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泡脚(1/2)

加入书签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的从青烟朦胧的山底下升到了高空,一层薄雾的灰云淡淡的遮住了月光,水波粼粼的海面上倒影着这样的月,在微风的吹拂下如被切割成一条细细的线,接而融成一淡淡的月光。

  夜里的天气倒是凉爽的,不似白天一般,被金黄色的太阳笼罩在全身上下,不由得粘湿了衣裳,细密的汗液铺满了整个脸庞。

  一棵年圈已久、枝条茂密的榕树下,石板切做而成的石椅上坐着两个面上带笑,却沉静的两个俊美人儿。

  支着下巴一手靠在石桌上的是时子瑗,这会正转着她那圆溜溜灵动的黑眸看着正在为她切割一块刚从店铺买来的特产的陆羽。

  晕黄的灯光萦绕着他们,仿佛在保护着这对沉默不语却远远超过那些露骨的语来表达着他们的感。

  时子瑗怎么也想不到林珍竟然是让她和陆羽在着小岛之上过那么一晚上。这个小岛确实很多玩的地方,有植物园、动物园,甚至于还可以看到有些模仿相似的古迹。记得前世,这个小岛上花费简直是钱如流水,如今这里的花费却是别人家来巴结他们家所送的小小礼物。一想到这,她不禁默然,人果然是善变的。

  “瑗瑗,来。”陆羽优雅的用着牙签捏起一块小小的桂花糕伸入时子瑗的唇边。

  对于林珍的安排,他是感谢的。他有想过要时子瑗请假陪着他,但是他又想着不能那么自私,继而他连开口都没开口过。

  时子瑗的眼瞳划过一丝巧笑,张开微微干涩的唇瓣,一把将陆羽递上嘴的食物吃下,桂花糕是甜的,甜到她的心底深处。

  今日他们其实在下午的两点就到了这个所谓的小岛,有着一张贵宾卡的他们,一路顺风顺水,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压根就没有掏钱之说。

  陆羽接着放下牙签,一手拿起手边的水,拧开水盖,幽深的黑眸闪着一丝无奈,“来,喝水,看你嘴唇干得,叫你多喝点水不喝。”

  时子瑗‘嘿嘿’笑了笑,接过他手上的水,一饮数口,直至终于感觉到肚子里似乎都盛满了水,这才放下了水罐,灵巧的舌尖舔了舔上下唇瓣,大大的眼睛似乎微眯着,有些惬意。

  一阵微风伴着海风袭来,带着一丝凉爽,还带着一股海腥味刺入鼻尖。

  “瑗瑗,我们回去了吧,这里风大,容易感冒。”

  陆羽似是很正常的说道,但是他的心底却有一丝的怅然,皆因这句话他已经说过了三遍,这次是第四遍了。

  时子瑗浅笑吟吟,乌黑的眼眸自然看到了陆羽的一闪而逝微微无奈的绪,不由开口,“好吧,回去,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了。”

  她也是知道的,陆羽是担心着她的身子,这一个小时内,陆羽的眉随着微风一吹便皱眉,所以她都数不清他皱了多少次眉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就成‘千古罪人’了,因为这个皱眉的男子实在是看着让人有种罪恶感。

  时子瑗一说完,就见陆羽快速的起身,拎起桌上的东西,接着拉起微微呆愣着的时子瑗,就向着他们今晚的住所方向去。

  一路无话,时子瑗的嘴角却挂着浅浅的笑意,不见她落下,而陆羽却轻抿着唇角,一副如星辰般耀眼的黑眸却被盖上,看不清绪。

  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回到了他们所定下的住所,这里的住所一间房子都需要不乏的资金,这栋房子犹如一座别墅一般精致,里面的设施都很前卫,甚至有着欧洲复古的风格。

  或许是讨好老妈的那个人一心只想着时爸和时妈出来玩的,却没有想到被他们所代替了,那个人只租了一间房子而已,想要再租另外一间,却被告知这里的房屋紧缺,没有其余的房子,他们所订的那间房子也是排了半个月才得以排到,他们只得作罢。作罢的结果,就是他们必须住在同一间房子里。

