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我是在帮我孙媳妇!(1/2)

加入书签

  陆家在d市的房子算是国家给的,陆镇涛是国家一级元老,住的当然不是随便的地方。

  时子瑗打了车,报出了地址,那司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看着渐行渐远,越偏僻却是空气越清新的地方,想来这陆老爷子已经是退休的年龄了,自然是住在可以养身的地方,这市郊外倒是养身的好地方。

  车子终于在一严谨大门处外停留,那个司机还特地留意了下时子瑗,欲又止了一番,最终还在开走了车。

  时子瑗暗忖:这司机应该是想说这里地处偏僻,想要等着她办完了事拉着她一起回市里,但可能转念一想,她能来到这里,这里住的人都是大人物,这车是肯定有的,也就没有再说了罢。

  掏出手机,按下了沐云的号码,让他出来。她相信,这地方,若是没有人出来接她,恐怕她应该进都进不去。

  那铁栏栅两旁站着四个挺直的兵哨,手里都拿着一根枪支,不由让人产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不过一会,沐云从里面出来,此刻的沐云没有如平常时子瑗见到的一般,脸上带着一股肃然的表,但是对时子瑗还是很温和的。

  时子瑗秉承少说少错的想法,在这里,她只是一个名不经转的小女生,而且她已经穿着虽然比平常要正式一些,但也是属于她自己喜欢的那种打扮。

  虽然她来的时候已经想过了会有怎么样的场合,但是心里见到又是一回事,至少现在她的心里还会有紧张之感。

  倒是沐云看到时子瑗似是紧绷着脸,忍不住轻笑一番:“瑗瑗,还从来没有见到你现在这表。”

  时子瑗浑身一怔,侧目看向沐云,看到他眼底一丝调笑意味,才知他是在让放轻松,便扯出一抹淡笑,“沐叔叔,那…哥哥的爸爸在不在?”忽地又一停,快速的加上一句,“就是陆叔叔在不在?”

  她现在自己都要鄙视自己了,本来来的时候心里镇定得很,这会越走越近,倒是越的不自在起来。她就这么的去,好像毫无道理可啊,这陆羽也没有在家里说她和他的关系,最多也就是说她是妹妹罢了…她这越想心里就越乱,越的怨恨起自己太冲动了来。

  “放心吧,陆师长不在家里。”沐云看出了时子瑗眼底的一抹娇羞意味。

  时子瑗一听,她自己都没有觉她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但是她现在还不是陆羽的媳妇,也还没有正式公开,这见到了肯定会尴尬。

  “瑗瑗,到了。”沐云在一处巍峨的房屋下停了脚步,转看时子瑗。

  时子瑗微微抬头,这大院里的房子都像是复古的欧洲建筑,现在她停驻下来的房子也同样是,四周用低矮的白色围栏圈起,而里面种着年代有些久远的榕树,大概是两米就有一棵,看来这房子也是年代久远了。

  这个时候沐云对着里面两个站岗的士兵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两个士兵就将门给打开了。

  刚一踏入,就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桂花香味,入目的是一约二十平米的空地,空地上还摆放着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上方用大伞遮住…

  “瑗瑗,怎么啦?”

  沐云的声音让时子瑗拉回了思绪,笑着摇头,跟在沐云的身后。

  接着又看到沐云站在一门口处敲门,少顷,门被打开,时子瑗正刚抬头…却听得一欣喜若狂的声音,“我们家的孙媳妇终于来了,快请进,快请进,李婶,早上让你准备的东西搬出来。”

  听到这话,时子瑗不禁晕红了脸,特别的‘孙媳妇’这三个字,简直让她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才一矜持,她就被一个人拉住了,抬眼一看,年约六十却神采奕奕的老奶奶正慈爱的笑着,似乎是看她越的满意,那笑容也越的深了。

  这个老奶奶应该就是陆羽的奶奶了,笑着礼貌唤道:“陆奶奶好。”

  一时间,到是不知道说什么,她只能说这么一句话。

  岂料韩芝脸一沉,随即又道:“嗨,这孩子,还叫什么陆奶奶,把那陆去了,直接和羽儿一样叫奶奶就行。”

  时子瑗立马就苦笑不得,她虽然问过了陆羽他奶奶的性子,陆羽就说是很疼他,而且很想要见到她,她来他家,最高兴的肯定是这个奶奶,但是这直接叫奶奶,似乎于理不合。

  “夫人,瑗瑗她一路过来都没有歇息,这都累了,您就让她先坐下吧,您这孙媳妇跑不掉。”

  沐云看时子瑗局促,开口为她解困。

  时子瑗一听,敢这沐云都早就认为她是陆家的孙媳妇了,这话说得那么顺。

  韩芝忙称是,拉着时子瑗就坐在了沙上,那炙热的眼神,把时子瑗看得心里直麻。

  突然想到她带来的东西,礼貌起身走到刚才她拿过来的东西放置处,这几个包里的东西都是她亲自准备的。虽说这陆家家大业大的什么都不缺,但是总归是她的心意。

  从一个包里拿出了一条紫色的围巾,接着走到韩芝的面前,道:“陆奶奶,这是瑗瑗给您亲自织的围巾,您带上看看。”

  是的,心意,心意,自己亲自做的东西确实很有心意。

  这围巾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这围巾是她用上好的线织的,可用了她半个月的时间,一勾一勾连接起来的。

  韩芝很高兴的拿起时子瑗手里的围巾围上,还适应的转了一个圈,“真好看。”

