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这一仇,报得真爽!(1/2)

加入书签

  “瑗瑗…”沈落、欣欣、遥遥皆惊叫道。

  时子瑗却紧接着又用牙齿咬住了手,似乎是不会痛一般,那血立刻吣入嘴中,血腥味立刻传遍了满腔口,使得她的神志又稍清醒了些。

  康泰等人看时子瑗如此,马上启笑戏谑而出:“哟,我们的时学妹,不胜酒力也就罢了,竟连喝果汁也像是醉酒了一般。”

  此刻的沈落哪还记得时子瑗嘱咐的要小心、谨,一个尖叫回口:“康泰,你到底在果汁里面加了什么,为什么瑗瑗会这样?”

  “泰,你…”遥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往后倾一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康泰。

  而得到的回应却是康泰那张笑得即将扭曲的嘴脸,“呵呵呵…”

  “康泰,你到底做了什么?”遥遥上前一步抓住了康泰的手臂摇晃着问道。

  康泰一个甩手就把她给推开,冷哼一声,“就凭你,我还看不上,你的姐妹倒是个个美人,也不枉这几天来我事事讨你欢心。”

  时子瑗听得康泰的话,弯身捡起了一块玻璃片,左手抓紧,刺入手心,不顾因为她的力道而渗出的血液,仰着头对着康泰道:“康学长,你不要忘了,我们四个可都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我们出来可是有人知道的,要是我们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康学长可是脱不开的。”

  现在的她已经感觉到浑身的力量在慢慢的流失,似乎自体内有一股热气直直的往上冲,这康泰下药了,而且可能是……

  “哈哈哈哈,大哥,这马子真正,有个性,我喜欢。”那名叫鹰子的竟然连装也不装了,站起身,拉开椅子,迈步走到了时子瑗的跟前。

  正待他想要拉过时子瑗时,沈落一个机灵踩了他的脚,他立刻便痛苦一声呢喃,‘噢~’

  “瑗瑗,遥遥,欣欣,我们快走,现在就走…”沈落佯装镇定的拉起时子瑗的手,侧目对着遥遥和欣欣道。

  欣欣早就吓得不敢说话了,她本就是胆小的,这会碰到这事,她是一句话都不敢吭,而且还隐隐听到哭泣的声音,听到沈落的声音,倒是快速的跑到了沈落的身后;而遥遥双目大睁,受了极大的刺激,仿佛是没有听到沈落说的话,一动不动。

  “的…我他妈一巴掌扇死你。”那鹰子反应过来,却甩手给了沈落一个巴掌,‘嘭’的一声,听得出力道极大。

  时子瑗手一拉,将沈落拉至身后,她现在不能慌,睨向康泰:“康学长,落落是沈学长的表妹,难道你就不怕沈学长吗?而且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给他们,他们很快就来了,如果你们现在走的话,我们可以不报警。”

  说着的时候,时子瑗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那么急速的心跳,她很紧张,一紧张,她的手心就愈的疼一分,意志也回转一分,但却很快就晕眩。

  “我好怕呀…”康泰轻轻的笑着,嘴里说着怕,但是那表却是肆虐的讥笑,“哼,沈凡、欧阳翎,恐怕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躺在哪个医院呢。”

  心蓦然一惊,刚才没人接电话果然不是巧合,这康泰是早就做好了准备,那桓那…是怎么回事,难道也……想到这,时子瑗的心更紧一分,这康泰到底谁给他的权利?

  “瑗瑗…”沈落颤音呼出。

  而陆羽的手机这厢,却并不是如时子瑗想的那般,陆羽的手机被落在了陆老爷子的手中,时子瑗的电话是没接上,但是她给陆羽的短信却是被陆老爷子看到了。

  陆老爷子什么人,这时子瑗早就是他内定的孙媳妇了,这时子瑗突然出了那么一档子事,他人远在千里之外,想要让别人代手却也是不放心,而且还担心时子瑗若真出了什么事那陆羽恐怕会怪他,所以,他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军队里,马上就让陆羽出去,而且还让陆羽随便带几个好手去。

  此刻陆羽正将车速开到了最大,车上坐着的几个都是军队的好手,顺便还带着枪支几个,这可明显的在‘官官相护’,若不然怎么可能出动枪支、士兵。

  坐在他车上的人看着陆羽的脸色一路阴沉,眼眸通红,那是一种想要杀人的表。

  “陆羽,你冷静些,这车速要慢点,这路况不好走。”

  说话的是陆羽军队的班长,他先前就认识陆羽,而且还是陆羽他爸手下带出来的,三十多岁的样子,他对陆羽很是照顾,这会听到上级指令,他便马上就挑出了几个好手,随着陆羽出动。

