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一枝梨花压海棠(1/2)

加入书签

  陆羽话落,他的笑容越的深,那双如星辰般耀眼的眼瞳越的明亮。

  欧阳翎此刻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脸色有些阴沉,似乎正打算下定决心,却刚好门被打开,而近来的却是两个端着一箱啤酒的服务员。

  待她们走后,欧阳翎才话:“陆羽,这杯酒我们就先干了,然后再喝啤酒。”折中的方法,既可以让他不那么丢面子,还可以表达出他的‘大度’。

  时子瑗抚抚额,默不作声的夹了块青菜,她怎么感觉这青菜变得好吃了起来。

  陆羽听闻,便先一饮而尽,仿佛把烈性的白酒只是白开水一般,动作一气呵成,喝完,意犹未尽。

  “欧阳学长,这酒,还真对味。”

  时子瑗白了眼那么利落喝了一杯白酒的陆羽,心软给她夹了块青菜,伺候他吃下。

  欧阳翎吞咽了下口水,他哪会料到陆羽竟如此的‘干脆’,一杯白酒就这样完了。

  “瑗瑗,你家哥哥不会喝酒?”沈大美人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着时子瑗,那表,明显的不信,不会喝酒的人喝了一杯子的白酒竟连红脸都不会,而且还能那么流利的说话。

  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另外一只手偷偷的捏上了陆羽的腰部,使劲一拧,陆羽反呕‘额’了一声,她才道:“他就是逞强。”

  沈落似是略微相信了一些,接着视线转看欧阳翎,“欧阳学长,你是真的要一口喝完你杯子的白酒么?你不经常喝那么烈的酒的。”

  沈落和欧阳翎算是比较熟悉的,两家有那么一些来往,加上沈凡是欧阳翎的好兄弟,他自是比较清楚的,只是她这话,明显不是在揭欧阳翎的短么?

  欧阳翎被沈落这么一说,一闭眼,猛然将杯子中的酒罐下,只不过,那动作明显就是要‘赴死’的感觉,终于喝完,他的呛声也紧接着不断,“咳咳——”,本微微苍白的脸刹那间变得通红,他那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捂上了嘴鼻。

  沈凡快速起身到他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阿翎,你怎么样?不要喝了,你真的不习惯喝烈酒。”又转至陆羽的眼前,“陆羽,这酒还真是烈,阿翎他不能多喝,我看,就算了吧。”

  陆羽其实也不是特别会喝着烈酒,奈何他体质好,失态是不可能的。这会沈凡这样说,他心里还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时子瑗也觉得够了,这欧阳翎平常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这会被她家的哥哥随便一出手就丢了脸面,还指不定以后会不会给她使梆子,虽然她并不在意。

  “哥哥,算了,我也不许你喝那么多,欧阳学长他还要考试呢。”

  沈落三人是完全呆滞了,这场面~可都是拜时子瑗她家哥哥弄的。

  陆羽看了眼欧阳翎方向,轻笑说道:“你们不说,也不能喝了,欧阳学长似乎已经睡过去了。”

  众人齐刷刷的朝着欧阳翎脸上看去,可不是嘛,欧阳翎直直的躺在了沈凡的肩膀,呃——睡着了,嘴角似乎还泛着可疑的晶莹。

  结果就是欧阳翎被沈凡抬着出了门,沈落三人也随着他们走了。

  过了很久之后,时子瑗才知道陆羽压根就不怕喝醉,原因呢,那是因为他在喝酒的时候,顺便将解酒药先吃了,至于酒的度数嘛,其实他的嘴里含着一片薄荷糖。

  时子瑗看着还能镇定自若开车的陆羽,着实有些不相信,问道:“哥哥,要不让沐叔叔开车好了?”为了她得来不易的重生,她还是小心吧,虽然陆羽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喝过酒的样子。

  陆羽自从上车之后,他的唇角的弧度那是越抬越高,眼睛里满满都是戏谑之色,听到时子瑗的话,他看着路标将车停在了路旁,身躯缓缓的靠近时子瑗,“瑗瑗,哥哥可没有喝醉。”

