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高考(1/2)

加入书签

  夜,皓月当空,繁星闪烁,铺满了整个天空。

  斑驳树影下,笔直的站着一个人,似乎只除了呼吸声,其余的外来事物都成了空气。

  片刻之后,树影下闯入了一个娇小的黑影,仔细看去,披肩的长,如鹅蛋一般的脸庞,黑亮灵动的大眼睛,晕红的脸颊…

  在她见到树下站着的一个人的时候,只是稍稍滞了下shen子,随即微勾唇角,果然,她猜能没错,但是她一点都想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帮她。

  “夜阑风。”

  带着一丝清凉且温润的叫喊,声调正好不大不小,足够让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听到。

  其实在时子瑗刚刚来时,夜阑风就知道了,只是有些诧异的是她知道是他,竟然好像没有一丝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

  转身,落在时子瑗黑亮的眼里,还是那张平常冷峻的脸庞,只是线条柔和了一些,她有些微微的诧异。

  “时子瑗,你来了,就证明你相信了我的话。”

  说这话时,夜阑风的嘴角似乎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那张脸似乎已经不能用冷峻来表示,而是还带着一丝慵懒,沙哑低醇的声调带着让人信服的语气。

  时子瑗莞尔一笑,在看到那纸条的时候,她其实没有完全信,虽然从字体上可以看出是夜阑风的字体,但是她似乎和夜阑风不是特别的熟,只是比一般同学要熟悉那么一点。但是此刻,她倒是完全相信了,因为夜阑风从来不多管闲事,可能这事牵扯到了谢航辛,而谢航辛又是他唯一的好哥们吧。

  “你说,事的真相你知道?”

  直入主题,她在和他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拐弯抹角,同样的,夜阑风也是最不喜欢拐弯抹角和别人说话,就像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真是直白得可以。

  “知道姜篱和姜之尧的背景么?”

  夜阑风看着她的眼睛,似乎马上就接口了。

  时子瑗微微一怔,双眸里漾出一丝淡笑,点了点头,“知道。”

  “恐怕你只是知道了他们家是做什么的吧。”

  夜阑风的话很肯定,似乎对时子瑗很了解。

  时子瑗敛下眼帘,接着抬眸,没有说话。她在等着夜阑风继续说,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夜阑风不至于害她。

  “既然陆羽在的时候,都没有把她弄走,那么现在他不在,你是没有办法的,无论是你家,还是你个人。”夜阑风如时子瑗所想,继续说道:“陆羽早就知道了姜篱对你有敌意,但是却没有动手,说明了他有顾忌,而我知道的是姜篱其实是因为我才动手的,所以…”

  “难道你夜阑风要维护…”时子瑗眨了下眼,唇角勾起的弧度似乎有那么点讥讽的意味。

  看到时子瑗这样的表,夜阑风稍稍一叹,无所谓的笑了笑,“难道你就不能相信我?这姜篱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因为我和陆羽的背景不同,至于维护,你觉得我夜阑风那么肤浅?”说到后面,语气有些恼意,该死的,早知道他就不来提醒了,还被时子瑗倒打一耙,误会他。

  时子瑗却捂着嘴‘呵呵’的笑了,没想到她这么一句话,就把夜阑风给弄得黑脸了,他的修为似乎有待改进。

  被她一笑,夜阑风才知刚刚被时子瑗戏耍了一番,微微蹙眉,有些懊恼。

  “夜阑风,你这人很奇怪诶,那么急着解释干嘛,我又没说你维护,我说的是难道…而已。”

  难得看见他黑脸,时子瑗心里的郁闷之气被冲淡了一些。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衣领口好像冷飕飕一片,稍稍抬眸,正好看到夜阑风的双眸在瞪着她,而且还是冷冷的瞪着她。

  “好了,看在你曾经和我是同桌的份上,还有…陆羽走之前和我说过要好好照顾你,这件事,你不要去插手了,我会解决。”

  夜阑风似是没好气的说,实则是他自己在和自己在置气,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答应陆羽说要好好的解决时子瑗身边的困难,还交了谢航辛那个缠人的兄弟。不过这两点,他把它们归结为是时子瑗总算是做过他的同桌,而且谢航辛的大脑构造实在是简单,所以,他才有这个任务。

