤的时开民,心里虽然诧异,但声调却徒然的提高了不少。

  “爸爸,那两千块钱不是爷爷给我们的吗?为什么小姑姑要来拿我们的钱?”

  时子瑗垂着眼睫,放开攘住时开民脖颈的手,谭底一片清明,语气明显的不解和疑惑。

  众人一愣,难道这小姑子是故意来这捣乱的?

  在现在时代,小姑子对大嫂不满,婆婆对媳妇不满简直是天规定律,也不怪众人有这种想法。

  时开惠不屑的睇下眼看着时子瑗,伸出一只手,轻挑时子瑗的下巴,一副大人训小孩的口气道:“瑗瑗,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能插嘴喔,这个是礼貌,难道老师没有交你吗?”

  说这话时时开惠竟暗暗的用她那手指甲刮了下时子瑗的下巴,前次就是这个死孩子让自己丢脸。

  ‘啊——’

  时子瑗吃痛出声。

  这小姑姑也太狠了吧。

  “爸爸,瑗瑗痛,小姑姑说我不该插嘴,但是妈妈是小姑姑的长辈,为什么小姑姑可以来骂妈妈?”

  时子瑗心想:看来让爸妈做生意,不管是在哪都会被奶奶和小姑姑打扰一番的。

  “开惠,你和妈回去吧,至于两千块是爸给你,你们要,那就叫爸来拿,不然免谈,而且这作坊不是你大哥一家的,是和别人合作的,你要清楚大哥现在家里的况,难道你是要大哥一家在冬天的时候受寒吗?还是流落街头?还是你们就是不愿意看到大哥的日子好过点吗?非要没事找事上门,这叫什么事。”

  时开民听到自己的女儿说痛,马上就扶起时子瑗的下巴一看,一道刮痕,这明显就是刚刚自己的妹妹所弄的,又想到前两次女儿的受伤,心里不由怒不可遏,朝时开惠大吼道。

  时开惠被时开民突如其来的大吼给懵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李丽琴只愣了一下,接着就是心里回想了下时开民说的话,从来没有见大儿子这般大声对自己吼叫,一心认为这是林珍教的,怒极,便指出一根手指,扯着嗓子喊:“好好好,反正你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这两千块妈就不要了,你就看着办,以后要是这两千块被你媳妇给糟蹋了,日子过不下去就不要找我,这丢面子的事你妈我办不到,”接着冷哼一声,朝时开惠道:“开惠,还不快走。”

  李丽琴一挥手,甩下手臂,便拉起还一脸呆愣的时开惠出了门。

  时开民看着门口,深深叹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