  时子瑗看韩芝喜欢,心里也松了口气,虽然这围巾有心意,但是她就怕韩芝嫌这太寒酸,但她从头置尾看到韩芝眼里的表都是满满的慈爱,没有任何的轻视,这说明了韩芝是没有在敷衍她。

  这个时候李婶也从厨房里出了来,看到韩芝脖子上带的围巾,也夸赞了一番。

  韩芝再次拉着时子瑗坐在,问着时子瑗一些问题,时子瑗都一一作答,愈的感觉这个韩芝是真的喜欢她,不管是因为陆羽也好,还是看到她就喜欢她,总之来说,是个慈爱的奶奶。

  叨了半个小时,时子瑗心里有些着急了,手里抓着茶杯想着也不知道沐云刚才去哪了,这陆老爷子也还没有见到。

  “瑗瑗,你这是在想老头子在哪里吧?”韩芝一语道破。

  时子瑗也不隐瞒,说道:“陆奶奶,前回哥哥回来,顶撞了陆爷爷,都是怪瑗瑗的,所以瑗瑗这次来主要是因为哥哥。”

  韩芝‘呵呵’大笑,但是笑不露齿,这大家风范倒是随处可见。

  “你也别紧张,其实老头子见你更紧张呢,早就在半个月前在我面前念叨你了,说要不要干脆到你家去见你。”韩芝憋住笑,想起那个既要面子又想见孙媳妇的她家老头子就想笑。

  时子瑗浑身一愣,这陆奶奶说的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这陆爷爷早就想见她了,而且还想要到她家去。

  “陆奶奶,这…现在不行。”

  她和陆羽的事都还没有让老爸知道,这陆爷爷要是上门,这都成什么了。

  韩芝轻轻的拍了拍时子瑗的手背,温和笑道:“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而且羽儿也早说过你们两个的事还没有公开,所以你奶奶我拦住了老头子不让他去。”

  时子瑗这才暗暗呼出一口气,幸好这陆奶奶还算是镇定的,没到她家去,要不然肯定会出什么事来,毕竟现在她才十六岁,未成年。

  “陆奶奶,谢谢您。”真心的道谢,因为被人尊重了。

  韩芝似是叹息一番,“说起来,我们一家子都还要谢谢你这个丫头呢,要不是你,现在的羽儿恐怕…”

  这话不说下去,时子瑗也能猜到一二。当初认识陆羽的时候是陆羽他爸妈离婚的时候,那种冷冰冰的性格恐怕也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这陆奶奶说要谢谢她,其实她也是要谢谢陆羽的,他们之间是相互的。

  “陆奶奶,瑗瑗可不敢居功,这都是陆奶奶和陆爷爷的功劳,何况哥哥也帮了瑗瑗很多。”

  韩芝伸出手摸了摸时子瑗的头,浅笑,“这头养得真好。”

  时子瑗诧异,这陆奶奶话题转移得真快,恐怕是不想要提起那伤心事吧。

  一抓起两把头,道:“这还要感谢陆姑姑,都是她从小给我准备的洗水。”

  这陆海萱对她可是没话说,这十年了都,从来就没有断过她的日常生活用品供应,像洗水、沐浴露等等的都是她精挑细选的,每年都给她寄两次,每次都是最新出品的。

  “阿萱啊,这没孝心的女儿,都三年没有回家了,不知道今年回不回来。”韩芝一听到陆海萱就数落她的不是起来。

  这事时子瑗的知道的,这陆家的人本来就少,这陆奶奶却只生了两个儿女,一个是陆羽的爸爸,一个就是陆羽的姑姑。

  陆羽的爸爸是常年不在家,这过年也通常也就是急匆匆的回一次家,这陆海萱姑姑常年都生活在国外,一年没几个电话,这些年来,这韩芝看着她年纪越的大了,就想着要让她结婚,这陆海萱哪肯,这不,就三年都没有回家,生怕一回家这韩芝就给她相亲。

  “陆奶奶,瑗瑗给你保证,今年陆姑姑肯定会回来的。”时子瑗笑嘻嘻的举起手保证。

  韩芝奇怪的看了眼时子瑗,看她眼底满满的认真,便问道:“瑗瑗怎么知道你陆姑姑要回来?这都三年不回来了。”

  时子瑗微微弯腰,附在韩芝的耳边说了一句:“只要陆奶奶不让陆姑姑相亲,陆姑姑不就回来了吗?”

  “这不行,这阿萱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不找个正经的人嫁,不是奶奶要逼她,实在是为了她好,这嫁了人啊,才算是长大了。”韩芝立刻就反驳。

  时子瑗摇摇头,“陆奶奶,您怎么就知道陆姑姑在外面没有男朋友呢,或许你让她回来,她身边就带了一个呢。”

  “…”韩芝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沐云给打断了。

  “夫人,老爷让瑗瑗去书房。”

  韩芝突然一笑,放开了时子瑗的手,挥了挥手臂,“去吧,丫头,想必那个老头子在哪个角落看着我和你亲近,羡慕着呢,这就来我这拉你去了。”

  时子瑗这不知是要笑还是不笑了,这陆奶奶说的话可真没有给陆老爷子留脸面,礼貌的退下,跟随着沐云来到了那书房的门口。

  迟疑了一秒,轻轻的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里面便传出一声浑厚不失威严的声音:“进来。”

  时子瑗这便轻轻的开了门,入目的是一双深邃肃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