  时子瑗刚进门,突然脑海里便闪现出了今天上车之前林珍拉着她在一旁叮嘱的话:瑗瑗,妈妈知道你也聪明,那么不该生的事万万不生,妈妈这次给你们这个机会,那是因为可以让羽儿安心的去部队。

  她不知道为什么林珍会这样子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林珍挥突然之间似乎改了好多。直至后来她和陆羽成婚才知道,那天李沁出殡,陆羽的爷爷其实有抽空找了一次林珍,只是说了些什么,倒是有些不太清楚了。

  房间内是白色的一张大大的床铺,床铺的两旁都有些先进的台灯,上檐上悬挂着一盏似晕黄、又似粉红色的灯,为这个房间增添了不少的暧昧绪。

  窗外,夜色寂静,一抹淡色的月光斜射在淡青的玻璃上,显得有些凄清。

  在时子瑗正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事物时,却看到陆羽已经在脱衣服,白色的衬衫被褪下,露出紧致却富有弹性刚毅的蜜色肌肤,看得她脸上一阵灼热,脸上泛点晕红。

  看着看着,竟然看到陆羽正想要脱下裤子时,时子瑗终于声,“哥哥,你这是…”

  他不会想在她面前展示真人秀吧?

  她的脑海里猛然闪出那么一个画面:一个长相似妖孽,身材比模特还要上一个档次的美男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她的面前,甚至于那最敏感、最让女人致命的地方也显现的出来…这样子的美男,她有扑倒的想法么?似乎是有的。

  “恩?”

  陆羽优雅转身,似是不解的眼神眨了眨,语调低醇,带有蛊惑人心的迷离。

  他这一转身,让时子瑗立刻就羞红了脸捂住了眼睛,语结巴着,“哥哥,你怎么…怎么…怎么能在…瑗瑗的面前…脱衣服?”

  一说完,她的脸更红了,仿佛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犹如天际中一抹被血色渲染的霞红。

  陆羽低低一笑,笑声传入时子瑗的耳内,让她愈的娇羞了脸,空出一只手挡住了胸口,“哥哥,妈妈可没说…”

  还没待她说完,陆羽便似笑非笑的接口,“没说什么?”

  他倒是要看看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还捂住了眼睛,不由得往自己的全身上下看了看,没有什么不妥,只是穿着一条内裤而已。

  “没说…没说…”被他这么一抢话,时子瑗倒不知道改怎么说了。

  突然她感觉到陆羽似乎在向着她的方向走过来,一阵陆羽专有的体香沁入鼻息,接着身上似乎和一温热的气息融合,然后她就感觉到陆羽在扯着她的手,扯了一下没开,再扯,还是没开,便放弃了要将那只白皙的手拿开的意图,心里却不由叹道:这丫头倔起来还真一时半会拿她没办法。

  “瑗瑗,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站着,一直遮着眼睛,不累?”

  嗓音有些沙哑,因为陆羽微微垂眸却看到了时子瑗挡着胸口下那若隐若现的弧度,他知道那是什么,所以,他一说完,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眼眸却不敢再看,只得直直的盯着时子瑗的眉梢间。

  时子瑗考虑良久,才从齿间咬牙说出了两个字:“不累。”

  下一秒,陆羽的手改成了抚摸时子瑗柔顺的墨,黑直的墨挽在他的掌心,轻轻揉搓,接着拿至鼻息处,吸气一闻,接着落下一道轻吻,似乎是在摩挲着、挑逗着。

  而本来遮住眼睛的时子瑗却在此时透过指尖的缝隙微微眯着眼睛看到了这么一幕,不由马上放下了遮住眼睛的手,水汪汪的眼眸盯着陆羽闭着的双眼一眨一眨,眼前这张精致的脸庞似乎很享受,心下一个惊愕,顿时却再次红了脸,因为陆羽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引人不住向往渗入的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