  而时子瑗却被夜阑风这句话给惊愕了一番,同桌?几百年前的事了吧;陆羽的托付,不对啊,记得陆羽好像对夜阑风的印象没那么好。

  其实时子瑗还不知道,在她小学的时候,陆羽其实就有何夜阑风打过不少的交道,只是两个人都不是爱语的人,在大家一起的时候,都是谢航辛和萧飒两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说着,所以他们两个几乎没交流。

  在时子瑗愣的时候,夜阑风看了看宿舍那头,留下一句:“一切事都不要插手了,我会解决,只要三天而已,三天之后,我就会把具体事件告诉你。”

  待时子瑗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夜阑风一个潇洒的背影朝着宿舍的方向去。

  三日后,学校传出了姜篱马上要转学的消息,并且在第四天的时候,时子瑗就看见姜篱已经不在班级了,在她的视线消失了。这样的结果,才让时子瑗感觉到夜阑风早就不是那个经常打架的打架王了,他已经善于利用一些权利来做事,只是难道他就没有一点顾忌姜篱背后的背景?

  姜篱走之前一句话都没和时子瑗说上,倒是姜之尧在她走之后,在她的面前说了句:时子瑗,其实你真的很幸福,也很幸运。姜篱的走,是她自己造成的,这点,我知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

  其实姜之尧心底清楚着,这四年了,姜篱处处的为难着时子瑗,高二都才开学不久,她竟然想乘着陆羽不在这学校,就来扳倒时子瑗,或许姜篱永远都想不到,让她走的那个人,正是她追求了四年的夜阑风吧。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在这班级会活得更自在。

  而一个星期后,时子瑗看见了在她座位上哭哭啼啼的蒙小小,蒙小小知道了原委之后本来都不敢再见到时子瑗的,应该是一时间shou不了被姜篱给利用了,她也是一个无辜者,时子瑗自然不会和她计较什么,因为要不是蒙小小,估计她又没事的忽悠过去了,她的心一向来很‘宽广’。

  这件事就在姜篱的离开中,慢慢冲淡,时间很快过,一个月瞬间就过去了,而今天是农历八月初一,据说今天结婚好,小姑姑和第二任的小姑丈总算是要结婚了。

  因为小姑姑已经怀孕,而且怀孕的女人脾气特别见长,又得了奶奶的支持,老爸和小叔叔、爷爷都没法,只得同意了让他们结婚,只是这婚,得简办,爷爷本是个好面子的人,女儿跑了三年了,回来竟然怀着孕,他哪有那么老脸,能让他们结婚已经是他最大的限度了,要打办特办,恕他有钱也不会这么做。

  而小姑姑如愿以偿,心里还打着不明的算盘,只是她要是知道结果,恐怕即使是去打掉孩子也不会结婚吧。

  “妈,您看,这是谦子的妈妈给买的,这银镯子还是留给您老人家的。”

  时开慧当着大家的面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个镯子,看上去还不错,李丽琴倒是笑呵呵的接过了,嘴上还说,“这亲家母真是客气了,那么大方。”

  时子瑗撇眼一看,估计那镯子最多就一百块,而她眼尖的看到了时开慧的手指上带着一个金戒子、脖子上的金项链、手腕上的玉镯,看样子,她这才出去一趟,倒是捞了不少的东西,只是那赵小姑夫家真那么有钱?

  “妈,这都是小意思,谦子他舅还是b县的所长,年年的油水都很多,这个啊,您就收着。”

  时开慧得意的mo着脖子上的金项链,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亮眼,或者说闪眼。

  林珍只随意的扫了眼,耸了耸肩,那什么银镯子她完全就不看在眼里,但是看李丽琴和时开慧那似乎想要别人赞赏的眼神,“恩,是ting好看的。”

  “妈…”

  时开慧示意着让李丽琴多说两句,家里虽然答应了她结婚,但是似乎没一点动作,现在在家最有钱的大哥一点想要为她操办的意思都没有,这样子下去,她怎么才能风光的嫁出去,而且她还和即将要成为的婆婆说了,她大哥多么多么的有钱,肯定会给她大量的嫁妆,要是没有,那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舒适的过下去。

  李丽琴对于这件事其实心里是有些胆怯的,时建是勉强同意,压根没打算什么办,就是连亲戚朋友什么的都没有叫,她也不敢冒然的去叫,但是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这样子,她只得是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开民、开贤,你们的妹妹要结婚了,你们打算要怎么办?”

