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哥不好惹(1/2)

加入书签

  这时候,宿舍的姐妹出来了,沈落一马当先为时子瑗辩解:“瑗瑗的哥哥,我可以保证,我表哥只是瑗瑗的学长,要是再进一步的话,就是同是文学社的成员而已。”

  “就是,你千万不用担心,要是瑗瑗敢劈你的腿,那我们就连夜把她扔到大街上,让她在外面冻死。”遥遥接着沈落的口道。

  时子瑗本听到沈落的话嘴角难得的噙起一丝笑意,然后听到遥遥的话,刚噙着的笑立刻持平,水汪汪的眼眸马上瞪向说话的遥遥,气息忽地沉重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那倾垂在肩膀上的丝也因为她的气息而缓缓飘动着。

  靠,这就是姐妹,难道她们认为被扔到大街上她就会冻死?看来,她是太‘仁慈’了。

  “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遥遥接收到时子瑗‘炙热’的视线,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

  时子瑗自开学来,在学校的表现都称得上是乖乖女了,按时上课,按时下课,就是在拒绝沈凡的事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且她对谁都挺笑眯眯的,对谁也不曾脸红过,一直可都是老好人的面貌出现。这遥遥么,自然是不知道时子瑗骨子里的腹黑因子了。

  再听到遥遥的话,时子瑗的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那如玉的脸庞落下点点光辉,在耀眼的灯光下显得分外的分明,“遥遥,难得你那么挺我的哥哥,还那么有‘义气’的想要把我扔到大街上,你说,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呢。”

  遥遥被时子瑗那渗人的笑容看得心里有些慌,那微许闪躲的眼神证明着此刻她飘忽不定的绪,但她的嘴上还是接应道:“谢就不用了,这餐饭就作为谢礼了。”

  时子瑗面色不变,心里暗忖:敢她就值那么一顿饭。

  陆羽倒依旧保持不变的笑容,只是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真是难得自家的丫头会露出这样的表了,她家的姐妹还真是有意思,只不过~

  时子瑗不恼,将视线转移到欣欣的身上,道:“欣欣,你前次不是说想要一只手表吗,今天我可帮你买了,明天回去送给你,”再转看沈落,“落落,你不是一直想要我那款钢笔么,我今天去买了一支一模一样的,明天回去就送你,”最后才转到遥遥的身上,似是苦恼的说道:“遥遥,本来是给你买了一套防晒霜,看来你是不需要了,也罢,我也能用。”

  这算什么?遥遥嘴角猛然抽搐。

  这确实不算什么,时子瑗虽然每天都表现得无所作为的样子,但是她观察入微,她们三个需要什么,缺什么,性子怎么样,她可是摸得一清二楚,就像是萧飒、素素、小小、小燕…她们拿个不是被她整得服服帖帖,只是她比较心软而已。

  也罢,这次,她就显露一些本性出来,让她们长长‘记性’,要知道,她其实不是那么好‘卖’的。

  欣欣最‘单纯’,迫不及待的放下了筷子,眨巴着眼睛,“瑗瑗,真的吗?”

  沈落永远是最‘活泼’的一个,只见她如风速一般,一把扯过时子瑗白皙娇嫩的手,“哇,瑗瑗,我最爱你了,我都找了好久没找到呢。”

  遥遥见此景,磨牙出声,两个无良的家伙,就这么小小的‘恩惠’,马上就阵地倒伐。

  “都是真的,不过~你们得…”时子瑗半眯着双眼,意思十分明确。

  沈落和欣欣响亮齐声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就把遥遥给扔大街上去。”

  这回轮到时子瑗嘴角微抽,有没有那么戏剧化?这两个家伙反应实在是迅速。

  这会,陆羽话了。

  “瑗瑗,你可都想着她们,那我呢?”

  挑着眉看着得意的某人,深邃的眸子漾出一抹酸意,抓着时子瑗蛮腰的手轻轻一捏,表达着他的不满。

  今天陪着她逛了一天,又是爬长城,又是逛街的,好像他就没看到一件是买给他的东西,即使是女生,他的醋坛也打翻了。

  时子瑗被他这么一捏浑身一顿,酥酥麻麻的刺激袭向四肢,不由身子一软,整个人将近靠在了陆羽的身上。

  陆羽这么一捏其实是有技巧的,他这么熟悉时子瑗,当然知道时子瑗浑身上下敏感的地方在哪里了。

  而沈落见此景,很自觉的走向了她先前的位置,只是那眼睛——你朝哪看呢?

