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危险逼近(今有二更)(1/2)

加入书签

  回到宿舍后,时子瑗将前前后后的事想了下,她一开始有流传出的时候就是在加入学校社团,紧接着就是沈凡送花,接着就是欧阳翎说要将会长和社长的位置传给她,那些照片都是在这之后,那就是说…

  现在她假设两点:一就是喜欢沈凡或者欧阳翎的人;二就是想要坐上那个学生会会长或者说是社长的人。这两点如果成立,那这人做事也太狠毒了些,竟然想要将她赶出学校。

  这个时候沈落刚好从外回来,看着时子瑗一脸沉思、严肃的样子,顿觉奇怪,便关心问道:“瑗瑗,怎么啦?是不是今天你去教务办公室李主任说了什么?”

  时子瑗微微抬眸凝着沈落,思忖片刻,便将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番。

  沈落听到时子瑗的话,顿时咬牙猛地站起了身,脸色不愉,“瑗瑗,做这件事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就是李主任也可恶,你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事来,我和你相处的时间多,你的事我最了解了,如果你是那样的人,那其他那些人更是看不下去。”

  沈落气冲冲的,白皙的脸庞都气得泛红,本一个气质非凡的古典美人这会起了火,倒也是一副柔美的画面。

  时子瑗看着比她火气还大的沈落,心一暖,这个沈落虽然有时候有些娇娇脾性,但是却是个正义的主,而且还特打抱不平,这个朋友还真是不错。

  “落落,你不相信就好了,我和你说我这是想要知道学生会里面的人,有谁是有机会坐上那学生会会长的资格,这件事我只问你,你可别告诉别人。”时子瑗拉下沈落气愤得舞动的手,正色的问道。

  沈落看时子瑗没什么表的样子,倒是恹恹的,敢她现在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不对,不对,她又不是太监。

  慢慢的坐下身,靠在被子上,揪着嘴思索,不一会,她便亮着眼睛道:“瑗瑗,还真有那么两个人。”

  “是谁啊?”时子瑗眨了下眼。

  沈落坐正身子,道:“一个你知道的,是那个苏彤,还有一个你不知道,一直是我表哥的对头,那个人不自量力,竟然在去年学生会选举的时候想要推翻欧阳学长,然后被欧阳学长压下去了,现在是学生会的财务部长,权利也是挺大的,名字叫做…康泰。”

  “苏彤?康泰?”时子瑗轻轻唤出这两个名字。

  “是啊,是啊,那个人啊,长得不怎么样,而且还花心,特别是稍稍漂亮一点的女生都想要去勾搭,加上他家也算是颇有财产,所以即使是花心,也是有很多女生愿意和他在一起的。”沈落面色阴沉,说完不由冷哼,那个癞蛤蟆,想当初还想要讨好她呢。

  时子瑗正想要说什么,遥遥和欣欣同时进来了,而且遥遥还一副…那个…娇羞的脸,这…

  还未待她们问什么愿意,欣欣就马上小跑到她们面前,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瑗瑗、落落,你们都在呢,你们知道吗,刚才有人向遥遥表白哦,而且还请我们一起吃饭了呢。”说完,还嬉笑着看着娇羞的某人。

  时子瑗和沈落一听,齐声道:“噢…原来是我们家遥遥的桃花运来了。”暧昧十足的语气。

  “你们…哼,我去洗手去了。”遥遥气闷的扫看着她们三个一眼,下一秒就转身到厕所里去了。

  她们三人齐声大笑,没想到这个一向脸皮挺厚的遥遥,碰到了爱也变得小女人起来了。

  她们笑完,遥遥还躲在厕所没出来,但是时子瑗和沈落却是等不及要问了,欣欣朝着她们勾了勾手,小声道:“瑗瑗,其实吧,遥遥家的那位还是因为你才碰上的。”

  时子瑗表一顿,指着自己,疑惑道:“我?”

