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四十一枝花(万更)(1/2)

加入书签

  时子瑗这会到一点都不担心了,她有办法来洗脱自己的事,但是背后那人却是早已经设好了圈套让她进,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恨她,竟然要她身败名裂至此。

  “时子瑗,到现在为止你还不愿意承认,你看,哪一个女生会随随便便的和一个男人上宾馆,而且个个还开着小车接送。”李主任算是一口咬定了,那双暴怒的眸子泛着血丝,这照片可真够‘形象’的。

  还真不说,其实时子瑗ting佩服那个设计她的人,竟然把照片一一的给处理过了,虽然看得出那男人的大概年龄,但却依旧看不出到底是谁,若不是欧阳翎和沈凡两人见过了陆羽,恐怕也是认不出来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每次她上车的时候都有人照到,这说明了这个人很了解她,甚至于在跟踪她。

  这个时候的时子瑗能说是她陪着桓找酒店,就这么被抓拍么?还有就是她从小就有小车接送么?

  想到这,时子瑗倒是理解了李主任那么一点,她平素的吃穿用度确实是简单,而且她为人又不喜‘露财’,现在她在这个李主任的心中恐怕已经是和‘援交女’差不多了吧。

  “李主任,我倒是要问问,你就凭着这照片断定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声调冷清,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她时子瑗,不是一个软脚根子。她不是不知道一次一次和欧阳翎的流都透着怪异,而且谁又那么‘好心’的将她和欧阳翎说几句话变成了是‘相谈甚欢’,这明显就是有人故意为之。她本想要等着那人慢慢浮出水面,再来个一举了解,哪知道那个人那么迫不及待,连让她歇个脚都不行,难道那个人是认定了自己会被她/他弄个手足无措么?真是可笑之极。

  李主任看时子瑗那般镇定,而且还振振有词,一时间倒是捉mo不定了,难道他真的…对了,还有那封信。

  “时子瑗,如果这些照片你都还要狡辩,但是我这里还有一份举报信,有人举报你经常私自不回宿舍,而且还和人”终究是为人师表,倒是说不出那些话来了。

  时子瑗越听面上的笑容就越的灿烂,越的深沉,越的让人看不透。

  “李主任,我敬您是一个老师,但是您这样说也未免太武断了些,我时子瑗自问对学校的规范条例清清楚楚,也自认从来就不曾犯过,您说举报信,难道这举报信就不会有假?”

  此刻的时子瑗变得善巧语,连本来惊愕的沈凡和欧阳翎都不由的思忖,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时子瑗这般过,但即使是这般,都让人不禁信服,原因无他,就因为她那份自信、那份坦荡,那可不是一般的人所拥有的。

  李主任听时子瑗这般说,本来刚才心里就踌躇的思绪现下更是深思了一番,再扫眼看沈凡和欧阳翎两人,见他们完全就是站在时子瑗一边的模样,更是疑惑了一分。

  沈凡和欧阳翎两人的性子他是多少有些了解的,沈凡虽然面对人都是温和的笑容,但是他的眼睛却从来没有几个人能让他笑的,而且除了欧阳翎,应该没有人会值得他为那个人说话了;而欧阳翎,那就更不用说了,自诩他家世和外貌,从来就有些高傲自大,但是做事能力是一流的,可从来没有人能让他低头。

  他心中纵使是这般想,却也没能让他对这件事的完全否定,毕竟这事出现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好,有损学校的清誉。

  “那好,时子瑗同学,若是你能证明你是清白的,我就暂且相信了你。”

  意思是:我给你证明的机会辩解。

  而这个机会便是有两种解释:一是时子瑗承认、认错,这这几乎是不可能;二是时子瑗找这些人来解释,如果真如她所说都是认识的人,那么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时子瑗一方面心中还是有些气恼的,但一看到李主任的眼神,那是一种犹豫不定,但却期冀的神,看来这事的根源不是出在李主任身上,而现在李主任只是想要履行他的职责。

  “李主任,我相信时学妹的,李主任刚才说是有举报信,那举报信呢?”沈凡一抓一个准,不是有举报信么?要是他来查看一番,恐怕就应该知道了罢。

  但李主任哪那么容易就拿出来,便道:“举报信何等重要,哪能随便拿出来。”

  沈凡还想要再说,却被时子瑗的话打断:“沈学长,这举报信是重要,李主任既然有困难就不用了,何必让李主任难做。”

  她可是个明理的人,很明理。

  李主任一愣,他没想到时子瑗会帮着他说话,随即扯出一丝笑意,“时子瑗同学说的是。”

  他话还没落音,时子瑗转而继续道:“但是如若我证明了,那么…为了让那么陷害我的人不再陷害我,我希望李主任能够拿出那封举报信。”