  “哥哥,你的我…当然准备了。”时子瑗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她说出来的话有多么的想让陆羽扑倒。

  当然,陆羽不可能在这将时子瑗扑倒的,时子瑗那害羞的劲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突然,他的唇在时子瑗的唇瓣上轻轻一吻。

  他的唇还未来得及离开,时子瑗便清晰的听到本来紧闭的门‘咔嚓’一声,眼珠不由望去,她这一望,彻底的无地自容了,这欧阳翎和沈凡什么时候不来,偏偏——

  陆羽这时离开了她的唇瓣,勾起一边的唇角,靠近她的耳际,“这只是一点点的利息。”

  这句话,让时子瑗本无地自容的脸霎时潮红一片,也顾不得门口两个吃惊的脸了。

  其实陆羽这么一做法,其实是有预谋的。他在刚才时子瑗和遥遥‘对智’之时,他就耳尖的听到了外面有人问他们这个包厢的号码,一个计划就这么在他的脑海中快速形成,这手段虽然有些不见光,但是为了媳妇不被钓跑,他也只得就那么做一回,虽然他还有其他的办法,但是这种办法不外乎是最直接、最犀利、最能表达的。

  时子瑗要是知道陆羽竟然这样计划,她肯定不先和遥遥‘对智’,肯定乖乖坐好,肯定不说一句话,等着两大美男隆重登场,也不必搞得她现在那么的无地自容。

  今天的欧阳翎照样是一身黑色劲装的贴身衣服,将他那完美无缺的身材显现出来,不过,当他在看见陆羽的那刹那,作为男人的他,也不由的稍稍嫉妒了一翻,一向来都是被人围绕的闪光点,似乎在陆羽的面前,他已经失效了。

  而沈凡的装扮还是比较不那么骚包的,不大不小的着装虽然不是最时尚的,但却都是名牌,眼睛一看就看得出来。在看到陆羽的那瞬间,他心底立刻就想到了苏彤说的那句话‘难怪沈学长没有机会了’,而现在他也承认,在有那么一个人存在,他确实是没有机会的。从来不会认输的沈凡,竟然在见到陆羽的刹那就认输了。

  无可厚非,在气质上,欧阳翎惨败,沈凡失色,陆羽获得全胜。

  “表哥,欧阳学长,你们都来啦,一起过来吃吧,想必你们看到了,那个瑗瑗身边的就是她的男朋友。”沈落假装没有看到这种况,本来以为至少可以比对比对,现在一看,简直没有比对性。

  虽然她承认沈凡是个帅哥,是一个翩翩君子的、温柔的气质男,但是比对陆羽,差得可不是那么一两点;而欧阳翎确实是妖孽无疑,而且他那双眼睛也确实是很勾人,但他只是勾人而已,人家陆羽可是不止勾人,而且还有让人深陷进去的。

  沈凡和欧阳翎终于反应了过来,欧阳翎心里猛然出现一挫败感,他现在意识到,他不止在家世背景上比不上时子瑗的男朋友,就连他自己一向以为自傲的外形条件,也被挫败了。

  欧阳翎其实在知道时子瑗有男朋友的时候就去调查了,但是奈何陆羽这报网可是比他的精确、紧密多了,他手上拿到的报只是无关紧要的,里面连什么都查不到,只查到他现在在军校。

  陆羽的家世背景就不说了,那欧阳翎远远的比不上的;至于外形条件,也不想想,他一个当兵的佼佼者,身形绝对是一流的,面貌么,那是与生俱来,虽然他的皮肤不像欧阳翎那么白皙,但是他拥有的皮肤是比白皙要好的健康麦色肌肤。

  时子瑗作为东家,稍稍推开陆羽的身躯,朝着他们往去,“沈学长,欧阳学长,你们还没有吃饭吧,坐下一起吃?”

  她其实这是基于礼貌性子的,毕竟,她和他们不熟。

  哪料就有人那么不识趣,而这个不识趣的人当然是欧阳翎的,他觉得,他既然来了,就一定得看看陆羽有什么优点,凭什么时子瑗对他不屑一顾的样子。瞧瞧,这就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

  “阿凡,既然时学妹都说了,反正我也没有吃,我们何不认识认识时学妹的男朋友?”

  话未落,他的人已经走到了陆羽的另外一边,朝着陆羽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时学妹的学长,欧阳翎。”

  陆羽礼貌的伸出手,握住了向他靠近的那只手,两手一触,他立马就感觉到来自另外一方欧阳翎的力道,眉头都不皱一下,反击过去,只轻轻那么一用力,就出了吱吱的骨头碰撞的声音,他的面上云淡风轻,保持笑容,“原来你就是欧阳翎,我是陆羽,瑗瑗的男朋友。”欧阳翎本来还自诩他自己好歹学过跆拳道、散打一系列的,但是他此刻被陆羽这么一‘握’,完全就像毫无作用,简直是鸡蛋和石头相对比,顷刻便出了结果。看他那额际处青筋稍显,细密的汗液渗出,还有他自身才能感觉到的神经刺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