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正名代价(1/2)

加入书签

  夜微凉,伴着微微拂动的轻风,风中带着丝丝柔和的香味、腥味…

  沈落选的地方是在离清华大学不远的中型饭店的包厢,她只知道陆羽是一个大三的学生,一个学生应该是没有什么钱的,所以,她还算是不过分的。

  她们三人刚刚坐下,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紧接着就进来了。

  两人在陆羽的硬性要求下都穿着侣装,淡紫色的着装在光亮的灯光下洒下粼粼微波,两人十指相扣,像一对‘执子之手’契约下的金童玉女。

  白xi微微泛着chaohon的娇俏脸庞和刚毅不失柔和的妖孽面容紧紧想贴。

  娇小的身躯微靠在宽厚的臂弯,脸上的表是那么的让人感到幸福涌动。

  那么谐和的一副画面,其实内在的实质是——

  时子瑗想要挣脱开陆羽的手,她虽然可以大胆,但是她不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陆羽表现得…那么的…肉麻,简直让她想要起鸡皮疙瘩,但是陆羽温热的气息和温暖的臂弯硬生生的将她的鸡皮疙瘩给压了下去。

  陆羽的目的很简单,他这是要为自己正名呢,而且怀里抱着软香娇躯,他能坐怀不乱已经是极限了,但是他的表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陆羽抬眸,看向包厢内呆滞的三人,稍稍放开了时子瑗的娇躯。

  沈大美人见过的美男也不少了,眼前的陆羽却是让她呆滞的唯一一个。

  沈凡是温雅的,欧阳翎的妖孽的,泛着丝阴柔;但是眼前的陆羽怎么说呢,长相是妖孽加冷俊的,笑容是魅惑加刚强的,这身材…那是令人抓狂的,不过这衣服,倒是不像他的风格啊。

  她哪会知道,这衣服还是在他高中的时候买的,买了没穿几回,这都快三年了,他可是无时无刻都带在了身边,总想着机会让时子瑗和他一起穿上出去。本来时子瑗是打死也不想穿的,这衣服怎么穿都感觉很幼稚,但是无奈陆羽坚持,她在陆羽‘无声委屈’的抗议和柔下不得不投降。

  至于遥遥和欣欣,她们的表比沈落可是更加惊愕了,睁着大大的眼睛连眨都忘记眨了。

  时子瑗看着这场景,乘机就挣脱了陆羽温暖的怀抱,伸出手,在她们三个人的眼前摇晃,“落落?遥遥?欣欣?…”

  饶是她已经觉得带着陆羽进来会造成‘静谧的气氛‘,但是至少沈落不应该会啊。

  “哇~瑗瑗,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有那么帅的男朋友不早早的带来我们看。”

  沈落反应过度,直直的拍掉了时子瑗的手,话虽然是对着时子瑗说的,但是眼睛可是没离过陆羽的身上。

  时子瑗看着自己的手,不由苦笑…这能怪她么?

  当然,她们三个在看陆羽的同时,陆羽也稍稍的关注了下,只不过是几秒钟而已,在看到沈落的时候也只是随意一撇,虽然她很漂亮,但是怎么看都没有比他的瑗瑗漂亮、好看。

  “就是嘛,难怪落落的表哥瑗瑗看都不多看一眼,原来…”遥遥面容有些扭曲,视线转移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为毛,为毛这么一个帅得没天理的男生是别人的男朋友。

  时子瑗看着这场景,头痛抚额,转头白了眼还倚在门口的陆羽,她这男朋友带出来实在是…让她想要藏起来了,太招人了。

  陆羽似是接收到时子瑗少许怨念的眼神,迈着步子走了过来,看了眼桌上,黑白分明的眼珠散出些许笑意,“你们就是瑗瑗的姐妹吧,平常真是多靠你们的照顾了,你们想要吃什么,尽管点。”

  说完,他便拉着时子瑗坐在了其余两个空位上,优雅的举止再次让人看了离不开眼。

  沈落不由叹出,“瑗瑗,你男朋友在哪读书的?你就不怕他被人给勾走了?”

  有够直接,有够冲击的问题,沈大美人这说得什么话呢。

  时子瑗真是为自家姐妹汗颜,沈大美人你能安静一会么?或者你能不要问那么犀利的问题么?

