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陆羽伤了(1/2)

加入书签

  其实凌霄的想法时子瑗岂会不知,只是这何小燕现在还未成年,而且还不知道凌霄对她的心意,这年龄差距就那么多,何况凌霄现在虽然是有钱有貌,但是他的户口却是不在这里的。

  被陈芸这么一说,然后听得凌霄有喜欢的人了,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凌霄那脸红得和猴子屁股有得一比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令时子瑗烦恼的是:学校的舞会。

  据说清华大学一年一度的舞会是全校必须参加,而且还必须自带舞伴,让她是想躲都躲不及,请假那是更不可能。

  呆呆的看着宿舍的三只正在试衣服,还特地在化妆,她的心就愈的郁闷了起来,也愈的想陆羽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出任务不知道有没有shou伤?随即又紧接的抱怨起陆老爷子来,让她家哥哥去军队就去军队,干嘛现在就让他出任务,要是出什么事怎么办,自己都还没有叮嘱他一番…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那三只中的沈大美人终于shou不了时子瑗的怨念,一把就把她从chuang上拖起,恨铁不成钢道:“你说你怎么回事,你让打扮现在连头都没梳,你家哥哥不来,难道你就能逃过这次的舞会?”

  恹着神,半眯眼看着一脸恼羞的沈大美人,明眸扫了她浑身一眼,顿觉这古典美人还真是有古典的一套,这髻梳得,真是丝毫不露痕迹,连一根毛都未曾掉露,那长长的头已经被她整个盘在了头ding上端,怎一个高雅所描绘得了。

  穿着一身jinzhi的白色公主裙,衬得她身姿萦曼,及膝的裙角带着leisi,似乎是降落在人间的仙子。

  沈落见时子瑗紧盯着她看,丝毫不见她有在听她说话,顿时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掐起两指对着时子瑗那小蛮腰就是一捏,看这妮子还敢在她面前走神。

  腰部忽地一疼痛,时子瑗终于反应过来,伸手mo着刚才被捏的地方,真是哭笑不得,浑身似散架了一般,恹恹道:“我说我们家的大美人,要保持淑女,淑女…”

  沈落现在才不吃这一套,她外人的面前不说话是淑女,在这宿舍,她可从来就不说淑女,蓦然伸出食指,对着时子瑗饱满的额头就是一指,“别给我岔开话题,你可不能给我们姐妹丢脸,这舞会可是大事,你是不要紧,有你家的哥哥,但是你姐妹我们三个都是孤家寡人的,你就不能体谅体谅。”

  时子瑗当然是会体谅,这铺导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说如果宿舍有一个人没去,那么…遭殃的就是整个宿舍,这舞会虽然是正统的舞会,但是早就是多年前就被认为是联谊会了,宿舍的三只早就打算好了在舞会上猎美男,只唯有她…必须跟着她们。

  “好了,好了,大美人,您现在可不许生气了,你看你腮帮子堵的,都把你形象破坏了。”

  说着就伸出了两手捂住了沈落的脸颊,不意外的看到人家沈落平稳的呼吸,接着漾出了端庄的笑容。

  “好了,遥遥,欣欣,快点动作。”

  时子瑗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按到了宿舍的唯一一张大镜子面前,遥遥负责按住她,欣欣似乎在考虑着也该将她怎么办。

  接着她浑身上下都被整过一番,眨眼间,她似乎还感觉得到睫羽在微微颤抖…痛死了,她们竟然还拿着夹睫毛的夹子给她用上了,这睫毛是好看了,但是她的苦也shou够多了。

  身上的衣服在她们三只的胁迫下已经换成了过膝的白色长裙,头在她的要求下只是随意的马尾,倒也不怎么复杂,脖子上带的还是桓送的白玉,手上的正是陆羽送的凤血镯,许是她们三只都因为她手上的冒牌货,倒是没怎么追究。

  时子瑗往她们身上一看,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忍不住吓了吓,她们四个都穿着是白裙子,这大晚上如果把头拿下,这四个现成的女鬼啊。幸而她们穿的是冬裙,而且还穿着打diku,要不然在这么冷的天,真是冻死也不足让人可怜。

  “这瑗瑗一打扮,真是我都嫉妒了。”沈落哀叹摇头。

  时子瑗嘴一抽,被她这句话雷的,这是她愿意的么,她其实不愿意,许久没穿裙子,她是浑身不自在,好似少了什么似的。

  时间很快过,眨眼天就黑了,操场上早已人声鼎沸,广播室也早就响起了声音,号召着大家往操场前去,顺便还让各个铺导员统计人数。

  她们四个来到她们系的地方,四双眼睛正zhuo热的盯着操场上的人,品谈着哪个人打扮好,哪个人的衣着好,又是哪个人的男朋友帅…

  约过了二十分钟后,铺导员终于来到,而她只是随便的扫看了一眼,似乎点都没点,就走人了。

  让时子瑗不由猜想,她是不是被骗了。

  其实沈落她们也是因为看到时子瑗最近像是病恹恹的,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这才硬是拖着她一起来这舞会,好好的放松一下。