  “我不是说过了,随便简略一些就好了,亲戚朋友该通知的也通知了,送嫁什么的也都准备好了。”时建的口气不是很好,但还是耐着性子说,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她们一听,心中一喜,李丽琴忙问道:“那嫁妆呢?准备好了么?”嫁妆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嫁妆少了,到了婆家也不招人喜欢。

  “还要什么嫁妆,几匹布,然后拿着囍饼,还有压箱底的钱,就够了,我想赵…谦子家也不会在意那么多。”

  时建站起身,蹙了蹙眉,心里想到今天见到的那未来亲家母,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被瞒着。

  李丽琴和时开慧两人同时一恹,时开慧比较忍不住气,“爸,人家嫁女儿都是风光的嫁,我也是你的女儿,那不管怎么样…也得…”

  说着说着就不敢说了,因为时建的眼神有些吓人,滞着眼瞪着她,深邃的眼硬生生的把时开慧要说出的话给恹下,堵在了嗓子眼。

  “好了,老头子,开慧是你女儿,不是你仇人,你瞪那么吓人干嘛。”李丽琴上前一步挡住了时建的视线。

  时建呼出一口浊气,移开眼,扫了眼大厅的众人,“开慧明天要出嫁,你们都来帮忙,送嫁。”

  说完,似是气呼呼的走进了房间。

  时开慧呆滞着神,眼眶有些红,但是她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嫁到有钱的人家去,她就高兴了,反正谦子对自己好,她就不信她会过得比以前不好。

  第二天,赵谦的迎亲队来了,开着两辆车子,一辆是小车,一辆算是面包车,吃完了饭,到了凌晨的时候就出了。

  而时开民和林珍、时子瑗则是回了县城里,说是要下午去b县,时开贤和肖艳倒是淡笑着上了车,肖艳心里还纳闷的嘀咕:看时开慧人长得不怎么样,一个二婚,还能有那么好的家庭,真属不易。

  待一行众人到达了赵谦的住处,时开慧惊呆了,这简直和大哥以前住的地方差不多的房子难道就是她未来要住的地方?肖艳先是一惊,接着心里平衡了,她就说嘛,一个二婚,还能有什么样的好去处;时开贤倒是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看似大方的赵谦竟然住在这样子的地方,还那么山沟里,果然大哥说的没错,赵谦这人表里不一。

  “谦…谦子,这里…就是…你的家?”时开慧似乎站不稳了,扯着赵谦的衣角,手抓得老紧,指尖泛白。她的双唇微微颤抖,双眼是那么的不可置信还有痛苦。

  赵谦假咳两声,点了点头,没说话。

  “你不是说你的家有三层楼,一百二十平方,而且还唰得白透,和我大哥的房子有得一比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时开慧质问道。

  赵谦不以为然,笑了笑,两手附在时开慧的肩膀上,“慧,这里就是我们现在的家,至于我和你说的,是我们以后的家,以后我们的家就是像我说的那样,难道你不信我么?”

  他的心里则是在想:那么笨的女人,要是我家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会找你这个好吃懒做,不会赚钱的二婚,要不是看在你怀孕,而且还有个有钱的大哥份上,哪会娶你。

  时开慧简直就想要当场暴走了,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有眼无珠,不止shishen,还将彻底想要让她疯了。

  看着时开慧扭曲的脸,赵谦的神愈的温柔,他可不能在这关键时刻还掉链子,不然这半年来的努力可都白费了。

  “慧,我会让你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的。”

  时子瑗脚步虚浮,脑海里闪过以后美好的日子,再看着眼前这个爱自己如命的未婚夫,然后mo了mo肚子,终于下了决定,回去是不行的,要是回去肯定会被爸打死,然后还丢脸,况且肚子里的孩子难道是要自己打掉,她已经不年轻了,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不容易。

  “呵呵,谦子,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呢,我相信你,你以后会给我好日子过的,还有我们的儿子。”

  她话刚落,她就见到一脸暗黑的未来婆婆赵婆婆出来了,好像似乎心不太好,接着下意识的看了看后头,微微垂下眉,二哥、二嫂只拿了一点点东西,恐怕会被婆婆说了,希望大哥赶紧来,不然…

