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一生执念(1/2)

加入书签

  和前次进着房子的感觉一样,都带着刺激人鼻息的霉味道,有一人感觉是有东西腐蚀着这屋内的感觉,气闷随之而来,时子瑗紧紧抓着陆羽的臂弯不放,甚至于还有越用力的趋势。

  不同于时子瑗的陆羽,他踏入的时候感觉和时子瑗差不多,但是他却是保持着镇定,似乎是一点波动的迹象都没有,正所谓‘喜怒不形于色’。

  “你们是谁?”沧桑低沉的问句来自于他们的右边。

  时子瑗猛然一顿,纵然她听过了这个声音,也知道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心颤,拉着陆羽的手指骨节越的分明。

  接着就看到前次那个老奶奶从那出了来,在看到陆羽的时候她却增大了眼瞳,不满沧桑和迷离却又向往的眼神直直的射入陆羽的眼睛,似乎过了许久,她才将眼球转看时子瑗,“原来是你这个小姑娘。”显然,她已经认出了时子瑗。

  时子瑗佯装镇定的点了点头,道:“老奶奶,您不是要我将哥哥带来吗?这就是我的哥哥。”

  时子瑗现在摸不清出这个老奶奶的意图,总感觉她是神秘的,带着晦暗的色彩。

  岂料老奶奶却突然一笑,那张本没多少肉的面皮皱起,接着道:“我知道…”沉拧一会,微微低头转身,“因为…他和那人真像…真像啊。”

  “老奶奶,您说…像谁?”时子瑗这会倒是稍稍放下了心中的沉闷之气,睁着大大水汪汪的眼珠问着。

  “陆允之…”老奶奶的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陆羽惊愕,眼瞳里泛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太爷爷…”

  这可真是匪夷所思了,这老奶奶竟然知道他的太爷爷陆允之,难道这老奶奶和他家有什么关联?

  “太爷爷?你是陆镇涛那小子的孙子?”老奶奶虽然说的是疑问句,但是她的语气已经表达了她的肯定猜测。

  这会时子瑗和陆羽同时震惊,连陆爷爷爷爷都被这个老奶奶称为是‘那小子’,这老奶奶究竟多少岁数了?

  老奶奶似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此时她已经站到了柜台一边,“唉,没想到这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碰到这小姑娘还真是缘分。”说着的当头,她的眼睛却犀利的看着时子瑗,带着股哀怨。

  时子瑗刚触碰到这眼神,就被陆羽稍稍挡住,只见他皱着秀眉,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和不快,而这不快当然是因为那老奶奶犀利的眼神。

  “老奶奶,您和陆家的渊源恐怕不浅,要不然您怎么还记得晚辈的太爷爷。”

  话语不卑不亢,语气带着客气,又夹带一丝松动。

  他心想:他作为陆家的嫡系子孙都只是偶尔听说他太爷爷的一些事,但只限于一点点,这老奶奶虽然只说出了一个名字,但是他就是感觉这老奶奶比他还清楚他太爷爷的事。

  “你不该称我为奶奶,你应该叫我一声太奶奶。”老奶奶将视线转移,却突然提高了声调,换上了更为让人摸不着的眼神,那是一种极其严肃、沉寂。

  陆羽眼神一沉,语气蓦地变得低沉,“晚辈的太奶奶早已不在人世,纵使老奶奶作为一个长辈,在外,我也只能唤一声老奶奶。”

  这话,没有留一丝余地,毫不犹豫的反对。

  时子瑗本来对老奶奶说的话惊讶,被陆羽这么一说,她心里的疑团倒是越的多了。

  “你…果然是允之的…也罢,我都将是个入土的人了,又何必…终究却是放不下,一生执念终是不得善终。”老奶奶悲戚哀叹,摇了摇头,一脸释然却又转为了悲伤。

  时子瑗扯了扯陆羽的手臂,低声道:“哥哥,这个老奶奶好像…很可怜呢。”

  陆羽反抓住时子瑗的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色,转而对着老奶奶道:“老奶奶,既然您已经知道了是执念,又何必再次入尘世。”

  “你…好了,你们走吧。”老奶奶似是想要指责,却又停止,挥了挥手让他们出去。

  陆羽一丝都不停留,拉着时子瑗就走出了房屋,顿时沉闷之气消失,新鲜的空气注入。

  出了屋,时子瑗才觉得陆羽抓着她的手稍稍松弛,转头看去,却看到陆羽的脸色似乎有些沉郁,她认识他那么久,好像从来没见过他这般表。

  “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老奶奶…下次我们不来了。”

  时子瑗以为陆羽是不愿意见到,她忙解释道,陆羽这样的表,让她疼。

  陆羽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了不少,“瑗瑗,其实那个老奶奶…按照辈分来说,我确实要换一声太奶奶,但却是太姨奶奶。”

