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老妈的撮合:给你们一个约会的机会(1/2)

加入书签

  皎洁的月色笼罩着他们,仿佛一团轻纱帷幔,又似一团云烟,想抓却又抓不住。

  陆羽看着时子瑗呆怔的模样,启嘴浅笑,伸出手一把揽住了时子瑗的背脊,微微转头对着她的耳际摩挲,“瑗瑗,不许再不吃饭,不然哥哥肯定心里不安,到了部队也吃不下的,难道瑗瑗忍心哥哥两个月回来变成一瘦骨嶙峋的样子?”

  湿热的气息萦绕在时子瑗的耳端,禁不住的抖了下身子,微微侧身,“哥哥,你不要来骗瑗瑗了,瑗瑗怎么样都是知道一点的,你要不吃或者吃不下,部队还真不适合哥哥,”接着婉转头颅,“要不哥哥就不要去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她也只能是开开玩笑而已,当不得真。她也不会随便的这么胡闹,毕竟她不是真正的高中生,算起来,她都活了四十个年头了。

  “傻丫头。”拍了拍她的头颅,顺着柔顺的墨直直往下,直至梢末端,接着把手附在了时子瑗的背脊上。

  翌日,阳光普照,依旧那么,等在校门口的众人不是拿着太阳伞就是带着帽子,帽子倒是千奇百怪。

  今日的时子瑗可没有那么好的‘心境’爆晒在太阳底下,她此刻正在陆羽的小车里坐着,吹着冷气,舒服的眯着眼,早已调好了闹钟,只要闹钟一响,她便可以起来,然后看着陆羽从校门口出现。

  眯着眯着,却睡着了,至于闹钟,早被沐云给关了,因为他听陆羽说时子瑗这几天都睡眠不足,晚上还经常做噩梦,也就想着让时子瑗多睡一会。

  待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却已是夕阳西下,银灰色的幕露降临,她已经被带至家里的床上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得极沉,仿佛把这几天来失去的睡眠时间都补回来了。

  “羽儿,你这高考也完了,也该要去部队了,瑗瑗这孩子自六岁开始就没有怎么离开过你,阿姨和叔叔做长辈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带去部队的,但是阿姨专门在乡下拿了一些姜回来,在部队呢,我们也不知道那里会有多辛苦,有个感冒什么的,你就拿来煮姜汤喝…”

  客厅的林珍正在一手拿着几大块的姜片,一边对着坐在椅子上的陆羽说着。

  “阿珍,这羽儿都成年了,男子汉大丈夫在部队去受点苦也是应该的,而且你这姜给人家干嘛,在部队也有军医的。”时开民立刻起身拿过林珍手里的姜块,然后收起。

  陆羽也忙起身阻止,温和的笑着,“阿姨,谢谢您的好意,但是部队里面不可以带私人物品的。”

  林珍这会可不止拿陆羽当成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了,而是当做自己的未来女婿了,她觉得为了自己的女儿好,她才准备的。

  正在这个时候,时子瑗的房间门‘咔嚓’一声,打开了,只见时子瑗揉搓着眼睛,呶呶嘴,似是叹息了一声,又似没有睡够。

  “爸爸、妈妈、哥哥,你们在干嘛?我怎么在家里?”

  初醒的时子瑗脸颊特别的娇嫩且泛着晕红,她一出声,声音也小得像蚊子叫一般,神却很慵懒,一副小猫初醒的模样。

  时开民看到时子瑗的模样扑哧一笑,随即道:“起来啦,起来就好,阿珍,准备吃饭了,我现在进去端菜。”

  “菜端出来就可以了。”林珍挥了挥手,任时开民自己去弄。

  陆羽慢慢的走到时子瑗的面前,摸了抹她的头,“终于睡醒了,你这一觉,把中午饭都给省了。”

  时子瑗不由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有些迷晕的样子,然后挠了挠头,半响才反应了过来。

  “哥哥,你…都考完啦?”

  “就你这小妮子,等着也会睡着。”说着,点了点时子瑗的鼻子,一副宠溺的样子,眼眸里的温柔直达眼底深处。

  时子瑗摇晃着头,没有回答,陆羽便拉着时子瑗的手到卫生间门口,“好了,进去刷牙洗脸,不然都成小花猫了。”

  时子瑗本来是垂着脑袋的,陆羽这么一说,蓦地抬头,“哥哥才是小花猫,你全家…”突然意识到还有人在场,便没有说下去,踏进卫生间,门一关,洗漱去了。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他们三人都坐好了,今天是星期三,时子彻还在上学,没有回来,故此只有他们四个人而已。

  “来,瑗瑗,吃这个,这个可是爸爸专门下厨做的,不许不吃。”时爸马上就夹起了一块鸡肉到了时子瑗的碗中。

  “你那个油腻腻的,瑗瑗,这排骨炖茶树菇多喝点汤。”林珍则拿起时子瑗的汤碗,舀了汤摆在了时子瑗的面前。

  时爸翻了个白眼给林珍,接着继续将视线转到时子瑗的身上,再夹起一块鸡肉,“来,瑗瑗,别听你妈妈的,你这几天都瘦了,要多补一些,吃肉长肉。”

  ……

  听着老爸、老妈你一句,我一句的,看着他们你一夹、我一夹的,时子瑗的脸上溢满了笑容,眼眶里却泛着氤氲的雾气,吸了吸鼻子,“都吃,瑗瑗好饿,都两顿没吃了。”

  说完,立刻就夹起了一块鸡肉吃了一口,接着捧起汤碗喝汤,速度很快,因为她不想让眼角处干涩而掉眼泪,这,记在心里比说什么感激的话都好。

  看着时子瑗欢快接着吃,时开民和林珍、陆羽都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放心了。

  “瑗瑗,明天你请假一天吧。”林珍突然开口道。

  照说今天高考完,时子瑗明天就要去学校上课了,林珍这么一说,时子瑗皱着眉,不解的问道:“妈妈,是不是有什么事?”

  林珍放下筷子,撇了眼陆羽的方向,“明天妈妈得要去买一些东西,你和羽儿一起陪我去。”

  这话一说,时子瑗和陆羽皆一顿,老妈阿姨这话什么意思?什么时候她买东西要人陪了?而且还是他们两个。

  “阿珍,你买什么东西要瑗瑗和羽儿都陪你去?”时开民也停了筷子,不解的问道。

  林珍眨了眨眼,“反正就是要他们两个一起陪我去,瑗瑗去请假,请不到妈妈帮你请。”

  一副‘我决定了的事,我做主’的模样,林珍还顺势朝陆羽那看去,假咳了两声。

  “那…好吧。”时子瑗迟疑应道。

  而陆羽则笑着回答,“恩,好,阿姨

章节目录