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1/2)

加入书签

  落日余辉,西边的太阳和山峰连接成一线,只遗留下淡淡的灰色光线。

  此刻,时子瑗和沐云两人正在清华大学的门口处,微风轻轻撩起了她那披肩的墨,如柳叶一般的眉毛微微紧皱,带着丝担忧。

  因为此刻沐云带着陆羽的话而来,而陆羽却连见都来不及和她见上一面就回了军校。

  “瑗瑗,少爷让我告诉你别担心,他现在只是暂时的,过些日子陆老爷气消了就没事了。”沐云看着时子瑗担忧的眼眸,心下轻轻的叹息一声,嘴上却在安慰着时子瑗。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陆老爷火了,而且这回火的对象还是被他疼在心坎的陆少爷。

  时子瑗听沐云这么说,心里的担心又上了一层,心里的疑云也是越的多了起来。陆羽这次回去究竟生了什么事,难道就问下那个姨奶奶…对了,陆羽说过,他小时候因为这件事被罚过,那这次…

  “沐叔叔,哥哥是不是被陆爷爷罚了?不然哥哥不会不打一个电话给我的。”

  陆羽从来就没有这样过,一个电话,甚至一个短信都没有,一声不吭就说回了军校,她的心里能不担心么?

  沐云心里也是不好过的,他也算是看着陆羽长大的一个长辈了,这回陆羽被罚,而且还是挺严重的罚,要不是自己机灵,这个时候时子瑗还指不定没苍蝇头似的乱撞,幸好他来阻止来得及。

  原来,今天已经是陆羽回去的第三天了,时子瑗自从在陆羽回去的那天有过联系,剩下的两天都是毫无音讯,陆羽没联系她,她也联系不到陆羽,终于是忍不住心里的担忧,想要回a省一看,却在上车的当口让沐云给拦了下来,这才了解到陆羽的现状。

  沐云正想要说安慰的话,把况说得轻一些,但是时子瑗马上就看了出来,“沐叔叔,你千万不要骗我,哥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况,即使是陆爷爷惩罚也有个限度吧。”

  良久,沐云才娓娓道来。

  沐云是和陆羽一起回去的,回去之后,陆羽就马上找了陆镇涛,两人单独说了话,只过了半个小时,沐云听到了陆镇涛的怒吼和陆羽那坚决的话语,两人吵了起来,待沐云见到陆羽的时候已经是陆羽被陆镇涛的守卫‘退役军人’给压下了,说是让陆羽马上回军校,直到过年才可以再出来。

  幸得当时韩芝被沐云请了出来,才得以让陆羽有空隙让沐云给时子瑗传话,而陆镇涛却将沐云扣压了两天,直到今天他才匆匆的赶到了北京,给时子瑗传话。

  时子瑗听到此,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不应该让陆羽回去,这一来,她见到陆羽的机会就变少了,但是世界上还真是没有后悔要可吃。

  “沐叔叔,你还没有说哥哥到底是去做什么了?依照陆爷爷的性子怎么可能就让哥哥回了军校那么简单?”时子瑗压根就不放心,这会陆老爷子恐怕是真的生气了。

  沐云不知是苦笑还是失笑,“就知道你聪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少爷也没有让我瞒着,这回陆老爷是让少爷去军队了,去参加军队里最为残酷的训练,里面的一切通讯设备都被扣除,少爷也没有办法和你联系,但是少爷说你不用担心他,他很快会出来的。”

  时子瑗听沐云这么一说,心被掉了起来,去军队?竟然是去了军队。她还犹记得那次陆羽去军队的两个月,眼角下那抹伤疤,至今为止还未曾消除…想到这,那如平波荡漾一丝涟漪的眼瞳里划过一阵心疼。到底陆爷爷有多生气,才会让哥哥去那里?

  “沐叔叔,元旦那些天,您能安排我去见见陆爷爷么?”

  她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个熟称在外人面前铁血、严肃的陆老爷子,这次的事她要负一大半的责任,要是她不去找那本孤本,要是她不带着陆羽去那书店,要是她阻止陆羽回去…那么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沐云一怔,随即眼眸里闪过一丝了然,便道:“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我想老爷应该是愿意见你的。”

  沐云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早就肯定了陆镇涛会见时子瑗这个事实。

  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陆镇涛对时子瑗是不同的,因为时子瑗对于陆羽来说是在乎的人,而陆镇涛有多宠爱陆羽他都看在心里,至于时子瑗,据这些年的态度来看,恐怕早就是陆镇涛内心公认的孙媳妇的,只是这个孙媳妇陆镇涛还需要考验,要不然时子瑗想要大展宏图一番,也不会只是在表面上做做功夫帮忙,实际上是打着试探的心思在观察时子瑗。

  “那好,哥哥的事就靠沐叔叔您了。还有一件事,阿南叔叔那里应该是快要装修完了,但是阿南叔叔毕竟还没有经验,我想要让沐叔叔前去帮忙招几个人,至于招人的条件我会一一列出来,还有钱,不够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

  时子瑗听沐云答应了,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要不是现在她正处多事之秋,她还真想现在就赶紧去见那个陆爷爷,也好对陆羽现在的状况彻底了解一番,不然像现在沐云模糊的说一次,完全不清楚里面的细节,她还是不放心的。

  沐云看时子瑗本沉重的脸色有了缓和,便知道时子瑗应该是了解个大概了,而且陆老爷再怎么生气也是不会拿陆少爷的身体开玩笑。

  “瑗瑗,这事一不用担心,我一有空就会去的,而且现在少爷不在,那我就听你的了,等会我就去那里看看。”

  时子瑗点了点头,接着喝沐云再交代了一些事便告别了沐云,心里还是想着不知道桓什么时候给她变出一千五百万出来。

  自从前天让桓答应了那个条件,桓对她保证在一个月内就让这一百五十万变成一千五百万,这两天倒是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桓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赚这些钱。

  “时子瑗…”

  背后突然传来不知是何绪的声调,但是时子瑗听得清清楚楚是那个妖孽欧阳翎的声音。

  说起这个欧阳翎,这两天倒是抽风得可以,自他考试考完,她和他碰到,那必定会遭到他的白眼,为什么呢,还不就是因为陆羽将他灌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