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毕业酒席(1/2)

加入书签

  高考的成绩终于确定了下来,时子瑗以全县第二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商业管理专业。

  时爸高兴之余却是要为时子瑗办毕业酒席,说是他想要炫耀,或者是想要证明自己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也好,总之,他就是不顾时子瑗想要推托的意思,硬是要办。

  时子瑗执拗不过爱女心切的老爸,只能坦然接受,此刻的她正被大多数的人行‘注目礼’。

  毕业酒席在她劝说又劝说下,时爸才同意了在‘皖金’酒店里包厢,请一些关系要好的朋友,还有时子瑗的同学,就可以了。

  时子瑗今天是被林珍特别打扮过的,一扎钻石般耀眼的扎将她那袭长长的黑高高挽起,露出她那如玉般的脸庞,脸颊上泛着微许的红晕,那微翘着的桃红色唇瓣更是为她增添了一股妩媚且俏皮。

  一身及膝的紫色晚礼服将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一一显现,肩上搭配着如沙幔般的短小外套,露出白玉的肌肤,莲藕般细嫩的脖颈下锁骨隐隐显现其线条流畅。

  稍稍抬眸,那双绽放着足以令星辰失色的含笑黑眸,正隐隐有着氤氲的雾气,似有若无。

  举手投间,如大家闺秀一般柔美且有致,而此刻的她——

  心里正在懊恼本打算小办的毕业酒席,现在已经成了大家都来恭喜、祝贺,同学来握手,大人在寒暄着交杯喝酒…不由让她心闷,这哪是为她办毕业酒席,明明就是‘众乐乐,独她闷闷’。

  萧飒在和谢航辛抬杆;蒙小小眯眼看着她的那些有貌的同学‘审视’;苏素素只顾着吃,她都要怀疑苏素素是不是三天没吃东西了…

  再移眼眯看,意料之外,夜阑风怎么和姜之尧相谈甚欢?两个人如几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在频频说着话,似乎夜阑风说完姜之尧说,而姜之尧说完便夜阑风接口。

  她这个‘主角’被这么晾在一边,超级郁闷的好不?要是这会陆羽在就好了,哪会变成这样。

  而姜之尧和夜阑风的谈话内容却是她所诧异的,而她也不会听到罢。

  “呵呵,夜阑风,你终究漏算了。”姜之尧轻抿了一口手里拿着的果汁,似笑非笑的说了句,眼镜下的眼眸里隐含着不易察觉的光芒。

  夜阑风不经意扫了眼独自懊恼的时子瑗,俊冷的脸上划过一丝温柔,接着又迅速的敛下。

  “不,我没漏算,只是你却已经出局了。”

  两人的对话,似乎是无厘头,也完全就不符合他们现在还是一个即将升到高三学生的身份,如此深沉,如此刻意,似乎两人在互相抨击着。

  “谁说我出局了,我是不可能出局的。”姜之尧不紧不慢的回着,但他捏着酒杯的三指却隐隐用力。

  夜阑风稍稍靠近姜之尧的耳际,“你的背景注定你出局,不然,我们拭目以待。”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让姜之尧一个人听见,而他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不由一滞,眼底变幻莫名,泛起了些许涟漪。

  似乎过了那么三十秒,姜之尧却突然的轻笑,转头看着似乎是信心满满的人,“你别忘记了,你的背景——”稍稍迟疑,继续道:“其实,我们现在都是在同一线上,没有谁占了先机,占先机的人,不是我们。”

  夜阑风是一种极致的冷俊,一种不怒而威;姜之尧则是一种安静淡然的洒脱,看上去无害,实则谁也看不进他的内心深处到底在想着什么。

  两人剑拔穹张,谁也不占下风,谁也没有占上风。

  而此刻的时子瑗完全不知道这两个还未成年的男生正在各自暗暗较量,还以为…

  “丫头~就你一个人,看来你被人给抛弃了。”

  时子瑗正懊恼着,却在她的身侧响起了一声慵懒的声调,还称之她为‘丫头’,除了桓,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蓦地,转眼看去,乌黑的眸子闪着坚定的光,“~大哥,以后不许叫我丫头,叫我瑗瑗。”

  本来想着和以前一样喊‘哥哥’,却突然卡在喉咙,出口的却是‘大哥’,一字之差,却差了好多。

  而她要强调,只是因为陆羽说过不许别人叫她‘丫头’,陆羽就是在防着桓,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桓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却猛然聚集了眼瞳里的神色,看着时子瑗的眼睛越的深邃了起来,大哥——她何曾这样叫过,难道…只是他的暗沉表只是那么一瞬,接着已经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似笑非笑道:“怎么?你家羽哥哥对你下禁口令了。”他不知道为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