  她还没有来得及‘敲打’沈大美人,人家陆羽就开口了。

  “我只怕瑗瑗把我甩了,她根本都不用担心我会被勾走。”

  甜蜜语的话男人都会说,但是从陆羽的口中说出来,却让时子瑗感到她的心跳在加速,原来她在陆羽的面前也不过是个平常的女人,喜欢听他的甜蜜语。

  “就是,落落,你说什么话呢,我们的瑗瑗也是不差的,这追瑗瑗的人都排到了校门口去了。”

  时子瑗看向说话的遥某人,如果她不说最后一句话,她还以为她的姐妹终于想起了她,但是最后一句话,这不是将她推入火坑么,她家的哥哥可是吃醋的始祖了。

  时子瑗果然料想的不错,陆羽心中火烧,但他的表面却是给了时子瑗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意义深远。

  “遥遥,你要吃什么?”时子瑗只得装作没看到,笑眯眯的递上了桌上摆着的菜单到遥遥的面前,希望遥某人能够不要再‘火上浇油’。

  遥某人不愧是遥某人,她可是看到吃就移不开眼的娃子,所以…时子瑗这转移话题的方法还是有用的。

  沈落正想要说话,时子瑗眼疾手快的递上的其余的一份菜单,‘恭恭敬敬’递上:“落落,您看看,想要吃什么。”

  沈落这才熄下了想要说的话,得,她可以点完东西再说不迟。

  “那个…瑗瑗的男朋友,请问一下,我可以随意点么?”遥某人小心翼翼的举起了一只手,‘小心翼翼’的问着陆羽,她实在是好多想吃的,但是又想起了陆羽还是学生的身份,所以才举手问付账的主人。

  陆羽这会腻大方了,淡笑的一挥手,“这餐饭本来是为了感谢你们对瑗瑗的照顾,你们可以尽量点,吃不完可以打包。”

  此时不抓住机会,何时抓,他家瑗瑗大学这几年最为亲密的就是她们三个了,要是将她们三个给‘收买’了,他也就稍稍可以放心下有敌入侵了。

  “耶,来,欣欣,你要吃什么,我们赶紧点,还可以打包呢。”遥某人完全没有自觉性,有吃就行,至于其他的,先放一边了。

  时子瑗呆呆的不说话,咬着牙看了眼陆羽,再看了看正在兴奋讨论点菜的三个‘不liang’舍友,她这个中间人,怎么就变成了局外人了呢?

  “哥哥,你再笑,牙齿都掉了。”时子瑗乘大伙不注意,伸出两指就是对着陆羽的腰重重一掐,她怎么会不知道陆羽的意图,这厮肯定是打算将她宿舍的三只‘食’类给‘收买’,要不然硬是要来,还说可以吃不完打包。

  时子瑗重重一掐,在陆羽的感官来说只是像饶痒痒似的,完全没效果,只见他的笑容更加的肆意了,唇角勾起的弧度越的耀眼,那双如深潭一般幽深的双瞳泛着光亮,他的手也不歇着,宽大的手抓上了时子瑗不安分的小手。

  时子瑗无法,只能让某人touxing成功,但是她的双眼里迸出的火花明显带着一丝警告。

  她后退一步,又被陆羽抓前一尺,两人还真是‘乐此不疲’,直到——

  “瑗瑗,你也不用在我们三个面前来表现你们的恩爱吧~”

  最后一个‘吧’字被沈落拖得极长,她们三个的眼神齐刷刷看着他们两个。

  “就是,我们都没有男朋友,你就这样。”遥遥紧接着加上一句,但是她那眼底表达的意思可完全没有像她的语气一般泛着丝怨念,满满的都是想要有戏看的神。

  时子瑗哪知道她们三个那么快就点完菜了,原以为还要等很久呢。

  “你们点了什么菜?”

  不由的,她想要知道这回她们会那么容易放过有人被她们宰的机会,这其中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吧。

  沈落坐直了身子,对着时子瑗道:“瑗瑗,你不用担心,我们只点了几种…”

  “是,就是几种。”遥遥也加于强调。

  时子瑗才不相信她们两个,她的眼神看向了唯一一个不会那么喜欢宰人的欣欣,欣欣终于开口:“就是几种点的不要,其余的都点了,点掉的几种不是你喜欢吃的,就是我们三个都不喜欢吃的。”

  这话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她们该点的都点了,剩下的都是不该点的。

  时子瑗一听,眼睛都直了,她这三个无良的舍友,竟然…

  “那个…瑗瑗的男朋友,应该没有问题吧。”遥遥鸟都不鸟时子瑗,直接问付账的某羽。

  陆羽是一直都保持着笑容,即使她们说全部都点了他也不会有所什么其他的表,只是对于时子瑗三个舍友无限大的胃口稍稍那么惊讶了一下而已。所谓‘chon辱不惊’‘镇定自若’说的就是他现在。

  “没问题,就是你们把全部都点了都没有问题。”

  时子瑗气愤,声音由齿缝出,“你们太…过分了…竟然点了那么多,还独独我喜欢的不点。”

  沈落轻轻叹息一声,‘不屑’的撇了眼咬牙切齿的时子瑗,“瑗瑗,我们这可是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