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照顾(1/2)

加入书签

  已经三天了,陆羽还未曾醒来。

  陆羽刚晕过去之时,半路上就来了急救车,后来时子瑗才知道,那急救车本来先前就是让陆羽上去的。

  他这次受的伤真的很重,右肩膀直直的被子弹打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还让他坚持到了见时子瑗。

  陆羽受伤陆老爷子焦急得不行,还专门从a省过了来,还有专门的医疗队为陆羽治疗,幸而那些医生都是专业的,在做了十五个小时的手术后陆羽终于从手术室推了出来。手术很成功,没有生命危险。

  纵使是这样,时子瑗在这三天里都未曾合眼过,陆羽做手术的时候在手术室外等着,她从来就没有觉得时间是那么的漫长,天是那么的冷澈,直至骨节中;陆羽做完手术,因为伤得急重,被安排到了重症病房,而那里却不是可以时时陪伴的,她便又是站在病房外整整一天一ye,谁都劝不了;直至昨天,陆羽的况好转了不少,她才被允许在陆羽病chuang边看着他。

  这三天中,陆羽的家人,除却陆老爷子,其余的都没有出现,或许是被陆老爷子封锁了消息,或许陆老爷子是怕那陆奶奶听到这个消息会担心过度,所以才没有告诉她。但是为什么连陆羽的爸爸都没有出现,她就不信,陆羽中枪这事陆羽的爸爸会不知道…

  陆镇涛是关心陆羽的无疑,因为这三天他也没有吃什么东西,脸也消瘦了不少,那脸骨越的依稀可见,而他那本还是黑色的头,已经有几根在这三天中迅速变白。

  本来陆镇涛是想劝着时子瑗回校,但是看到时子瑗担忧的眼神和愧疚的表,他的话到了嘴边又回了去,对时子瑗的印象倒是越好了。

  此刻的时子瑗正拧干毛巾,擦拭着陆羽的脸颊处,才三天,陆羽的下巴竟生出了不少胡须,她又去买了剃须刀,现下正想要替陆羽刮去。

  据医生说的,陆羽这伤最少也是得三天才有醒来,这两天陆羽都是靠着营养液来维持生命,还不断的输血。

  看着他越尖细的下巴,酸涩的眼睛又泛红了起来,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听的,因为她的哥哥永远该是那个卓绝岸然的模样,而现在要不是听到那浅浅的呼吸,她还真以为她家哥哥就这么睡了过去呢。

  “哥哥,瑗瑗瘦了,这里的饭不好吃。”

  “哥哥,你起来好不好?瑗瑗要吃你做的菜。”

  “哥哥,你知道吗,其实你比瑗瑗还笨呢。”

  “哥哥,瑗瑗有奖学金拿了,但是落落她们就是想要敲诈我的钱,说要请她们吃饭,哥哥的厨艺是最好的,到时候哥哥亲自煮给她们吃好不好,她们为了维护你,可是把瑗瑗都给撇开了…”

  ……

  时子瑗就这么自自语,浅浅淡笑,看着陆羽那张苍白的脸,那如黑耀石般的眼瞳里闪着心疼,手上的动作越的轻柔。

  而病房门外,站着的是陆镇涛和沐云。

  他们看到时子瑗这般,心里是万分感想。

  陆镇涛长长叹息一声,迈开几步,走至一旁的椅子坐下,接着示意沐云也坐下。

  待沐云坐下后,他才道:“小沐,那个丫头…对羽儿倒还真是真心实意,看她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心疼,比我这个做爷爷的还要多上一分了。”

  这几天那阴沉的时期总算是过去了,陆羽受伤,他也担心、关心,但是他还不至于失了分寸。他做出得当的处理,将陆羽这受伤的消息一早就封锁住了,而且还派了最有权威性的医生治疗,终于在得知没事之时,他也终松了口气。

  也罢,这次受伤就当一个教训,他陆家的男儿哪个没有在战场上受过伤,哪个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至于到底有没有那么潇洒,只有他自己心里知晓。