  她话是说希望,其实没给李主任留后路,若是李主任到时候不拿出来,那就是他在包庇,而他是不可能这样做的,所以,这李主任是势必要拿出来的。

  李主任哪知道时子瑗还有那么一招,心里暗道:真是个一点都不愿意吃亏的丫头,还给他下套子。不过这样一来,他却是愈的相信了时子瑗的话了。

  时子瑗话落也不曾再说什么,便拿起了手机,走到一边的角落,她现在不能打给陆羽,沐云才刚走,但是又被她刚才打到离清华大学较远要开饭店的地方去了,所以现在她只能是打电话给桓。

  而沈凡和欧阳翎、还有李主任三人却没有再说话,保持着寂静。

  其实沈凡和欧阳翎都在想着,时子瑗这会是要打给谁,而且那照片里出现的三个男的,其中有一个是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难道那个人真如时子瑗所说的是她认的哥哥?

  正当他们都疑惑不解的时候,时子瑗已经打完了电话,幸而今天桓在,而且还在离这清华大学的不远处,顿时她感觉,当时给桓找房,找在离着近的地方其实也是有好处的,就像现在,她一个电话,等会桓就应该过来了。

  其实时子瑗还是不了解桓的,人家桓何时那么自觉过,这都快晚上了还待在住处,他早就不在住处了,此刻的他被人拉着、扯着在一家快到市中心的酒店,就要吃饭了呢。

  但是即使是这样又如何呢?时子瑗的一个电话,他立刻就推了,何况一听到时子瑗被冤枉,那开车的速度那是更加的快速了。

  待时子瑗走了过来,许是李主任觉得只他一个人坐着不太好,“你们都各自找了椅子坐吧,都站了那么久了。”

  他们都不是什么有‘自虐’倾向的主,李主任话刚落音,就各自找了椅子坐下了。

  一时无话,时子瑗现下倒是有心观赏起这办公室来了。

  这办公室里无一不显现出这里的淡雅,正对门墙壁上挂着几幅水墨画,而左边是一柜子,柜子里放置着各种各样的书籍,右边一块却是各种奖状,有什么优秀教师,一等奖,上面写的可都是李主任的名字,其实这会她心中还不知,以后却是知道了这就是李主任的名字。

  “时学妹,你现在看的那副山水水墨画是阿翎在大一的时候话的,那个时候他用了这副画,可是硬生生的把前任的会长给压下了。”沈凡看时子瑗仔细的看着那副前两年欧阳翎的画,倒是很有耐心的解释一番。

  时子瑗先反应的是:这个沈凡倒是轻车熟路,这个办公室看来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而妾李主任和他也是熟悉的吧。

  接着她便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转头看向沈凡,淡淡道:“原来是欧阳学长的墨笔,还不错。”

  其实她对这画没什么考究,但是对这画里面的毛笔字倒是有些吃惊,俗话说‘一个人写的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但是这画如若是欧阳翎画的,那字也应该是他提的,那字颇有一股‘气势磅礴、傲然于天’的感觉,这和她认识的欧阳翎真是有所不同,虽然同样是‘傲’,但一种是‘高傲自大’,一种却是‘高洁傲气’,完完全全不同的境界,难道她竟是看错了欧阳翎?

  而欧阳翎听沈凡这么一说,却不知为何的将视线转移到了时子瑗的面容上,心底竟想要听得时子瑗一句赞赏的话,但在听到时子瑗只淡淡的一句‘还不错’之后,他的面容蓦地一怔,心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慢慢的蔓延,竟有一股酸涩之味在四肢百骸中轮转。

  沈凡听闻时子瑗的评语,倒是真心的一怔,这幅画可是欧阳翎的随意之作,但是这随意却是被公认的‘妙笔’,而时子瑗却是淡淡的一句‘还不错’评断,这不是在说,这幅画其实没怎么样。但他了解的时子瑗可不是那么一个肤浅的人,这样的评断,还有看她刚才的表,明明是仔细的看过了这画,却是让他不解了。

  正待沈凡想要追究一番之时,李主任却是问了:“时子瑗同学难道不认为这幅画乃是难得的画卷?”心里想:好歹有人看到这画的时候,都是大赞的。

  时子瑗哪知她这一句话,就让他们三个人各自的思绪都转了一番,听到李主任的问,嘴角噙笑道:“其实这画我是看不懂的,我看懂的是这字,这毛笔字,若不是练个十年八年,应该是没这效果的。”

  她画还真是看不懂什么,什么意境的统统不懂,但是她自小就习毛笔字,也有个十年、八年的功底了,虽然可能拿不出手,但不管怎么样也是有所作为的,何况,她一直坚持,本身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笔形、意境。

  她其实就是那么随意一说,但是在座的三个却是惊愕了不少,时子瑗是一点都不知晓欧阳翎的事迹,但是李主任和沈凡可都是清楚了,而欧阳翎确实是习这毛笔字已经有十一年诶,这幅画里的毛笔字也就是在两年前,时子瑗说的十年、八年,却是很正确的。