  时子瑗浑身一滞,太姨奶奶?这世界太疯狂,她随便认识一个人,陆羽竟然说他认识,而且还唤她太姨奶奶,但是为什么…

  “哥哥,那为什么你…”

  “为什么哥哥对她那么说话,瑗瑗是不是觉得哥哥太不近人了…”陆羽温柔的拂过倾泻在时子瑗肩膀处的丝,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子瑗听陆羽这么一说,忙接口:“怎么会,哥哥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哥哥从来就不会不近人,虽然对不认识的人总是板着脸,但是肯定不是不懂得人世故。”

  陆羽释然一笑,“还是瑗瑗懂哥哥,其实哥哥也不是故意针对,只是…哥哥虽然知道有那么一个太姨奶奶,但是却是我们陆家的禁话,小时候记得有次奶奶提过太姨奶奶这个人,却被一向来不对奶奶火的爷爷刺骂不已,记得哥哥还为此一天被跪在了太奶奶的遗照面前不准吃喝,那时候奶奶就告诉我,千万不得再提太姨奶奶,这么久过去了,我都要忘记了。”

  时子瑗对陆羽的说法简直呆了,还有那么一大缘故,但是为什么陆羽那么肯定那个老奶奶就是他的太姨奶奶呢?

  “哥哥,那个老奶奶只是说了陆太爷爷的名字而已,你这么就知道她一定就是你的太姨奶奶呢?”

  “因为她知道凤血镯,这个镯子只有陆家的嫡系儿媳知道,而那个老奶奶却知道,还一眼就认出,那么她就有可能是,刚才见到,还有她说的话,我就确定了,她就是我的太姨奶奶,因为我太爷爷把那凤血镯给过太姨奶奶看过。”陆羽解释道。

  时子瑗此刻有个大胆的猜想,这个太姨奶奶莫非不是她所想的是陆羽太奶奶的妹妹,而是…

  “哥哥,那个老奶奶是…陆太爷爷的…小老婆…”

  她还真是不敢相信,这陆家史上还有小老婆出现。

  “对,她就是太爷爷的…”陆羽似乎很难启齿。

  时子瑗风中凌乱了,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古代三妻四妾的还算是可以理解,这陆太爷爷竟然有那么一个小老婆,而且照陆羽说来还是陆家都知道的,还有那个熟称是太姨奶奶的唤陆爷爷为‘那小子’,这关系,怎么说,也不应该会这样子啊。

  “好啦,瑗瑗,你放心,我们陆家的男人都是从一而终的,虽然太爷爷是有太姨奶奶,但是…”陆羽解释解释,把他自己给饶进去了,难得的脸上一抹局促,“反正哥哥就喜欢瑗瑗一个。”

  时子瑗本来沉寂在她自己的想法中,没想到陆羽来了这么一段,看到陆羽的神,突然笑了,“嘿嘿,哥哥,这可不一定哦,你看,陆太爷爷都有小老婆诶。”

  她不是不相信他,而且想要开些玩笑而已,让陆羽忘却刚才他沉郁的表。

  陆羽本就是人精似的,他当然不会错过时子瑗说话时那促狭的表,便用力将时子瑗往他身躯一搂。

  陆羽一米八多的高度,而时子瑗只是一米六多一些,还不超过一米六五,这么一搂,时子瑗的额头被撞到他的下巴。

  “哥哥嘛,可早就被你这傻丫头给抓牢了。”陆羽低低的声音从时子瑗的头顶传入,似承诺,似解释,又似说着一个事实。

  时子瑗反抱陆羽,低低嗤笑,“瑗瑗知道,因为瑗瑗要对哥哥负责。”

  良久,陆羽才道:“知道便好。”

  “陆家的男儿果然个个都是痴的。”又是那个老奶奶的声音,喔,不,应该说是太姨奶奶的声音。

  时子瑗忙放开陆羽,撇开些许的距离,朝声源望去,却见得老奶奶穿着一身绣着牡丹花色及膝旗袍出来,和刚才穿着灰色老人装有着天壤之别,整个人似乎容光焕一般,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这…老奶奶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个大美人,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吧,要不然,她的行举止,还有谈吐,再加上现在她的穿着,无一不体现着她的气质,一种从未被泯灭的气质。

  她的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袋子,优雅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我记得你的名字叫做瑗瑗,你带着…他…”

  “陆羽哥哥。”时子瑗忙道,似乎刚才她都没有介绍。

  “你带着羽儿来看我,我都没有准备礼物,这袋子里是我年轻的时候未曾穿过的旗袍,虽然可能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了,但是这旗袍的质量却是上乘的,而且我看了你的身材,这套旗袍却是适合的,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它还是完整无缺的,这就送给你了罢。”老奶奶似乎并不在乎刚才陆羽对她的态度,对着时子瑗慈祥的笑着。

  时子瑗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这老奶奶可真是…

  前次她送她孤本,这次却送了应该对这老奶奶来说比孤本要重要的东西,这么贵重的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