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羽儿,管管你家媳妇!(1/2)

加入书签

  听着这话,时子瑗瞬间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只是她是无辜的,很无辜。

  陆羽压根没有这自觉性,不过他看着时子瑗瞬间泛白又刹那变红的脸实在是不忍心,便靠近她的耳际,小声安慰道:“没事,李奶奶不是没说什么嘛。”

  他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时子瑗的耳际处,甚至脸颊边,那白皙娇嫩如樱桃般红润的脸庞变得越的让人想要吃上一口,而陆羽也就那么做了,上前那么轻咬上去。时子瑗哪经得起他如此挑拨,本还有一些理智的她已经完全失陷,哪还搞得清楚哪和哪,刚才的羞愤早被抛在了脑后了。

  但是此刻的陆羽却要崩溃了,时子瑗柔软有致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鼻息间还隐约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他的眼里慢慢的变成了迷茫,呼吸也越的沉重,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是要将时子瑗给唤醒,但是另外一个他却拉着不让他说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何小燕哭咽的叫声从门外传到了厨房。

  “瑗瑗,瑗瑗…瑗…瑗…”

  和小燕也没有料到会碰到这样的场景,叫着时子瑗的声音变得小而迟疑,大大的眼睛睁着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这一叫,将陆羽和时子瑗两个人的神志都叫回来了,陆羽还是没有一点自知,面上无一丝被撞破的窘迫,倒是时子瑗使出了全身力气,将陆羽推开了少许,至少身躯是分散开来了。

  “那个…小燕姐,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时子瑗脸色泛红,急急解释,突然唇瓣传来丝丝痛意。

  岂料人家何小燕压根就没问啥,几步上前将时子瑗拉走了,等时子瑗反应过来时,已经是在她和陆羽以前住的房间了,而且何小燕还顺便带上了门。

  时子瑗仔细看了看何小燕,面色潮红,眼眶微红,嘴唇微肿…这个…不会是凌霄刚才的杰作吧?

  “瑗瑗,刚才…刚才…”何晓燕低着头不敢看时子瑗的眼睛,声调也如蚊子的声音一般‘嗡嗡’的。

  时子瑗怎么会没看透,看样子凌霄肯定是告白了,不过似乎是过于着急,何小燕都跑到她这边了,而且拉着她的力气似乎比平常要多上了一倍,现在说话也结巴,看来是惊吓得不轻啊。

  “恩~刚才怎么啦?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不是说我明天去看你吗?”

  时子瑗一脸正经,仿佛什么事都不知道,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

  何小燕把时子瑗当做是妹妹,但是时子瑗做的很多事都像是个大人似地,所以她有什么困惑的一般都会找时子瑗来商讨,可她没想到她此刻出现的问题,可就是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时子瑗给搞得鬼。

  何小燕心里斟酌一番,抿了抿唇瓣,“刚才凌大哥去找我了。”

  “噢~他刚才和我说要去找他喜欢的…”时子瑗说到这突然大惊,“小燕姐,凌大哥难道喜欢的是你?真的吗?”

  时子瑗的眼眸含着惊讶,单纯不得了的眼神让何小燕看着有些潸然。

  看着何小燕欲又止的表,其实时子瑗心里乐开花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何小燕也是喜欢凌霄的,只是埋藏在心里一直没被挖掘出来而已。

  何小燕被时子瑗这样看着,头不自觉的越来越低,半响才道:“恩~凌大哥是这么说的。”

  她也很烦恼的好不好,本来她一直都以为凌霄就像是一个大哥哥,照顾着她,帮助着她,可是他这一表白,好像她心里也不反感,反而好像还有一丝丝甜蜜…天呐,她怎么会这样。

  时子瑗突然捂住了嘴巴,另外一只手将何小燕的下巴抬起,仔细朝着她的脸上看了又看,认真的问道:“小燕姐,凌大哥是不是…亲了你这里…”说着,她还将手抚摸到了何小燕的唇瓣上,“你的嘴好像有些肿诶。”

  话说时子瑗同学,你还可以再无耻一些么?

  何小燕被时子瑗一说,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身子往后一倾,快速的解释道:“那个…呜呜…是凌大哥突然吻了上来,我…一急,咬了一口他的唇,然后就跑来了。”

  时子瑗终于忍不住‘扑哧’笑了,心中暗忖:凌大哥啊,您可真急,才那么一会,就把我们家的小燕姐搞得那是晕头转向,不过这效果还是有目共睹的。

  “你笑…你再笑…你给我出出主意啊,这凌大哥干嘛突然这样子,以后我怎么见他啊,他不会被我一咬,就不理我了吧。”何小燕双手扯住时子瑗的手臂,一脸无措的问道。现在的时子瑗就是她的救命星啊。

  时子瑗这个过来人终于正经了,问道:“小燕姐,那你喜欢凌大哥吗?”

  “我…我不知道。”何小燕一顿,迷茫的摇头。

  她只是个未成年少女,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喜欢,接触的人也少,但单单纯纯的,可比时子瑗这个萝莉加御姐的人纯洁多了。

  “那你在见到凌大哥的时候会不会心跳加速?”时子瑗问。

  何小燕抿抿唇,微微眨了眨眼,“恩~好像不会。”

  时子瑗听到这个答案,眼眸里闪过失望,看来何小燕对凌霄还在半懵懂时期。

  “那刚才凌大哥问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感觉他很恶心?”

