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上有政策,下有对策(1/2)

加入书签

  总而之,而总之,时子瑗是给陆羽机会正名了,反正是时间问题,陆羽总归是要出来见阳光的。不过这过程,可就要靠他自己了,反正时子瑗只看结果,而且这个结果也只有一个,因为她百分、千分的相信陆羽有了好计策,可能这苦头吧是要吃一点滴。

  不知姜之尧和夜阑风是怎么兜兜转转的把聚会的时间改成了腊月二十八,离过年还有两天的日子里;又不知怎么的,他们两个竟然在时子瑗不知道的况下住进了她家里,而且还惹得时爸和时妈两个人笑声不断。

  时子瑗和陆羽是在腊月二十五回到县城家里的,当他们看到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正在举着酒杯朝着时爸敬酒的时候,陆羽是不知道什么感觉,但是时子瑗是风中凌乱了。

  后来,时子瑗才知道,自她在元旦回来,然后夜阑风和姜之尧就在她走后时常一有空就拉着谢航辛同行到她的家里,姜之尧负责在厨房帮衬着时妈煮饭菜,夜阑风负责在大厅和时爸下棋,可所谓‘双管齐下’。

  这次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在时子瑗和陆羽走后,‘一不小心’按了时妈的号码,‘一不小心’说出了他们两个还在a县,再‘一不小心’说出了他们打算要在酒店住等着同学聚会。

  所以,在怎么多个不小心的况下,在时妈热的邀约下,他们两个人提着两套衣服就住进了时子瑗的家里,而且还没有和时子瑗打招呼。

  后来时子瑗问时妈,时妈对她说的一句话:看小阑和小尧两个孩子在外面酒店住多费心,家里反正有那么多的客房,足够让人住了,而且你didi还喜欢和他们两个玩,大家都方便。

  而一向被时妈‘捧’在天上的陆羽可就太淡定了,反正时子瑗没有见他变过脸,还抿着笑容,像是好兄弟一般一起坐在了饭桌上。

  时爸对陆羽倒是很热的,他简直是把陆羽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小时候陆羽照顾时子瑗的事他是看在眼里的,所以陆羽一坐下,还不等陆羽说话,时爸就开口了:“羽儿啊,好久都没有好好的一起聊天了,这次应该不着急要走了吧,就在叔叔这里多住几天。”

  瞧时爸这热乎劲,只能证明了陆羽在他的心里的形象可是相当的好,而且还对他特别的关照,夜阑风和姜之尧可没有那么好的命。

  “叔叔,这次过年本来是打算在这里陪瑗瑗过的,但是一想到家里的爷爷、奶奶,所以还是回去过年得好,然后再过来。”

  陆羽说得样样有理,而且还挑不出毛病,抓住了时爸的痛脚,他这是在尽孝道,时爸是最崇尚孝顺的,所以他这一说,时爸微微赞赏的点头,“你这孩子就是孝顺,从小看到大都没有变化。”

  而时子瑗忍不住抽嘴,陆羽这厮,本来是说要在二十四回去,然后昨天不回去,今天还不回去,这会看到夜阑风和姜之尧,这还不打草稿的说打算在这过年,亏他说得出。

  “呵呵,叔叔,这是从小到大都习惯了,本来一年到头没有几次的机会去照顾他们,这过年是要回去的。”这简直就是无形中给他抬高了一截形象。

  夜阑风和姜之尧也不是吃素的。

  夜阑风是没有说什么,但是他那轻敲着桌面凝视着陆羽的眼神也不知道他在打算着什么。

  姜之尧倒是温和的笑了笑,对着时爸道:“叔叔,这红烧鱼可是今天我特地给您做的,您尝尝。”

  时爸本来是想要缅怀一下的,被姜之尧一说倒是扫过了,拿起筷子就夹了下红烧鱼,吃了下去,赞道:“不错,这红烧鱼味道正,还闻不到腥味,”又转头对着陆羽,“羽儿,还记得你当初做的红烧鱼可是和这有得一比,不容易啊,现在的孩子还有那么多的会下厨。”

  时子瑗可算知道陆羽怎么那么气定神凝了,原来他以前做了那么多的东西,都还让时爸记着了,还真是不容易。

  时妈不知道是在厨房里捣鼓什么东西,时子瑗看着这场‘男人的硝烟’,这心是一上一下的,她前世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了,有一个陆羽她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加上其他的人。

  时子瑗看着看着不对劲啊,这夜阑风和姜之尧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家?

  “姜之尧,你们怎么会到我家里,你和夜阑风不要找地方住吗?不是说同学聚会在腊月二十八吗?”