  欣欣白了眼时子瑗,继续道:“是啊,你在前几天不是和遥遥说去跑个几千米么,然后遥遥碰到的那个…恩…你知道的。”

  沈落大鄂,高仰着头,不可置信道:“不是吧…”接着转看时子瑗,“瑗瑗,你这一胡诌也能给遥遥诌出个白马?”

  时子瑗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她也确实是胡诌的。

  “那可不是,据遥遥说,那个康泰对她一见钟,就说是喜欢她呢,这两天送了许多的小玩意,今天终于对她表白了。”欣欣看上去像单纯的小女孩一般,似乎也在渴望这种一见钟的爱。

  时子瑗却是紧抓住欣欣说的那个名,一把拉过欣欣的胳臂,蹙着眉问道:“欣欣,你刚才说喜欢遥遥的那个人叫唐泰?”

  欣欣正在幻想,哪知道时子瑗这么别有用心的问,还一脸羡慕的回道:“是啊,就是康泰,而且还说是学生会财务部的部长呢,家里条件也好,遥遥真是幸福死了。”

  事就那么巧,这么巧她这两天出事了,这么巧唐泰对遥遥一见钟,这么巧这个唐泰就是学生会的部长,最有可能是成为会长的那个人。

  时子瑗意识到这个,沈落心思也算是细的,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别过脸去看时子瑗一脸沉思,便道:“瑗瑗…你看…”

  时子瑗也不想沈落为难,便道:“这事还没有根呢,但是据你刚才说的,我怕遥遥会受伤。”

  这个时候欣欣终于感觉到气氛不一般了,看了看沈落,再看了看时子瑗,问道:“怎么啦?遥遥受伤?”接着一惊,“是那个康泰有问题?不会吧,看他长得还算可以,而且还权有钱,对遥遥好得不得了,怎么可能会让遥遥受伤害。”

  时子瑗一侧头,一眼看到了遥遥床上那些遥遥从来舍不得买,却又喜欢的东西,恐怕这些都是那个唐泰买的,若康泰真是那样的人,那自己那个胡诌就是太巧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伤害了遥遥,那她就真会愧疚于遥遥了。

  沈落比较直,她还没等时子瑗反应过来,她就‘蹬蹬’鞋子,跑进了厕所,‘嘭’的打开了厕所门,把遥遥拉了出来。

  “遥遥,你真是喜欢那个康泰?”沈落从来没那么正经的说话过,而且还很认真。

  遥遥一脸不解的抬头,然后微红着脸道:“你们都听欣欣说了吧,那个人就是康泰,他…对我很好,我…”

  “你不能喜欢他,你不知道他以前交过很多女朋友的。”沈落马上就将遥遥的念头掐死。

  遥遥这会脸色不好看了,沉着脸,正色道:“落落,我知道沈学长和康泰去年产生了一些矛盾,而且我还知道他以前交了男朋友,但是他和我说,他以前的女朋友都不是他自己喜欢的,都是那些女生粘着她的,他是喜欢我的。”

  时子瑗来都来不及阻止,她一听沈落的话,就知道会出事,沈落就是说话太直,她是不知道一个陷入爱围城的女人是盲目的,看遥遥的样子,指不定是遥遥对那个康泰一见钟,不能这样子下去,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宿舍就会失和了。

  她一个箭步上前,拉过沈落,拉到宿舍外的小角落里,斟酌了下语气,“落落,我上午和你说的事你千万不能在宿舍里说,至于遥遥的事,我们现在静观其变,你也看得出来遥遥是陷进去了,我也知道你对遥遥这样说是为了她好,但是爱是盲目的,现在遥遥正是盲目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能太冲动了。”

  沈落一向来是比较平和的听时子瑗的话,现在经时子瑗一说,也意识到她刚才是太冲动了些,缓了缓气息道:“瑗瑗,我知道了,但是遥遥…那个康泰真不是个好人…”

  她说着又要来气,声音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