  “班长…相信我。”陆羽回了他五个字,车速还是没有减慢。

  从军队到时子瑗所在地按照平常的速度是最少得两个小时,而按照陆羽这车速,一个小时都不用。

  “班长,位置已经定好,‘红牡丹’酒店位于清华大学的西侧,是康家旗下的酒店,这康家现在当家的是康文,他不仅做这明面上的生意,而且还暗地里和a区的黄老大勾结卖毒品,现北京市警察局一直未能早到证据。还有…”车上的高科技技术员快速的说出他查到的况。

  国家级的技术员就是不一般,才不过二十分钟,就把一切的来龙去脉给了解个透,而且对于康泰的为人查得更为紧密,花心、好色,又喜酗酒…

  陆羽开着车听着查到的况,脸色越的阴霾,但却是越的镇定。

  陆羽吁出一口气,道:“班长,我希望把查到的那些关于康家贩毒的证据都呈交给警察局,让康家在北京市消失。”

  那班长一听,只是稍稍惊愕了一下,这陆家的男儿做事都延续了雷风厉行的手段,这才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陆羽现在就显露出来了,脸上不由多了一分敬佩。

  “报告班长,电话还是打不通,但是那电话的位置还没有移动,人应该还在那里。”又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这话刚落,车轮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整个车身一晃,班长立刻警觉不好,这军队里的车虽然马力强,但是这车却是用过许久不曾退换,便喝道:“陆羽,我命令你减少时速。”

  “还要十五分,这车若没了,让陆军长赔。”

  陆羽车速不变,马上回口。他这个时候是有点怨念陆老爷子的,若不是陆老爷子把他绑到军队里,也不至于路程那么远。

  那班长可真的哭笑不得,一时间,倒是没说什么了。

  时子瑗这厢却是危险得不能再危险了,康泰带来的那几个男子已经渐渐的靠近她们四个,把她们四个围在了一个小圈子里。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时子瑗快速的抓起地上一个锋利的玻璃杯碎片,往脖颈上伸去,“我要是死在了这里,你们肯定会抵命。”

  “瑗瑗,你…不要…”遥遥上前拉住时子瑗的手,哽咽着道:“瑗瑗,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们来,你们要是不来,就不会这样了…”

  遥遥虽然说一向来比较大胆,但是面对着比她们多出一倍人数的男子,她还是怕的,她此刻心里后悔得紧,那眼泪哗啦啦的流满了脸面上。

  “呵呵…时学妹,你一个非本市的人,一个小丫头,死了就死了,那便随便找块地埋了,我敢保证,警察连你的一个衣服片都找不着。”康泰面露淫笑,不顾时子瑗正流着血的脖颈,迈步上前。

  时子瑗打算来个一拼,把头往前一撞…但是她这计谋却是失败的,因为这康泰带来的都是不要命的混混,这些人压根就不是他什么兄弟,而是他从一条乱街上雇来的人,打架那是常有的事,这时子瑗往前一撞,康泰是闪过了,但是站在他身旁的男子却是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长,那力道,像是要把时子瑗的头皮给扯下来。

  而正在此时,门‘嘭’的一声被打开,快速的进来了六七个举着军队枪支的男子,最后进来的是陆羽。

  此刻的陆羽像是一个王子一般从天而降,时子瑗在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终于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康泰等人哪看过这种阵势,陆羽他是有些熟悉的,而他们手中用的军用枪支他也是认识的,陆羽等人也穿的是一件黑色t恤,一件休闲裤,一时间,康泰似乎好像见到了黑帮降临,而陆羽就是黑帮的老大。

  陆羽见到时子瑗晕了过去,还没等时子瑗落地,他已经抱住了,那嗜血的眼眸看得本来大惊的沈落三个人变成了惊恐。

  康泰佯装镇定,道:“你们是哪个道上的,我和a区的黄二少可是好朋友。”颤抖的声调证明着他此刻的害怕,他没有真正的入黑道,他见到陆羽等人就以为是黑道上的。

  沈落哭着又笑了,“瑗瑗哥哥,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瑗瑗就…快,瑗瑗的手还在流血…”

  陆羽听闻,翻开时子瑗的手一看,那本细腻如酯、白嫩如藕的手掌心已经触目惊心,那血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那玻璃杯碎片被血覆盖,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肉中…这该是有多疼,陆羽的心深深揪起,突然猛然回目,“班长,这些人,全部送警察局,一个也不能放过,至于惩罚,瑗瑗醒了之后再做决定。”

  说完,竟抱着时子瑗就跨步出了门,而酒店外也传来了警鸣声。

  待陆羽到酒店门口时,见到了一脸紧张的桓,而桓的身后,跟着的正是这片管辖区的局长,还有大约二十个警察。

  桓本是在市中心和他从英国调回来的精英团队商讨要事,这手机他是一律不回带进会议室的,所以时子瑗的电话他没有接到,半个小时之后他才看到了时子瑗的短信,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在看到陆羽抱着时子瑗的刹那就知道他又晚了一步。

  “陆羽,瑗瑗怎么样了?”