  时子瑗的感官变得很敏感了起来,她闻到了陆羽身上淡淡的酒香味,但是她并不觉得难闻,反而闻上去很舒服,就像是——

  还未待她想完,她的脑海就一片空白了,因为陆羽的唇已经附上了她的唇,鼻对着鼻。

  他的唇瓣很滑很润,带着丝酒气泛着丝冰凉,和以前的吻完全有差别,以前他的唇瓣都是温热的,至少在时子瑗感觉来说就是这样的。

  “瑗瑗,不许分神~”唇齿交接间陆羽呼出的话语,带着,又有些迷茫。

  下一刻,时子瑗就感觉到陆羽的手禁锢到了她的后脑勺,增强了这个吻,浑身如被电波击中一般流过,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禁意识过来,主动揽住他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四唇终于放开,时子瑗感觉到她的嘴里似乎都有了酒气,这明显是陆羽灌注给她的气息。

  待她完全意识过来时,陆羽却倒在了她的肩膀。

  这…这…这还说没醉?时子瑗咬牙。

  接着她只得是打电话给沐云,让沐云过来接人,要不然陆羽这么个庞大的人物,她怎么也是提不回去的,何况,她虽然会开车,但是没有驾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陆羽终于被沐云扛到了房间,接着便留下时子瑗一人走了。

  时子瑗打来一盆热水,手里拿着毛巾,仔细的擦拭陆羽那张精致的脸庞,她的眼底是满满的心疼,还有——温柔。

  那烈性的白酒,虽然陆羽开始喝了没事,但是这酒后劲之强,所以才导致了他会昏睡过去,这一切,除了为了她,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蓦然,陆羽的眼睛睁开了,眼里一片清明,那上翘的睫羽荧荧泛光,一汪如碧湖的眼睛印着时子瑗那张惊讶的脸。

  “哥哥…你…没事?”时子瑗惊愕道。

  陆羽眨了眨眼球,他本来是晕睡了过去,但是不过几分钟就醒了,在沐云还没有去接他们的时候就醒了,至于为什么他现在才‘醒’,那是因为他贪恋时子瑗的温柔和关心,还有照顾。

  “现在没事了,饿了么?”

  手附上了时子瑗的头,将它仔细的理在了耳际,眼前的人儿,他怎么看都看不够。

  时子瑗心一暖,陆羽竟然在一醒来还关心着她饿不饿,眼眶不由泛红,霎时眼前雾气朦胧,强忍着掉眼泪的冲动,吸了吸鼻子,“哥哥,瑗瑗不饿。”

  陆羽伸手抹了抹时子瑗的眼角,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起身了,手扣上了她的手。

  “傻丫头~”说话的时候要多温柔有多温柔,眼里满满的是宠溺。

  他能不知道时子瑗吃饭的时候没有怎么吃吗?而且这快一个月没见,又瘦了不少,他着实舍不得,心里藏着满满的心疼。

  “哥哥,你头不晕了?”时子瑗的手摸上了陆羽饱满的额头。

  陆羽轻轻摇了摇头,伸手将时子瑗的手拿下,“不晕了,哥哥去煮宵夜给你吃,饿坏了吧。”

  这回时子瑗可真是想哭了,前世今生从来没有一个人那么的关心她,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她。

  “好了,你要先洗澡吗?哥哥先去放热水,你先坐坐,很快就煮好了。”陆羽说完,便将时子瑗按在了床上,然后自行出了房门,留下一脸感动的时子瑗,而他也不由的勾起了唇角,满满的幸福滋味。

  陆羽做事的效率很快,他给时子瑗煮了一碗牛肉面,里面的牛肉只多不少,一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时子瑗从浴室出来,穿着薄薄的夏季睡衣,就联想到了这么一幅画面:一个居家好男人为了自己的妻子做的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好男人的面容上噙着幸福的笑容。

  突然想到,她和陆羽,真的不止是青梅竹马那般,仿佛有他的日子,他们的关系,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老夫老妻’,这四个字从她的脑海中闪现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