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都想按倒(1/2)

加入书签

  欧阳翎说的话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脸上的表是时子瑗见到的前所未有的认真,至少她见过了他那么多次,这样的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是理之中。

  欧阳翎的背景时子瑗猜得清楚一二,再加上今天晚上在周恺齐的家里见到,而且还是亲戚,料想也不会差到哪去,而且还作为清华大学的会长,没有一点能力的人怎么可能坐上。

  “怎么?难道我不够格?”

  欧阳翎看着时子瑗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瞳直直撞入了她的眼底,如一汪幽深的潭,看不到底。

  时子瑗不由回应一笑,看了看欧阳翎的浑身上下,迟疑道:“你…确定够格?”

  虽然欧阳翎可能实力和能力都不错,但是她不需要有人在她旁边指手画脚,而且这个欧阳翎看上去就像是那类人。

  欧阳翎面色一滞,许是没想到时子瑗竟然怀疑着他。想他堂堂欧阳集团的少董,就这样被怀疑了,而且这个人还称不上是一个女人的女生,那骨子里的自尊心突然就被提起来了。

  “时学妹,够不够格不是用说的,而是用做的。”

  能力证明一切,时间也证明一切。要不是怕时子瑗会缠着周爷爷两个老人,而且好像对经商是有些头脑的,他怎么会找上她。

  夜晚的风忽然吹起,带着些许的冷意,夜空中的皓月和繁星洒落在他们的身上,宛若附上了一层白白的薄纱,朦胧而又清晰。

  时子瑗迈出一步,指了指头上的天空道:“欧阳学长,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毕竟现在天色不早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带手机,而且她和欧阳翎一起在外面,总是感觉不太舒服。

  欧阳翎不动,看着时子瑗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的有些烦闷了起来。

  两人同时坐上了车,时子瑗现这车和欧阳翎的人有得对比,都很骚包,黄色的、时下最流行的跑车,车内的装备也是先进的,一上去就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时学妹,不管你有什么意图,不要打在爷爷、奶奶的身上。”欧阳翎在动车子前,手mo着车轴,不动神色的警告。

  “我说欧阳学长,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的意图,我有强迫俞奶奶和周爷爷做什么吗?”

  时子瑗语气不是很好,这个欧阳翎怕是心里早就认定了她的意图了,竟然还出口警告她。

  她虽然是来找周恺齐有事相求,她哪里会知道那么巧,而且还好死不死的碰到了他。

  未待欧阳翎回答,时子瑗追加一句,“请你收起不必要的怀疑,要怀疑的话周爷爷早就怀疑了,他那么一个正气凛然的法官,怎么可能看不出我的意图。”

  欧阳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使然,“那样最好,那你就更没有理由拒绝我想和你合作的计划了。”

  时子瑗保持沉默,她在等着欧阳翎继续说下去,而欧阳翎也继续道:“你只是一个才来这大城市的小丫头,而我欧阳集团早已经在这根深蒂固了,虽然…我不觉得你能触到欧阳集团这块。”

  时子瑗听闻睁大眼睛,眼里满载着复杂的光芒,接着露出一抹淡笑,嘴唇微启,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欧阳学长,欧阳集团是你的么?”

  是—你—的—么—

  这四个字盘旋在这小小的车内,一瞬间气氛突然紧绷,只听得时子瑗平缓的呼吸声,不重不轻,丝毫没有因为她说的这句话感到不妥。

  她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欧阳集团并非欧阳翎的,不是她看不起他,而是她看不起欧阳翎那态度,还有带着一丝戏谑眼高的语气。

  良久,欧阳翎才出口,“果然伶牙俐齿,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欧阳翎何许人,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且不说他是欧阳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更甚是他的能力都摆在了上面,竟然还有人挑战他的极限。

  “欧阳学长,开车吧,我可不想明天我和你有什么传闻出来。”时子瑗忽略他的话。

  话落,欧阳翎启动车子,一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他开成了半个小时,幸好时子瑗从小坐惯了小车,要不然还不得吐死。

  时子瑗一下车,便迈开步子朝着校门口走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欧阳翎心里有些挫败,他是越的搞不懂她了。

  时子瑗哪管得了他那么多,现在都八点半多了,回到宿舍就九点了,恐怕她的手机都被她家的陆羽打爆了。

  回到宿舍,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不出意料的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一堆。

  从早上八点就开始了,十二点,下午一点…直到刚才快九点,陆羽的电话有五十多通,短信数都数不清…

  马上回拨过去,才嘟了一声,那边就接起了电话,陆羽着急的声音传来,“瑗瑗,瑗瑗,你现在在哪?”