  “开慧,你不是说你大哥很有钱吗?难道不想到我这里来?”赵大妈半头的丝已经雪白,但是那恶狠的威严却是第一次在时开慧面前展露了出来。

  时开慧浑身一颤,没有做声,她希望她以后的男人可以为了她说上几句话。

  “妈,慧的大哥等会就来了,听说是去a县城里置办什么,慧,是不是?”赵谦确实是为时开慧说话了,但是他的话不离钱啊,置办?亏他说得出来。

  但是此刻的时开慧却是不能反驳的,只得是忙点头,“是啊,是啊,妈,大哥就是去县城里了,等会就来了。”

  她虽然不瞒这位即将成为婆婆的人说这话,但是还是很高兴自己未来的老公‘维护’着自己。

  “妈,这位就是diid娶回来的媳妇,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她正想着,却突然又有一个年约二十的女子站在她的面前,而且听这语气似乎对她不满。

  “馨儿,乱说话。”赵大妈‘呵斥’,接着又看着他们背后来的一群亲戚,招呼:“好了,先进去吧,大伙儿都累了吧,里面请。”

  “哼,本来就是嘛,结个婚,还把我的房间给腾出来。”那名叫‘馨儿’的女子冷哼一声,转头便走。

  时开慧顿时傻眼,脚下的步子越的迟疑了起来。

  而站在她后面从娘家来的一竿子亲戚却被这状况给惊到了,原以为这赵谦人大方,家庭应该是差不到哪去,哪知道…

  时开贤此刻的脸色是很不好的,这赵谦一家子明摆着给自己的妹妹难堪,还住那么破的屋子,还不如自己家的猪圈。

  “开贤,走啊。”肖艳扯了扯他的衣角,冷冷道。

  这几天时开慧经常拿着她手上、脖子上、手腕上带着的东西到她面前显耀,这会招报应了吧。

  待进去的时候,时开慧被赵大妈找了。

  “开慧,你这家也太…好歹我们家为了娶你用了将近两万的礼金,还不包括你现在带的这些,你家就拿这些东西来,你说你家最疼的就是你了,我看你家就是最不疼你的,不然,你带来的这些嫁妆,通通凑起来还没有五千…”

  赵大妈开始喋喋不休,不满之意慎重,口气一改先前对着时开慧那种温和,说话都是一口冲动,摆明着对时开慧拿回来的嫁妆不满。平南文学网

  时开慧心里也是不满的,照她自己看来,至少要嫁到个五万,而且嫁妆也要多,然后嫁妆的钱都装进自己的口袋,这会,她倒是什么都没有了,嫁妆的钱也被这个眼前的婆婆给藏起来了,而且现在还数落着自己,她这招谁惹谁了。

  但是她可不敢现在就作,面上还得陪上笑容,“妈,你这话说得也太早了些,您知道的,我大哥是最有钱的,等会他来,我作为他最亲的妹妹,还不是会…”

  听她这么一说,赵大妈的脸色稍稍好了些,但还是继续说道:“我家的谦儿我最了解了,你一个女人家,在家干干农活,田里种种稻谷,生了孩子在家带孩子,谦儿的事你不能多管,还有,你现在的新房以前是馨儿,也就是谦儿的妹妹的,过了三天,你就帮出来。”

  时开慧越听越吃惊,接着黑脸,接着简直想要咬牙了,她一个新房才能住三天,她刚才已经看了,哪还有什么其他的房间,那她是要睡在哪。

  正想要飙的时候,她们却听见了好多辆车的声响,“嘟嘟——嘟嘟——”

  时开慧心一喜,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哥来了,马上就不顾什么就往门外冲,她就不信大哥会那么狠心对她。

  而赵大妈则是转眼透过窗户也看到了好几辆比自己儿子开的车要好的小车,而且上面还铺着话,打着结,难道这大舅子是要送一辆车来当做嫁妆?那…想着,忙快步的往门外走去。

  时开民开了五辆小车来,两辆是他的,两辆是公司的,还有一辆是林珍的,他确实是来充场面的,至少得让自己的妹妹有脸面一些,但是他却没想过要送什么车来当嫁妆。

  在出门之前,林珍和时子瑗就对他说过了,不能送过多的东西,要是送多了,那么就会得罪自己的didi和弟媳,要想要大家公平,他就只能和时开贤送同样多的东西,以保证家庭和睦。

  其实时开民也没有什么打算说送多少东西,因为这婚事他本就不满意,况且他就是有钱也是要留给自己的女儿和儿子的。妹妹自己有手有脚,又还有一个赵谦还算会赚钱,不会过得太差。

  但是待他开着车子,越走路越难走的时候,他的脸色便越的难看了,到现在下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