  夜阑风和姜之尧还没有答话,时爸就说了:“瑗瑗,你这两个同学都没有地方住,我们家还很宽敞,所以你妈就主张腾出了两个客房,然后让他们住几天了。”

  时爸这话犹如一不定时炸弹,炸得时子瑗的心跳得老高老高,那动作也迟缓了下来,抿了抿嘴唇,不相信的问道:“爸,你说他们要住在我们家?”

  陆羽则是淡定多了,他可是看出来了,原来他们两个打的是这个旗号,竟然想要住在这里了,看来他这段时间不在,他们两个乘虚打入了这里,还真是有计划有谋略,不过这个计划在他看来已经是小儿科了,因为他已经用过了。

  时爸嘴一撅,眉毛上翘,可能是酒的后劲上来了,说话的声调徒然增大,“瑗瑗,怎么说话呢,小阑和小尧不是你的朋友吗,住下有什么关系。”

  “叔叔,如果不方便,我看我和之尧还是到酒店里住吧。”夜阑风‘乖巧’说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们两个以前还不是在这里住过了嘛。”时妈突然从厨房里出来了。

  时子瑗见此,心中苦笑不已,她不就是问了一句么,倒是马上就成为了左右都是她不对了。

  “瑗瑗,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不就是住几天吗,没事的。”陆羽‘好心’安慰时子瑗。

  他面上含笑,一手倒了一杯果汁在时子瑗的面前,示意让她喝喝水、解渴。

  时子瑗抿着嘴唇看着他的眼睛,想看到他那如墨玉般亮泽的眼睛里有什么,但是明显她是失望的,人家陆羽坦荡荡的,还很真诚,顿时,她就无话了,住就住吧。

  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那这三个男人又是什么呢?

  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人联手,陆羽一人单独应战,这可谓是‘楚河汉界’,各不相让。

  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人的对策也算是高超的了,就如同那几年前陆羽那对策,但是他们现在再用,那就是多余的了。

  时子瑗战战兢兢的拉着陆羽在一旁解释,说了好多遍‘她什么都不知道’,陆羽却是对着她一副笑脸,完全就没有生气之说。

  至于陆羽到底在想什么呢,谁都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晚饭过后,陆羽清闲了,因为时爸和时妈那里自有人逗乐,所以他呢,拿着衣服就轻车熟路的进卫生间洗澡去了,留着时子瑗一个人在房间里纠结。

  待陆羽出来后,时子瑗就被陆羽推进卫生间洗澡去了,说是早睡早起,对身体好。

  接着时子瑗在卫生间里纳闷了半天,磨蹭了半天,终于觉得她这是在自寻烦恼了,洗完澡关上房门,一蒙被子,很快就睡着了。

  陆羽这厮倒轻手轻脚的出来了,姜之尧在卫生间洗澡,把时妈空出来了。

  时妈也是个mingan的人,这夜阑风和姜之尧的做法她可是心里有底的,以前陆羽不就是这样么,所以她是看在眼里,心也明镜。不过她就是不说,说出来也不好,因为时爸一人都蒙在谷里,什么都不知道,她怎么会说出来呢。

  陆羽到大厅的时候,时妈就在磕着瓜子,悠闲的看着电视,谁也没有她舒服。

  陆羽‘委委屈屈’的坐在了她的身旁的一张椅子上,朝着时妈就是一个舒心的笑容,但是眼里却是闪过了‘担忧’,然后就说道:“阿姨,羽儿有个想法?”

  时妈本就无心看电视剧,在陆羽过来的时候她就在看着陆羽了,这陆羽一说话,她便坐直了身躯,镇定问道:“什么想法?”

  陆羽似是思忖了一刻,便道:“阿姨,我和瑗瑗想要公开关系,瑗瑗现在已经上了大学了,叔叔应该不会…”话说一半,意思明确。

  时妈沉ying,一时没有答话,她可是看出来了,她这未来女婿肯定是产生危机感了,所以才想要公开,只是现在自己的女儿还没有成年,这个时候说出来,恐怕自己的老公还是会火的,指不定连门都不让这未来女婿进了,这危险可大了去了。

  “羽儿,你就不怕叔叔把你扫地出门?”

  陆羽笑笑,摇头,“阿姨,只要您帮羽儿,这事是不会出现的,何况,瑗瑗都答应了。”

  其实撒娇这一方法陆羽一般用不着,但是现在他在时妈这用却是有大大的好处,这样让时妈高兴啊,高兴陆羽这么一个务实的孩子连撒娇都用上了,就是想要让他正名。

  时妈罢了罢手,噙着笑容,“羽儿,你就安心吧,瑗瑗这个女儿阿姨清楚,你叔叔呢只是没有转过弯,你应该不用那么着急的。”

  “阿姨,您看…”陆羽半嘟着嘴拉着时妈的一边衣角摇晃。

  时妈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拍了拍陆羽的背脊,“好啦,好啦,阿姨会跟叔叔先通通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