  听着这关心的话,时子瑗心不由一暖,有一处柔软的地方慢慢的塌陷。平南文学网

  “哥哥,现在我在宿舍,手机忘记带了,让你担心了。”

  明显的听到电话那头松了一口气的气息,她继续道:“哥哥,瑗瑗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在那里还好吗?”

  没有听到陆羽的回答,“哥哥,……我想你了…”

  是的,她想他了,半个月过去了,她都没有见到他,虽然几乎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和短信,但是远远不够。

  陆羽本来是听着时子瑗糯糯的声调,还有那甜甜的语气,全天下来的血泪和疼痛都不由得到了缓解,听到时子瑗一说‘想他了’,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抚摸着她的脸颊,亲吻她那如蔷薇花般的唇瓣…

  时子瑗一说完,嗓子眼里就哽咽了起来,眼眶似乎模糊了起来,又马上用手擦拭掉,这才开始,她怎么能就这么没用…

  “哥哥,现在太晚了,今天出去了一天,瑗瑗想要睡觉了,明天再打电话给你,晚安。”

  她不敢再说下去,如果再说下去,她保不准会哭出声来。这些日子她吃得不好,睡得也不好,不仅要应对学业,还要展她的商途,现在才开始,确实是比较累的。

  陆羽比时子瑗更加了解她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时子瑗的想法,他心疼,但是他却不能现在走到她的面前安慰她。

  “瑗瑗,自己要多吃,要好好睡觉…还有,哥哥也想你,很想…”

  时子瑗一把跳上了床,将头闷在了被子里,对着那头道:“恩~哥哥,我要睡了。”

  挂掉电话,她强逼着自己闭上眼睛,心里直暗骂自己怎么那么没用。

  而陆羽的这头,俊美如斯的脸带着满满的心疼,听到那头‘嘟嘟嘟’的声调,缓慢的按下了键,眼眸里衬着复杂的光。

  “老五,没事吧。”

  看着他神色有些茫然,他身旁的一个男生推了他一把,关心的问道。

  “没事。”陆羽轻声回道。

  “是弟妹吧,每次你都缠着捏着打电话,连照片都不给我们兄弟看看。”那个男生继续道,话语有些怨念。

  说完,戳了戳鼻梁下方,似是叹了口气,又有些羡慕。

  他这个宿舍里,谁不知道陆羽有个小女朋友,现在就读清华大学,而且还是青梅竹马,感好得不得了。

  陆羽听闻,深邃的眼瞳凝视着说话的那人,道:“老四,走,我们出去再跑个五千米,然后回来再睡觉。”

  说完,不由分说的扯住了某人的手臂,虽然是轻轻一扯,但是那力道可把某人给禁锢得,一点力都使不出来。

  “老五,我才刚刚洗澡…”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说跑就跑,五千米太少了是吧,那就八千米。”陆羽语气加重。

  “老五,你就占着你是班长就这样…”说着说着不敢说下去了,因为他怕,他怕陆羽的眼睛,还有手段,对别人狠,对他自己更狠,他敢保证,若是他再说,八千米就变成一万米了。

  今晚,夜深露重,相思成冢,注定是不眠夜。

  ……

  半个月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过去了。

  这半个月中,时子瑗让阿南买下了那两处的地方,现在正在按照时子瑗的想法在装修,相信不用一个月,这两处就可以开始营业了。营业执照让沐云去办好了,至于让沐云打听的那处市郊外的土地也打听好了,就等着那地方拍卖,她就可以让阿南前去拍下。

  欧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