  沐云听他这一说,这三天来难得扯出一抹笑容,“老爷,瑗瑗她为少爷做的可不止这些。”

  “我知道,”陆镇涛接口,看沐云稍稍惊讶的眼神,继续道:“前回这丫头上门,就单单那礼物,虽然不贵重,但是心意可是比上门都要重了许多,而且虽然她在面对我的时候表面上很镇定,但是内心也是紧张的要死。”

  沐云笑着摇头,“老爷,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想说的是:她才一个未成年的女生,在她猜到了少爷家世的时候,她便开始作出努力了;在老爷故意不让我帮她的时候,她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论断…”

  陆镇涛一挥手阻止了沐云接下来要说的话,“小沐,这些年羽儿多亏你照顾了,羽儿这性子对谁都冷,即使是我…也是…”

  未说完却能感觉到他要说的话,其实不说出来比说出来要好得很多。

  陆羽这些年,虽然每次回家都是看上去很开心,其实每每眼底都暗藏着一丝失望,这失望缘由,应该就是他的爸妈了。

  “老爷,您放心,小少爷定会好的。”沐云抓住了陆镇涛那只微微颤抖的手,那是他在愧疚,愧疚不能对陆羽多多关怀,而且在陆羽面前总是保持着严肃的态度。

  陆镇涛撑着椅子正要起来说什么,陆羽的病房里传来了时子瑗欣喜的声音:

  “哥哥,哥哥,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而病房内,时子瑗激动的抓住了陆羽的手,意识到陆羽受伤又紧接的轻轻握住。

  陆羽的眼睛眨又眨,他觉得他现在似乎连呼吸都感觉到肩膀处的疼痛,听到时子瑗的声音,因痛忍不住的蹙眉。

  时子瑗看到陆羽这般,忙担心道:“哥哥,你先等着,我去叫医生。”

  这个时候,门被打开,进来的正是陆镇涛,看到时子瑗正欲迈开脚步到病房门方向,忙道:“小沐已经去叫了,你就陪着。”

  时子瑗稍稍一滞,接着又坐在了陆羽的床边,对着陆镇涛道:“陆爷爷,哥哥醒了,没事了。”

  那说话的表,那嬉笑的劲,真是犹如那孩童一般充满着稚气,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十六岁的人,不过正因为是这样,她的感才更为真切。

  “恩~”陆镇涛的眼底也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并不明显,也那么一会,就消散了。

  陆羽这才稍稍投眼看向他,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镇涛感觉到他的视线,心知他心里是在想什么,便道:“羽儿,你放心吧,爷爷把你受伤的消息都封锁了,就是连你爸爸都不知道。”

  陆羽顿时一笑,似乎心里一松,但眼瞳也同时划过一抹黯然。他就在刚才,不知道他是希望大家都知道他受伤好,还是希望大家不知道…他的内心深处,却还是希望有人关心的罢。

  他眼底的那抹黯然没有逃过时子瑗的眼睛,她的心蓦然一怔,转念一想,大概也知道为什么他会这般,对着陆羽她更是心疼了一分。

  这些年,陆羽几乎是陪着她度过的,甚少或者几乎就不提起他的父母,在她家里吃饭的时候,他总会帮着她的爸妈,眼里也总是羡慕着她有这样的父母。哪个人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在身边,他即使坚强如斯,也是希望父母时常在身边的。

  不过一会,医生来了。在陆羽身上上下检查了一番,似乎是狠狠的松了口气,高兴道:“陆军长,您放心,已经没事了,稍作两个月的休养,就可以下床了。”

  陆镇涛一听,凌厉的眼一扫,沉沉道:“两个月,就一枪还两个月?”

  这个时候,时子瑗终于知道他的气势在哪里了,这种让人窒息的压力直让那医生在这大冷的天冒出了热汗,摸了摸额头,似是斟酌了下语气,“陆军长,…”却又感受到那股压力,嘴边的‘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