  时子瑗就是大灰狼,何小燕这个小红帽正在被一步一步的带进深渊,还懵懂无知。

  “不会…即使刚才我咬了他,但是我也不是感到恶心,只是…”何小燕都要哭了,但还是仔细认真的回答时子瑗问的问题。

  “只是什么?”

  “只是太突然了…我一急就咬了。”

  时子瑗瞬间像是个女神一般,高仰着头,笑道:“ok,小燕姐,你这就是喜欢凌大哥,不然你怎么会不感到恶心呢,而且你想想,其实凌大哥也是很好的一个人,特别是对你,你看看,他对我都没那么好。”

  时子瑗这回确认了事,心无限好,还顺带抹黑了凌霄,不过她的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好歹人家凌霄对她可是天地可见,日月可证…不,不,不,说错了。总而之,而总之,凌霄对她可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不过这好就像是对待妹妹一般。

  何小燕看着时子瑗那笑脸,听到时子瑗的结论,脑中再一回想,好像…似乎…心里还在徘徊不定呢,眼里透着犹豫,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时子瑗看着何小燕还左右不定,蓦地一沉脸,将何小燕的脸正对着她的,咧开嘴问道:“小燕姐,你难道是因为凌大哥是外地人,所以不喜欢?”

  何小燕心一愣,摇头。

  “那小燕姐肯定是认为凌大哥太大了,年龄和你相差那么多,所以才不喜欢?”时子瑗继续问,塝正何小燕的头,就是要让她对视着她。

  何小燕无处逃躲,但听到时子瑗这样说,却没任何表示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凝着。

  时子瑗叹息一声,道:“小燕姐,俗话说‘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如果你就因为这样子不接受凌大哥的话,唉,那我就只能为凌大哥介绍一个人了,这李奶奶催凌大哥好几次了,凌大哥也不能老是单身啊,唉…”

  时子瑗这是要把这一年的叹息都用光了,而且眼底的神甚是为凌霄可惜的样子。

  何小燕急了,“现在凌大哥也是还年轻啊,瑗瑗,你不是说三十岁结婚都是早的吗?凌大哥现在好像才二十六七啊。”

  时子瑗晃悠晃悠的走到床边坐下,一手支着下巴,眼眸凝向何小燕的方向,“小燕姐,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李奶奶已经老了,她就是希望要抱孩子,李奶奶膝下无子,凌大哥就算是她的孙子了,凌大哥又是个孝顺的人…前次我回来李奶奶也说了让凌大哥要去相亲,说那个女的很好,很漂亮。幸好凌大哥说他有喜欢的人,而李奶奶也是开明的人,也就没多说什么了,但是李奶奶要求让凌大哥把那个女的带回来…”

  时子瑗说着说着就看到何小燕似乎两头挣扎,有一头正由赢的趋势而且还是要趋势。

  时子瑗再接再厉,继续道:“刚才凌大哥说要去找那个女的,他就去找了你,你这下知道了吧,就看你接受不接受了,要不然我明天就带着凌大哥相亲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何小燕对凌霄又有感,她就不信何小燕这妞还能跑哪去。

  “那…”

  何小燕正要答话,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就是凌霄那沉稳带着急切的声音:“瑗瑗,小燕是不是在里面,你开门,我有话对小燕说。”

  何小燕立刻就迈步到时子瑗的身旁,眼眸受惊,看着时子瑗,似乎在问:怎么办?

  时子瑗翻了翻眼,心中一个郁结,这个凌霄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关键时刻,算了,算了,她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对老夫少妻肯定是成功的了,蓦然站起身,朝着门口道:“凌大哥,就来了。”

  说着还没等何小燕反应,她就开了门,而凌霄在她面前扫了一眼,接着就将她给撇去了,走到了何小燕的身边,拉着何小燕就出了门,而何小燕呢,似乎挣扎了一下,接着就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时子瑗在心里脆骂:无良的夫妻,有事的时候就来找她,没事的时候就看也不看她一眼。

  似是她的怨念太深,连一旁站着的陈芸也感受到了,还对着她说道:“瑗瑗,这事你做得好,凌霄这孩子总算是懂得表达他的感了,我这逼来逼去都没让他就范,你才一回来,就成功了。”

  这世界凌乱了,虽然时子瑗知道陈芸的思想开明,但是咋就开明到这个程度了,刚才看见她和陆羽在那个,竟然没叫,还感叹…而现在又说这些话,这不表明了她时子瑗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么。

  “奶奶,这下您就不用操心了,您就好吃好喝的,等到我们都有了孩子,然后你就可以逗着孩子玩了。”陆羽背靠着墙壁,伸手拍着陈芸的背脊。

  陆羽的面上隐过一抹笑意,话虽然是对着陈芸说的,但是他斜睨着眼却是对着还在暗自气愤的时子瑗。

  话毕,时子瑗的神经终于被抽回,唇角不自觉的抽搐,微微抬头便对上了陆羽那意味不明的笑容。

  孩子?等到我们都有了孩子?

