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桃花太多真的不好!(1/2)

加入书签

  不过这些年肖艳这个小婶还真算是没本事的,都十年过去了,还只是一个小学的老师,而且这个老师不知道过了今年还能不能继续当了。

  到了明年,国家教育制度的改编,这当老师可是要有文凭了。肖艳只是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人,当初进去还是靠着亲戚的一些关系,这制度一改,她可是再也待不了学校了。

  “爸…您怎么可以…”肖艳哽咽的声音,带着丝沙哑,恐怕还真是要哭起来了。

  李丽琴听到时建的话也是不开心的,哪有那么直接说人家的短处的,这些年虽然说老大家的生活比小儿子家的要好,但是她可是总把留在自个儿身边的才是宝,当然媳妇也照样的疼小的了。

  “老头子,你说什么话呢,小艳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而且还天天伺候在我们的跟前,你这样说,让小儿子的面子往哪搁。”

  时子瑗在门外听着可真不是感觉,在这个奶奶的心里,恐怕时爸这个大儿子做什么都不能将小儿子给比下去吧。

  时建这个爷爷这些年夹在这两边其实也是不好受的,没有听到里面时建爷爷的回答,恐怕也是想着小儿子这家子至少也是在身边的,李丽琴这个奶奶倒是抓住了痛脚。

  想到这,她觉得她是时候该进去了,至少也得给时建这个爷爷解围啊。

  所以,她敲了那所谓的铁门栅栏,而里面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

  “爷爷、奶奶,在家吗?”

  她的声线很甜美,似乎经过了专业训练一般,但说实话,她却是装的,因为她要装得逼真,要让肖艳小婶无语。

  最先反应的当然是时建这个爷爷,时子瑗在门口听着那一深一浅颇有节奏的脚步声就知道了。

  ‘嘎吱’一声,那铁门栅栏被打开了。

  入目的便是时建那噙满笑容的脸庞,那充满欣喜的慈爱目光中她看到了这个爷爷对她的思念。

  “爷爷…”甜甜的叫唤。

  时建看着眼前这个犹如‘女大十八变’的孙女,漂亮的脸蛋挂着甜甜的笑容,心中哀叹:还是这个孙女好,笑的时候像朵花似的,叫他的时候总是带着甜甜的声音,叫得他心坎都舒暖了,头脑也清醒了。

  “欸~我的瑗瑗丫头,”接着看到时子瑗手里提了那么多的东西,假意呵斥道:“下次来可不许带东西,你看看,我孙女的小手都被嘞红了。”

  时子瑗‘扑哧’一笑,这个家也只有这个爷爷才是真心实意的对待他们一家子,自己手里拎了那么多的东西,恐怕他又在怪时爸浪费钱了吧。

  “下次你爸来,我得好好给他说说,这来一趟就带那么多的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啊。”

  时建心里也当然清楚这是时爸的心意,也是他的孝心,但是他毕竟是从革命那一代走过来的,对于钱这个思想,他是觉得能少花就少花,用不着的压根就不花,而且这些年时爸往这个家里拿的东西实在是很多,不管是吃的用的,一一俱全,而时妈也不在意这些钱,也乐意用这些堵了小婶这嘴。

  说着的当头,时子瑗和时建已经进了屋了,而李丽琴这个奶奶和肖艳小婶却是不在了,估计是到哪个房间继续商量着什么了吧。

  时子瑗帮着时建将东西放进了一个专门放置七七八八东西的房间,紧接着到大厅环视了下四周,总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

  她这正在思忖着有什么不对劲,脑袋突然一个灵光,她终于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原来是这大厅里的一尊玉佛不见了,那尊玉佛不是老爸专门给爷爷作为镇宅的吗,这些年都是放在这大厅的,前回来这还看见了呢,怎么突然就不在了?

  时建这个时候已经是在厨房了,时子瑗听得他在里面喊:“瑗瑗,中午想吃什么,爷爷给你做。”

  时子瑗哪敢让时建爷爷劳手,忙放下心里的疑惑,走进了厨房。

  厨房内没有一点烧火的痕迹,看来她的到来还真是不受欢迎,这奶奶和婶婶压根就没有打算做饭给她吃,不过她也不在意,她又不是专门来吃的。

  “爷爷,您先到客厅里面坐着吧,瑗瑗最近学了好几手菜,给您尝尝鲜。”

  说着,她就将围裙系在了腰间,准备做饭。

  时建笑眯眯的看着时子瑗,也就任她去了,走出了厨房。

  过了一会,时子瑗不意外的看见了肖艳小婶,她想都不用想时建爷爷是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厨房煮饭菜的,见她一脸的不屑和不耐,倒还真像是来找茬的。

  “婶婶好。”

  礼貌总是要做滴!