  陆羽扫了他一眼,秀眉微蹙,这个桓怎么在这里?

  “你现在先进去处理里面的事,我先送瑗瑗去医院。”虽然他对桓现在在北京市不舒服,但现在不是吃醋的时机,他当然不会顾着吃醋。

  说完,他已经上了车,这个时候,那些警察才知道那两辆特别显眼的警车竟然是陆羽开来的,不由对陆羽的身份多加猜疑。

  “少,现在怎么办?”吴局长不由擦了擦额头,这少身份不一般,一个电话他就得从温柔乡里钻出来,现在那人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还被人抢先一步,貌似这况不太正常。

  桓看着远去的军车,朝着他身后的警察一挥手,二十几个警察一拥而入,里面的人早就在听到警鸣声的时候一慌而乱了,这会警察介入,个个都顾着逃窜,一时间,本灯红酒绿的酒店竟然除了脚步声,再无别的声音了。

  少顷,陆羽带的一队人出来了,康泰等人被紧紧的抵住了脑袋,动也不敢动,待他看到吴局长时,便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吴局长,快…他们竟然入室行凶。”这康泰什么本事不大,这抢先告状的本事倒是学会了。

  那一队警察看到这出来的人拿着军用枪支,一时间全部的枪口都对准了他们。

  “吴局长,如果你敢动他们,你那位置也不用做了,还有,现在就带着他们回去,谁保也不能放出来,要不然,你后果自负。”桓低低嗤笑一声,那双如墨的眼眸如利剑一般扫过那被抓起来的人,似乎要把这些人都记在脑海中,而事实他也是有这个打算。

  紧接着出来的就是沈落等三人,桓看到她们,一想时子瑗以前对他说的话,看来这些都是和时子瑗同一个宿舍的,而且关系很好,便上前问道:“你们没事吧,瑗瑗现在已经送医院了,你们可能要到警察局做个笔录,然后再送你们回去。”

  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表,语气也淡淡的,这个时候他连装也忘记装了,不然他平常都是一副慵懒笑着的样子。

  遥遥这会倒没有怎么看桓的样子,也顾不得什么花痴,刚才经过那事,她此刻的心里只有时子瑗的安危。

  “你是…”

  桓被她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思忖了会,才道:“我是瑗瑗的朋友。”

  “那你现在快去看瑗瑗吧,瑗瑗她不止手上受伤了,而且脖子上也受伤了,还有…那个康泰不知道给瑗瑗的果汁里下了什么药。”沈落微微颤抖着身子让桓赶紧去看时子瑗,因为她认为,桓不是她们学校的,而且看上去比时子瑗大许多,又说是朋友,恐怕是和时子瑗同乡的人。

  桓浑身一怔,什么?手上?脖子?还下药…

  “慢着…”这慢着是对正要押着康泰走的警察。

  那些警察也是会看眼色的,这局长都对桓毕恭毕敬的,那他们肯定是不能做出什么得罪他的事,这桓一说‘慢着’,他们就停下来了。

  桓跨步走到那些人面前,冷冷问道:“你们还下了药?什么药?”

  “没…没…”那鹰子正想否认,但看到桓那双几近会吃人的眼瞳,“是那个‘迷津液’…”

  桓蓦地睁大了眼睛,‘迷津液’这东西是国家禁止的药物,这药有一种让人亢奋的成分,还有就是会让人产生幻觉,想到此处,他抬脚对着鹰子就是一踢,踢的力道无法计算,这一脚却让鹰子如断了腿一般,试图想要站起,却因疼痛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动了动,就‘挺尸’了。

  陆羽这厢,带着时子瑗到了最近的医院,医生也检查出了时子瑗喝的果汁有问题,但却因为时子瑗胃里因为从小就没有怎么喝着果汁,竟然产生了抗拒的结果,所以,那果汁让时子瑗的胃里翻转,这影响却是好的,因为只要时子瑗洗胃,那就可以把那果汁全都洗去。

  洗胃洗完,最让医生头疼的是时子瑗手掌心的玻璃,本来时子瑗现在已经很虚弱,还经过了洗胃,这要是给她打麻药针对时子瑗却是不好的,但是不打,那就是会让时子瑗硬生生的承受那痛,十指连心,这时子瑗现在可不止是五指受伤,掌心也受伤,这哪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正当医生左右为难之际,陆羽皱着一张脸,看着时子瑗愈苍白的脸和那还在流血的手心,“医生,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