  她才十六岁诶,孩子那也太远了吧。

  想到这,她哼哼的回了瞪了眼过去,不期然的看到了陆羽眼里划过一丝惊愕,但不过一瞬又恢复了那让她想要咬牙的神。

  “恩~羽儿说的没错,只是不知道你们和霄儿两口子谁的比较早?”

  说来,这事她还得琢磨琢磨,陈芸暗自点点头。

  时子瑗无语了,她还从来没有现陈芸在对他们的时候那么活宝过,这话说得,实在是让她没办法继续呆在这里了,她敢肯定,要是再待下去,说不定,他们都能谈论上小孩子上学了。

  兀自罢了罢手,“奶奶,瑗瑗去拿衣服洗澡了,您也累了吧,早点回房间睡觉吧。”

  说完,对着陆羽翻了个白眼,也就进房间了。

  等到她出门的时候,陈芸果真已经进房间了,而陆羽却是在卫生间里帮着她放热水。

  虽然这房子没有修葺过,但是这房子里面的设施可是改良了不少,卫生间里早就几年前就装了热水器了,而且还全面装修了一番,方面得很。

  陆羽帮着时子瑗试好了水温,看到时子瑗拿着睡衣进卫生间,紧接着他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皮筋,顺势弯过时子瑗的头,便帮她扎着头边说道:“这么晚了,明天再洗头,不然会感冒的。”

  低哑不失温柔的声音在时子瑗的头顶上传来,陆羽的动作很轻,为时子瑗扎头的时候从来就不曾弄痛过她,而且由于时子瑗不喜欢扎头,他为她扎了那么几年,倒是轻车熟路了起来,一点都不感觉扭捏。

  时子瑗头扎好,过了三十秒还不见陆羽有想要出去的趋势,转过头,眨巴眨巴眼,“哥哥,我要洗澡了。”意思的:你该出去了。

  陆羽点头,低声回了声‘恩’,便没了下音。

  挠了挠头,时子瑗一把拉住陆羽的手,朝着门口去,“哥哥,你该出去了。”

  要说陆羽此刻在想什么呢?他是在想刚才说的问题,他想的是他以后和时子瑗是生女孩好呢,还是生男孩好。

  时子瑗要知道他的想法,保准一个拳头盖过去,这思想恁不单纯的哥哥,现在她未成年就想着要孩子了。

  终于拉得陆羽出了卫生间,‘嘭’的一声,将卫生间的门关上,然后她就听得陆羽走路的脚步声,脑袋想了想,似乎有些奇怪,但想着也没有什么事,也就快速的褪下衣服,泡澡了。

  二十分钟后,时子瑗从卫生间里洗澡出来,就看到陆羽正在收拾着房间,最最最主要的是…为什么她的被子被拿到他那床去了?

  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她被陆羽吻得毫无力气,陆羽上下齐手,瞬间就把她给吃到肚子里面去了。

  想到这,她立马开口,“哥哥,我要自己一个人睡,你干嘛把我的被子拿去?”

  陆羽听到她的话动作一顿,过了几秒,才对视着时子瑗的眼睛,刚毅俊俏的脸上闪过一抹囧意,呶呶嘴,可怜兮兮道:“瑗瑗,刚才哥哥把碗都洗了,然后本来手不能动冷水,现在哥哥的手麻了,就是想要让你在等会睡觉的时候帮哥哥捏捏,疏通疏通筋骨,但是我又想到现在是冬天,很冷,总不能让你什么都不盖,就那么在冰冷的空气中为了按捏,我又不忍心,所以…才…”

  这话说得特有技巧的,这左说右说都是为了她好,而且上看下看,也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不liang企图。

  而时子瑗呢?在陆羽这么一说的况下,顿觉不好意思了起来,觉得她是自己想歪了。本来那个碗是她要洗的,然后却因为何小燕让陆羽给洗了,这陆羽的手最好是不能动冷水,这手麻了,她给他按捏下也是应当的,而且陆羽还为了她才把她的被子拿到他的ch—uang上去…

  “那…哥哥,你也去洗澡了吧,等会我再给你捏。”妥协的声音。

  陆羽点了点头,兀自拿着睡衣出去了,时子瑗因为沉浸在她对不起陆羽的思想里,错过了陆羽那眼底的一抹精光,还有陆羽那摇晃得自在的手臂。

  陆羽出了门,时子瑗就乖乖的躺在了她的被子下,然后又想到陆羽的伤口,便又换了个被子,钻到了陆羽的棉被里,为他暖床。

  等到陆羽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眼睛有些干涩,想要睡觉了,半眯着眼像是小猫冬眠一般睡得极其舒适,完全就忘记了她现在是在为陆羽暖被窝。

  陆羽看着时子瑗睡着的姿态,如卷缩的蜗牛在他的棉被下,转念一想,就知道时子瑗这是想要干嘛,轻轻的关上门,悄悄迈步到了床前,就伸手将时子瑗的那棉被一起盖上了去,然后他也马上如泥鳅般的跐溜钻了进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