  “真的难得了,时学妹竟一语竟中,阿翎的毛笔字可是习了十一年余了。”沈凡温和的笑了,眼底却闪过一抹深思,他突然感觉,时子瑗的身上好似一个谜一般,越靠近,就越让人有这种感觉。

  时子瑗回应一笑,倒是不说话了。

  她没想过她就几句话让沈凡和欧阳翎更加的注意到她,她此刻想的是:桓现在怎么还没有来?莫不是这路上堵车了?不然依照这路程,不应该啊。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后,众人听得一声‘啪——’,时子瑗转头就看到桓大口的呼着气就站在了门口。

  桓其实已经够快了的,一路上连红绿灯都闯了不少,那时速更是加了不止一倍,也是幸好他在英国的时候经常和一群‘纨绔子弟’飙车,车技是不错的,要不是即使再等个二十分还指不定没到呢。

  时子瑗起身,快步的走到桓的面前,看到桓的额头布满了汗液,而且今日的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那衬衫竟被汗液染湿了,看样子这桓是着急着过来的,时子瑗心里倒是稍稍一愧。

  而另外的三个人却不似时子瑗那般镇定了,特别是欧阳翎,本来前几天被陆羽打击了一番,现在他又要被打击了,这可怜的娃。

  “哥哥,你这是从哪赶过来的?”打死她都不相信桓是从附近过来的,瞧这一身汗,也亏了桓愿意让一身汗就这么来了,她以前可从来没有见桓如此…狼狈过。

  桓的脸色其实不太好看,浑身的不舒服,他从来都是清爽的,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浑身被汗液粘着,而且对时子瑗的事一着急,这脸色可就没好了。

  而欧阳翎听得时子瑗叫桓为‘哥哥’这个称呼,竟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至于为什么,时子瑗压根不想探究,而他自己却一点都不知晓这是为什么。

  其实时子瑗这会称桓为‘哥哥’只是因为她刚才说的照片上的桓是她的哥哥,不然她这么会就这么叫桓,感觉好让人起鸡皮疙瘩,奇怪的是,她叫陆羽的时候倒是一点都不感觉不好,反而很顺口。

  桓仔细看了看时子瑗,继而因为他个人的家教而,他可从来就如陆羽那般不失礼数的人,转眼,他却已经拉着时子瑗走到了李主任的面前,道:“李主任,不知我们家的丫头是惹了什么事了吗?”

  态度谦和,语气柔和,还有就是完全无视沈凡和欧阳翎两人,这段数,只有陆羽才能比得上了。

  李主任流转着眼珠,将桓上上下下的看了看,一个菜二十多岁的桓,硬是将他这一个四十多的主任给压下了气势。

  “你是时子瑗同学的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这说话的语调同样的谦和,但却没有桓表现的那般自然,带着些刻意。

  “桓。”就两个字,无多。

  时子瑗听着真的是特佩服,桓这回答真是精简,不过桓这番虽带笑语气却冰冷的样子她可从来没有见过。

  “时子瑗同学认的哥哥?”李主任再次问道。

  桓似是不耐烦的蹙了蹙眉,“是。”

  李主任继而拿出刚才乘时子瑗去打电话的时候捡起的照片拿到桓的面前,问道:“这两张照片里男的,你认识吗?”

  这回,桓的眉似乎蹙得更紧了些,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过了一会,他便道:“认识,一个是丫头的哥哥,一个是叔叔。”

  “又是哥哥?”李主任抓住一点。

  时子瑗只当是桓不知道她和陆羽现在的关系,解释道:“我叫我男朋友就是叫哥哥的,从小就这样叫。”

  她没有看到等她解释完,桓的表有多么的不快,还有一丝沉闷,他没想到,时子瑗已经在这公认了她和陆羽的关系了。却又暗自摇了摇头,心中给他自己一个大拍,他刚才是在想什么,他明明早就知道了时子瑗和陆羽的关系不同,现在在她的同学、老师面前承认也是应该的。

  听完时子瑗的话,李主任却还在深思,桓本来就不耐烦,而且还听到时子瑗亲口承认,语气更冷了一分:“李主任,这还有问题么?难道是要我家的丫头打个电话给她的父母来确认?”

  李主任心一愣,猛然反应了过来,叹了一口气,便道:“既然这事时子瑗同学是清白了,那就算了,你们都去吃饭吧。”

  时子瑗本想说话,桓更快她一步,“李主任,您这话我就不赞同了,我家丫头的事已经证明了,那么李主任是否要揪出那个设计、偷拍我家丫头的人呢?”顿了顿,继续道:“还有那封举报信,是不是应该拿出来看一个究竟?”

  桓字字珠玑,颇有一种不为时子瑗出口气不罢休的气势。

  李主任脸上划过一丝讪然,抿了抿嘴唇,“这个…话是这么说,但是毕竟都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