  肖艳‘恩’的一声,却没了下文。

  时子瑗也不理那么多,反正肖艳小婶帮忙不帮忙她都随便可以弄完,这些日子她做的饭菜不少,隔三差五的给陆羽这么做一次,倒也还算是熟练的。

  肖艳小婶似乎也并不打算和她说话,两眼盯了会锅里,然后倒自自觉的去烧火了,恐怕是刚才时建爷爷说了些什么吧。

  要说现在为什么这个家里还烧柴呢?这当然是因为李丽琴这个奶奶,觉得煤实在是太贵了,她这孙子不用带了,也就有事没事的往山上跑——拾柴,这家里有柴她可是不许开煤灶的。

  想来,这些年其实肖艳小婶可还算是被李丽琴奶奶给压着了。

  时子瑗切好了菜,倒油…

  肖小婶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她可以泄的缺口:“诶诶诶…瑗瑗,你到底会不会煮菜啊,油是可以倒那么多的吗?你知道现在的猪肉价格有多贵吗?”

  时子瑗愕然,看着锅里只不过半小勺汤勺的油,要炒那么一大盘的菜,这也算是多油了?

  “婶婶,瑗瑗刚才买了猪肉过来,现在的猪肉瘦的要七块钱,半肥的要五块钱。”

  得,时子瑗这样避重就轻的回答,肖小婶这泄气可是打在了棉花上,看不出任何不一样,因为都反弹回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肖小婶倒是没说话了,不过看她神色,恐怕还是在算计着什么吧。

  ‘兵来火挡,水来土掩’,随便她来什么算计,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时子瑗很快就做好了四菜一汤,小叔叔中午不会回来吃饭,不过那个堂弟时子锦也是不知所踪,不知道是疯哪里去了。

  “来,瑗瑗,你多吃点,你看看你上个大学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时建让时子瑗多吃肉,看着时子瑗明显消瘦的脸不由抱怨。

  时子瑗也不拒绝,夹起了一块猪肉绕过伤口就吃,然后还夹给了时姜和李丽琴几块肉。

  肖艳笑眯眯的,点头道:“瑗瑗还真是瘦了,要是听婶婶的不去读那劳什子大学,还花钱,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没用。”

  时子瑗差点把吃在嘴里的肉给吐出来,花钱?她花了她的钱吗?哼。

  “你操哪门子的心,瑗瑗的学习成绩好,考到了全国那么好的大学去,即使是老大一家没钱,我也是要砸锅卖铁都让瑗瑗读下去,女孩子有了好的文凭才有好的将来。”

  时建放下筷子,对着肖艳就是一阵痛骂。

  肖艳这都还没有答话,时建就继续道:“瑗瑗成绩那么好,从小到大都没给我这时家丢脸过,你看看小锦,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调皮这我就不追究了,难道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在前几天他和别人家的儿子打架,还把人打进医院了?”越说这声音就越大。

  这会时子瑗清楚了,原来是堂弟时子锦是和人打架,然后肖小婶瞒着时爷爷解决这事,但是现在堂弟时子锦在哪?莫不是一起进医院了吧?看肖小婶没什么伤心的样子,这倒是不太可能。

  “还自己是老师,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三天两头的打架,打了架你还瞒着,恐怕是小锦脸上也挂彩了吧,不然你怎么会把他送到亲家去。”时建抿了抿唇,呼吸沉重,似乎是气得不轻。

  时子瑗忙上前安慰,“爷爷,弟弟可能也是知道错了,您可别气坏了身子,那不值的。”那确实不值,以为那个堂弟实在是烂得可以。

  肖艳似乎是在时子瑗面前撇不开面子,当即放下筷子就走了,还顺道给了时子瑗一记厉眼,时子瑗知道,恐怕这帐,肖小婶又得记她身上去了,她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明明就是肖小婶自己起的头,想要说‘女儿养多好,也终是别人家’的吧,想想那时候她去报名的几天,还上她门去和时爸说女孩子读太多书没用,还真是在她身上煞费苦心了。

  一顿饭下来,时子瑗只吃了个半饱,没办法因为肖小婶一离席,李丽琴那奶奶就若有似无的盯着她,仿佛她才是罪魁祸,加上嘴唇痛,还真是吃不了多少。

  为了告别这冷气压,吃完饭,她和时建爷爷聊了会天就走了,走之前还让时建到她家去,说是聊天比较自在。时建也清楚她指的是什么,直说好,过个几天就去。

  回到陈芸那的时候,不意外的看见陈芸正和陆羽两个人聊天聊得正欢,她在院子门口的时候就听见笑声了。

  陈芸看见时子瑗进来,忙招呼着,“来,来,来,瑗瑗,羽儿正在说他军队里面的事呢,奶奶还从来不知道军队里羽儿那么调皮。”

  时子瑗眼神隐过一抹思虑,被陆羽一览无疑,忙抓过时子瑗的手,感觉到时子瑗手心的冰冷,稍稍蹙眉,“早知道把你那暖手的给带回来了,你看你这手冰的。”说着就用他的双手戳着她那冰冷的手。

  时子瑗本来在冬天手就是冰的,在北京的时候还冻手来着,这一回家连冻手都不冻了,所以就更加冰冷了,加上刚才听到陈芸说到军队,她的脑袋中空白一片,只想到陆羽因为受伤而流的血,所以就不止身冷,心也跟着寒碜。

  随着陆羽的手温不断戳着她的手背,心也渐渐的暖了起来,凝笑看向陆羽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着担心、愧疚,罢了,罢了,既然选定了他,也就只好跟随着他了。

  “哥哥,你和你的那些学校的同学有联系吗?”时子瑗歪头笑问道。

  陆羽一是不明白时子瑗什么意思,不过嘴上还是说道:“有啊,都有的。”

  “有没有单身的?”时子瑗继续问。

  陆羽稍稍一停顿,这军校里都是雄性的,这能没有单身的么?