  时子瑗凝着主席台上的欧阳翎和沈凡,还有主席台下那么多的女生,在欢呼,在兴奋尖叫…

  欧阳翎今天依旧是一黑色的衣服,似乎他只有黑色的衣服一般,就没有看过他穿过别的颜色衣服;而沈凡更是简单,好似随意的一见休闲白衣,就这么一搭,但在他的身上,也如衣架子一般,让那见平平常常的衣服显现出不同的光彩。

  他们两个现在在主席台上表演着,一个在弹钢琴,一个在舞墨,弹琴的自然是沈凡,舞墨的便是欧阳翎,两者相辅相成,各显其才。

  他们一个优雅,一个大气沉稳,果真有两下子,这女生不被吸引去才怪。

  也不知道为什么学校还安排其他的一些节目,这舞会不像舞会,表演不像表演的。

  终于表演完,那主席台下黑压压的一片女生便马上就奔走到他们的身旁,想着被他们之中的其中一个看上,那她们就是别人的焦点,别人羡慕的对象了。

  “哇…欧阳学长和沈学长都是帅哥,可惜这两个没一个是我的。”

  遥遥先是一个惊叹,接着便是哀叹,那水汪汪的双眼尽是郁结。

  沈落上前一拍她的肩膀,笑道:“要不…我让表哥晚上陪你?”

  遥遥却浑身警惕,左右环视,见没人往她们这看,坚决道:“不要,让他们陪我跳舞,还不如直接把我给带回宿舍,省得被别的女生给扫射得连尸骨无存。”

  “我就说嘛,人给你帅哥你又不要,不给你又怨念。”沈落挑眉道。

  她当然清楚遥遥是不可能要沈凡陪着去跳舞的,她宿舍的姐妹都精着呢,才不会引火上身。

  遥遥侧目撇了眼时子瑗,嘴巴一翘,“落落,好似瑗瑗才需要你家的表哥,而且即使你家表哥和瑗瑗一起跳舞,恐怕也没几个女生敢出来叫板的,除非她们不要面子了。”

  其实遥遥说得很对,时子瑗一打扮就是数一数二的美女了,这帅哥陪美女之说一般不会太多人有意见,除非那个人真的是不要脸面来抬杠。

  这话一落,旁边的时子瑗立刻打了个激灵,扫眼看像此刻的沈落,如目的便是她那狡黠的眼神,正当沈落张嘴,又想要说这个打算时,她先道:“遥遥,难道你忘记了我家哥哥请你的吃的饭?”

  哼,在平常不是很会拿陆羽来堵她嘴么?此刻竟然想把她推到沈凡那里,这分明不道德。

  她这话一说,遥遥和沈落两人都讪讪笑了,没想到先前她们拿着陆羽请她们吃饭当借口,让时子瑗口咽了好几回,这回倒是被时子瑗给反击了回去。

  “那个…噢…落落啊,我先到那里,我看到了一个帅哥在那里。”遥遥立马闪身走人,因为时子瑗那隐隐的邪笑,让她想到了那康泰的后果,离开这里才是良策啊。

  沈落也忙着找借口:“哎呀,我也要走了,我表哥找我了。”

  说完,人已经没影了。

  只剩下时子瑗和欣欣,那欣欣算是比较胆小的,而且她自认为没有得罪时子瑗,倒还是优雅的站在时子瑗的旁边。不过…才五分钟,也走了。

  时子瑗看着一个个都走了,顿觉无聊之极,但是回宿舍也同样是无聊的,环视了下四周,看到一处较少人的地方,抬脚便向那处走去。

  她此刻坐着的这处还真是清净不少,从兜里拿出手机,翻开照片那隔,看着手机照片里陆羽那张脸,那张不失刚毅的柔和笑容,心不由慢慢变暖,不自觉的伸出手往手机上的陆羽的脸mo去,眼睫微颤,明亮的月照映在树枝上,斑驳的树影隐隐约约的贴在她的脸庞,有说不出的静谧,仿佛眼前的喧闹已和她隔绝一般。

  她心想: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哥哥呢?她想他,很想他了…脑子越清晰,她对他的想念也越的清晰。

  忽地,眼下突然出现一双脚,接着出现一只手,缓缓抬眸,微微一怔,这人是想请她跳舞,轻轻的摇头,礼貌淡笑拒绝:“不好意思,我不会跳。”

  那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