  “恩恩~瑗瑗,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时子瑗随手拿起陆羽未喝完的茶抿了一口,便笑嘻嘻道:“哥哥,我有几个同学,说是要找个兵哥哥,想要瑗瑗介绍呢。”

  ‘厄——’

  陆羽差点被时子瑗这话给呛到了,他家的丫头什么时候还做人家红娘了?

  陈芸坐在一盘轻声磕着瓜子,半眯着眼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心里和抹了蜜似地甜,这两个孩子可都是她从小看到大的,走到现在这样,没有争吵,只有互相理解,还真是不容易,这样的一对,古今都是找不出几个来。

  “你呀,如果你那些同学要的话,我回了学校直接给你个电话本,直接通话,让他们各自找去。”他可不愿意自家的媳妇累了,那些个小子自个累去。

  凌霄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回来,看他红光满面,估计何小燕那朵花他是已经摘到了。

  腊月二十四是赶集的日子,时子瑗觉得太久没有去集市上,大早上就拉着陆羽起来赶集了。

  这个村子里的赶集是很早的,从早上六点开始集市上就很多人了,他们到集市上时已经是八点了,而且这个时候是快到春节,那个人潮涌动,拥挤程度真的无法想象。

  时子瑗最终逛了半个小时确实是没法再去挤了,再挤下去,她敢保证她会成肉干。陆羽心疼她,又看她想要逛街,直接就打了个电话让沐云接着他们上县城了。县城的地界比较宽广,虽然临近春节也是多人的,但是还不算太拥挤。

  时子瑗高高兴兴的去商场买了东西,再去超市逛了逛,终于走不了了,便拉着陆羽要去吃东西。

  她这吃东西不要紧,可就是她怎么那么倒霉的碰上了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而且他们两个人似乎还好声好气的在一起吃粉,这是什么状况?

  当时子瑗和陆羽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当然看到了他们两个。

  自从那次他们两个向时子瑗表白后,时子瑗压根就没有再联系过他们,以前还算是有个短信什么的,之后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夜阑风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姜之尧还是温和笑容,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有多怪异就多怪异。

  陆羽的表很正常,没有一笑容给他们,只是稍稍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还在纠结的时子瑗就坐下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同学,时子瑗勉强的扯笑,“夜阑风,姜之尧,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好巧。”

  不期然的感觉到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因为那两个压根看都不看她,都看向了陆羽。

  陆羽抿了抿唇,刚毅不失俊俏的麦色脸庞上隐隐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镇定,似乎微微眨了下眼,纤长的睫毛下的眼瞳看不出什么绪,“我们早就认识了,不必那么看着我吧。”

  “是认识,时子瑗同学的哥哥。”夜阑风优雅的拿起他面前的一杯水,冷笑道。

  时子瑗把他这表看在眼里,唉,她现在怎么办?直接跑人?不好吧,明明就没有什么的。

  姜之尧也温和的对着陆羽一笑,“恩,陆羽,时子瑗的哥哥,恐怕在一中里没人不知道。”

  这会时子瑗听出来了,这夜阑风和姜之尧这是站在同一阵线,还强调了陆羽就是她哥哥,他们明明知道陆羽是她现在的男朋友了,他们这么说,不就是…感觉到陆羽投射到她身上的眼光,看来她是必须承认了。

  “呵呵,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哥哥其实早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说出来的同时松了口气,又紧接着紧绷了下神经,她这样会不会太欲盖弥彰了点?她可是没有和陆羽说过夜阑风和姜之尧向她表白的事。不是她想隐瞒,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她心里清楚的明白她的整个心都是挂在陆羽的身上,何必去想其他什么有的没的。

  陆羽笑了,笑得很灿烂,接着他就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背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对面的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似乎在想着他们会做怎么样的应对。

  陆羽这个人精,其实他早就清楚了这两个人对时子瑗或多或少会有些好感,而且可能还上升为喜欢了,但是他就是不说,故意装作是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可以在他的手里抢走他一手养大的丫头,而且也相信时子瑗是绝对不会多想的。

  而夜阑风不同于姜之尧,他在时子瑗说出陆羽是她男朋友的时候,脸就不自觉的僵了一下,而那握着杯子的手也自然的紧了紧,可是他毕竟不同于一般人,心里也是有些准备的,所以接着他就无所谓的笑笑,然后不咸不淡道:“时子瑗,你可是还没有成年的。”

  意思是:陆羽是拐带未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